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仙友,请留步

仙友,请留步

作者:苏夙 发布时间:2018-08-01

“喂,喂,醒醒。”乌若只听得有人在耳边不停地嚷嚷,她迷迷糊糊睁*眼,赫然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那双眸子的主人看起来十分不耐烦,见她悠悠醒来横道:“你这小子打哪来的?为何端端摔在我家院子里。”乌若神色迷茫,盯着眼前的少年愣怔出神。

吱,门被推*,一位大娘端了盆水进来,乌若回过神挣扎地想坐起来,奈何身体一动双腿就钻心的疼。大娘和蔼地笑道:“*别动,躺着吧,腿伤的不轻呢!”说完小心地给她擦拭伤口后又倒了些金创药在患处。

“看你年纪不大,可是这山上的修仙者?”大娘问道,乌若一时迷惑还未作答,旁边立着的少年便抢道:“娘亲,你看他如此呆愣可有一点修过仙的样子?”

乌若听着这话脑子里快速闪过几个画面,昨晚她好似在银河上喝酒赏景,半醉半醒之际见一仙子似想不*要跳下银河,此处与凡界相通,若是坠落失了修为便与凡人无二。

乌若眼见那仙子摇摇欲坠,遂冲上去一把揽住她的腰身,两人刚扶持站稳,电光火时间只听凉风嗖嗖,一个白影冲过来对着乌若就是一个佛山无影脚,她并未看清对方是谁,眼前天旋地转醒来便看见那少年。

乌若回过神打量着眼前的母子,心下了然,遂小声解释道:“我刚修道修为尚浅,御剑飞行不小心从半空中栽下来了,不成想摔在您院子里吓到了大娘,实在抱歉。”

“我家小九也是修仙者,他前两天刚下山回来,他爹爹早逝,我呀就希望他能好好修行,学得一身本事我也就能放心了。”李大娘又接道,“我看你与我儿年纪相仿,性子如此温顺大娘很是欢喜,这腿伤要好也不是一会两会,你不如就在此住下养伤可好?”

乌若松了口气,感动道:“如此就多谢大娘了。”

司小九瞪着乌若哼了声转身欲走,大娘喝道:“小九,还不快把东西还给小公子。”司小九一愣:“娘亲。”大娘努努嘴,他才极不情愿地从腰上扯下一个小布包裹扔过来,大娘拿起递给乌若:“小九生性有些顽劣,但他没有恶意的。”

乌若点点头看着包裹里的金酒壶顿时又酸楚又欣慰,这酒壶能通灵性原是一对,另一只送给了好友玄武星君。她摸着酒壶心里闪过一丝庆幸,待司小九母子走出房后便迫不及待拧*塞子,对着酒壶吹了口气,慢慢从里冒出了个人头,四方脸粗字眉,玄武打了个哈欠困道:“昨日喝酒未见你踪影,又遍寻不到你,你去哪了?”

乌若苦着脸道:“我现正在凡间。”玄武咯噔一下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你在哪?”

乌若急道:“我遭了暗算被人一脚踹入凡间了,现在仙法尽失,你可有*法让我回天庭。”玄武的肩膀耸了耸似强忍着笑意,思索片刻后才慎重道:“五重山玉门派有一震派之宝云鼎,只要你拿到它顺利启动便可助你回天庭。”乌若点头随即恨道:“你在天庭给我留意下,到底是谁把我踹下凡的,等本仙回来非把他打成猪头不可。”玄武点头讪笑随即消失在酒壶中。

乌若在司小九家腿伤养得差不多了,这日李大娘外出,屋里只剩了他和小九。司小九吃着瓜子翘着二朗腿斜靠在摇椅上,乌若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小九,听大娘说你过两天就要上山了,你是哪个仙派弟子呀?”

司小九嗑着瓜子斜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乌若有些尴尬又道:“我虽也是修仙弟子但功底挺差,你看起来比我修为好多了。”

司小九面上淡淡并不在意,乌若内心焦急,其实今早她就在大娘那打听到司小九就是玉门派的弟子,而且小九的师傅还是掌门人。乌若内心狂喜,但随后她又想到这十日来,和司小九彼此两看相厌就不知如何*口提及此事。

她深吸了口气大有一副豁出去的气势:“小九,你能不能带我一起上山去?”

司小九眼珠子一转,嘴角浮起笑意,转过头来看着乌若:“你想和我上山,可你脚不是还没好全吗?”乌若立马急道:“已经全好了。”

“想让我带你上山也行,从现在*始什么事你都得都听我的,而且你还得叫我一声九哥。”司小九郑重道。乌若看着司小九的眼神总感觉像掉进了一个挖好的坑,但她顾不得那么多,是坑也只能往里跳了。

第二天司小九带着乌若上路了,李大娘本要他们再多住两日,但两人都只想早点上山。司小九一身轻便,行李都让乌若背着,乌若面上乐呵呵的心里却腹诽真是个小人。司小九似听到一般,嘴上叫着:“要不是带着你这个包袱,我早御剑上山了。”

乌若讪笑道:“给九哥添麻烦了。”司小九嘴角上扬,挑眉道:“前面就是桃花镇,我们喝酒去,难得在上山前醉一次,你可得和我尽兴点。”乌若一听到酒,嘴就咂巴咂巴差点流下口水来,可一想到司小九的戏谑,她又摇了摇头心道:挺住,绝对不喝。

华灯初上,桃花镇一派繁华景象。司小九手拿折扇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引得路上女子纷纷回眸相望。乌若扁扁嘴心道:那厮长得流里流气,哪有一点男子气概,这凡间的女子却个个花痴一般。乌若正想着耳边却传来一阵莺莺燕语,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簇拥着司小九进了院子。乌若翻着白眼看不惯他小小年纪如此作派,心想:李大娘真是白疼你了。

“老板,把你这的头牌玉娘给我叫来,今天爷非得让她陪我喝个痛快不可。”司小九醉眼惺惺冲着老鸨叫道。“这位小爷,今日玉娘有客人了,要不给您安排其他的美人可好!”

司小九怒道:“我……我就要玉娘,我现在就把她找出来。”他摇晃着跑上楼,楼下的安保小厮拿起了棍子,乌若心里叫苦不迭,赶紧追上去一把将他拽下了楼,她拖着行李搀扶着司小九踉跄地走出了花楼。二楼厢房的珠帘后倏地探出一双狭长的媚眼盯着两人的身影望了望,随即没入了黑暗中。

午夜的月色越发迷人,月光似轻纱笼罩着整个客栈。

司小九醉得不醒人事,三更时分房间的窗户吱吱摇摆了两下,乌若感觉好似有团毛茸茸的东西正蹭着她胸前的皮肤痒痒的。她想挠*,双手却动弹不得,胸前似着了火般,只听得一阵风起,她抬起眼皮,只见司小九怒目圆睁手持利剑狠狠朝她的胸口刺过来。

“嗷嗷”一声怪异的惨叫,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她的胸口,她睁*紧闭的双眼,借着月光才看清胸前那团毛茸茸的竟是一只火红的狐狸,利剑将它整个前爪削了下来。狐狸吃痛瞬间反扑一口咬在司小九握剑的虎口处。

乌若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她拔下发簪就要朝那狐狸刺去,眼前一片红烟迷雾那狐狸已消失不见。她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司小九,触及他的伤口发现他整个手臂竟都成了青黑色。

乌若内心焦灼,赶紧拿出金酒壶,急唤道:“玄武,玄武,这小子中了狐狸毒,马上要毒发身亡了,可有*法相救?”玄武踌躇一会道:“你虽坠入人间失了仙法,可还是有仙身啊,你给他喝点你的血,应该能捡回条命。”

司小九忽而喉间一甜,灼热的身子似荡入一池清泉中顿感凉爽无比,手掌的毒素汇聚成一个黑点消失不见,乌若小心翼翼地扶他到床上躺好。司小九望及乌若手腕的伤处,心疼又愧疚道:“对不起,连累你了。”乌若扁扁嘴不置可否,她坐在床沿手里正把玩着一个精致小巧的铃铛,眼里却添了一丝气恼。

司小九淡淡道:“这火狐曾在玉门峰修行和我成了朋友 ,后她骗得我信任,幻化成我师傅的模样骗我偷出了我派的宝物云鼎,她带着云鼎跑了,师傅为保护我不受门派严惩遂故意将我逐出师门,我这次就是为了抓住它夺回云鼎交还师傅的。”

乌若精神一振,她凑近司小九急道:“那狐狸身上真有云鼎?”乌若被狐狸扒*了衣衫,又沾了血在里面的裹衣上,此刻她探着身子却浑然不知,司小九面色一红紧张地挪*眼。

乌若见司小九不说话,以为自己问的突兀引起他的警觉便又岔道:“你说那狐狸为何要突袭我,可有缘故?”

司小九内疚道:“我在你身上放了它心爱之物,上次她逃离时被我夺了,昨晚我们在青楼露面,它见得这东西便晚上寻过来了。”

“你倒是好谋算,那你又是如何把它藏在我衣衫里的?”乌若把铃铛丢在司小九面前哼道。

司小九脸上发烫,舌头打结:“我,我,我在你沐浴时,把,把它塞在你屏风上的内衫里了。”

乌若又惊又恼,原来她女儿身的秘密早已被司小九察觉,她羞得转身跑出了房门。司小九脸色涨红,看着乌若亭亭背影,紧张之余竟多了丝欢喜和期待。

夜晚的星空很美,乌若托着下巴望着那点点繁星神色怅惘,司小九靠着檐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乌若,那晚你用你的血救了我,你到底是何身份?”司小九终于忍不住*口问道。原来是在想这个事,乌若本想近几天就告诉他,此刻倒也正好。她*起愁思,扬起下巴得意道:“我,可是天上的神仙。”

司小九抿嘴道:“切,我才不信。”乌若抬头望着夜空指着那勺子似的星座笑道:“快看,那最亮的星就是本仙的星宫,等找到云鼎你借我一用,如此我便能马上回天庭了。”司小九心里咯噔一下,竟生生涌起出一股强烈的难舍和不安。

几日后,司小九彻底恢复了元气,他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白玉瓶子念了个口诀,那瓶子似引路般在半空中停留会便往桃花镇方向飞去。

司小九一把揪着乌若的领子风一般追上去,花满楼大门口乌若刚往前走了两步,司小九就低声喊了句“傻子”,然后扯住她领子往后门拖去。乌若挣扎道:“我堂堂一个神仙被你这样揪来拖去像什么样,你若再敢如此无礼,等会我可不帮你。”司小九翻了个白眼,哼道:“别拖我后腿就行。”

两人轻手轻脚地从窗户往二楼爬去,乌若脚步一个踩空差点摔下去,司小九眼疾手快拉住她的手将她带上楼去,触及他指尖的温度,乌若心怦怦跳的厉害。

司小九双手合十快速念了个口诀便将乌若保护在一道结界中,白玉瓶子慢慢在一间厢房前停了下来,司小九拔出剑仔细听着房间的动静,里面却安静异常,他镇定地推*门走了进去。

“想不到你竟还活着,我倒真是小瞧你了。”床上的美艳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怨戾,她层叠的衣袖下只看见一只纤细的胳膊。“之前是我对你不住,但你已断了我一只手,我们何不就此放过彼此,两互相安。” 她咬牙切齿道。

司小九神色淡然:“你将云鼎留下,我便放了你。”

玉娘的眼像口浴血的井,恨不得立刻将司小九吞噬,她露出尖锐的利齿,整个身子像团火一般扑向司小九。玉娘断手恨他入髓,眼前这场命劫誓要同归于尽了,他没有把握能活下来。为防止乌若受伤他又施法加强了结界,他很想回头再看她一眼,但眼前的情况容不得他再分心,只见千百道白刃与烈焰交灼,黑夜亮如白昼。司小九人剑合一刺入烈焰当中,熊熊焰火顿时消散熄落,玉娘倒在了一片血海中。

司小九吐出一大口鲜血,全身被火灼得伤痕累累,玉娘的砣红色内丹浮在半空,在血焰包围的内丹里面有一个闪着金光的盒子。

司小九欣慰一笑,站起来伸手就要将它*到手中,盒子却突然从内丹里脱落下来,司小九一愣下意识地去捡,内丹却突然幻化成了狐狸的利爪直直地朝他的心口剜去,只听见“嘭”的声,司小九重重地摔了出去,等他爬起来时才看到乌若倒在了他原来的地方,心口黑乎乎一片。

他倏然双腿发软,差点栽倒在地,只觉五脏六腑似被掏空,心口炸烈般疼痛入骨,他扑过去抱起乌若眼泪滚滚而下:“傻瓜你醒醒,你不是说你是神仙吗?你快点醒过来呀?”

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带你去找师傅,他一定有*法救你的。”他背着她站起来,可刚走一步两人又一起摔倒在地,司小九从来没这么绝望过,他紧紧地抱着乌若,眼泪落在她的脸上,好似落进了乌若的心里。他扶着乌若想要再度站起来,一只手却搭在了他满是血的手背上。

“你要是再这样拖着我,我就真得死过去了。”乌若睁*眼软软道。

司小九吸着鼻涕想笑却突然抱紧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乌若本想逗逗他,可看他哭成这样,心中一急:“你别哭呀,我这不是活过来了吗?你看我好好的呢。”

司小九抬起满是泪痕的脸:“你真的没事?”乌若拍了拍胸口道:“我是神仙嘛,死不了。”乌若的酒壶炸毁了,她摇摇头,可惜了,心里却又涌起一股庆幸,还好他没事。

司小九扶起乌若将云鼎吹吹递给她,乌若迟疑未接,他便塞她手上。他弯下背示意她上来,乌若不客气地趴上去,两人各自想着心事都未*口,司小九心里难受,他知道乌若一直想回天庭,他突然坚定道:“你刚才救了我一命,这云鼎送你就作为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乌若沉默不语,就在司小九以为她已经睡着时,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要是真想报答我,那你就以身相许吧!”

司小九一愣随即将乌若从背上放下来急道:“你刚说什么?”乌若面上滚烫羞得说不出话来。司小九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你真的不回天上了?”乌若面露娇羞:“还是把云鼎还给你师傅吧!”司小九喜得跳起来,脚脖子一歪差点摔了,乌若赶紧扶住他。

司小九笑得像个傻子一般又弯下腰道:“快上来,我背你。”乌若的头靠在司小九的肩膀上,眼角的笑像绽放的烟花般迷人,月光下两人嘴角上扬,倒映的背影美成一幅画。

银河上碧霞公主靠在玄武星君的肩上看着人间点点灯火笑道:“九弟终于得偿所愿了,乌若愿意留在凡间也不枉他相思苦恋一场,他俩在人间*一世快活夫妻也不错。”玄武道:“九太子情根深种,娘娘让他下凡转世忘却这相思痛,你这般启不辜负了娘娘苦心。”

碧霞温柔道:“夫君不知相思味,怎知这其中苦楚,九弟心仪乌若已久,可这乌若不懂情思木头一般,这翻下凡可不正好解*这木头的情锁么?”玄武随即委屈道:“可要是等他们在凡间百年后回了天庭,这乌若发现是我一脚踹她下去的,到时我的星宫都会被她掀翻掉。”

“夫君放心,有我在,没人会知道这事。”两人随即相视一笑。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