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永远都得不到的幸运

永远都得不到的幸运

作者:黄竞天 发布时间:2019-08-26

卖点心的莎丽

  在欧洲读书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来自伊朗的小姑娘——莎丽。

  她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摆了一个点心摊,卖一些土豆泥裹着肉末的油炸点心。我常常光顾她的生意,时间久了,她也常常会留一些热点心,给深夜回家的我解馋。

  她的英文不怎么好,但当她知道我的专业是法律的时候,眼睛里竟然冒出惊艳的光芒。

  她常常羡慕我,可以在大学里学习,以后可以当律师,有好的工作,赚很多钱,买自己的房子,过自由的生活。

  但我却一直向她解释,这个专业一点都不好,上课很无聊,我都在打瞌睡;考试太难,法条背不出;学的人又太多,毕业不好找工作。

  但我又转念一想,她只不过是一个卖点心的,根本了解不了我的压力和苦恼。于是也就住嘴不言。

  后来我才知道,莎丽只有十九岁。

  其实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皱纹,皮肤也很光滑,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到她的眼睛,就觉得她经历过很多事。莎丽只要看到男人,尤其是那些身材高大的,她的眼神就会闪烁,如果对方是警察,她甚至还会全身发抖。

  莎丽从未和我说过她以前的故事、她在伊朗的生活、她的家人和朋友,以及她为什么来欧洲的理由。

  欧洲有很多莎丽这样从非洲、亚洲来的移民,他们有的合法,有的偷渡,混迹在各种小卖店、小饭店以及工地里,做着当地人不肯做、也不愿意做的粗活、脏活、累活。背井离乡,求的不过就是一个改头换面。所以,我没有继续追问莎丽。她一定有她自己的故事和伤口,但是除非她自己想要告诉我,否则,我也不愿意去多管闲事。


  被家暴的莎丽

  我曾经建议她换一个地方卖点心,譬如去我的大学附近,人流多,地方开阔,是个做生意的好地方。为了探察地形,我还特意在周末带她去学校看了看。

  没想到,她竟然从没来过十几公里以外的市区。她摸着图书馆门前的大理石门柱,像一个第一次踏进公园的孩子,对一切都感到好奇。

  回程的地铁上,我已经因为一天的行走累得说不出话来,但奇怪的是,一整天都兴高采烈的莎丽却陷入一种低落的情绪。

  与巴不得快点到家的我截然相反,莎丽说她一点都不想回家。

  之后的一天,我照常光顾莎丽的小摊,却发现有一个男人正对着她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他的声音带着凶狠,还不断地殴打莎丽,只见他狠狠地推了莎丽一把,把她撞在了小推车上,点心撒落了好几个。

  我以为是抢劫,赶紧跑上去,并大声呼喊。在路人的帮助下,我们制服了那个男人,并报了警。但莎丽却止不住颤抖,求我不要报警。

  她告诉我,那个四五十岁、衣着邋遢、有着一个红彤彤的酒糟鼻、头发几乎秃光了的酒鬼,是她的丈夫,查理。

  这个事实震惊了所有人。警察很快就来到现场,带走了查理。作为涉案当事人,莎丽也被带走了。

  我去警局,负责案件的女警员告诉我。查理不仅是个酒鬼、赌徒,还是个瘾君子。他没有职业,靠着政府的救济金和莎丽赚来的钱去买酒、赌钱、嫖妓、买大麻抽。查理脾气暴躁,稍有不满就对莎丽拳打脚踢。而莎丽的身上,几乎全部都是淤青和伤痕。

  我不明白莎丽为什么愿意与这样一个人一同生活。我劝他们离婚。但她却告诉我,正是查理,将她带出了她原本生活的地狱。


  逃离的莎丽

  莎丽出生在伊朗的乡下。在父母眼里,她存在于世的唯一作用就是嫁人,然后用换来的彩礼给游手好闲的哥哥娶亲。她说,她对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奢念,只求将来嫁的那个人不会太坏,换来足够的钱给家里。至于自己,只要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住,一口冷饭吃,她就满足了。

  虽然莎丽在中学时的读书成绩很好,可父母却不让她继续读书,而是给她早早安排好了婆家。

  那天,她打着家中仅有的一把好伞,穿着唯一一件没有补丁的裙子出门。但两小时以后,莎丽站在瓢泼大雨里,一只手拿着那把被折断的伞,另一只手托住胸口,才能让身上被撕碎的衣服不要掉下来。她的全身湿透,身上沾满了泥巴,脸上都是水,头发乱七八糟地贴在脸上,还有几道淤青和伤口。

  她被一个老光棍扑到草丛里强奸了。

  但对于这一切,她的父母只是生气,女儿已经无法卖出好价钱。他们选择了忍气吞声。

  在她的家乡,因为严重的男尊女卑思想,再加上男女数目的失调,经常有女孩遭到性侵犯。然而,没有人愿意站在受害者这一边。甚至有一次,一个被强暴的女孩去警察局告状,却被判通奸罪,被抓进了监狱。

  莎丽在床上坐了一整晚。第二天清晨,她离开了家。她找到一个从欧洲来的小贩,那就是查理。虽然她知道他吃喝嫖赌样样都来,但她还是用自己年轻的身体,去交换了一个逃离的机会。


  新生的莎丽

  因为在公众场合行凶加上长时间的家庭暴力事实,查理最终被法院判处了故意伤人罪,被关进了监狱。

  而莎丽,在当地妇女权益保护组织的劝导和开解下,同意和查理离婚。我陪她去搬家,狗窝一般的“家”里,属于她的,只有零星几件东西。

  后来,我帮她申请了救济金,又租了一间小屋。在我就读的大学食堂里,她找到了一份很棒的工作。这下,她就拥有自己的收入,而且还能够申请正式的欧洲居留身份了。

  我还常常约莎丽来听我们的课程,她每次都怯生生地坐在最后一排,但是记笔记的时候,却比谁都勤快。

  有的时候,看到她熬夜学习,我都会劝她休息一下,可是她说:“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梦里的生活。我又有什么需要再去做梦呢。”

  这样的莎丽,我相信她的人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摘自摘自《故事会》蓝版2017年第5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