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故事号 · 仙生万载,不及与你白头

故事号 · 仙生万载,不及与你白头

作者: 阿思 发布时间:2018-07-11

天庭,佑圣真君府。

“你个当爹的还管不管了!覃儿三天两头往凡间跑,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啊!可担心了。”

“那你还在这老神在在地躺着?”

“我是担心凡间被她给祸害了。”

“你!你们爷俩串通起来气我是吧!你是不是想把我给气死,好娶你那织女府的那个老狐狸精?!”

“你这是血口喷人!我跟窑娘之间是清白的。”

“呦,窑娘都叫上了!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夫人息怒啊!”

只见佑圣真君府上,一会赤火横空,一会烟云蛟龙,夹杂着佑圣真君的惨叫求饶,以及旁边几家看热闹的真仙,幸灾乐祸的笑声。

人间,吴家村。

吴大娘家有个书生,名叫萧策,生的眉目清秀,喜好读书,经义通透,是村里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是众多少女爱慕的对象,更是被刘举人夸赞过的读书苗子,刘举人原话道:“此子年龄不大,却少年老成,学习经义举一反三,放眼整个河间郡,也是数一数二读书的料。”

然而此时,众口皆碑的读书苗子萧策,正痛苦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女孩正是佑圣真君府上“祸害”人间的柳覃儿。

“你要是再打我,我就翻脸了!”萧策大声道。

“啪!”柳覃儿拿着一本不厚的《论语》又拍在萧策的头顶,丝毫不把萧策的威胁放在眼里。

拍得不重,但十四五岁的男生正是最看中面子的时候,即使萧策再老成,终究是少年心性,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你上次怎么说的!”柳覃儿生气道。

“可我今天要温书,明天先生就要考我了,没法陪你去龙盘山。”萧策小声道,显然也知道自己理亏。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去!”柳覃儿道。

“你不是仙女吗,翻个跟头就过去了,非拉我干嘛。”萧策嘴里嘀咕着几句。

“好你个萧策,本仙女年芳十四,宛若天仙,哦不对,就是天仙,我一个人去龙盘山,你就不怕别人欺负我!”

“你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萧策小声道。

柳覃儿听到萧策在那嘀嘀咕咕,像是点着了的炮仗,更生气了。

“你!”柳覃儿声音猛得提高,就要大骂眼前这个小负心汉。

“小策,娘听你房间里怎么有女娃的声音啊。”原来是萧策的母亲吴大娘听到儿子房间有动静,前来查看一番。

萧策赶忙一边向柳覃儿挤眉弄目,比画施法的手势,一边用尽量平稳的声音说道:“娘,你听错了吧,孩儿的房间怎么会有女娃。”

吴大娘推门而入,只见房间里果然只有萧策正襟危坐在书桌前,认真读着书,甚感欣慰,嘱咐了几句后,走了出去。

待到吴大娘刚走,萧策的左手边,由虚转实,显身出来一个女孩,原来柳覃儿在吴大娘推门那一刻,施了仙术,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你要是不愿去,我就从你的房间走出去,到时看你怎么办。”柳覃儿趴在男孩耳边说道,眨了眨狡黠的大眼睛,满脸笑容。

萧策瞪大双眼看着女孩,仿佛从她头上看出了两个小角,这哪里还是仙女,活脱脱的恶魔啊。

“好,我去。”萧策认栽似的应了下来。

龙盘山,山势险峻,山顶有巨石,状如龙头,吞吐云雾,故名龙盘山。

此时山脚下,两个小小的人儿奋力前行,正是偷偷从家溜出来的萧策和柳覃儿二人。

“我不行了,这山这么高,我们回去吧。”萧策喘着粗气说道。

“你看看你,这才多远呀,我怎么一点都不累。”柳覃儿嘲笑道。

“你能把脚下的腾云收了,再说这风凉话吗?”萧策道。

“哼,那也是本仙女的本事。”柳覃儿道,“行啦,来我腾云上,我们直接上山顶。”说罢,柳覃儿不由分说地将萧策拉到腾云上,心中法诀一念,倏地消失不见。

只是眨眼之间,二人就出现在龙盘山顶,柳覃儿将腾云一收,落在地上。

“你说这巨石倒也奇特,未免也太像龙头了些。”萧策用手拍着龙盘山顶那广为流传的龙头巨石,啧啧称奇。

柳覃儿原本来到山顶只是想看看晚霞,没有在意那块巨石,听到萧策的话,也将头凑了过去,细细观看。这一看之下,也有些吃惊。

“去年跟随父王前往龙宫给老龙王贺寿,见到的真龙跟这个巨石还真有几分神似。”柳覃儿道。

“我飞高些,俯瞰下这盘龙山。”

架起腾云,一跃而起,柳覃儿从天空中往下看,只见盘龙山,蜿蜒盘桓,恰似巨龙盘旋着身子,而那块巨石正是龙头顶端。

柳覃儿忽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急速飞到萧策身边。

“你怎么了,脸色那么差。”萧策看到柳覃儿飞下来,像是变了个人,担心道。

“别问那么多,快跟我走。”柳覃儿慌忙道,拉着萧策就要架起腾云离去,只是这一次腾云刚架起数丈,眼前蓝光一闪,腾云就被打散,两人重重落在地上。

“小丫头,见到你龙王叔叔也不知道打声招呼,抬腿就走,未免有些失礼了吧。”只听得有恢弘,宛若惊雷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而声音的来源正是那龙头巨石。

柳覃儿想起的正是曾经听她父亲佑圣真君闲谈时说的故事。说东海龙宫现任龙王有一族叔谋求龙王之位,企图谋反,事情泄露后,偷袭之下将龙王打成重伤,更是残杀数名龙女龙子,最后还是天庭派二郎真君携数万天兵将其收服,后镇压于人间河间郡,永世不得超生。因为时间久远,再加上当时只当是故事在听,柳覃儿一时没有想起,刚才腾云远观,才发现这盘龙山十之八九就是那名龙王族叔镇压之地。天庭的镇压之地有一个特点,若是凡人身在其中,则仅是名山大川,但若有仙人进到其中,受仙气激发,常有异变。

“龙王叔叔,覃儿只是无意进了您的地界,这就出去可好?”柳覃儿道。

“本王在这已被镇压了三千年,若不出意外,再过数百年就要神形俱灭,本已绝望,你没想到今日碰上你这个仙体,正好用来夺舍。虽是个女娃,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龙王既像是在跟柳覃儿说话,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

柳覃儿听到这话,本来惊慌的神情反倒镇定下来,说道:“龙王,他只是一介凡人,放过他吧。”将目光引向萧策。

“哈哈哈,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便保他安然无恙。”

柳覃儿点了下头,不再理会那龙头巨石,而是转过身看向站在身后的萧策,没有说话,但眸子里的依恋和不舍胜过千言万语。

“行了,神仙跟凡人爱恋,真是可笑。”龙王对两人的感情着实不屑一顾。

只听得一阵轰鸣,紧跟着整座龙盘山剧烈震动起来,天空中聚集大片乌云,雷光汇集,一道天雷劈下,正中那龙头巨石眉目之间,一点灵光随即从中飘然而出。这灵光正是龙王的神魂,当它投入柳覃儿眉间时,就是夺舍成功之时。

灵光飘得不快,而柳覃儿紧闭双目,没有挣扎,就在它即将贴近时,站在柳覃儿身后的萧策猛地将柳覃儿往身后一拽,一跃向前,迎了上去,撞在那灵光上。

“竖子安敢!”龙盘山响起龙王愤怒地吼叫,只见灵光消失不见,龙盘山也陷入沉寂。

柳覃儿呆呆地站着,看着眼前龙盘山依旧祥和秀美,一切仿佛都是梦境,然而躺在地上,没有了声息的萧策,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

佑圣真君和夫人面色凝重地听着柳覃儿的哭诉。

良久,佑圣真君开口道:“那孽龙本想夺舍与你,不料被这孩子舍命阻止,神魂和凡躯无法共存,现在的结果是双方的魂魄俱散。”

柳覃儿闻言,号啕大哭起来,趴在母亲身上,伤心欲绝。

“也不是没办法。”佑圣真君看女儿如此难过,开口道。

“爹,什么时候了,你还大喘气。”柳覃儿生气道。

“哎,女生外向啊,我舍了张老脸向太上老君求一粒九转还魂丹,他魂魄消散未久,想必可以救活。”佑圣真君道。

柳覃儿一听,不发一言,抱起萧策就往太上老君府上飞去,留下佑圣真君在原地苦笑连连。

人间,吴家村。

吴大娘家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剪纸喜字贴在纸窗上,正是新婚大喜之日。

婚房内,两人相对而坐,萧策的新娘正是柳覃儿。此时柳覃儿面带红晕,全然不见往日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你那时怎么那么冲动,你知不知道要是再把你晚送到太君府一会儿,你就没命了。”柳覃儿问道。

“当时没想那么多,只觉得不能让你在我眼前受到伤害。”萧策道。

“那要是让你再选一次呢。”柳覃儿问道。

“再选一万次都一样,我都会挡在你身前。”萧策道。

“哼,算你嘴甜。”柳覃儿道。

天庭,佑圣真君府。

“孩儿他爸,你说咱女儿跟个凡人结婚到底是对是错,她能幸福吗?”

佑圣真君看了夫人一眼,笑道:“人生苦短,仙生苦长,何妨一试。”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