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一生爱你千百回

一生爱你千百回

作者:钟意你 发布时间:2018-08-06

“我的爱情是这样,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平淡如水。我在岁月中找到他,依靠他,将一生交付给他。做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亲,为他做饭,洗衣服,缝一颗掉了的纽扣。然后,我们一起在时光中变老。有一天他会离开我或是我会离开他去另一个世界里修下一世的缘,到那时,我们还能对彼此说最朴素的一句‘我愿意’。”


世间的爱情有很多种,不一定总是轰轰烈烈的,只要我爱上了你,简简单单也没有关系。我还幻想着,等我们老了的那一天,我做一桌你喜欢的家常菜,我们边吃边聊,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给我讲书本上的故事。

我有个闺密群,叫做“未来富婆高级养生会所”。在我们成为富婆之前,我们经常探讨包包口红化妆品、明星八卦谈恋爱。


我学护理,今年开始在一家医院实习,我被分配到放射化疗肿瘤科。去之前闺密们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脾气好一点,温柔一点,遇到医闹躲远点。


我们科室一共有67个病人,几乎全是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我对其中一个病人,印象最为深刻。


大家都叫他任老师,他在一个重点中学教了二十多年的数学,带了很多届高三毕业班。我长这么大,最怕的就是数学老师,再加上第一次给病人打针,我紧张得手更抖。


任老师看出了我的紧张,他笑着说没事,没扎进去他也不会给我扣分。等我打完针,任老师还会夸我手法干净利落,胶带也贴得横平竖直。


任老师的爱人是个声乐老师,气质淡雅,总能让人想起玉兰花。她每天守在病床前轻声细语地陪任老师聊天,聊调皮捣蛋的学生,聊医院楼下刚开的紫荆花。

任老师总是心平气和地和我们沟通,积极配合治疗,以至于有时候我都会忘记,他是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

同一个病房里还住着一个老人,由于家属拒绝做费用高昂的PICC,只能给留置针,加上老人因为化疗,皮肤多处发红破溃,老人疼得整晚睡不着觉。任老师看在心里,于是经常陪老人聊天,还用笔记本电脑给老人放黄梅戏听。


老人的子女几乎不会出现在病房里,治疗费也是能拖就拖,每次来交费,全程都是骂骂咧咧的,还质疑我们开了高价药。有一次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单纯顺路,老人的儿子突然出现在病房里,他看到老人身上发炎的皮肤之后就开始大闹病房,说是我们这群庸医害了他爸,要求我们给赔偿费。


那天我碰巧在病房里配药,于是成了他首要的攻击目标。这个突发状况让我大脑一片空白,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巴掌已经快要落在我的脸上。


是任老师的爱人站起来,一把拉过我,把我护在她身后。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任老师发火,他对着那个男人大吼:“你爸住院这么久你来过几次?人家小姑娘不嫌脏不嫌累替你伺候,你还有脸了?真不是个东西。”


闻讯赶来的医生和保安控制住了那个男人,病房里又安静下来,躺在床上的老人流着泪和我道歉,任老师的爱人往我手里塞了块巧克力,让我别往心里去。

老人第二天被接回家,他儿子说反正也治不好,不要再糟蹋钱。

老人走后,任老师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他开始频繁咳血,即使我们每次都打了护胃止吐的药,也还是缓解不了任老师的恶心呕吐症状。后期喉返神经压迫引起声带麻痹,任老师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


每次做完放疗,任老师的爱人都会给他唱歌,“日夜为你着迷时刻为你挂念,思念是不留余地,已是曾经沧海即使百般煎熬,终究觉得你最好,管不了外面风风雨雨心中念的是你,只想和你在一起。 ”


阿姨自学了整个护理流程和按摩方法,有时候实在是找不到要领,就会给我们送些小零食,然后虚心请教。在阿姨的悉心照顾下,任老师一直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阿姨还买了很多造型奇特的小胸针别在任老师的病服上,今天是一把三角尺,明天是一个圆规。有时候还会别个“sin”之类的数学符号。每次我们一脸“虚心好学”的样子问任老师这个那个符号怎么念,任老师都会一本正经地读出来,久而久之,他才从我们和阿姨努力憋笑的动作中领悟到,我们是在打趣他略带搞笑的发音。


“好啊大俊,知道跟阿姨一起捉弄我了?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出套数学试卷?”

“我错了任老师,我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我最最最怕数学了。”

和他们混熟之后,我才知道任老师看着温润儒雅,其实私下特别孩子气,他尤其喜欢吃甜食。任老师教学经验丰富,以前经常出去参加交流活动,每次出差,任老师都会带一大袋糖果回来。阿姨为了保护身材和嗓子,一颗也不吃,任老师只能一副表面遗憾实则开心的样子把糖收回,最后把糖果全部吃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我男朋友有次来医院看我,给我带了很多零食和酸奶,我分了一些给同事,特意给阿姨留了瓶酸奶。


我把阿姨从病房里叫出来,在走廊上把酸奶递给阿姨,阿姨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打开盖子迅速喝完,然后我俩一起进病房给任老师换药。任老师盯着我们似笑非笑,我和阿姨互相对望只能用眼神交流。


“大俊,你看看这个药,像不像你偷偷给阿姨的那瓶酸奶。”


“老婆,说好了一起共患难,你却背着我吃独食。”

“任老师我错了,你出试卷吧,我做。”我双手举过头顶,一副乖乖认错的样子,让任老师的威严脸瞬间垮掉。

照顾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是一件特别让人绝望的事情,无论是患者还是家属都清楚,哪怕是竭尽全力,也没有任何希望。任老师和他的爱人,硬是在绝境里点了盏灯。


任老师精神稍微好一点,就会整理教案,按照他的说法,他这辈子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讲台上,但是他到死都是个老师,他要尽自己最后一点力,让学校里年轻的老师能少走一点弯路。


更多的时候,是任老师浑身乏力地躺在病床上,阿姨就在旁边给他念书,给他唱歌。


任老师再次病变的时候,病房里开始出现大量学生,有还在上学的,有已经工作的,还有的拖家带口,在病房里笑着和任老师聊天,出了病房就开始大哭。


他们一边埋怨师母一直瞒着消息,一边毫不犹豫地掏钱要替任老师交治疗费。阿姨不肯收,他们就见缝插针地把钱往病房里塞。

每天都有人从天南海北赶过来,他们中的代表拉着任老师主治医生的手恳求,“所有的药,都要最好的,选疼痛值最小、伤害最小的那种,钱我们出。”

任老师的病情还是不断恶化,我们委婉地提醒阿姨,要不要通知子女过来见最后一面。


阿姨愣了一会儿,我第一次在这么坚强乐观的阿姨眼中见到泪光。阿姨说他们没有孩子。


年轻时候的阿姨人美歌甜,追求者众多。阿姨在一次检查中得知自己不能生育,她开诚布公没有隐瞒,于是追求者们纷纷打了退堂鼓。阿姨原本做好了一辈子单身的打算,没想到遇到了任老师,任老师知道这个情况后只问了一句,“这和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


任老师排除万难娶了阿姨,两个人数年如一日的恩爱。阿姨曾经提起过要领养一个孩子,任老师问她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愧疚,如果是因为愧疚,那他一定会拒绝。


我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安慰阿姨,只是上前抱了抱她。


第二天阿姨来找我们,请求我们帮忙联系中华角膜库,任老师希望离开之后能捐献自己的眼角膜。任老师还希望医院能给他做一个检查,然后捐出他所有健康的器官。

我们在场的人都掐着自己的大腿逼自己不能哭出来,阿姨一回病房,整个科室瞬间哭成一片。

实习第一天我的老师就告诉我们,在医院,尤其是这个科室,死亡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我实习的这段期间,隔三差五就会空出一些床位,然后很快住进来新的病人。可我总是期望,奇迹会出现在任老师身上,哪怕不能痊愈,也希望他能活得再久一点。


我遇到过指桑骂槐的家属,遇到过嫌我年纪小拒绝让我打针的病患,有一次还遇到一个投诉我的人,就因为他看见我在休息室里吃了一块饼干。那是我第一次值夜班,整个人累到虚脱,好不容易等到交班,我才有时间在休息室里吃饼干,结果还要被人投诉不敬业。


毫不夸张地说,实习的这几个月几乎快磨平了我对这个职业所有的热情。是任老师和他的爱人让我觉得,我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是他们让我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任老师不行的那个上午,阿姨颤抖着手签了字。我们陪着她守在手术室的门外,阿姨靠着墙壁,唱起那首歌,一遍又一遍,直到角膜库的人离开。后来我才知道,她唱的是梅艳芳的《一生爱你千百回》。


所有的捐赠结束之后,阿姨和几个学生一起带走了任老师的尸体,她最后一次在任老师的衣服上别了一个胸针,是她自己缝制的一个公式,r=a(1-sinθ)。 


阿姨离开前对着我们深深鞠了一躬,感谢我们对任老师的照顾。我们能回敬的,也唯有三鞠躬。


任老师全名叫任平生。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但我想任老师的这一生,应该是花团锦簇的一生吧。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