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闯入婚礼现场的前男友

闯入婚礼现场的前男友

作者:化十 发布时间:2018-07-02

小白来电话,要约我吃饭。我说,“啥事?无缘无故不能请我吃饭吧。”他说,“你别闹,还真有事。我说,“现在这么讲究吗,咋还客套上了呢?有啥事就给电话里说呗!”小白说,“不是我,是老哥找你,田家国民大饭店,今晚七点,见面再说吧。”


小白是我姨家的弟弟,比我小两岁,听小白话里这意思,好像我认识“老哥”,但我还真没想起来,老哥是谁。


推门进饭店包房,小白旁坐着一眉清目秀的小伙,梳着寸头,黑色裤子,白格子休闲衬衫,看样子并不比我大。他还没站起来,先伸出手,穿过一桌子菜,来和我握手。我递上手去,微笑点头,随即转向小白,示意他提醒我。


“咋样,我就说他认不出来了吧?”小白让我俩坐,嘴里叼着烟,一只手把手机翻过来,屏幕冲着我,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指点。“看看,看看,想起来没?”


“啊!”恍然大悟的我,再次郑重伸出手,拍着老哥伸过来的手。“想起来了,老哥!”


手机屏幕上,是当年小白和老哥的合影。小白梳着盘锦特有的棍头,老哥也是长发,但比棍头更文艺一点。老哥名叫杨逸,发型配上英俊的长相,和当年古惑仔里的郑伊健有的一拼。

我上高中时,小白跟着老哥在鬼街混,闲时出没在鬼街的网吧、台球厅、游戏厅及周边学校,忙时不是在召集人马去摆事,就是在带领人马去摆事的路上。


我和老哥并不熟,即便他不换发型,也得小白介绍后,我才能想起来。了解老哥的一点信息,也是听小白说的。老哥和爷爷住在一起,父母离婚多年,爸爸在外做生意,曾经风生水起,后来却日渐没落。


盘锦鬼街,听着比“铜锣湾”更具电影色彩,这里没有小龙虾,它是丧葬用品一条街。也正因为这江湖的名字,让很多想混出名的大小头目,聚集于此。老哥,在众多头目中,排位比较靠前。

惊异于老哥的变化,我对他这些年的经历,充满了好奇。老哥没等我开口,便开门见山。

他拿起啤酒瓶,准备给我和小白倒酒,我打算客气一下,要夺他酒瓶子,他轻拍了下我的手,已经给我倒满。拿过小白的酒杯,一边倒酒一边说,“听小白说,你在做婚礼摄影,我有个事想麻烦你。”


没等我同意被麻烦,老哥接着说,“下礼拜,6月6号,香水湖的那场室外婚礼,你帮我看看,主持人你认识不?能不能说上话。”


“6月6号香水湖?新郎叫卢良昱,新娘叫苏媛媛?婚礼是夜场。”我说。


“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吃菜,没别人,别客气。”老哥比画一下我的筷子,比画一下桌子上的菜。

“我是他俩的摄影师,”我笑着说,“听说他俩都是学霸,高中就处上了。”我冲老哥和小白举起酒杯,示意喝一杯。

“这么巧!那这事好办了,我就说找我哥好使吧!”小白撂下酒杯,骄傲地冲着老哥说。


“新郎是我哥们,这些年,我一直在国外,他不知道我回来,想给他个惊喜。他们的主持人你应该熟吧?帮问问,婚礼当天,新郎新娘都在台上时,能不能给我匀出来几分钟,我说几句话,送他们点礼物。”老哥举起酒杯,表示再喝一口。


“没问题呀,主持人叫小九,我熟,放心吧老哥,这事儿给你办明白儿的。”老哥给我倒酒,我手掌轻扶酒杯,对老哥说。

这么讲,也不算大话,朋友给新人意外惊喜这种情况,之前也遇到过。锦上添花这事,搁哪个主持人都不能拦着。我还替二位新人小高兴了一下。

婚礼当晚,月明星稀,灯光配合着音乐,煽动整个会场。没上台前,我给新郎新娘拍照,一位伴郎对新郎说,“我刚才好像看见杨逸了。”


“谁?”新郎问道。


“杨逸,我应该没看错,好像换发型了。”


一位伴娘㨃了说话的伴郎一下,看了看新娘,又看了看新郎,对看见杨逸老哥的伴郎说,“别瞎说,这么多年不见了,今天他来干啥来?”没人再接下句,一时陷入沉寂。新郎新娘脸上的笑容立马没了,都若有所思起来。


我听这对话,怎么感觉,新郎和杨逸老哥不是哥们呢?我跑前跑后,找拍摄方向,找拍摄角度,也在到处寻找还没出现的老哥。

婚礼进行得一切顺利,手捧花被新娘送给了一位伴娘。伴娘伴郎都下台后,主持人小九对着二位新人和台下的宾客说:“前世今生结良缘,赠人玫瑰手余香。新娘把最有诚意的祝福,送给了她的闺蜜。有一位来自远方的朋友,新郎的兄弟,也要为二位新人送上贺礼。麻烦灯光老师,把会场的灯光关一下,麻烦现场的亲朋好友,安静下来。

在主持人小九的呼应下,会场只剩片片蛙鸣拌着月光。忽然在会场旁的柏油路上,车辆轰鸣,一盏盏车前大灯,晃得刺眼。一辆、两辆、三辆……九辆红色大皮卡围住会场,车停稳后,中间两台车,支起两个大音箱。每辆车上下来四个西装打扮的人,老哥从中间的车走下来。还是当天和我见面那身装扮。

皮卡上的音箱响起,舒缓的背景音乐盖住了蛙鸣,老哥“喂,喂”了两声,确定设备好用。不急不缓地说道,“嗨,良昱,媛媛,在座的朋友。一别十年,好久不见。我是杨逸……”

我后来从伴郎伴娘处打听到,老哥和新郎并不是哥们。老哥是新娘苏媛媛的前男友,当年,他和新郎是情敌。


因为鬼街另外几位“大哥”的调侃,并不缺女朋友的老哥,追到了高一的美女学霸苏媛媛。之后一段时间内,不断有学校、社会,各道而来的女孩找媛媛麻烦,媛媛成绩也直线下降。


卢良昱找到老哥,说,“你如果是真爱,请等待,你如果是玩玩,请放手。”老哥说,“我是真爱,我还就趁现在。武斗我欺负你,文斗你欺负我。听说媛媛和我处对象之后,成绩方面下滑,你没敌手了,我退学早,学不好,但我不会耽误她,高考前见。”


高一到高三这段时间,卢良昱不仅在成绩方面未曾松懈,在对媛媛的感情方面,也是紧追不舍。


除了自己的学习成绩,老哥总有办法,让吹出去的牛逼实现。这几年,他俩百般恩爱,媛媛成绩也上来了。可谁知高考后,那个帮媛媛遮风挡雨,带媛媛看烟花坐木马,正处热恋期的老哥,却不见了。


老哥像空气一样,从鬼街,从这个“江湖”,从媛媛身边,消失了。兄弟们去他的住处找他,房子已经卖了,新的主人也并不知道老哥的去处。

当年唯一知道老哥为什么走的人,只有卢良昱。

高考前一天,老哥找来卢良昱,问他为啥对媛媛还紧追不舍,如果是玩玩,请放手。


卢良昱说,“我比你相中她还早,但谁知道下手晚了。我相中她了,也会对她好,不信咱俩就死磕。”


老哥心想,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经过促膝长谈后,老哥认为卢良昱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他告知卢良昱,父亲生意惨败,各方债主逼门,他知道的窟窿,就有小几百万。短暂时间内,就算等媛媛大学毕业,也未必能给她幸福,未来更不好说。老哥说,“我可以赌上自己的明天,但不能赌她的未来。”


曾经的中二小老大,一下子变得成熟有担当。

媛媛高考的几天前,老哥接到父亲消息,就开始收拾行囊,他决定去闯一闯,帮父亲还债。不想告诉媛媛,是因为他受不了,也怕她受不了。他警告卢良昱,你记住今天说的话,十年后,我会来看你兑现诺言。

老哥下车的位置到典礼台的路,并不长,他用几句话,为大家介绍了这十多年的过往。他谦虚地说,现在也算小有成就,说他这些年吃的苦,遭的罪,幸亏没让媛媛陪。其中说的最多的,是对不起。


虽然老哥换了发型,但苏媛媛一眼就认出了他。从他“喂,喂”那两个字开始,媛媛的眼泪就止不住了。老哥走上台,扶起蹲在地上哭的媛媛。


老哥说,“我今天来,是为了见证你的幸福,还好,你很好,良昱也没让我失望。之前的我,对不起,之后的我,也不会再伤害你。良昱和各位放心,从今往后如果良昱没犯错,如果他俩生活上没受挫,我也不会再出现。我的歉意、我的心意、以及我的祝福,我走后,媛媛会收到。”


在台上,老哥说了当年为啥走,如今为啥出现。他紧紧拥抱了卢良昱,走到媛媛身前,双手扶住她的肩。媛媛要抱他,被老哥用两支手撑住,一支胳膊支出距离,一只手帮媛媛擦掉脸上的泪,媛媛哭得更激烈了。老哥两只眼也已经模糊,他把苏媛媛交到良昱手中,转身走下台。

《给你们》的伴奏响起,老哥唱着“他将是你的新郎,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福和祸都要同当,她将是你的新娘,她是别人用心托付在你手上……”老哥走上车,礼花漫天,车灯和轰鸣声渐渐远去,火星坠落,留下片片蛙鸣拌着月光。

第二天,我发现一张银行卡,一张纸条,在我的相机包里:帮我交给媛媛,密码是她的生日,杨逸。

老哥消失了,就像当年消失时一样。他的朋友圈没有再更新,发的消息也没再回过,电话已是空号。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