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典藏:鸬鹚王

典藏:鸬鹚王

作者:夏英姿 发布时间:2019-08-05

傲骨不容质疑,高才难入俗眼,才是真正的王者……

 

高价鸬鹚

在湘阴县的“毛角口”附近,住着120户渔夫,他们靠捕鱼捞虾为生,日子虽然过得有点苦,但苦中作乐,这120户渔夫常会找些乐子来消遣。

这年秋天,渔夫们决定来一场“赌鱼赛”,这乍一看吧,赌的是鱼,实则赌的是鸬鹚,比赛规则是:渔夫各放一只鸬鹚下水,以鸬鹚捕上来的鱼重量定输赢,从中选出一只鸬鹚王。

鸬鹚,是渔夫们捕鱼最常见的“搭档”。毛角口的渔夫们,家家户户都喂养了鸬鹚。脖子上套着橡皮圈的鸬鹚每天跟着主人出河,船停在河中央,渔夫一声“哦嗬——”,把竹篙一抹,鸬鹚们就纷纷下水,不大一会儿,鸬鹚们叼着鱼游回到船边,渔夫就用竹篙把鸬鹚挑上船,从它们的喉咙里把鱼挤出来。毛角口的渔夫们准备将这年的赌局搞得隆重一点,他们决定,赛点就定在毛角口。赌资也很诱人,参赌的120户,每户挑出半担谷,总共60担,奖励给鸬鹚王的得主。

在这120户渔夫中,有一户姓谭的渔夫,他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不已。要知道,60担谷可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呀,可以供全家人吃上好几年。

从那天起,谭渔夫就开始认真训练他的鸬鹚。两个月后,他领着精心训练的鸬鹚到毛角口来“演习”。船只在毛角口停稳后,谭渔夫一声“哦嗬——”,竹篙一抹,鸬鹚们下水、出水、挤鱼……可挤来挤去,那些鱼儿最长的也不过半尺,根本上不了台面。其实,这也怪不得鸬鹚们,毛角口这地方弯多水急,还有很多深潭,冬天一到,大鱼们都潜到深潭里去了,而鸬鹚们潜水的深度有限,它们捕不到大鱼,是情有可原的。

可是,捕不到大鱼,就得不到那60担谷,谭渔夫忧心忡忡。

这天,谭渔夫的小舅子来了,谭渔夫提起赌鱼赛的事,小舅子听了,眼睛一亮,说:“我们那里有一个养鸬鹚的专业户,号称‘王鸬鹚’,他养了一只鸬鹚王,神气着呢!只是卖价有点高。”

谭渔夫马上问多少钱,小舅子说:“60担谷。”

谭渔夫有些犹豫,小舅子便说:“这是一笔稳赚钱的买卖呀,鸬鹚王买回来,能够帮你捕到的鱼,远比其他鸬鹚捕到的鱼多,而买它的本钱,一场赌局就赢回来了。”

貌不惊人

在小舅子的引领下,谭渔夫来到了王鸬鹚家,可一见到那“鸬鹚王”,谭渔夫心凉了半截。眼前这只鸬鹚王,个头比普通鸬鹚还要小一些,毛色也没有其他鸬鹚那么顺滑,如果不是那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来转去,谭渔夫还以为这是一只得了瘟病捉不到鱼的鸬鹚崽。

谭渔夫刚想打退堂鼓,小舅子却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局,你不买,别人会来买,别人一买,这场比赛你就输定了。你为何不赌一把呢?”谭渔夫想了想,一咬牙,就决定买下。

王鸬鹚问谭渔夫:“开赌定在哪一天?从开锣到息鼓时间多久?”

谭渔夫说:“腊月二十四过小年那天,早上8点零8分开锣,晚上6点零6分息鼓。”

王鸬鹚说:“好,那天天一亮,我就把鸬鹚王给你送来。”谭渔夫一想,说:“比赛那天才送鸬鹚来?那我都不能先让它试试水了呀!”

王鸬鹚把脸一板,摇着头说:“我养的这是‘鸬鹚王’,不用试!我做的是一锤子买卖,不试货,不还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搞拖泥带水的事。”谭渔夫心里一百个不高兴,但也没办法。

日子很快到了腊月二十三,谭渔夫天天想着“鸬鹚王”的事,他越想越不对劲:这王鸬鹚死活不肯让我试试他那个“鸬鹚王”,这里面准是有猫腻!莫非他就拿一只瘟鸬鹚来骗我不成? 

眼看明天就是开赛的日子,谭渔夫憋不住了,他把东拼西凑借来的60担谷装上船,直奔王鸬鹚那儿。他想好了,今天非得把“鸬鹚王”领回来,是金子是铁块,总得试试才知道!

王鸬鹚见了谭渔夫,一脸的不乐意,可人家都把60担谷给运来了,他也只好把“鸬鹚王”交了出来。王鸬鹚从裤袋里摸出个旧木棒槌交到谭渔夫手里,叮嘱说,从鸬鹚王下水开始,就用这木棒槌连续敲船舷9次;过一个小时后,连续敲8次;再过一小时,连续敲7次;以此类推,每过一小时少敲一次。敲到最后一下,鸬鹚王便能出水来。

“但记着,比赛前别让它入水。它是‘鸬鹚王’,你信它就成!”王鸬鹚认真地叮嘱道。

谭渔夫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可嘀咕开了:哪里来那么多规矩?不让鸬鹚入水试试,怎么有把握赢得明天的比赛呢?万一这只鸬鹚王徒有虚名,我可是要来退货的!

痛失赌局

谭渔夫回了家,把鸬鹚王与家里的鸬鹚混到一起,带到毛角口,一声“哦嗬”一抹篙,就把鸬鹚王与其他鸬鹚都赶下了水。过了半个小时,其他鸬鹚都纷纷出水上船了,可鸬鹚王还没上来。谭渔夫只好在船上等,等到太阳下山了,月亮都爬上坡了,鸬鹚王还是没上来。

这时,谭渔夫才想起王鸬鹚留下的棒槌,他赶紧拿起棒槌敲船舷,可先前王鸬鹚交代的敲棒槌的方法,谭渔夫听得心不在焉,根本没记住。于是他操起棒槌,使劲地敲船舷,鸬鹚王却像是潜远了,连影子都没一个。莫非鸬鹚王淹死了?或者被水里的大鱼吃了?谭渔夫胡思乱想着,一直守在船上等。

早上8点零8分,“毛角口赌鱼”开锣了,可是,谭渔夫的鸬鹚王还没有出水来,他气得用竹篙狠狠地敲打着船舷,骂骂咧咧,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鸬鹚王钻进水里后就再也没游回船舷边。

到了下午,赌局结束了,一位姓夏的渔夫养的鸬鹚赢得了赌赛,它捕到了一条两尺长的大红鲤鱼。大家欢呼起来,谭渔夫亲眼看见夏渔夫把河岸上摆了半里路长的60担谷运回了家。

谭渔夫想起自己偷鸡不着蚀了一把米,越想越心痛,想着想着就“呜呜”地哭了起来。

太阳下山的时候,人们都散了,赛台也拆了,只剩下谭渔夫蹲在渔船上呜呜地哭着。这时,谭渔夫听见一阵水响,接着,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鸬鹚王从水里出来了,它把头靠在船舷上,扑腾着翅膀,等待谭渔夫的竹篙来挑它上船。

谭渔夫一看,好你个鸬鹚王,身体比下水前涨大了一倍,脖子也涨得鼓鼓的,可嘴巴里连鱼鳞都没一片,却毫不羞愧,还神气十足。原来你下水后只顾自己吃鱼玩乐去,把捕鱼的事忘到后脑勺了!

谭渔夫心里那股气一下子蹿上来,他操起竹篙狠狠地朝鸬鹚王捅去,鸬鹚王明显一惊,扑腾出老远,又再次回到船舷边,挺着胸脯望着谭渔夫。谭渔夫不解气,又伸竹篙赶它,嘴里骂骂咧咧:“滚滚滚!你还有脸回来!”鸬鹚王爪子紧紧抠住竹篙,一个扑腾跳上了船,身姿还是挺挺的,似乎不解地盯着谭渔夫。谭渔夫怒气未消,操起一个虾捞子重重地砸了过去。这一刻,鸬鹚王双眼死盯着谭渔夫,身子竟没有躲闪,被虾捞子重重砸到,不禁一声闷叫,它一晃一颠地蹲到船舱一角,发出呜呜的低鸣。

王者风范

谭渔夫没理它,自顾自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来到船舷边,突然看见水里一片白光闪闪,紧接着,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鱼从水里浮了起来。那鱼已经奄奄一息了,两只眼睛成了两个洞,眼珠子没有了,鱼鳃里也空空的,身上被啄得稀巴烂,连肠子都拖出来了一截。

谭渔夫突然明白了!鸬鹚捕鱼有个特性,如果遇到了大鱼吞不下去,它就会主动进攻大鱼,先啄大鱼的眼睛,再啄鱼鳃,然后啄鱼的身体,直到把鱼啄死……

醒悟过来的谭渔夫感到一阵强烈的揪心之痛,他赶紧转身跑到船舱边,把鸬鹚王捧在手里。鸬鹚王依旧挺着胸脯,只是身体软软的,此刻,它已经闭上了眼睛,连呜呜声都听不到了。谭渔夫号啕大哭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第二天,谭渔夫找到了王鸬鹚,王鸬鹚摸着已经冰凉的鸬鹚王,叹着气说:“我养的鸬鹚王,脾气非常倔强,只要把它放入水中,它必定要寻到最大的鱼请战,直到把鱼打败才回船。它捕鱼时间短则半天,长可达半月,而你的赛事时间有限制,所以我特地教了你叫它回船的方式,可你没听进去。我让你开赌之前别让鸬鹚王入水,也是为了让它保存体力,到正式比赛了,再为你去拼命。”

谭渔夫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清楚!”

王鸬鹚闷闷地吸了一口烟,冷冷地回答:“你不信它是‘鸬鹚王’,我说什么你都会要试它,不是吗?”

谭渔夫满面通红。他在江边挖了个大坑,厚葬了鸬鹚王,从此后,再也不养鸬鹚了。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