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典藏:我家有个招风耳

典藏:我家有个招风耳

作者:李景香 发布时间:2019-08-30

  这天,苏州城里贴了张告示,赵府要招仆人。赵府是苏州城有名的大户人家,对待仆人不薄,在赵府干一个月,能顶在别处干半年!大家都以为,赵府招人一定要求苛刻,没想到,他们就一个条件—耳朵够大!

  有个少年叫周大胖,长了一对“招风耳”,比猪耳朵小不了多少,显然达到了赵府的标准。包括周大胖在内,有几十人去赵府应聘,最后拍板的是赵大奶奶,赵大奶奶瞅了瞅周大胖,连连点头:“好啊,这耳朵大,招风,也招财,就他了!”

  周大胖进赵府第二天,就被赵大奶奶叫到房中。赵大奶奶一脸笑容,说:“荷叶,来,给他上上妆。”

  荷叶是赵大奶奶的梳头丫鬟,她手里拿个木盒,几步来到周大胖跟前。周大胖探头一看,木盒里有片红叶模样的东西,还有一把小刷子和一些粉末。荷叶把“红叶”交到周大胖手里,说:“放在嘴里,把嘴唇染红。”然后,又用刷子在周大胖脸上抹上白粉,涂上腮红,还描了眉毛。

  一番忙活后,赵大奶奶笑了,说:“有几分模样了,哈哈,真像女儿身呢!”周大胖一照镜子,天啊,荷叶把自己化成了女人模样!他傻了。

  荷叶又端来几个小盒子,里面放着各色染料,有黑有粉,有蓝有绿,甚是好看。荷叶用细笔取色,在周大胖耳朵上画来画去,不多时,周大胖的耳朵变得比花朵还要鲜艳。

  赵大奶奶凑近一看,连声叫好:“这画得真像孔雀尾巴!快,把‘孔雀白’给他戴上。”

  原来,赵大奶奶最近购得一副白玉耳环,人称“孔雀白”。传说,美丽的孔雀见到玉石,总要用尾巴去蹭,想沾点“玉白”,孔雀一开屏,玉白在中间,格外好看。赵大奶奶曾把自己的耳朵画成了“孔雀尾”,再戴上白玉耳环,但看来看去总觉得不舒服。因为孔雀的尾巴大,一开屏就像半面五颜六色的墙,但赵大奶奶耳朵小,戴了没什么效果,于是她便大张旗鼓地去找招风耳的人。

  周大胖耳廓大,但并不肥厚,用颜料一画,真的就像孔雀开的屏,再把白玉耳环一戴,好看极了!赵大奶奶看得笑成了一朵花,嘴里连连念叨:“孙夫人想跟我比,真是自找羞臊!”

  几天后,赵大奶奶带着周大胖去看戏。到了戏园子,赵大奶奶旁边坐着的,正是披金戴银的孙夫人。赵大奶奶叫周大胖来回走动,时不时晃动身躯。周大胖的耳朵十分引人注目,中间的白玉耳环格外晃眼。

  别的富贵太太看了,都啧啧称奇。有人说:“哟,听人说,这叫‘孔雀尾上白’,太漂亮了!”又有人说:“赵府真是有钱,你看,连丫鬟都披金戴银的,这一下就把孙夫人比下去了。”

  周大胖明白了,原来,赵大奶奶是在炫富,而自己呢,就是个“展示柜台”!回府后,周大胖问荷叶:“大奶奶为啥非要我戴耳环?你戴不行吗?”荷叶抿嘴一笑,说:“我们没有招风耳啊!你的耳朵画上颜料,是孔雀尾巴;我们的耳朵画上,最多是小花朵,比不了的!”

  频出新招数

  转眼到了隔天中午,周大胖听到赵府门前有人敲锣打鼓,他出门一看,外面围了一堆人,为首的是个英俊小生,骑着匹高头大马。

  赵大奶奶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只见那小生敲了一下锣,说:“众位看官,我骑的马,是从波斯买来的,叫汗血宝马,这马一出汗,竟然像滴血一样,国内只有几匹而已。”有人问:“你是谁啊?家里肯定可有钱了。”小生答道:“我是孙府的家丁,这马是孙夫人给我买的,因为我要到东北采购补品,得用匹脚力好的马。”

  人群顿时爆发一阵议论,都说家丁都能骑汗血宝马,那孙家得富成什么样啊!

  赵大奶奶看了,一脸的不屑,转身回屋了。周大胖心说,这下捅了大奶奶的肺管子,她一定会想出什么办法,捞回面子的。

  当天下午,赵府的几个仆人拿了一个盆,里面有只黑不溜秋的东西,似鱼非鱼,似兽非兽。一个仆人把它捞起来,开始扒皮。

  周大胖好奇地问那个仆人:“盆里是啥呀?”仆人说,那是海龙,水獭做成帽子衣服已经暖和极了,海龙要比水獭名贵百倍,也更加保暖。周大胖听傻了:此时正是三伏天,做海龙衣帽给谁穿啊?

  很快,海龙帽子做好了,赵大奶奶叫周大胖把它戴上。周大胖刚一戴上,就觉得像进了蒸笼一般。赵大奶奶拿出几两银子来,塞给周大胖,说:“这次又要你的大耳朵出马了,你可能会受点罪,这点钱你拿着,算是补偿。”

  说话间,荷叶走了过来,她拿出一个薄木板,对着周大胖的脸就是“啪啪”几下,很快,周大胖的脸被打得又红又肿。接着,荷叶用细木棍在周大胖脸上压出小坑来,又把一些黏糊糊的东西涂在上面。

  周大胖拿过铜镜一照,妈呀,自己脸上多了些痦子,脸色发黑发红,就像快断气的病人一样。

  赵大奶奶叫仆人把周大胖放到小推车上,又给他盖了床被子。很快,周大胖全身冒出汗来,身体一个劲儿地哆嗦。

  仆人把周大胖推到孙府门外,很快,看热闹的人围拢上来。赵大奶奶说:“我家下人得了病,郎中开了药也吃不好,只有一个法子能治病,就是把他的汗逼出来。没办法,我向礼部尚书要了顶海龙帽子,这物件是有钱也难买到啊!”

  周大胖戴着帽子,盖着被子,躺在小推车上,小推车下面放了个小杯子。烈日炎炎,周大胖的整个脑袋都被海龙皮包住,只露出一对招风耳,很快,耳朵上挂了点点汗水。最初,周大胖是侧身躺着,汗水都滴在耳廓中,过了一会儿,他猛地一歪脑袋,汗水就滚落下去,流入地上的小杯子。不多时,小杯子竟然满了!

  看着差不多了,赵大奶奶给周大胖使了个眼色。周大胖翻身下来,伸了伸懒腰,说:“刚才还难受得紧,突然之间,病全好了。”

  众人都惊了:一个仆人,得了怪病,赵大奶奶还专门向礼部尚书要来海龙帽子,一来说明赵府有钱有势,二来说明赵大奶奶心善!

  这件事让赵大奶奶挣足了面子,但是,她觉得,挣面子就像打仗一样,得乘胜追击才行。她脑子一转,又有了好主意。

  一招定输赢

  那天,苏州城来了几个跑江湖卖艺的,有耍大刀的,有吞蛇耍猴的,很是热闹。孙夫人和几个阔太太也前去观看,看得有滋有味。正在兴头上,来了个“砸场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周大胖。

  周大胖看到一个大汉在表演胸口碎大石,一咧嘴笑了,说:“你这功夫算啥?是个跑江湖的都会!”周大胖递给大汉两个黄秤砣,大汉接过来,只觉手猛地一沉,原来这秤砣是黄金打制的,比相同体积的铁重多了。

  周大胖得意洋洋地说:“这是我家大奶奶给我做的对子。”众人奇怪了,就是两个金秤砣而已,怎么成了对子?周大胖接着说:“你表演胸口碎大石算什么?人的胸口上都有骨头护着。你要有本事,就把秤砣挂耳朵上,看能不能挂住?”

  把这么大的金秤砣挂耳朵上,不得把耳朵扯断呀?大汉赶紧躲到了一边。

  周大胖大笑几声,说:“各位都睁大眼睛,看我啊!”说着,他把两个金秤砣挂在了耳朵上。金秤砣多重啊,挂在招风耳上,耳垂竟然被扯得变长了几倍。有人都捂上眼睛不敢看了—这耳朵怕是要被撕裂了。

  只听周大胖猛地一声大叫:“拉,再拉!”招风耳又被拉长了。这时,众人看到,那两个拉长的耳垂上面竟然有字,左右还挺对称,真像“对子”一样。左耳垂上写着“赵夫人心善金多”,右耳垂上写着“孙鸡肠财迷气短”。

   “孙鸡肠”自然指的是孙夫人了,这把孙夫人气得当场拂袖而去。众人又惊又乐,都看呆了。

  孙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后来想出各种招数,和赵大奶奶铆着劲比富,可争来斗去,也没分出伯仲来。外人看热闹不怕事大,但周大胖很担心,怕总有一天,自己的耳朵会被活生生拽下来!

  就在周大胖提心吊胆时,赵府请了个道士,来给赵大奶奶算命。道士掐指一算,说赵大奶奶命犯“小人”。这下赵大奶奶来劲了,把跟孙夫人斗富的事说了个清清楚楚。

  道士听后,微微一笑,说:“你以为在下人耳朵上戴金挂银,就能显示自己是名门望族、达官显贵?这太肤浅了!你知道耳朵上挂什么最厉害吗?”道士拿出一个东西给赵大奶奶,说:“耳朵上戴这东西,才厉害!”随后,道士低声对赵大奶奶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道士给赵大奶奶的东西,正是一副眼镜。从那以后,赵大奶奶再不折腾了,而是请人教周大胖读书写字。后来,周大胖高中状元的消息传来,整个苏州城都炸了锅,说赵府太厉害了,连仆人都中了状元!这回,孙夫人是彻底歇菜,再无脸到赵府门前斗富了。

  的确,耳朵上戴金挂银,不算什么;上面要是戴上“文化”,那可真不一般了。


上一篇:每日一笑:签名
下一篇:典藏:奇怪的知县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8  
    欢笑指数: 4.3  
    新奇指数: 4.8  
    推荐指数: 4.3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