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故事号 · 只想握住你的手

故事号 · 只想握住你的手

作者:阿思 发布时间:2018-12-19

01

雕着牡丹花纹的精致楠木台上,有一女子白纱掩面,素手抚琴,婀娜多姿。柔软的腰肢盈盈可握,仅是坐在那,就堪入画。这还不是最妙的,最妙的是这女子弹得不是风花雪月、才子佳人的《潇湘云雨》,而是漫漫风沙、隐有兵戈之声的《十面埋伏》,琴声激昂,战马嘶吼,当这琴音从一女子手中滑出,真是人间绝妙。

可台下无一人在意台上的女子,更无一人在意那琴声的昂扬。

计拓自认是个风流人物,但对眼前的景象颇为不满。当一个醉汉左摇右晃地倒在计拓身上,还扯着他的衣襟让他继续喝酒时,计拓的不耐烦到达了顶点,他掀了桌子,只听轰的一声响,全场肃静。

“都给我滚出去。”计拓声音不大,但很稳很冷,冷到台下诸人战战栗栗,鸦雀无声。

计拓当然有资格这么说话,因为这场宴会本就是他的庆功宴,计拓本就是大庆王朝最年轻的将军,手握四十万精兵,而整个大庆王朝,精兵不过八十万,当一个人掌握了这个国家一半的军力时,那么他说话的声音即使不大,也没有人敢忽视。

朝中最大的敌人,南方蛮族首领的头颅还悬挂在西城门,计拓身上染的敌酋鲜血仿若未干,这些养尊处优的富商、高官又怎么能挡得住这阵阵杀气。

弹奏的女子本就是妙人,即使台下闹得再欢,她都没有停止。计拓充满冷意的话语,也对她没有丝毫影响,仿佛台下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需要演奏好这一曲就好。

计拓坐在空荡荡的大厅里,静静地听完女子的演奏。她站起身,抱着琵琶,向计拓行了个万福礼,转身就走。

“姑娘留步!”计拓赶忙喊道。

“将军还有何事?”女子声音犹如黄莺初啼,清脆悦耳。

“我想跟姑娘聊一聊。”计拓说道,声音中竟带着些怕被拒绝的紧张。

“恩。”女子似乎看出了计拓的紧张,明媚的眼眸中流出笑意,虽然掩着面,但计拓觉得,刚才面纱下的嘴角一定是轻轻扬起的。

02

四方桌旁,两人相对而坐。

女子已经掀开了面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跟她呆在一起,计拓觉得温暖舒适,战场上带来的戾气都被一扫而光。

“姑娘怎么称呼?”计拓问道。

“洛汐。”女子道。

“洛姑娘,你刚才弹奏的《十面埋伏》是跟谁学的呀?”计拓问道。

“我父亲。”洛汐忽然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计拓明白自己问错了话,一个女子出现在风月场上,要么是父亲已经不在人世,要么是父亲不爱她,无论哪种都不会让人愉悦,计拓有些歉疚。

“我父亲本是个武将,当然比不得将军,但也有几分勇武,当年为平南蛮叛乱,领兵出征,未想被流矢击中,家道也就败落了,说起来将军算是我的恩人。”洛汐自己说道,最后坦然地笑了笑,说都过去了。

这乱世之中,谁又没有些故事呢。

“别谈我了,将军谈谈战场上的事情如何?我从小就喜欢听这些。”洛汐道。

“好,今天我就做一回说书人,跟姑娘好好说道说道。”计拓道。

“……眼看那敌将一把斩马刀就要砍到我的脖颈,我是谁?我是银袍白马的计拓,只见我一挺钢枪,挡住刀锋,然后顺势挺身猛刺,只听得一记闷响,你猜怎么着?”计拓说得口干舌燥,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如果让那些部下看到此时的计拓一定会大跌眼镜。

“然后呢?”洛汐听得入神,催促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计拓道。

洛汐赏了一个白眼。

03

“计将军这些年劳苦功高,如今又除了南蛮大患,也该歇一歇了。”

“陛下放心,老臣明白。”

坊间,忽然出现一些流言蜚语。

一身穿皮服,头戴貂皮帽,商人打扮的中年人满脸酒意,神秘兮兮地对同行人说道:“听说了没,大将军计拓的事?”

“计拓将军能有什么事?”

“事情大了!我跟你说,你别告诉别人,我家表兄在兵部侍郎家当管家,他告诉我计拓将军早有反意,兵部现在外松内紧,其实都在暗中调动呢。”

不知中年人是不是喝多了,声音很大,搞得整个酒楼都听得一清二楚,气氛瞬间严肃起来。“喝酒喝酒,哈哈哈。”商人大声嚷嚷,打破了气氛的尴尬,酒楼又恢复了热闹,只是这热闹底下暗流涌动。

04

流言愈演愈烈,计拓很早就听到了风声,但他没有任何动作,他在等,等皇帝召他进宫,劝慰他不必多想,只要这些流言不是皇帝的授意,那么他就无所畏惧。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宫中还是一如往常,冬季的风凌冽彻骨,却及不上计拓的心寒。

“他不是想让我反吗!那我就反给他看!”计拓一手拿着酒壶,喝得满脸通红,身子歪在洛汐房间的圆木桌上,头枕着另一只手,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大声咆哮道。

“别说了,你喝多了。”洛汐一把抢过酒壶,满脸心疼地看着计拓,不让他继续喝酒。

“洛汐,你看看我身上大大小小的疤,你看看!他怎么能这样对我!”计拓指着自己上身密密麻麻的伤疤,说着说着,竟留下了泪水。

“既然皇上忌惮你,你为什么不干脆解了兵权,做个富家翁,享一辈子福,有什么不好呢。”洛汐温声劝道。

“你不懂啊,洛汐,你不懂……”

计拓将洛汐轻轻推开,挺直了身子,往屋外走去,一股凌冽的气势凝聚,此刻他又变成了那个统兵沙场的将军。

走出门前,计拓扭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同样望着他的洛汐说道:“我若为天子,你就是皇后!”

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任凭洛汐如何呼喊也不回头。

05

计拓立在计府密室正中,身旁是六个身穿黑衣的人。“大哥,既然你决定了,那兄弟们自然誓死相随。”最左侧的黑衣人双手抱拳,对计拓低声说道。

“兄弟们,你我都是沙场换命的交情,我也不说废话,若是成功,尔等皆是王侯。”计拓激动地说道。

“还请大哥示下,这一战该怎么打,我们好回去布置。”

“明晚子时,王可带着手下的武陵军冲击西直门,扰乱城防,然后……”计拓手持京中城防图,开始细细地交代起来。

06

第二日,夜幕笼罩京城,大部分京中百姓早已歇息,计拓却身披铠甲,稳稳地安坐在大堂的雕花木椅上。此刻,距离子时还差半个时辰,计拓聚精会神地听着西直门方向的动静,按照计划,那里是所有谋算的第一步。

时间慢慢过去,过了子时已有一炷香的时间,西直门却始终安静如初,计拓觉得手脚冰凉,多年的沙场经验,让他敏锐地察觉到计划有变。就在这时,府外火光一片,伴随着马蹄踢踏卷起阵阵烟尘。

“砰砰砰!”有人用力地敲着府门。

计拓突然释然了,他整了整身上的盔甲,走出了大堂,站在庭院的正中,然后摆了摆手示意打开大门。计拓愣了一下,站在门前正是老皇帝,而稍后半步的则是本该在西直门进攻的王可。

王可低着头,不敢看他,在两人身后是密密麻麻身穿甲胃、手持劲弩的羽林军,弓已上弦,箭矢在火把下发着寒光,对准了计拓。

“计将军,不请朕进去坐坐吗?”皇帝苍老的声音响起。

计拓让开了身子,一众人马进入院中。

“成王败寇,还请陛下念在我多年为国奋战的份上,不要牵连他人。”计拓待所有人站定后,苦笑道。

“大哥,我对不起你,是我告的密,连年征战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杀外人我从不手软,可这次要杀的都是同胞啊,要是战端开启,不知又要死多少人。”皇帝还没发话,身后的王可突然痛哭道。

“王可,我不怪你,来世还做兄弟。”计拓说道。

“放肆,朕要杀你计拓,就不会亲自过来了。”皇帝冷冷地开口说道, “这次的事说到底你也是迫不得已的,朕放你一马,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明天就去江南吧。”

话一说完,皇帝转身便走,留下计拓愣在原地。

07

半年后,江南富贵地。

日上三竿,小院的男主人却还躺在床上哼哼唧唧,这时女主人轻声问道。

“计大老爷,今儿想听什么曲子呀?”

“来首《梅花三弄》。”

“三弄是吧,你看我弄不死你,快起来干活。”

作者:阿思

如需转载

请在故事会微信后台(id:story63)留言

申请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