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痴是劫

痴是劫

作者:虎皮妈 发布时间:2019-02-11

 帮个忙 

年三十。忽然手机一震,原来是罗一鸣给我发了一个红包:“哟,罗班,那么客气,有什么阴谋啊?”

果然他说:“卫视新开的那档唱歌选秀节目,你的基友赵娜是不是去当导演啦?是姜菁菁的表妹要参加,我就受人之托,帮忙打听一下。”

我叹一口气,手指来回摸着手机屏幕:“哟,罗班,够长情啊,前妻的表妹还要帮忙呢。”

“别乱猜,就是帮个忙。”

大三那年,罗一鸣也是号称帮忙经院做海报,帮着帮着,半年后就跟系花姜菁菁十指紧扣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四散伙饭,我借酒装疯,拿着瓶啤酒去找罗一鸣:“你不够意思!”他讪笑:“我哪里不够意思了?”我撇嘴盯住他:“你自己知道!”他一愣。赵娜来拉我:“走了走了,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喊一声,两个人正在拉拉扯扯,忽然罗一鸣上来抢过我手里的啤酒。我看着他仰起头,没有换气,一口喝完,然后把空啤酒瓶在我眼前倒扣,红着眼问我:“现在够意思了吗?”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抹眼泪鼻涕,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从此天高海阔,不相往来。

 维多利亚的梦 

这天,听到有人按门铃。我臭着脸看到一个网红脸美女,美瞳V脸,上身围巾大衣堆得厚实,下边一条短裙加靴子,露出白花花一段大腿。她见到我,激动地说:“是雯姐吧?!你好,我是维多利亚!我给你打手机打不通,就问姐夫要了你家地址来找你了。”

“你姐夫是谁?”我问她。

罗一鸣灰头土脸摸进咖啡馆,我毫不犹豫猛踢他一脚,冷笑:“你怎么不让她直接找赵娜去啊!”

罗一鸣叹口气:“你以为我愿意啊?她天天坐在我家门口,逼着我给她找人,你说这过年啊,我家爸妈亲戚都看着呢。对了,她给你表演唱歌剧了吗?”

我气急反笑:“表演啦!说是欧洲学回来的美声唱法,把我家楼道里的应急灯都唱亮了!

“你那个表妹说了啊,十八岁放弃高考考音乐学院,考了三年没考上,准备出国留学又准备了三年,在欧洲待了不到一年,学位也没拿到就回国了。她还觉得她真有天赋?这两年选秀节目没少参加吧,最好也就小比赛前三十的成绩。她做梦也做了够久了,怎么现在还不醒?她疯家里人也陪着一起疯吗?”

罗一鸣淡淡说:“她妈妈癌症晚期了。她妈妈也来找过我,说最大的心愿就是走之前让女儿圆一次梦。每次比赛,一首歌都唱不完就让人淘汰了,现在只希望能在电视上唱完一首歌,就唱一次。万绮雯,你觉得你能帮这个忙么?”罗一鸣抬起脸来,深深地看住我的眼睛。我望着这个目光,心不期然就软了。

 最多前二十 

我带维多利亚去见赵娜。赵娜在电视台十来年,雷厉风行。维多利亚说了唱了没两分钟,赵娜示意她停:“好了好了,你前面唱过那两句就可以了。其实啊,维多利亚对吧?你是老万的亲戚我才跟你直来直去。你那么漂亮,有没有想过走其他的路啊?”

维多利亚眨着大眼睛:“娜姐,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为音乐而生的。我四岁时候第一次在幼儿园登台,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有一个信念,我相信我一定是属于舞台的……”

维多利亚还要继续,赵娜拦住了她:“这样吧,你的报名表我已经看到了,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早上九点来找我。我跟你表姐还有点事情商量,你就先回去吧。”

维多利亚一走,赵娜叹口气:“你这个亲戚肯定是不行的,一点辨识度都没有。”

我把罗一鸣的那套说辞讲给赵娜听,赵娜一撇嘴:“拜托,这种故事都烂大街了好吗?哪怕是真事,现在说出来也招反感啊。”

我撒娇:“好啦好啦,你说最多能进多少?”

赵娜仰头叹口气,算了半天:“最多前二十吧。”

我给她一个熊抱。

 祸水东引 

我出差回来,拖着行李箱刚到家门口,就被哭哭啼啼的维多利亚一把抱住:“雯姐,你帮帮我,你帮帮我!他们这次一定会淘汰我了啊!娜姐肯定生我气了,她根本不接我电话也不听我解释。”

原来,维多利亚是个微博奇人,先是淘宝上花钱买了二十万僵尸粉,然后拿了几个小马甲去其他参赛选手微博下骂人,最奇葩的是,拿同一批马甲去自己微博下面吹捧点赞。这不是找骂吗?于是过去三天,轰轰烈烈的“维多利亚滚出某某歌赛”的主题爆红。在回击时,维多利亚除了哭诉“我有多努力你们知道吗”之外,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唱功了得,深得某导师和导演赵娜的肯定。

祸水东引到导师和赵娜。导师立刻跳出来脱清干系,只可怜了默默无闻的赵娜。不到半天,赵娜就关闭了微博评论。歌赛官方微博也沦陷了。虽然赵娜他们似乎也找了水军来解围,但粉丝们和好事者毫不气馁,大有不把赵娜和维多利亚打倒在地誓不罢休的劲头。

我全部听完,气得四肢冰冷,浑身发抖,又羞又恨,约赵娜见面。看她一身轻松的样子,我心下紧张:“怎么样?对你影响是不是很大啊?”

赵娜反而笑了:“有个朋友开影视公司,找我过去帮忙,我也是一直没想好。但这次事情一出来,我反而想明白了。”

我胸中有块大石头压着:“我记得,上学那会儿你的梦想就是进电视台,说通宵剪完片子迎着晨光出门是你最开心的时候。”

赵娜笑起来:“都什么年代了,谈梦想多俗啊!”

 再见,舞台 

赵娜有始有终,要做完这期歌赛才走,让我找维多利亚谈谈,20进16这场她必须走,但要走得体面一点。

当晚,维多利亚的妆很清爽,镜头推上去,只见她眼中含着泪水,但控制得恰到好处,并没有落下来:“这几天,在网络上有一些对我非常不友好的评论,还牵扯到了我的导师和整个节目组,我在这里跟大家说对不起!”她深深地一鞠躬,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有两道泪痕,“我走了,大家就能把注意力好好放在比赛上了,我很开心。”她遮了一遮嘴,哭得挺好看。

赵娜对着话筒说:“三号机,给她推个特写。”

于是维多利亚的脸占满了大半个屏幕。她定了定神,继续说:“一路走来,我也在反思。为什么我一定要把音乐作为自己的梦想,还连累了家里人为我担心为我奔波。”维多利亚说到这里,别过头去呜咽起来,用手抵住自己眼眶。

赵娜靠近我:“台词写得不错,你写的?”

我:“当然我写的,听,最精彩的两句马上要来了。”

维多利亚止住哭,逞强笑起来,整张脸在泪光下闪闪发亮:“为了唱歌,我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我要跟我的家人我的导师说一声对不起,但我就是爱唱歌,对不起……”

所有情绪都恰到好处,我满意地松了口气。

 曲终人散 

这天,维多利亚兴奋地打电话给我:“雯姐,昨天有服装厂跟我联系,问我愿不愿意做自己的服装品牌,今天又有一个游戏平台的人跟我联系让我去当主播!雯姐,你说我是不是要红了?”

放下电话,我哑然失笑,然后看到赵娜发来一张照片,是一张晨光中的照片,还说——我很怀念那个时候。

那是大学暑期实践,我们去三峡拍移民的纪录片。我们拍的那家人出门了。DV跟着他们,一步两步,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江边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鸣笛。太阳那么亮,他们越走越远,最后的背影,也在我们镜头里消失不见。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