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热文 > 不可能的谋杀案

不可能的谋杀案

作者:周长庚 发布时间:2017-04-19

首发于故事会(ID:story63)

在说下面的故事之前,我首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沈颉,职业是一名报刊记者,业余时间热衷于写推理小说,喜欢阿加莎·克里斯蒂、柯南·道尔还有东野圭吾,不过惭愧的是,迄今为止一篇都还没发表过,朋友们都戏称我为“非著名推理小说家”。

我却并不在意,为了寻找素材写作,我时常求助于孙智,他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一名探长,并且是一名认真负责极具正义感的探长。在他的帮助下,我确实积累了不少素材,当然在不影响他公务和原则的情况下,我作为一名普通群众,也会向他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而且他也承认,我在分析犯罪动机方面确实有一手。下面我要说的这个故事正是我所经历过的其中一个。

1


我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天我正在一家大型超市闲逛,这是我老婆交给我的任务,要我买一条鱼回家做晚餐。我在迷宫般的超市里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生鲜区,我在犹豫到底要买什么鱼。这里的鱼种类太多了,形状千奇百怪,正当我在感叹大自然强大的创造力的时候,一名导购员款款走来,面带她那职业性的微笑试探着问我:“先生,您要买鱼吗?”

我有些难为情:“嗯,啊,是啊,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她用手指了指面前的冰柜:“先生,买这个吧,刀鱼,很新鲜也很有营养。”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凑到冰柜前俯身瞧了瞧这形似匕首的鱼儿,皱了皱眉:“你说的是这个?”

“对呀先生,这鱼可是与河豚、鲥鱼并称为中国长江三鲜之一呀!本市只有我们超市才有卖的呀!”她热情地介绍。

我乍了乍舌:“这鱼不便宜吧?”

“四百一斤,先生。”

我顿时吓了一跳:“嗯,啊,这个,我可吃不起呀!”

只见她扭了扭身子,小声咕囔着:“现在的人呀,可真看不出穷富来。还不如最近经常光顾的那母女俩,虽衣着平常,却是吃得起这刀鱼的呢。”

听着她这风凉话,我有些无奈,正无脱身之计,手机铃声恰巧响了。

“哎呀,先生,您这铃声,不是《神探夏洛克》的主题曲吗?”

我望着她那着迷的神情,心想她一定是卷福的粉丝,笑了笑:“嗯,啊,不好意思啊,我接个电话。”

随即按下手机的接听键,向超市大门口走去。

“喂,大作家,你在干什么呢?”听筒里传来孙智调侃的声音。

“嘿,大侦探,你又拿我开玩笑是吧,我在闲逛呢,有什么事?”

“有个案子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现在方便吗?跟我走一趟?”

“方便方便,你先说说案情吧。”我有些迫不及待。

“是这样的,一名中年男性被妻女发现死于家中,颈部动脉被割破,流血过多致死,凶器是一把水果刀,在死者身边发现的。当时家中除了死者外,还有死者的母亲,一名患了老年痴呆症且卧床的老人。死者的妻女在案发时正在超市购物,超市的监控已证实她们的不在场证明。我们还对死者所住的寓所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门窗没有被破坏、屋内没有可疑的脚印和指纹等等,这些都进行了细致的勘察,毫无遗漏。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案发时间并没有外人来过死者的寓所,那么老人自然就成了本案的嫌疑人。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一位卧床患病的老人是如何杀死死者的。我想约你到死者家里进行一次侦讯,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线索出现。再说了,如果案件告破,也得见报是不是?”

“OK,你等我!”我走出超市大门口,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大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2


这是一套老式的单元房,没有客厅,进了防盗门便是玄关,两侧相对的是两间卧室,死者正是陈尸于这两间卧室门口的玄关中。屋内阴暗、潮湿、逼仄,伴有一股难闻的气味,这让我感到莫名的压抑。死者妻子引领我们走进次卧,这里的异味更浓重些,让我有些呼吸不畅。我环顾四周,老人平躺在床,床右侧是窗户,左侧椅子上放着一个不锈钢的小盆儿,里面有些许樱桃和一个削了一半皮的苹果。

孙智亮出警官证说明来意,开始询问站在旁边的死者妻子:“老人卧床多久了?”

“大概有一年了,去年在厕所摔了一跤就成这样了。”她平和地说。

我向床边四周看了看,并没有鞋子。

“听周围邻居反映,你和你爱人关系并不好?时常听见你的呵斥声。”孙智话锋一转。

“哦,这个,嗯,自从他病了以后,既要照顾他,还要照顾老人,有时难免会有些焦躁。”她有些支吾。

孙智向我递了个眼神,俯下身子向老人问道:“老太太,您认识我吗?”

老人一脸茫然,摆了摆手:“你也是来小卖铺买东西的吧。”老人用手轻轻碰了碰小盆儿说:“这里什么都有卖,苹果啊、樱桃啊,还有鱼。”

我好奇地向站在旁边的死者妻子望了望,她有些局促,怯怯地说:“她有病,天天胡言乱语,我早说过了,您不用问她的。他肯定是自杀,他得了癌,活不过三个月了,每天他疼得从床上滚到地下,从地下滚到门口,他受不了这折磨所以自杀了,一定是这样。”

孙智不置可否,继续向老人微笑:“老太太,您这是在家啊。”

老人一脸惊恐,伸手一把抓住了孙智的胳膊:“不是的,不是的,我被困在这间小卖铺已经很长时间了,每天这里有很多人,有打牌的、喝茶的、聊天儿的,我跟他们说话,让他们救我,带我去医院,可没人理我。一到晚上,老板就把门锁了,留我一个人在这,这里很黑,我好害怕,我就大声喊啊,小英啊,救命啊,救命啊,她一定会来救我,她是我一手带大的孙女,我最疼她了。”

“您可以自己离开这里啊!”孙智微微颤抖。

“我周围都是深沟,有一次还掉了进去,想走也走不掉!”

“她在床上总是滚来滚去的,那次她是摔在了床和暖气片之间的缝隙里。”死者妻子涨红了脸,有些难堪,抢话说道。

“我可以询问一下你的女儿吗?”孙智转过头,眼神向主卧望了望。

“她快考试了,正在复习。”死者妻子有些推脱。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孙智目光凌厉。

“小英,你过来一下!”

只见一个青年女孩儿缓缓从主卧走了过来,手中正拿着一本书。

“你在上大学吗?”孙智和蔼地说。

“是的。”青年女孩儿冷漠地回应着。

“什么专业?”

“英语教育。”

“嗯,你奶奶喊你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她已经不认识我了,没用的,我不敢。他不动,我不敢动,从小到大他只会凶我,就因为我是女孩。每天晚上我只能忍着,忍着什么都不去想,强迫自己睡着。”这个青年女孩始终低着头,眼神迷茫但透着异常的冷静。

“您儿子呢?也不来救您吗?”孙智又转向老人。

“儿子?哦,我儿子,他早就死了,我唯一的儿子啊,死了很久了,真坑苦了我了。”老人有些哽咽。

“你们看看,自从平房拆迁后,她来这里住,她就是这样咒他,他那个好弟弟拿了拆迁款后就再没露过面,他为了这个没少生气,癌症就是这么给气出来的。”

“老太太,昨天有陌生人来过吗?”孙智没理会死者妻子,而我此时心中掠过一丝绝望。

“有的有的,昨天一直有两个人在敲门,一直在不停地敲,后来一个人爬到了我屋门口,伸着手想要拉我,另一个人在窗口小声对我说,抓住那人,拉住他的手。我使劲把身子探出去,伸直胳膊去抓那人的手,可是根本抓不到。那人却只是伸着手一动不动了。我想他一定是饿了,爬不动了,随手把鱼向他甩了出去。”老人痛苦地抽泣着。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紧,某个念头一直萦绕在脑海,让我预感到事情的真相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孙智拉了拉我的胳膊,向死者妻女点头致意:“今天打扰了,我们该告辞了。”

随即我们走出了这个小单元房,在不远处的一个小花园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外面的风很冷很冷,冷得彻骨,我不禁使劲裹了裹外套。


3


“怎么样,大作家,有什么收获?”孙智焦急地问。

“我推测是自杀!老人不是凶手,她确是不能走动,一直卧床。”我低着头思考着。

“自杀?就这么简单?”他继续追问。

“是自杀,但却不那么简单。”

“大作家,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只是推测,并无半点儿证据。鱼与本案的凶器水果刀是本案的关键。”

“鱼与水果刀?”

“从老人提到鱼,我就联想到那把凶器,也就是那把水果刀,我想它们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我叹了口气迎着他怀疑的目光继续说:“老人患有老年痴呆症,也就是阿尔茨海默病,这个病症的特征之一就是会出现幻觉、错觉和妄想。她把家幻想成了小卖铺,把床与暖气片之间的缝隙幻想成了深沟,又发生错觉认为儿子早已死了。那么她也非常有可能把水果刀幻想成为鱼。”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我怎么也没法相信。”他摇了摇头。

“我理解,当然她把水果刀幻想成鱼应该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死者的妻女便是始作俑者。”

“这不可能吧,她俩有不在场证明啊!”

“我记起来这里之前我正在超市,导购员向我推荐了一种形似匕首的刀鱼,并且无意中透露了一个细节,就是一对母女最近经常去超市买这种鱼,我推测此母女正是死者的妻女,可根据我刚才的观察,死者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她们买这种价值不菲的鱼恐怕别有它意。只要你去超市调取死者死亡之前一段时间的监控,便可证明我的推测,而且死者死亡当天她们有可能也是去超市买刀鱼,因为她们不知道死者到底会在哪天死亡,只能这样无限期地试验下去。”

“那么你的意思是她们是早就计划好的?”

“是的,通过刚才的侦讯,死者妻女都有杀人动机,死者的妻子恐怕早就受不了他患病后对她的折磨了,而小英,那个青年女孩应该从小就很恨他父亲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们认为只要死者死亡,她们对老人也就不用尽赡养义务了。所以她们很早便开始把烹调好的刀鱼放在小盆儿里给老人吃,并把水果刀混于其中,案发当日水果刀就在小盆里儿,削了一半儿皮儿的苹果便是证明。”

“那这母女俩就是真凶了?可她们到底是怎么杀的人?”

“真凶是死者妻女,可却是死者自己在他颈部动脉划了一刀。”

“这……我真是被你搞糊涂了!”他站了起来,在冷风中来回踱步。

“老人长时间吃刀鱼,把水果刀错认为是刀鱼是完全有可能的。我推测案发当日,死者由于病痛折磨,极度痛苦,从床上滚到床下,慢慢爬到侧卧,想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想看看老母亲。可谁知由于幻觉老人却把水果刀扔向了死者,死者看到水果刀,想到自己以前对母亲种种不堪的往事,认为从小疼爱自己的母亲也将抛弃他,让他去死,他忍受不了死亡前的孤独,内心彻底崩溃,因绝望而自杀。”

“这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如果你读过《无人生还》便明白,沃格雷夫法官的杀人手法就是这么巧妙,他用心理暗示的方法就让最后一位被害者上吊自杀。死者妻女长时间的暗示,让本就患病的老太太把水果刀错认为是刀鱼。而水果刀在内心极度煎熬的死者面前,也起到了暗示死亡的作用。”

“那么她们是怎么想到要使用这种杀人手法的?”

“我注意到死者女儿从主卧走过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的是一本《普通心理学》,她是学教育专业的,所以《普通心理学》应是必修课。只要是学过这个课程的一定会明白心理暗示作用的。”

“原来如此,既然她们家这么困难,又如何买得起这么昂贵的刀鱼呢?而且她们也没必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去杀一个将死之人吧?”他掏出香烟,用一次性打火机点燃,若有所思地吸着。

“我记得死者妻子提到过拆迁款和死者弟弟不赡养老人的问题,这些家庭矛盾都有可能引发杀人动机。我始终认为这是死者妻女的一场赌博,死者早死一天,她们就能早解脱一天,既能摆脱死者又能让死者的弟弟去继续赡养老人。人一旦疯狂了,哪怕花再大的代价,也会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沃格雷夫法官不也正是在赌博吗?并最终完成了一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杀人计划。”

说完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望着呆呆站立的孙智。

风越来越大了,我把外套衣领竖了起来向上拉了拉,用手拍了拍孙智的肩膀:“这件案子很可能成为无证据谋杀案。”

“我相信一定会有证据的,我不会放弃继续查证的,迟早有一天会把罪犯绳之以法。”

我望着孙智坚毅的目光,点了点头,转身朝小花园的出口走去。背后传来孙智的喊声:“你干什么去?”

“生活还得继续,我去超市,买鱼,老婆交待给我的任务我还没完成了。有事电话联系。”我没有回头,只是高举着右手用力地挥了挥,然后迎着彻骨的冷风继续艰难前行。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1  
    欢笑指数: 1.4  
    新奇指数: 3.1  
    推荐指数: 3.0  
  • 参与评分共 7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