•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热文 > 十一月骤雨初歇

十一月骤雨初歇

作者:陈若鱼 发布时间:2017-04-17

初    遇

初次见林亦州时,他站在院子里的树下,眸光清澈,但脸色苍白,瘦得像春天新生的竹子,单薄得很。

他每天下午都会来外公家看病。林亦州,19岁,患的是颈动脉狭窄,会引起毫无预兆的休克……

苏惜文只有周末才见到他,为等他,她哪都不去了。今天这场雨越下越大,他被外公留了下来。

她的心里像是开出了一朵花,轻轻柔柔的,浮在心上。

外公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教授,退休后就在自家院子里问诊。

她悄悄打量他,心里像群鹿奔逐而过。林亦州偶尔也会看她一眼,但目光里只有微微的客气和疏离。

苏惜文的父母在北京做医学研究,从小她便在外公的这座院子长大。院子用青砖铺就,墙角长着碧蝉花,每到初秋就会开出淡蓝色的小花。她对医书不感兴趣,可自从遇见林亦州,她决定学医。

一天,亦州跟外公进了书房。很快就出来了,跟正装模作样淘米的苏惜文说了第一句话。

“再见。”

外公说,林亦州的颈动脉狭窄超过了百分之五十,选择西医会更有效果,他是来告辞的。那句再见不过是礼貌的客气。

夏天在她的失望里过去,大树开了花又结了籽。初秋时墙角的碧蝉花开了,像一群蓝色的星星。

他真的消失在她的余生里了。

 

重    逢

苏惜文上了大学,学了神经内科。研究生毕业,她已25岁了。

中秋节那天,她下班回家,推开木门的刹那,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看见林亦州。他依然站在树下,脚边是盛开的碧蝉花。

“好久不见。”

俗套的开场白,她却觉得字字如针,心跳如雷。

外公亲自下厨留林亦州吃饭。他俩坐在客厅里,阳光透过竹帘在他们身上投下细细的光影。

“听说你做了医生。”林亦州说。

她连连点头,嘴角有藏不住的欣喜和慌乱。

“你的病,怎样了?”

“去年狭窄超过百分之七十,做了剥脱手术,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他说得轻巧,她却知这种手术的厉害,不能完全治愈,也会有后遗症。

午后林亦州起身告辞,她送他至院门处,他突然指着墙角那些小蓝花说:“挺好看的。”

“它叫碧蝉花。”她得意地说。

林亦州笑了,“这名字还蛮诗意。”

那天起,林亦州常来串门,总是拎壶果酒或糕点给外公。他们常在书房里聊天、喝酒。苏惜文的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蠢蠢欲动,这一次她决定不再错过。

 

相    恋

十月初,苏惜文开始酝酿要如何向林亦州表明自己的心迹。她能感觉到林亦州和从前不同,不似以前那样冷淡,有不露痕迹的讨好。

那天他们谈起彼此的恋情,才发现都一片空白。

苏惜文刻意谈起追她的小男护士:“那个小男护士年纪虽小,但蛮靠谱。”顿时,林亦州倒茶的手悬在空中,在她说“可惜我喜欢不起来”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似的放下茶壶。

她暗喜,又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林亦州久久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中。她心里经历一场惊天动地的欢喜,她懂他的意思了。

那天她正在上班,突然接到林亦州的电话,外公出事了。苏惜文哭到泣不成声,林亦州手足无措,只得把她揽进怀里,不停地轻抚她耸动的肩膀。

外公去世后,林亦州始终陪在她身边,给她带早饭。这种时候的这种陪伴总是最得人心,她完全依赖了林亦州的陪伴。

立冬那日,林亦州买来新鲜的韭菜,亲自包饺子给她吃。她看他手忙脚乱地擀面,轻轻从背后搂住他的腰,他僵住。没有一句言语,寒风猎猎,仍旧暖得像初夏的午后。 

嫌    隙

十二月,下雪了。

林亦州牵着她沿着青花街一路走到松柏路,风雪越来越大,迅速落满他们的肩,他们的发,她竟有一种一路白头的错觉。

 “明天大寒,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念叨你好几次了。”林亦州说。 

林亦州的父母一见苏惜文就很喜欢,客气又亲切,尤其是她母亲。

那以后,她常来他家,他父母旁敲侧击地提过结婚的事。她想,等春天吧——她最喜欢的季节,也是她第一次遇见林亦州的时间。

元宵节,林亦州和他爸出去买东西了。她一个人先上了楼,门虚掩着,就听他母亲在和邻居说话。

“亦州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呀?”

“医生。那时候亦州刚从国外做手术回来,去拜访那个老教授,回来说起老教授的小孙女,她也做了神经科医生。我当时就想,如果我们亦州能娶到她就好了,以后我就不担心他发病了。我就跟他提议,去追她试试。没想到这么快……”

一种说不上来的悲哀感把她从头淋到脚,她木讷地下楼。

她喜欢那么多年的人,和她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她医生的身份,他才会喜欢她,他们家才会着急娶她进门。她充满了失落和难过。

 

分    别

她把自己锁在家里的第三天,林亦州找开锁匠打开了院门。她瘦了,憔悴得不成样子。

“惜文,到底出什么事了?”林亦州抱着她,心疼得快要掉眼泪。

“你真的因为我是神经科医生才喜欢我的吗?”她目光灼灼。

林亦州一愣,看来她已知道了什么。

“起初确实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但后来……”

林亦州还未说完,就被她打断:“你走吧。”她轻声细语,但口吻决绝。

“后来,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你,惜文。”林亦州说。

她又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学医,而且是神经内科?”

林亦州怔住。“因为你。”

“十七岁那年,我就喜欢你,可你突然消失。我以为当上医生后,总会遇见你。重逢后,我才知道我的努力都是值得的。可现在……”

“所以我们要在一起,所以我们要在一起。”林亦州强调了两遍。

“这不一样。你也知道我们的目的不同。”她心如死灰。

“真的没有可能了吗?”林亦州颤抖着问。

“对不起,我需要时间……”

“好,我等你。”

一周后,她辞职去了北京。北京的三月依然很冷,她成天把自己关在暖气房里。她一直纠结于这世上所有的爱情,都必须因为爱而爱,而不是别有用心。

林亦州偶尔会发消息来。他说,她不用着急无论多久,他都会等她,等她原谅,也等她归去。

秋天,她决定放弃临床,同父母一样做医学研究。

那天,她在公园的草丛里看见了碧蝉花。正在这时,林亦州发来照片,院子里的碧蝉花开得很好。他说他也很好,他还在等她答复。

 

释    怀

才十一月,北京就开始下雪了。

一夜之间,整座紫禁城都白了。这让她想起去年同林亦州一起白头的场景。

经过大半年时间,她已不那么耿耿于怀,打算完成手上最后一份研究报告后回去找他好好谈谈。

她打电话给他,想告诉他,她终于释怀了。可电话没打通。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主任发下一沓全国各地的心脑血管疾病死亡案例。

突然,她的目光停下来。

“林亦州,28岁,死于颈动脉狭窄突发性休克……时间,2016年,9月13号。”

她终于嚎啕大哭,声嘶力竭。

北京那场大雪不懂停歇,连下了三天三夜,北京很久没下过这样的大雪。

而那个叫林亦州的人,再也等不到苏惜文了。

她回到了外公的那座院子,墙角已凋谢的碧蝉花,明年还会盛开,掉光了叶子的大树,等来年依旧会枝繁叶茂,一切都还有重生的机会,可是她的林亦州,却再也回不来了。

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7年3月号

如需转载请联络作者本人!


上一篇:《人民的名义》折射婚姻百态(内有剧透,慎入)
下一篇:朋友圈里的生活都是被P过的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0  
    欢笑指数: 1.0  
    新奇指数: 2.0  
    推荐指数: 3.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