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故事号 · 白蛇外传

故事号 · 白蛇外传

作者:冰凝 发布时间:2018-11-21

千年之前,白贞贞乃是峨眉山中一条普普通通的小白蛇。她虽开了些神智,明白些世事,但因天性懒散,不愿修行,并无任何法力。一天,外出游玩的她不小心被樵夫给抓住了。

当她被捏住七寸,带往山下时,一个牧童看到了它。

眼神清澈的童子看着樵夫手中奄奄一息的白蛇,忍不住开口哀求道:“大叔,这条小白蛇好可怜,你能不能放了它?”

满脸沧桑的樵夫摇头说道:“不行,这条白蛇是我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怎么能轻易放掉。”

童子取下背上的背篓,从中取出一个又大又红的桃子。“大叔,这是我刚刚才摘的,我拿它跟你换白蛇吧。”

樵夫对牧童手中的那个桃子并无兴趣。在他看来,桃子的价值是远远比不上白蛇的。但是牧童并没有轻易放弃,反而拉着他的衣袖不依不饶。樵夫被搅得心烦意乱,捏着白蛇的手不自觉松了松。就在那一瞬间,白蛇飞快地从他手中逃出,滋溜一下就蹿入草丛中不见了。

“哎,蛇跑了。”樵夫看着逃掉的白蛇满心都是懊恼,气不过的他忍不住踢了一脚牧童。“都怪你,赔我的白蛇。”

被踢了的牧童毫不在意。“大叔,不要生气啦。这个桃子你收着吧,你就不要再去追白蛇啦。”

匆忙逃回蛇洞的白贞贞惊魂未定,被捏住七寸只能任人宰割的可怕经历在她脑海中不断重演。突然间她想明白了,如果她有法力护身的话,她就不会轻易被别人抓住。经此一劫之后,她竟然收起了懒散之心,认真修行起来。

山中岁月悠长,转眼间千年时间已逝,白贞贞修为越发精进,向道之心也越发虔诚。都传峨眉山顶住着一个半仙,修为已臻化境,随时可位列仙班。白贞贞虽未见过那位半仙,但半仙之境已是她的下一个目标。

这天当她入定之时,一道神秘的声音突兀地在她脑海中响起:“白贞贞,千年前你为牧童所救。你尘缘未了,如今该去人间报恩了。”这声音打断了她的修行,也让她忆起千年前被救的往事。

她掐指推算出那个牧童已转世多次,如今身在杭州。白贞贞随即出发前往杭州,但她并未想好如何报恩,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天定,随缘即可。

万丈红尘,众生熙熙,热闹喧嚣,自是与峨眉山的清净不同。白贞贞行走在杭州城中,还未寻着救命恩人,却先遇着了一个身着青衣的登徒子。

“哟,好端庄的小娘子。要不随了大爷我吧。”

白贞贞已看出那人也是一蛇妖。她本不欲搭理,谁知那蛇妖不知好歹,竟然欺身上前,还试图用手摸她的脸。白贞贞羞恼,因为身处僻静小巷之中,便与之斗起法来。到底是白贞贞修为更高,她将那青衣蛇妖定住,正欲离开之时,那蛇妖竟然化身成着青裙的娇俏女子。

女子软声求饶道:“我见姐姐乃是同族,欲与姐姐开个玩笑,姐姐且放了我吧。”

就这样,白贞贞认识了小青。小青如今刚满五百岁,因贪念人间繁华到杭州游玩。她知道白贞贞此番到杭州目的后,便跟随白贞贞左右,陪她一起寻找恩人。

白贞贞掐指推算恩人情况,但除了恩人身在杭州,便再无更多线索,也不知是男是女,高矮胖瘦。两人在杭州城中乱逛,却始终仍未寻到恩人。半月之后,小青有些急躁起来:“该不是算错了,恩人并不在杭州?”白贞贞却是淡然如初:“既来之则安之。我观天象得知明日天气晴好,我们一起去游西湖吧。”

第二日早上阳光明媚,西湖风光如诗如画。两人沿着西湖边走走停停,说说笑笑。谁知下午时突然风起云涌,很快下起瓢泼大雨来。两人出门并未带伞,恰好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凉亭,白贞贞便携小青匆匆往凉亭跑去。

跑进凉亭时她们才发现凉亭中已立有一男子。听见有人进来后,背对她们的男子悠然转身。男子着白衣,手执一柄油纸伞,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不经意间,他的眼神撞入了白贞贞的眼神里,激起了白贞贞内心一阵涟漪。

“噗通,噗通,噗通……”那瞬间白贞贞听见了自己似擂鼓一般的心跳声。

白贞贞按耐住自己异样的情绪,随小青在凉亭内坐下。小青望着亭外连绵不绝的雨线嘀咕道:“姐姐,你说这天怪不怪,好端端地突然下起雨来。我记得你昨夜说今天天气晴好呢……”白贞贞心不在焉地应和着小青的话。她突然想到,见到这男子后她感觉如此异常,会不会,这个男子正是她在寻找的救命恩人?

正胡思乱想之际,那男子竟然缓步走到白贞贞跟前作揖道:“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白贞贞跟小青不解,但见男子又笑着补充道,“我一见小姐就觉得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一般。但小姐如此美貌,如果曾见过的话,肯定不会忘的。是我孟浪了,望小姐见谅。”

小青心思一转,已隐约猜到了几分。她趴在白贞贞耳边悄声说道:“该不会这个俏郎君就是你在寻找的前世恩人吧。”

白贞贞却是不知。别的凡人经她一推算便尽知前尘后事。但当她试图推算眼前这位男子时,却如陷雾中,什么也推算不出来。

哗哗雨声之中,三人聊起天来,也互换了姓名住所。男子姓陶名宣,杭州本地人,家住清波门,虽父母早亡,但家境殷实,日子倒也过得不错。

天色渐阴,雨势却始终不见变小。陶宣将油纸伞递给白贞贞:“天色渐晚,两位小姐还是早点回家去吧。”

白贞贞不接:“伞给我们了,你怎么回去呢?”

“我乃堂堂男子,这区区小雨能奈我何。白小姐没事就好。”陶宣将伞塞入白贞贞怀中,随即头也不回地往亭外走去。很快,豆大的雨点将陶宣浑身淋个全透,但是他却姿态闲适潇洒前行,毫无狼狈之意。

亭中的小青都看呆了,喃喃低语道:“陶公子真是太帅了。我来人间这么多次,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他这样的人。”

听见小青的话后,白贞贞心头的涟漪越发扩大。如此俊俏潇洒的男子,会是她在寻找的救命恩人吗?如果的确是他的话,她该怎么报答他的恩情呢?

当夜,白贞贞枕着雨声一宿无眠。天明时分雨势减小,她起床设案焚香,郑重占卜推算陶宣的前尘。雨停后,白贞贞正准备遣小青去清波门还伞时,没想到陶宣竟率先登上门来。

看见陶宣后,小青促狭道:“陶公子,你是怕我们姐妹贪了你这把伞不成?”

陶宣不应小青的玩笑,只是将手中拎着食盒交给她道:“这是天香楼的荷花糕,我特意带来让你们姐妹尝尝。”

“我知道天香楼的荷花糕,得老早排队才买得到呢。”小青兴奋地接过食盒。虽然她是一条蛇,但是她却非常喜爱人间的美食。

陶宣转头望向白贞贞,目光温柔缱绻。“我听说寒山寺的荷花开了,跟西湖相比别有一番风情。白小姐可否有雅兴,随小生去寒山寺赏荷花?”

即使在峨眉山中修炼千年,人间经验浅薄,白贞贞也看出来陶宣喜欢她。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他呢。此念刚出,白贞贞便吓了一跳。她不是一心修仙问道,渴望位列仙班么,怎么刚认识陶宣没多久,便有道心退缩之景象呢。白贞贞急忙驱逐杂念,平心静气,但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清晨的推算中,白贞贞看到牧童手拿桃子想要替换自己的场景。她已确定,眼前陶宣便是多年前救她的牧童。她此番到人间是为了报恩,她怎么能拒绝恩人的要求呢。

夏去秋来,日子越发凉爽起来。在陶宣不遗余力的追逐下,白贞贞逐渐识得人间情爱,也知晓了何为只羡鸳鸯不羡仙。

在一个凉爽的秋日,在小青的见证下,白贞贞跟陶宣拜了天地,结为夫妻。

其实小青并不理解白贞贞的行为。婚前,她们进行了这样一番交流。

“姐姐,你跟凡人成亲,放弃修仙之路,你可会后悔?”

“不悔。我本就是为了报恩而来。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以一世情缘偿之。何况,凡人的寿命不过数十年,待他离世之后,我就返回峨眉山,继续修行。”

小青目露悲悯:“姐姐,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可舍得?”

白贞贞闭了闭眼,如今的她根本不敢想象那时候的场景。片刻之后,她睁开眼睛,目复清明:“不舍得也要舍得。缘起缘灭,自有定数,强求不得。如今多思无益,不若珍惜眼前时光,好好享受人间欢乐。”

冬日来临之前,小青因道行较浅,耐不住人间的寒冷,跟白贞贞夫妻两人道别,返回了深山。很快,寒冷的冬风席卷了整个杭州城。外界虽是天寒地冻,白贞贞内心却是春意盎然。她每天都很快乐,只因那个待她如珠如宝的亲密爱人。

冬去春来,白贞贞早早就接到小青的讯息,说她打算在三月初三回杭州城陪姐姐姐夫一起吃饭。三月初三正午时分,白贞贞摆了整整一桌饭菜。但是等到桌上的饭菜都凉透了,小青仍然没有回来。

白贞贞心知不对,急忙避开陶宣掐指推算。结果她算出此时小青有难,正被困在杭州城外的金山寺里。

“相公,我要出一趟门。你先吃饭,不用等我。”

“你要去哪儿?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白贞贞急忙摆手道:“你知道小青那丫头贪玩,可能是在路上玩耍忘了时间。我去巷口找找她,一会儿就回来了。”

陶宣表情莫测地盯着桌上的菜,突然转身一把搂住了白贞贞。好半天,白贞贞才听见他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你去吧,记得要早点回来。”

很快白贞贞便飞到了金山寺外。一般妖怪都天然畏惧寺庙。不过白贞贞仗着已近半仙之境,且从未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坦然地往山门走去。

当她跨过山门之后,有一道惊天动地的怒吼从寺庙中传出:“何方妖孽,竟敢擅闯我佛门清净之地!”伴随着这声怒吼,所有庙宇大门急速打开,手持法棍的众僧侣从门中鱼贯而出,将她团团围住。

众目睽睽之下,白贞贞盈盈一拜:“弟子白贞贞,因妹妹小青被困金山寺,特来相询。不知妹妹所犯何事,被大师带来此地。”

那气势恢宏的声音应道:“本座乃金山寺住持法海禅师,以斩魔除妖,守护众生为己任。途中路遇青蛇妖,自是将之收归佛门。我佛慈悲,本座念你修为已近半仙之境,修行不易,望你速速归去,切勿在此多做纠缠。”

白贞贞施法看向声音来源之地。一座佛堂之内,一枯瘦老僧正闭目跪在一蒲团上。老僧旁边摆着一金钵,金钵内盘着一青色小蛇,正是被打回原形的小青。小青双目紧闭,似乎已经昏了过去。老僧觉察到了她的窥探,猛然睁开眼睛喝道:“大胆妖孽,竟敢窥探我佛门圣地,动手!”

“是!”众僧侣依言向白贞贞攻去。白贞贞也被激起了火气,变出一条白色长绫,与众僧侣打斗起来。白贞贞毕竟千年道行,寻常僧侣并不是她的对手。不过下手之时她只将人打昏,并没有伤人性命。那法海禅师看众僧侣溃败之像,怒吼一声,抓起佛堂内供奉的驱魔神器金刚杵便飞身而出,向白贞贞攻去。

金刚杵威力惊人,白贞贞毕竟还未到半仙之境,自是不敢直面其锋芒。几番躲避下来,险象环生。她无心恋战,只想救出小青,便故意往佛堂方向引去,一个不小心,竟被法海觑着了一个破绽,指使金刚杵从她背后偷袭而来。

避无可避之际,白贞贞只得咬紧牙关,但是想象中的重击却迟迟不曾落下。她疑惑地回过头去,却发现原来有一位白衣翩翩,姿态若仙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她背后,替她挡下了那道攻击。

见到男子后,白贞贞如被雷击,尖叫出声:“你怎么会在这儿?”那人竟是此刻应该呆在家中的陶宣。

男子还未还得及回应,法海已厉声喝道:“来者何人,为何要助这妖孽?”

“呸,呸,什么妖孽,那是我的亲娘子。”陶宣的高人风范只维持了短短一瞬,随即嬉皮笑脸地冲白贞贞笑道,“娘子,刚刚我救了你呢,够厉害吧。”

白贞贞后退一步。眼前这位男子虽是陶宣模样,身上却隐约有仙气溢出,分明是一位修为已至化境的半仙。她目光疑惑又充满痛楚,手中白绫转瞬间化作七尺长剑抵在男子心口。“说,你到底是谁?”

陶宣恳切说道:“娘子,别生气,一会儿我什么都告诉你。”白贞贞颓然垂手,长剑咣当掉地。陶宣马上冲到白贞贞身旁,紧紧地抱住她,就像抱着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

法海手执金刚杵冷眼旁观他二人举止,心中不断猜测那男子的身份。不料那男子突然回过头来对自己喝道:“牧童,多年前的因缘今天也该做个了解了。”

法海不解,他口中的牧童是谁?白贞贞闻言一愣,只觉世事荒谬无常。

法海最终听从了陶宣的建议,摒退众僧,领他们进入那间放置了金钵的佛堂细谈渊源。佛堂中供奉了一尊白玉观音像。菩萨神态安详,双目微垂,似乎正静观这芸芸众生。

一入佛堂,白贞贞便奔到金钵前方,企图施法救出小青。但那金钵却是佛门圣品,轻易奈何不得。

“大师,求你放了小青吧。”白贞贞盈盈下拜,企图感化老僧。但法海只低眉闭目,状若未闻。

陶宣将白贞贞扶起安慰道:“娘子不急,小青不会有事的。”

听此言论,法海只轻哼一声,满脸不屑。

陶宣转头对法海笑道:“大师,可愿意听个故事。”法海表情恢复淡然,双手合十,默念一声佛号后沉声道:“施主,请讲。”

袅袅焚香中,陶宣缓缓讲述了他的故事。

陶宣原是峨眉山顶一颗修行多年的桃树。仙途漫漫,他被困半仙之境许久,始终再无突破。千年之前的一天,他入定之际神魂出体,如一缕清风,飘然游荡在峨眉山间。许久之后,他忽有所悟,随即化身为一颗桃子,附在半山腰的一棵普通桃树上细悟天道。许是因缘流转,他化身的那颗桃子竟然被一牧童摘下,然后被用来跟樵夫换取一条白蛇的性命。

桃子被樵夫吃掉之后,他神魂归体,对天道有了更深的认识,修为也越发精进。兴奋之余,他对那条由他所换的白蛇起了兴趣,时不时用神识查看那条白蛇的境况。那白蛇颇有仙根,收起玩心后一心想道,修行一日千里,短短两百年便修行成人身,并为自己取名为白贞贞。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也不知从何时开始,陶宣对白贞贞动了心。当他发现之际,已然情根深种,不可自拔。白贞贞修行速度极快,短短千岁便已开始冲击半仙之境。陶宣深知,白贞贞成为半仙之后肯定道心俞坚,他们两人之间再无可能。所以他趁白贞贞入定之时隔空传音,引诱她到人间报恩,用红尘浊气染她修行,再用人间情爱诱她动心,让他得以抱得美人归。

一番讲述下来,白贞贞跟法海皆瞠目结舌。

“那,那你为什么要冒充我的恩人?”白贞贞结结巴巴地问道。

陶宣浅笑道:“贞贞,我从未冒充你的恩人。你被救之事本就与我有关,只不过我不是那个牧童,而是抵你性命的那只桃子。”

“那牧童呢?”白贞贞急问道。

“牧童心善,与佛有缘。今世为金山寺住持,法号法海禅师。”

白贞贞望着法海喃喃道:“原来我应该向法海禅师报恩。”

“贞贞,今天到这金山寺,已是抱他恩情。”

“何解?”这话却是法海问出。他实在不明白,白蛇妖今日跑到金山寺大闹一场,怎么就成了报恩行为了。

“大师,你手执金刚杵,以降妖伏魔为己任,这本是一件好事。不过你不分善恶,对所有异类一视同仁,统统收入金钵,镇于雷峰塔底,再以佛法感化。佛祖慈悲,修行佛法并非只有镇压一途。须知大道万千,众生各有来历,也各有归处,缘起缘灭,皆有定数,万万强求不得。”

法海闭目沉默,面如古井无波,手却轻微发着抖。

陶宣继续说道:“其实小青也注定有此一劫。千年之前,因为白蛇从手中逃走,樵夫怒踢牧童一脚。今日,小青被大师所伤,乃是偿还千年前脚踢牧童之债。”

白贞贞惊道:“你是说,小青是千年前抓我的樵夫!”

“是。那樵夫常于山中抓蛇贩卖,欠下无数命债。也因那前因,他此后世世都投身为蛇,浑浑噩噩,不知世事。不过他曾吃下我化身的桃子,沾了一些灵气,刚好这世又遇上些机缘,开了神智,走上了修行之途。也因为跟你的那段渊源,所以她才会与你在杭州相遇,助你寻找恩人。”

三人一时无言。白贞贞将目光投向金钵中缩成一团的青蛇,满满都是心疼。不管前世如何,今世她的确是她的好妹妹。

法海突然箭步上前,将金钵拿入手中。

白贞贞精神一紧:“你要做什么?”

却见金光一闪,原本困于钵中的小青蛇竟然腾空向她飞来。白贞贞欣喜地将它收入怀中。

法海并不回头。“两位施主,前尘已了,请回吧。”他身形虽瘦,但身姿挺拔,状若一棵古松。

陶宣携白贞贞对着佛堂内供奉的观音像拜上一拜,然后便转身离开。

当他们飞回杭州城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从高处往下看,杭州城中的万家灯火比天上的群星还要明亮。

将小青安置好后,白贞贞跟陶宣两人相携立于庭院之中。隐隐有读书声从远处传来,因两人耳力都好,倒也听了个真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揣摩今日经历,白贞贞只觉因缘际会,如梦似幻,玄妙非凡。她忽而想起陶宣对她的欺骗,到底心潮难平。她将头埋入陶宣怀中,粉拳轻捶:“就因为你喜欢我,你就诱我出山,以红尘染我道心,断我成仙之路,真是太过分了!”

陶宣邪魅一笑,如仙亦如妖。他将白贞贞小脸轻轻捧起,凝视片刻后突然落下狂风骤雨般的吻,似乎想用吻结成一张情网,将眼前这条白蛇紧紧缠住。

因你,我不愿成仙。仙路缥缈寂寞,而我只想跟你相守这万丈红尘。

——本文为故事号之仙侠情缘主题征文活动

优秀范文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0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