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故事号 · 不问前程,但求无悔(离山续)

故事号 · 不问前程,但求无悔(离山续)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6

前情提要

离山老头子为了替自己的挚友柳月宗的掌门和昆仑剑宗的李辞报仇,灭了搅得大岁武林天翻地覆的混元派拓跋宗一行,得了大岁皇帝的奖赏,御赐离山剑仙牌匾。一时间,离山在武林中声名鹊起……

大岁王朝,嘉佑四年夏,流金铄石。

离山剑仙离世已有十七年,此时的离山由当初离山剑仙的唯一弟子傅清云执掌。

离山脚下,清水镇,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旅游旺季,镇中所有的客栈都早已被提前预定,镇中青石板路上,亦有很多人席地而眠。这些人衣衫华丽,看得出家室不凡,甚至有些人身怀兵器,目光炯炯,分明是有武艺在身,种种异相,令人费解。理由很简单,由离山主办的大岁武学交流会就将在清水镇郊外搭建的比武台上举行,这场每四年一度的交流会,已成定式,也是武林中人博取名声最好的地方,一战成名,天下皆知。

“李兄,幸会幸会,多年不见,李兄春风满面的样子,看来是玄沙掌又有精进,怕不是要拿下这届武林小魁首的称号。”

“哈哈哈,王兄说笑了,自家人知自家事,鄙人此次能进尚武榜就心满意足了。”

清水镇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偶遇的武林中人互相吹嘘寒暄。

离山剑庐中。

“师傅,师祖他老人家那么淡泊名利,为什么到你这里,又是比武,又是尚武榜?哎。”梳着发髻,说这话的十分俊俏的少年正是七弟子吕木,此刻背着双手,如同小大人一样,摇头叹气道。

“小七啊,今天起,你去睡师祖留下来的茅草房,什么时候悟了,什么时候出来。”傅清云和颜悦色地说道。

“师傅且慢!弟子已经悟了。”

“你悟到什么了?”傅清云问道。

“就是师傅您常说的,剑术再高也不能当饭吃,只有将剑术转化为生产力,带来经济效益,跟着大岁的政策走,才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吕木信心满满地说道。

“为师还说过,剑者锋芒,宁折不弯,你看看你,为了不住茅草房,连剑者的尊严都不要了,为师很是心痛啊。去吧,去茅草房里多多开悟。”傅清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拒绝了吕木。

吕木愣在了原地,思索着这是第几次后悔自己当初离家出走,放着美好的纨绔生活不过,来离山拜师的决定。

“还有,把你三师姐叫起来,这都几点了!让她赶紧去参加清水镇的交流会。”声音远远地传来,傅清云已经走出了院子,留下了缥缈的背影,仿佛在告诉吕木不必追。

叫醒三师姐?!

三师姐翟青的起床气,可是剑庐出了名的大,气上来了,连师傅都砍,更别提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了。

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尚武榜是大岁朝廷出资,离山剑庐承办,每四年更新一次,根据大岁武学交流会的成绩,取前一百名的大岁年轻一代高手入榜。凡年龄不高于三十的人士皆可参加,凭借着离山剑庐的名气,尚武榜得到了大岁武林的普遍认可,凡是能进尚武榜的年轻高手,都是朝廷和各大世家争相招揽的对象。

世人皆称,离山颜掌门富有道义心,为了激励年轻人习武尚武,煞费苦心创立了尚武榜,实为楷模,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朝廷宦官:“颜掌门,吾皇想开一个榜单,用来测评一下年轻高手的实力,希望由离山牵头组织。”

傅清云:“没空,吾辈剑者,专心习剑,不问凡俗。”

朝廷宦官:“答应的话,朝廷帮你在离山修个三进三出剑庐,装修都是皇家用料。”

傅清云:“每年补贴再加三百两。”

朝廷宦官:“成交!那我在此谢过颜掌门如此深明大义。”

傅清云真诚地大笑道:“哈哈哈,应该的,应该的,我辈剑者生在大岁,自然为大岁服务。”

朝廷宦官嘴角抽了一抽,也跟着笑了起来。

清水镇郊,比武台上,正进行着金刀门与昆仑剑宗弟子间的比拼。

金刀门的弟子已将门中刀法学得登堂入室,舞起来虎虎生风,水泼不进,大开大合,势头急猛,反观之下昆仑剑宗的弟子却只有招架之力,仿佛落败就在眼前。

“翟师姐,昆仑的那个小脑袋要输了呀?”说话的是离山最小的女弟子木小虾,是傅清云游历时遇到的孤儿,天生剑骨,天赋委实惊人,刚满九岁,天真烂漫,深得离山上下喜爱。

“你呀你,叫你平时好好练剑,你就躲树下偷懒。那昆仑的弟子,明显是在蓄势,看似只有招架之力,实则步伐不乱,倒是金刀门弟子,看似凶猛,后力难继。还说人家小脑袋,这里就属你脑袋瓜小。”翟青没好气地点了点木小虾的脑袋训道。

“哎呀,师姐别点了,都点笨了。”木小虾两只手摇晃着翟青的胳膊,不依道。

没多久,果不其然,金刀门弟子久攻不下,逐渐速度慢了下来,而昆仑剑宗的弟子却抓住破绽,长剑一冲,直走黄庭,拿下比拼。

“昆仑剑宗吴鹏胜!”考官当即宣判。

“下一场,离山剑宗翟青对战雪羽山庄祝融符。”

正当两人站定,互相拱手准备比拼时,场中忽然一阵骚动,只见平整的地面如波浪般起伏不定,一声尖叫传来,离山最小的弟子木小虾突兀地消失在原地。

“找死!”翟青怒道,只见剑光飙射,在地面劈出数十米的巨大裂痕,却早已没了人影。

不知是谁喃喃道:“捅破天了。”

道出了场中诸人的心声。

离山剑庐,西侧卧房中,离山弟子齐聚。

“久闻离山重情,想要小丫头活着回离山,三日后午时,将离山剑经置于清水镇城西酒肆旁梧桐树下,自有人来取,否则,就等着收尸吧。”

这张纸条是事发后搜寻现场时找到的,此刻被离山大弟子吴平安攒成一团,紧紧地握在手中。吴平安平常敦厚近乎木讷,很少生气,但生气起来,就是不管不顾的性子,如一座火山,平日隐而不发,一旦爆发犹如天崩。

“师傅,朝廷来信,看手法应是东瀛皇室才会的土遁,让我们稍安勿躁,不要轻启事端,影响两国邦交,让朝廷来接洽,朝廷会给我们一个交代。”二弟子璇忠说道。

离山弟子共八人,最小的师妹被人掳走,卧房里的七人尽望向傅清云,等他吩咐。

傅清云终于出声,声音很平静:“他们想要离山剑经,那就给他们。”

“师傅,离山剑经给了能换回小师妹吗?”吕木问道。

“我也不清楚,所以如果他们守诺,我只杀首恶几人,如果小虾没回来,我灭他们全宗。”

傅清云站了起来,气冲云霄。

“师傅,朝廷那边怎么办?”

“告诉他们,离山等不了。”

第四日,正午,焚风熬热,清水镇中。

离山掌门傅清云在前,身后依次并排走着离山的七位弟子,漫步穿过清水镇的街道,向城西的酒肆走去。

城西酒肆老板得到朝廷通知,早已关门歇业。此刻城西列三千甲士,全是军中精锐,领头之人,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身穿紫衣,正是大内宦官之首,在大岁武林排名前五,常年不离皇宫的肖公公。

看到皇帝将肖公公都派了出来,傅清云笑了一笑,仿佛明白了什么。

“颜掌门,跟东瀛皇室接洽的结果是,您的女弟子会安然无恙地送回来,并且他们支付白银万两,作为赔偿,当是购买离山剑经。”老人即使是盛夏依然裹着厚袍,脸上却毫无汗渍。

“东瀛皇室为何劫我弟子?”傅清云面无表情地问道。

“东瀛皇室子弟出了个剑道天才小田吉村,想学天下最好的剑术,所以东瀛皇室才出此下策。”老人苦笑两声,紧接着说道,“东瀛使我们的邦交国,不易交恶,东瀛那边承诺只让那吉村一人修习离山剑经,绝不外传,望颜掌门以大局为重。”

傅清云看了老人一眼,没有说话,老人心中突然有些沉重。

正午已到,只见城西的道路上,走来一队身穿纯白山形羽织的武士,为首者的袖口绣有金边,神色倨傲,尤其在看到离山剑经静静躺在梧桐树下时,对离山的不屑更是溢于言表。

“在下小田吉村,在此谢过离山厚赠,哈哈哈。”来者和身后的武士都嘲讽地大笑起来。

“白银和离山小弟子留下,你们可以滚了。”肖公公见状也面露不喜,沉声道。

“哦,对了,这是白银。”小田吉村不以为意一挥手,两个武士抬箱上前,掀开箱子,露出白花花的银两。

“这个嘛,是那个小女孩。”只见武士从身后推推搡搡出小虾,小虾跑到师傅和师兄师姐身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毕竟还是个九岁的孩子。

翟青一把将小虾抱在了怀里,安慰道:“师姐,再也不会把你搞丢了,不怕不怕。”

“现在交易结束了,肖公公,告辞。”小田吉村向肖公公拱了拱手,轻蔑地扫了离山众人一眼,转身便要走。

“是啊,交易结束了。”始终没有出声的傅清云轻轻地出声道。

“离山弟子听令,一个不放走!”傅清云突然暴呵道。

“是!”离山弟子整齐地答道。

“颜掌门!你要抗旨吗!”肖公公见状急声道,声音有些尖锐刺耳。

清水镇西,冲天剑气起,有剑势厚重如山,层层叠叠,攻如山崩,这是大弟子吴平安;有剑气如风雷千钧,似狂风过境波澜万丈,这是二弟子旋忠;剑出如层层清波荡开,又涨为一片遮天巨浪,这是三弟子翟青……而离山掌门,一剑破千甲,再现离山剑仙风采。

有人说,武功再秒,剑术再高,也抵不过一纸公文,你看离山这次亏大了,公然违抗朝廷,念在以往功绩,被强制解散,连离山剑仙的牌匾都收了回去。

傅清云觉得很好。

什么才是离山?

不问前程,但求无悔,得见离山。


上一篇:后来,我们只会在朋友圈点赞了
下一篇:我不在乎单亲,却被同情了20多年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0  
    欢笑指数: 4.5  
    新奇指数: 4.5  
    推荐指数: 4.5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