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吻过你眼睛,才发现光明

吻过你眼睛,才发现光明

作者:昕木 发布时间:2019-04-15

“我喜欢你。喜欢你,不是因为你被很多人喜欢而喜欢,而是因为我喜欢你,即使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过路客,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在春天相遇了的呀!”


春天来了,该去找个人谈恋爱了。



 《加减法

 文丨昕 木 



1



“急,请问附近有电脑城吗?几路车可以到啊?”


大一开学没多久,我决定淘汰从我哥那里“继承下来”的,又重又笨的手提电脑,起因是前段时间学校开放选课系统,而我的电脑在系统开放前一分钟,非常争气地突显了它的与众不同——蓝屏了。那天舍友们都抢到了自己喜欢的课,我除外。


于是电话里跟我妈报备后,我迅速地在同乡群里打出了这些话。


立马有了回应。


师兄师姐们你一句我一句,整合起来就是:因为我们学校比较偏远,附近没有电脑城,不过市中心有,可以坐校车出去,再转两次公交,然后步行七分钟就到了。


我一边翻看校车排班表,一边查看地图,结果完全没弄懂路线。路痴属性显露无余。


手机振动了两下,有人添加我为好友。我点开,发现是通过同乡群找来的,但我对这个头像没有一点印象。不过都是同乡,多认识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我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


他没有自我介绍,直接给我扔来一张图,“这是去电脑城的路线图,那里不算大,但真正逛下来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我算过了,坐十点之前的校车出去,绝对没问题。”


这么热情的一定是师兄了!防火防盗防师兄,这是我入学第一天,师姐们的谆谆教诲。我点开大图仔仔细细看了看,路线图画得特别清晰,连要经过多少个银行都写得明明白白,心里也就放松了警惕,连忙道谢。




2



第二天,我早早地收拾好东西,坐上了九点的校车。刚一坐下,就看见上来了一个男生。男生看起来很高,皮肤略显黝黑,眼睛干净得就像浸染过雨水,鼻梁又如同峰岚。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梁,组合在一起,竟是这样的好看。


我痴痴地看着,眼睛慢慢随着他走动而移动。“同学,这里没人吧?”


我愣了好几秒,终于相信他是在跟我说话。虽然是询问,但他好像十分确定我的答案,没等我张口,就坐了下来,然后还递过来一瓶牛奶。“给我的?我们认识?”我的脑袋里一堆的问号。


“你不记得我了?”


“哈?我们见过吗?”


他好像嘟囔了几句,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没什么,我们算是同乡吧,昨天给你发路线图的就是我。”说着他打开微信,给我看我们昨晚的聊天记录。


我确认过之后,有了一秒的安心,但马上又想起师姐们的教诲,立马打了一个寒颤。男生像是没有察觉到什么,“昨天太晚了就没跟你多聊。我叫李加减,加减乘除的加减。跟你同届,计算机系的。”


“这是什么名字哈哈,不过还蛮特别的。我叫楚欣然。”评估过对方的危险指数之后,我终于放下心来跟他闲聊。


李加减的腼腆一闪而过,跟我说自己刚好也要去电脑城,我们可以组个队,也不容易被人坑。我双手赞同。后来我才知道,他那天从早上六点就在车站等我。




3



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才到达传说中的那个电脑城,说是电脑城,其实不过是大厦里一个小小的角落。电脑没买着,倒是被各种店员强行洗脑了一波。一个小时不到,我已经筋疲力尽,犹豫再三还是打电话给我哥让他帮忙寄一台新电脑过来。我哥在电话里数落了我一顿,说什么这种事情不找他帮忙,要哥哥何用之类的,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叹了一口气,一转身,正好和李加减对视。


父母离异的时候,我还在上高二,有一天提前回家,听见屋子里玻璃瓦罐破碎的声音,没多久父亲摔门而出,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我曾经听说有些父母感情不和,但是为了孩子,会选择欺瞒和将就,等孩子高考后再离婚。


我的父母连善意的欺瞒都不肯给,一定是对彼此失望至极了。


一夜长大也不过如此。从那以后,我尽量不在家里提及那个男人,拼了命学习,能不麻烦家里的事情一定会自己去做。


“你说,我这么懂事,不好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第一次见面的李加减很是信任,居然肯在他面前讲述这些过往。


李加减的眼里涌起了担忧,可能接下来就该出现同情、可怜,以及一大堆自以为是的说教。我想我受不了。假装不在意,我冲着他咧嘴笑,“其实也没什么,对了,你的事情解决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解决了。我们去吃东西吧,我请客。”我看得出来,李加减的眼睛多了一丝深邃。


虽然心里好像有些问题堆积着一直得不到答案,但至少在这所陌生的城市,我认识了李加减这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同乡,总归不算坏事吧。

4



从电脑城回来之后,我跟李加减慢慢熟络了起来。跟他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之间谜一样的契合,喜欢和讨厌的东西都很相似。


半个学期之后,同乡群里的大师姐组织了一场聚会,地点定在KTV。那天我刚好有一节专业课,所以很晚才赶到聚会地点。一进去就惊呆了。身处于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学校,这一次居然来了这么多男生。


我刚一坐下,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就凑了上来,一张嘴就是浓浓的啤酒味,“小师妹,你是什么专业的啊?”


李加减坐在我对面,我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他的不悦。他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朝着我的方向走来,直到站到了我旁边,只见他拿起麦冲着眼镜男说,“师兄,听说您是学生会副主席,能跟我们这些师弟师妹分享一些经验吗?”


大家一起哄,眼镜男果然洋洋得意了起来。李加减趁着他们闹腾的时候把我拉出了KTV,我们两个跑到外面的马路上,看着彼此哈哈大笑。


北方的小城,深秋已经很冷。回宿舍的路上,李加减搓了搓手,“要是他们问起,你就说你酒精过敏不舒服,我送你先回宿舍了。”


“你怎么知道我酒精过敏?”月光隐约,地上两个人的影子,我的左手仿佛牵着他的右手,我停下来,“李加减,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呢?你是,喜欢我?”


“是。”他比我想象中的真诚,而且直接。



5



高一下学期,你们学校组织了一个访问团去了隔壁高中学习。


当时你代表你们学校在讲台上发言。那时我就在台下看着你,看着你的侧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清晰又模糊,看着你纤长的手指翻动纸张。好看。


后来你的麦克风坏了,但是你一点儿也不慌张,自信从容地hold了全场。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会有发光发亮的人啊。


我把新的麦克风递给了你,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半年后,我再一次遇见了你。你和你朋友坐在公园的小角落,你看上去喝了不少酒,手臂上起了很多红疙瘩。是我把你背到了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你箍紧了我的脖子,说“恨我”,没多久又松开,说“爱我”,你的眼泪滑落到了我的脸上,掠过我的嘴角,又苦又涩。


我不想看你这么难受。


楚欣然,你知道我爸妈为我取这个名字的含义吗?其实人生一直在做加减法,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东西会增加,有些东西会减少,这样才能维持一个平衡的状态。


这是李加减的口述。我一直不知道,原来自己曾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某个人的面前。这么多年,我唯一一次喝酒并且喝醉,就是我妈把离婚证给我看的那天。我记得自己在输液中醒来,再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觉得很不真实。


“所以,你要把我加进你的世界里吗?”


听说在喜欢的人眼里可以看到星星,现在的李加减,眼里果然有两颗星。


“我要。”他那么真诚,我怎么舍得给他做减法。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