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故事号 > 一个好人,一羽赛鸽

一个好人,一羽赛鸽

作者:滕巍 发布时间:2019-09-29

  老郭是个清洁工。这天傍晚,他刚准备收工,却在广场喷泉的角落发现一羽受伤的鸽子。

  老郭在农村养过家禽,一看那鸽子的眼砂,就知道它不是观赏鸽,而是一羽赛鸽,心一软,就把它带回了家。见鸽子脖颈有一圈灰毛,老郭给它起了个威风的名字——灰领。

  老郭工资不高,平日租住在一个地下室里。可有了这小家伙,老郭犯难了,养鸽子得有鸽舍,不然养不活啊。

  于是,老郭只好搬出地下室,租了一间阁楼,既能住人,又方便在楼顶安置鸽舍,就是房租翻了倍。

  搬了新家,老郭顾不上安顿自己,立马动手用木板和铁网搭了个鸽舍,里面有铁做的水槽和铺着干草的大晒笼,然后把灰领请了进去。

  到了喂食的时候,却又让老郭犯了难。灰领鸽性颇烈,非但不吃饲料,还将食槽打翻,扑腾着受伤的翅膀想要飞走。

  老郭急了,不吃食怎么养伤?

  这时想起在老家熬鹰的事情,那岩鹰性子够傲,经他一熬还不是服服帖帖?

  于是他将心一横,把灰领锁入笼子,让它站在一根摇晃的木棍上,不让休息、吃喝,每当它快要睡着,就把它捅醒……

  如此熬了几天,灰领傲气全无,再放回鸽舍,老郭“当当”敲着水槽,它便乖乖前来吃喝。半个月过去,灰领的精神头越来越足,可老郭的钱包却越来越瘪。

  这天,老郭照常扫街,一辆轿车停在面前,环卫所的刘主任走了出来。刘主任是信鸽协会的会员,酷爱赛鸽,听说老郭捡了只鸽子,他挺好奇,就过来看看。

  得知老郭为了养鸽不惜从地下室搬到阁楼,刘主任十分惊讶:“郭师傅,万一这羽鸽子不值钱,你可就亏大了。”

  老郭憨笑道:“我没觉得灰领多值钱,只是觉得它和那些广场鸽不一样……我就想治好它,让它重新飞翔,不然太可惜了。”

  刘主任听罢频频点头,请老郭和灰领到家里做客。

  刘主任家离老郭租的阁楼不远,为了养鸽也住在楼顶,远远望去,依稀可见老郭家的鸽舍。

  相较之下,刘主任家的鸽舍气派多了,鸽子品种也多,足有百十来只,其中不乏血统名贵的苗子。

  刘主任提议让灰领同鸽群赛一赛。老郭见灰领翅膀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再敷个三五天药就能彻底拆去纱布。

  而且,养灰领这么久,一次都没见它飞过,老郭心中也很期待,就把灰领放进了鸽舍。

  然而刘主任的这群鸽子排外,领头的是一只麒麟花白鸽,它们发出威胁的“咕咕”声,不让灰领进舍。老郭只得把灰领挪到鸽舍外的水泥地上。

  刘主任说:“你那鸽子有伤,别太远,就从这儿到广场喷泉吧,看谁先飞回来。”说着打开鸽舍的门,开始吹哨;又“刮刮”打旗,传递指令。

  得了命令的鸽群瞬间冲出鸽舍,犹如一片祥云散落高天。麒麟花白鸽一马当先飞在最前面,再看灰领,仍站在水泥地上东啄啄、西跳跳,没有要飞的意思。

  刘主任眼中掠过一丝轻蔑,灰领连比赛指令都不懂,更别提定位飞翔和归巢了,这些可都是赛鸽最基本的素质。

  老郭也呆住了,平时挺听话的灰领,关键时刻却掉了链子……他想,难道自己看走了眼,灰领只是普通的鸽子,跟广场上那些混吃等死的观赏鸽一样?

  这时,楼顶起了一阵风,接着“轰隆”响起一声炸雷,狂风夹杂着暴雨席卷而来。飞了没多远的鸽群恍如狂风落叶,刘主任慌了!又是吹哨又是打旗,急令鸽群立即归巢。

  风雨中,鸽群的队形完全乱了套,麒麟花白鸽更是由队首变队尾,完全丧失了威风,还同别的鸽子在队伍间互啄,争夺退路,湿漉漉的羽毛一茬茬掉……

  这时,“嗖”的一声,老郭只觉得身边飞过一道闪电,原来是灰领!它逆着鸽群、迎着暴风雨振翅起飞,很快消失在雨幕当中。

  十几分钟后,灰领独自飞回来了,落在老郭面前。它翅膀上的纱布没了,被雨水冲破的伤口还在流血。它张开爪子,咚!一块彩色鹅卵石掉落在地,老郭低头一瞧,正是广场喷泉里铺的那种。

  老郭高兴坏了,比他更高兴的是刘主任!刘主任赛鸽这么多年,从未拿过冠军,原因就是找不到天赋绝佳的苗子。现在,他确定眼前这羽赛鸽非同一般。

  刘主任给老郭开出了条件,只要他肯割爱,刘主任就调他去当协管员,待遇比扫大街好。

  “灰领受了伤,今晚就留下吧。”刘主任说。老郭临走时回头望了灰领一眼,心里有些不舍。

  几天后,调令来了,让老郭去城管大队报到。

  老郭思前想后,并没有去报到,而是重新找到刘主任,他想要回灰领,他跟这羽鸽子处出了感情。

  同为养鸽人,刘主任说理解老郭的心情,却不想把鸽子还给老郭,他想了想,说:“明天全市有一场信鸽大赛,我用我的鸽子,你用灰领,咱俩比上一场。我若输了,鸽子归你,工作我另帮你安排;你若输了,灰领归我。”

  老郭觉得这个办法妥,同意了。

  第二天,信鸽大赛如期举行,起点就在刘主任家和老郭租住的阁楼附近。

  刘主任拿来参赛的,是最近新买的一羽比利时蓝眼,那双翅膀看上去健硕有力;灰领的伤也已经完全好了,这比赛将是它真正意义上的首次飞翔!

  信号枪一响,鸽群飞向蓝天,很快便消失不见。比赛路线是环城二百公里,赛鸽须清楚定位到每个赛点,再以最快的速度飞完全程,最后准确归巢的鸽子将获得冠军。

  赛点过半,灰领和比利时蓝眼脱颖而出,只等待主人的指示,飞完最后一个赛点归巢即可。这时,老郭发现下达指令的哨子不见了!原来是被刘主任偷走了。

  老郭灵机一动,掏出一块长铁——那是先前喂灰领喝水的水槽。最后的赛点是附近的一个公园,老郭赶紧跑了过去,用尽浑身力气“当当”敲着水槽,灰领听见声音,条件反射般飞了过来,它的速度比比利时蓝眼快,提前飞完了赛点。

  到了最后的归巢环节,老郭又担心起来,灰领住过刘主任的高级鸽舍,吃惯了进口饲料,万一不归他的巢了怎么办?

  再看刘主任,他一边用旗语指挥比利时蓝眼,一边吹着老郭的指令哨,想让灰领也飞回他的鸽舍。

  终点就在眼前,两个鸽舍都在等灰领做最后的选择,然而灰领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一路向西,瞬间没入云层,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刘主任一脸失望,转身走掉,再不理会老郭。老郭也蒙了,突然,一个塑料小环从他兜里掉出。他这才记起这是捡鸽子那天,套在灰领脚上的足环,因为嫌它碍事,就给取了下来。这个足环上印着“NL2015-01-071456”。

  老郭把足环拿给信鸽协会的负责人看。负责人看过,郑重说道:“这只足环记录的,正是赛鸽的完整信息。

  NL是荷兰的英文缩写,2015是它的出生年份,01是阿姆斯特丹的城市编号。而最后那串数字表明,它是血统纯正的赛鸽之王——苍白骑士!”

  老郭听罢,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灰领……不,苍白骑士原来是荷兰的鸽王,看来是在中国比赛时中途受伤迷了路,它真正的鸽巢在荷兰,所以伤一好,就凭着方向感一路向西飞走了……

  信鸽协会负责人说:“郭师傅,你有驯养苍白骑士的经验,这在国内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想聘请你做信鸽协会的专业顾问,为赛鸽事业多做贡献,你愿意吗?”

  老郭一怔,表情有些不自信,但很快坚定下来,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回头往灰领消失的天际线望了一眼,心想,纵然前路漫远,但相信灰领一定能够顺利归巢!


上一篇:长胖是为了不吃亏
下一篇:幽默一刻 | 该不该服从管理呢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4  
    欢笑指数: 2.8  
    新奇指数: 4.2  
    推荐指数: 4.2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