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 1
  • 2
  • 3
  • 4

焦点关注

更 多 >>

开卷故事-不会忘记爱你

在一座宅院内的长椅上,坐着一对母子。忽然,一只麻雀飞落到旁边的草丛里,母亲喃喃问道:“那是什么?”儿子抬头一看,随口答道:“一只麻雀。”母亲点点头,看着麻雀在草丛中跳跃,又问:“那是什么?”儿子皱起眉头说:“妈,我刚才跟您说了,是只麻雀。”麻雀飞起,落在前面的草地上,母亲又问:“那是什么?”儿子不耐烦了,用手指着麻雀,一字一句大声拼读:“一只麻雀!摸—啊—麻!七—跃—雀!”母亲看着麻雀,试探着又问了句:“那是什么?”这下儿子彻底恼了:“您到底要干什么?我已经说了这么多遍了!那是一只麻雀!您难道听不懂吗?”母亲一言不发,起身走回屋里。不一会儿,母亲回来了,手里多了个小本子。她坐下来翻到某页,指着其中一段,对儿子说道:“念!”儿子有点纳闷,但还是照着念了起来:“今天,我和刚满三岁的儿子坐在公园里,一只麻雀落到我们面前,儿子问了我21遍‘那是什么’,我就回答了他21遍‘那是一只麻雀’。他每问一次,我都拥抱他一下,一遍又一遍,一点也不觉得烦,心里想着我的乖儿子真是可爱……”在一则公益广告片中,一个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记性越来越差,甚至连自己的儿子也认不得了。一次,儿子带父亲去饭店吃饭,父亲见盘子里剩下两个饺子,竟直接用手拿起一个装在口袋里。一旁的儿子看到后,当即责备道:“爸,你干吗呀?”父亲委屈地说:“这是留给我儿子的,我儿子最爱吃这个了……”在一个偏远小镇上,有一户穷苦人家,父亲独自带着一儿一女,生活异常艰难。一次,女儿高烧不退导致听力严重受损。女儿觉得是因为父亲重男轻女忽略了她所致,从此对父亲心生怨恨。多年后,父亲得了肺癌,临终前把女儿叫到床边,指着床头柜,吃力地说:“里面……有个饼干盒……盒子里有……一万块,你去买……买个好点的助听器,别……别让你弟知道……”就算有一天,他们忘记了很多事,他们忘记了全世界,他们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也不会忘记爱你。可是,你忘记爱他们了吗?

类别:刊物导读 2016/12/6 11:22
离婚战

佐野洋,日本推理小说作家,被誉为日本推理文坛的“悬念大师”。本文改编自他的小说。 计 划大平是一家公司的科长,他之所以当上科长,全靠妻子的关系。八年前,由公司的董事长做媒,大平和夏子结了婚,夏子是董事长一位至交的女儿。然而,结婚八年来,大平并没感到幸福,他总觉得夏子冷冰冰的,完全没有女性的魅力。这天,两人在咖啡店喝咖啡,夏子提出要一起去拜访董事长,大平厌恶透了妻子长期以来给董事长奉承拍马的习惯,因此,他拒绝了妻子的要求,妻子愤然离去。大平抽完烟,也准备离开,突然,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扭头一看,原来是大学同学世安。两人多年未见,自然要叙叙旧情。世安递给大平一张名片,说自己辞掉了检察官的职务,现在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大平好奇地问:“你不是娶了检察长的女儿吗?本该前程似锦呀!为什么……”世安满不在乎地说:“我和妻子离婚啦!她仗着她父亲的势力,不把我放在眼里!离婚后,我就改行做了律师。”大平不由联想到了自己:“你放下检察官不干,还能做律师……可我呢?要是和妻子离婚,退出公司,马上就会走投无路。”“哦?你也过得不顺心吗?”世安面露疑惑不解的神色。大平像遇到了知音,把对妻子的不满一一向对方诉说,最后问道:“像我这种情况,从法律上来看,能不能离婚?”世安脸上浮现出微妙的笑容:“这么说,你是真心想离婚?莫非有相好的女子?”大平觉得他是法律专家,又有离婚的经验,肯定有办法,便压低嗓音说:“其实,我在公司里有个相好的姑娘叫真弓。你给我出个好主意吧,事成后我会重重谢你的!”“终于坦白啦!”世安笑嘻嘻地说,“好吧,我给你想个办法!”第二天,大平来到世安的律师事务所。世安神秘地告诉他:“离婚的办法五花八门,比如让你妻子死亡,是一种办法。”“什么?”大平不由得惊叫一声,“你要我杀死她?”“别说傻话!可以让她自杀嘛!”世安说出了他的计划,“你拍下与那个真弓小姐同床而寝的照片,接着把照片上真弓的脸换成你妻子,而你的脸则由另一个男子来代替。然后找个人,以这张照片来敲诈你妻子。”大平若有所思,世安继续解说他的计划:“你妻子肯定会不知所措,也许会告诉你。她会说,有人叫她买下一幅奇怪的照片,而她对那照片毫无印象。这时,你要表明你的立场:‘既然有照片,你的不贞就肯定属实!’”大平点点头说:“我懂了。不过,结果会怎样呢?”“难说,说不定会自杀,还会留下一份遗书,表明她是清白的。”“万一她不自杀呢?”“那你就看准时机,提出离婚。要是她不肯离婚,那你就假装说要上法庭,并暗示你手里握有证据。我想,无论你妻子有多么坚强,她也没有胆量上法院。把那种照片拿到法庭上,太丢人了!她根本想不到那照片经不住鉴定……”听起来,这的确是个巧妙的办法,大平决定一试。试 探很快,大平约真弓去了常去幽会的那家旅馆。大平觉得告诉对方整个计划的时机还未到,就对真弓说,想拍一张爱情纪念照,真弓欣然同意。于是,两人裹着浴巾,在床上相拥着拍了一张“爱情留影”。第二天,大平把照片和底片都交给了世安。按照计划,世安会把照片交给他人剪辑处理。过了几天,大平下班回到家里,夏子突然说道:“今天有个朋友来看我,她说有个男人拿着一张照片去找她,照片上是她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抱在一起。那男人以此讹诈她呢!”大平知道,夏子在试探他的态度,便说:“看来是你那朋友行为不端,自作自受!”夏子摇摇头说:“我朋友可不是那种女人!那个男人想敲诈她五十万,我朋友说她拿不出那么多钱,对方就说要把照片拿给她的丈夫看。我想问你,假如有人给你看了我的那种照片,你会相信吗?”“有照片在那儿,不能不信!”大平顿了顿,故意问,“莫非这事情出在你身上?”“不是。”夏子否认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证明清白吗?”大平想起了世安的计划,便说道:“倒是有一种证明清白的办法——自杀!”“自杀?”夏子坚决地说,“绝对不行!要是我,叫我自杀,不如杀死他!”“杀死他?”大平心中嘀咕道,这可是他未曾预料到的事。在女人当中,夏子是个罕见的冷血动物。如果逼得她走投无路,她是很可能去杀人的。想到这儿,他不禁一阵战栗。第二天,大平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世安,世安听了哈哈大笑:“如果她有这种计划,不是正合你心意吗?你正好可以抓住她杀人的证据!”通过电话以后,大平的心情反而更沉重了。从那天起,大平开始注意夏子的变化。一天夜里,大平起床上厕所时,意外地发现夏子竟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显得心神不宁。大平觉得自己的计划渐渐走上了轨道。大平又向世安报告了情况。世安说:“再观察几天吧。据威胁你妻子的那个人说,一切都很顺利……”不料,当天夜里,发生了一件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夏子居然主动抱住了大平。大平一时不知所措,便推开了她:“算了吧,我今天很累。”夏子深深地看了大平一眼,说:“看来……你已经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了吧?”大平沉默了。夏子板着脸,走出了房间,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大平一瞧,原来是两盒安眠药和一杯水。夏子坐在她的床上,把一盒安眠药全部倒入口中,然后喝水咽了下去。大平心里一阵激动,看来夏子受不了照片的威胁,打算自杀了!如果我任凭她自杀,不就能顺利解脱了吗?就算警官前来查验尸体,我只要说妻子是在我睡着后服药自杀的就行。这时,夏子又把第二盒药片全部倒在手里,可当她把手举到嘴边时,明显犹豫了,显然,她在期待大平上前制止。可大平只是静静地看着,夏子这才下了狠心,把药片全部倒进嘴里,喝水咽了下去。然后,她平静地躺了下去,很快便没了声息。大平在心中暗叫:终于胜利了!于是,也放心地睡去了。意 外第二天早晨,大平醒来后,立刻朝夏子的床铺看去。夏子躺在那儿,被子蒙过了脑袋。大平赶紧下了床,走过去掀开夏子的被子。“啊!”大平不禁惊呼一声。被子下面只有一个坐垫,夏子的尸体不翼而飞!莫非夏子没有死?那么,夏子到哪里去了?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平开门一看,原来是世安,他顿时轻松了几分:“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去找你呢!”世安走进客厅,脸上满是嘲弄之色:“你就是来找我,我也没办法帮你啦!”大平诧异地问:“啊?怎么回事?”世安淡淡地说:“告诉你吧!我正式接受了一个女人的委托,出任诉讼代理人。那女人就是——你的妻子。这是委托书。”大平接过世安递过来的文件,发现内容是关于夏子委托世安为代理人,办理与大平的离婚手续。世安冷冷地说:“你同妻子以外的女人发生关系,照片和底片都在这里,证据确凿。”说着,他掏出了照片。大平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他和真弓在床上的照片。大平依旧难以置信:“可她明明吞了两盒安眠药,为什么……”世安淡淡地说:“你看着你妻子吞下两盒安眠药,却不加制止。如此看来,你是希望妻子死去,这又是一条绝妙的理由,可用于申请离婚。怎么样?想打官司吗?”大平无言以对。“你自然会同意离婚吧?”世安紧追不放,“不过,你想离婚而又不想出赡养费,如意算盘打过头啦!你妻子既要赡养费,还要平分财产,合计二百万。”“这么说,一开始你就设了个圈套让我钻……”大平有点明白了。“不,不是一开始!”世安得意扬扬地说,“你把底片交给我后,是我拿着照片来找你妻子的。她起初不肯相信,她倒是格外信任你呢!后来她说,那是你一时的过错,可以原谅。于是我多次拜访,最后向她证明:你甚至指望她自杀,她这才心如死灰地要求离婚。”大平觉得快要崩溃了:“那么,自杀也是演戏?”“当然!你妻子昨晚吃的不是安眠药,而是钙片!如果当时你过去劝阻,她就不会索要二百万元了!”世安又说,“你老说你妻子是个冷血动物,可是根据我的经验,这话不合实际!论及爱情技巧,你不过是向那个和你幽会的小姐学了几手。我们事务所里有个毛头小子,一看到你们的照片,便说那个小姐也是他的玩伴,他们每周六都在一起。”大平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每到星期六,真弓确实不愿和他幽会,自称要去学习插花。他一把抓住世安:“我妻子现在在哪里?我想和她谈谈。”世安一甩手,冷笑道:“不用谈了,她已经对你深恶痛绝了!她打算向你索取二百万元,然后同我结婚。”大平气得直哆嗦:“既然是这样,她也有不贞行为,由我支付赡养费,就大可不必了吧!”“这倒是事实。不过,如果你负隅顽抗,我们就上法庭一争高低!你手里毫无证据,如果坚持这种说法,别怪我反控你一个诬告罪名!”世安说罢,起身离去。(改编者:辰 辰)(发稿编辑:朱 虹)

类别:作品赏析 2016/12/6 13:31
老张张总

老张,还有个阔气的名叫张总。他呀!上班时大伙都叫他老张,没想到没叫上两年,他就光荣地下岗了,这没难道他,大老爷们上哪还不混口饭吃。果不其然,每两年他就混成了张总,这张总虽然是个暴发户,可是从房子到车,从车到穿着,样样不差。有人说张总,你还差一样,美女秘书,那出去谈业务往出一带,倍有派。张总知道听人劝吃饱饭的道理,马上高薪应聘一位美女,虽然没啥文凭,可是当花瓶那是绝没问题。这一回张总的腰板挺得更直了,有事没事都带着秘书天南地北的转悠,秘书很快变成了情人,变成情人之后的秘书不再安心做秘书了,她要做正牌张夫人。张总只好回去和老婆商量,老婆冷笑,好呀!她做正,我下堂。不过有条件,财产全部归我,你轻身离开。张总为了美好的爱情,欣然答应了,孑然一身走出了家门。情人听说他离婚,开心的在他脸上啪嗒亲了一口,跳上车刚要出去庆祝。张总却苦笑道:“车已经易主了,我只剩下一个人。”“没事,还有公司在。”情人嘻嘻地笑着。张总摇头道:“公司也给我前妻了。”“那你还剩什么?”情人跺脚。“我还有我,我不再是张总,我现在是老张,你不是说就爱我这个人吗?”张总微笑地张开了手臂,让他的热情去点燃情人的心。情人果然扑来了,怕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张总的脸上。张总愣了,看着情人那张扭曲的脸,不明白地问:“亲爱的!怎么了?”“怎么了?你以为我会爱上你这糟老头子呀?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情人说完扭头就走。“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妻子冷笑一声,看着情人的背影说道。张总点点头,从此心中明白了一个道理,不管是老张还是张总能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身边这位张太太,虽然她老了、不漂亮了,可她一辈子都会对他不离不弃。这就是爱,这就是生活,未必浪漫却非常现实。大学是道奇怪的门,没有人不想挤进这个门里一探究竟。可进入了这道门有些眩晕,那些直直的白杨树下,一对对携手的人影,飘荡着爱的激情。小茹拿着行李站定,眼神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那栋水泥怪兽。她不知道属于她的那小间屋子在哪里。“同学你也是头一天报道?”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她吃惊的回眸,那是一张粉白粉白带着笑意的小脸,正好奇的打量着她和她的行李。她用力的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楼号和寝室号。女孩听完尖叫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说:“哎呀!太好了,你和我是同寝室的,来,快和我来。”一路上她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小茹只听明白了几句,她是昨天到的,寝室里如今就她一个人,她怕的要死,真想找人来作伴,而她就来了。小茹的话很少,可嘴角一直在上扬,她喜欢这个自称柳雨涵的女孩,俩人当夜就成了交心好友,每日一起吃饭、上课、回寝室,连如厕都一同前往,后来的寝室姐妹说她们是连体婴儿,小茹抿着嘴笑,雨涵夸张的钻进她的被窝,笑嘻嘻地说:“这样才是名副其实的连体婴儿。”她夸张的动作引来了一阵嬉笑,那晚她就真的赖在了小茹的床上。小茹第一次和人同睡,虽然有些不便,可也不好拒绝。小茹忍不住安慰自己,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她的幸运。因为她从下就是孤单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她而去,能够陪伴她的只有奶奶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和一声声的叹息,娃!你要长进,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就算对奶奶最好的报答了。可奶奶没能等到她出息一天,奶奶太累了,临去时还抓着饭勺想为她做饭。小茹想起奶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吓得身边的雨涵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着眼泪。嘴里哄着:“别哭,别哭……你这是怎么了?”可越是劝,小茹越是哭的厉害,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悄默无声的打断了小茹的哭声,她们同时抬起头,一个男生靠在树上,悠闲的在吹笛子,那声音清脆动人,让小茹忘记了哭泣。雨涵在了愣然间一笑,跳到男生的面前说:“你吹的笛子真好听。”男生淡淡的一笑,笛声戛然而止,深深的看了小茹一眼,扭身走了。雨涵很快知道,吹笛子的这个男生叫延吉,大三文学系的,校文艺组的组长。雨涵说这些的时候眉飞凤舞,小茹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给她一点意见,可心里却记住了关于他所有的消息。雨涵扬言要进文艺组,可她在文艺方面并没有出彩的地方,于是她只能拉着小茹,小茹的歌唱得好,雨涵说像极了百灵鸟的声音,小茹其实不想参加文艺组,她怕耽误学习,她完不成奶奶留下的梦想。可她又不能看见雨涵失望的小脸,她的心会像针扎一样的痛。小茹进入了文艺组,雨涵可以名正言顺的粘在文艺组里泡着,期望的只是能看见延吉一眼,然而延吉的眼里根本没有雨涵,他只会用轻柔的目光看着小茹紧低着的头。他期望能找到和小茹单独相处的机会,可小茹恰好害怕这种机会,如果友情和爱情放在一起,她只会保护友情,这是她的性格,有些善良的懦弱。雨涵大咧咧的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知道她如愿了,可以陪在好朋友的身边,可以时刻看见心爱的人,她变得满足快乐,笑声永远像银铃一样撒在大伙的心里。渐渐的文艺组里的同学都喜欢上了雨涵的性格,把她当成了开心果,她也乐此不了的扮演者这个搞笑的角。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的关系变成了简单的三个朋友,只是延吉看小茹的眼神更加执着,雨涵看延吉的眼神更加火热。只有小茹她的眼神总是逃避着他们的目光,茫然的看着白杨树下的那一对对的身影,偶有叹息。在延吉临近毕业的时候,雨涵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和游离,她跑去和延吉表白,可回来的时候眼睛却是红红的,小茹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迎过去抓住她的手,雨涵使劲的甩开,眼神变得厌恶和愤恨。小茹的手轻轻的抖动了一下,一扭身跑了出去。她找了延吉,大声质问他:“你对雨涵说了什么?你到底对雨涵说了什么?”延吉的眼神淡淡的,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么久难道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没有!我没有!……我怎么能没有……”小茹后退,满脸的泪痕,竟不知不觉说出了心里的话。一只手突然在她背后轻轻的一推,她惊讶的回头,竟看见雨涵站在她背后,脸色有些苍白,看着延吉又看了看她。说:“既然有勇气说出来了,就不要后退。”说完把她硬拉到了延吉身边,悄然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不敢接受延吉,这就像为爱加上了枷锁,放心,我们永远是朋友,你还是去掉那到枷锁,不要在逃避了。”说完她默默的走了,背影在小茹的眼里越拉越长。

作者: 守望天使 2016/12/9 11:21
傻三儿

十四岁的傻三儿,由于他又傻、又脏,所以他的哥哥、姐姐都嫌弃他,就连他那还上小学的弟弟也膈应他。虽然傻三儿的娘也烦他,不过,再傻的孩子,毕竟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所以,尽管他娘生气时也骂他、打他,但是依然天天伺候着他。还是娘好!因此,傻三儿除了在院子里玩儿的时候,多数时间都爱当他娘的跟屁虫儿:他娘去买菜,他得在后面跟着;他娘干家务活,他就在娘的周围转来转去;他娘在院子里跟邻居们聊天时,他便在娘的身旁或站、或蹲。别看傻三儿傻得可以,但是他却挺爱接别人的话茬儿,还经常驴唇不对马嘴地回应上一句、两句的。有一次晚饭后,他娘在院子里跟几位邻居坐着聊天,傻三儿就像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儿,偎在他娘的身边。一位王婶儿提到了部队正在征兵的事儿,问傻三儿娘:“你家老大去不去当兵?”“他倒是想去,可是不知人家部队要不要。”傻三儿娘接道。听说大哥要去当兵,傻三儿摇着他娘的胳膊一个劲儿地央告:“我也当兵!我也当兵!”那位王婶儿有意逗傻三儿:“三儿啊,你当兵干嘛呀?”人家傻三儿还真不含糊,俩眼一瞪,颇为严肃地答道:“打敌人呗!”“这孩子,真懂事!”“就是,多懂事啊!”周围的邻居们不由得夸开了傻三儿。自然,他娘的脸上早就笑开了花,她心想:“俺家三儿,也有不傻的时候。”过了一会儿,张娘提到了儿子要娶媳妇的事儿,不过她脸上没有喜色,反倒面带愁容地叹道:“媳妇家又要这、又要那的,都快把我们家的老底儿给刮光了!”“娶媳妇是件大好事,可是这娘家要彩礼的劲头也忒邪乎了!”王婶儿不满地插言。不用问,她家的孩子们一准也是光头的多,所以才会对张娘同病相怜的。听到大人们提起娶媳妇的事儿,傻三儿又蘑菇开了他娘:“我也娶媳妇!我也娶媳妇!”王婶儿好逗,她又问傻三儿:“三儿啊,你娶媳妇干嘛呀?”大家满以为傻三儿准得回答:“生孩子呗!”可是她们都想错了!人家傻三儿把脖子一梗,依然颇为严肃地回答:“打敌人呗!”敢情他只会这一句呀!张娘此时刚喝了一口水,傻三儿的答话把她逗得“噗”地一声,水全喷了出来。“嘿!喷壶!”傻三儿指着张娘,嘿嘿地傻笑道。原来,他还会一句呢!

作者: 随寓而安2015 2016/12/8 22:12

第一推荐

微 故 事

更 多 >>

@江户川柯南0707:大李在村里卖旧书。他发现有位老人每天都来书店看书,大李很欣慰:这大概就是活到老,学到老吧!他担心老人站累了,还拿出凳子给老人坐,大李问:“您很喜欢读书吧?”老人却摇摇头:“儿子和儿媳到城里打工,孩子丢给我带,可我大字不识一个,我得补文化,不然孩子学习我啥都帮不上……”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故事会》杂志目录

更 多 >>

论坛热帖

更 多 >>

故事门户

更 多 >>
猪八戒办学

唐僧师徒四人取得真经回来后,在长安城引起极大轰动,百姓们都十分好奇,他们怎样一路斩妖除魔,顺利取得真经的。猪八戒最有经济头脑,立马决定,创办一所取经学校。为了吸引生源,猪八戒接受了电视专访,发表了一段演说。“大家好!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们师徒是怎样取得真经的?所以,我将创办一个取经学校,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有观众提问:“据我所知,你在取经时并没什么用处啊?”猪八戒嘟着嘴巴:“谁说的?我不是负责牵马,喂马么?当然,我还负责呆萌!”观众大笑。笑完,又有观众问:“可是,为什么都觉得你又笨又傻?”猪八戒说:“我就是藏不住心事,所以,大家看到的全是我的缺点。你们哪知道呀,任劳任怨的沙僧,其实很小肚鸡肠;孙猴子贼精,遇上背死人、捉河妖的苦差事总喊我,他水里功夫哪会比我差?至于师傅,他的唠叨你们应该在《大话西游》里见识过了……”观众哈哈大笑。猪八戒继续说:“大家都觉得我傻吧?其实,我这是大智若愚,更是个有心人!”观众问:“何以见得?”猪八戒挺了挺胸,说:“取经途中,我经常被妖精抓住,每次我都大声唱《猪之歌》,讨妖精欢心,所以,他们才迟迟不吃我;另外,我这一路都没闲着,每晚挑灯写下《西游风光》,即将出版,作为旅游指南,出版社首印5万册;还有,我在取经时交了最好的朋友——白龙马。我每天给他喂草,空闲了给他做按摩,白龙马说了,以后,我要是吃海鲜都免费,将来,还要帮我开一家海鲜店呢……”这次采访,让猪八戒人气高涨,招收了很多学生,每个学生纹银100两,让猪八戒狠狠赚了一笔。三年后的一天,唐僧驾着祥云来了:“八戒,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当时,猪八戒正在盘算,下一季怎样招更多的学生,赚更多的钱。猪八戒发现,师傅带了一顶博士帽过来,狐疑地问:“师傅,这是?”唐僧笑道:“八戒,这是玉帝让我奖赏给你的,玉帝说,你办学有方,深得百姓的爱戴,快戴上吧!”猪八戒接过博士帽,迫不及待地戴上,再一摸,博士帽变成了金刚圈,跟之前孙猴子戴的一模一样!“师傅!你……你为何害我?你……你想要多少钱?”唐僧停止念经,叹了口气说:“唉!你怎么整天只想着赚钱?怪不得三年来,你都不来看望为师。为师只想多见见你,以后,要是想你了,为师就会念动紧箍咒,到时,你应该一定会来!”说完,驾云走了。猪八戒若有所思,尴尬地低下了头。

作者:汤卓橙 2016/11/24 13:45
抓住你尾巴了

尤晓雨的妈妈是个乡长,成天忙得团团转,很少在家呆,爸爸是电视台的记者,也是天南地北的,成天照不到个面。尤晓雨由爷爷奶奶带着,爷爷奶奶整天拿他当心肝宝贝,根本舍不得管他。这下好了,他尤晓雨就像匹野马,撒着蹄子,爱怎么奔跑就怎么奔跑!可是自从上了五年级,情况却发生变化:校长将他从三班转到四班,四班班主任秦老师,是个成天笑眯眯的“大妈”,不像原来的老班成天一张“雷公脸”。尤晓雨高兴了一阵子,接下来就感觉不大对劲儿:校长并不是给他改善待遇的,而是找个“克星”的!“秦大妈”笑嘻嘻的,却是必杀技,尤晓雨到了“秦大妈”手里,怎么折腾都泛不出水花儿,被管得服服帖帖。尤其是她还有个帮手,就是班长马大壮,马大壮平时管着他,一丝一毫都不放过,有时还上报给“秦大妈”,将他交给“秦大妈”管。这下好了,尤晓雨没那么自在了,像被套上了辔头,想撒蹄子漫天跑不行了!尤晓雨拿“秦大妈”没辙儿,但对马大壮却心有不甘,发誓找机会,好好教训教训下这小子!一个周末的晚上,尤晓雨跟着爷爷奶奶吃烧烤回来,走在回小区的路上,发现一个妇女明目张胆地将人行道上的铺路砖掀起,往停在路边的电动车上搬。这时走过来一个中年男人,大声喝道:“这是公共财物,怎么能往自己的电动车上搬哩,请把砖头全部放回原处!”那个妇女先是吓了一跳,随即轻蔑地“呸”了一声,弯腰继续掀起铺路砖,搬到自己的电动车上!“住手!”男人疾步上前,踩住了铺路砖。那妇女掀不动砖头,直起身子,给了那个男人一嗓子:“你管得着我吗?瞧你这样儿,就是一农民工,真是多管闲事儿!”中年男人不让步:“我当然管得着你!”随即掏出手机,拨了号码,叫开了:“市政局吗?我是马正义,有个偷铺路砖的……”中年男子打完电话,没有收起手机,而是打开摄像头,对着妇女拍了起来。那个妇女见势不妙,一下子就软了,随即放下了手上的铺路砖,悻悻地跨上电动车要走。“把电动车上的砖头搬下来再走!”中年人跨前一步,一把拽住电动车的车把。尤晓雨清清楚楚地听到“马正义”三个字,马正义不是马大壮的老爸吗?尤晓雨激灵了一下,仔细端详那个男人。哈哈,果然不错,这位就是马正义,马大壮的老爸!尤晓雨曾见过马大壮的老爸,虽然记忆模糊,但他可以确认,他没认错人!他哪是市政局的?分明是个菜农啊!尤晓雨果断地从衣兜中掏出手机,按下录像键,悄悄偷拍马正义。马正义注意力都在那个女人身上,哪里注意到尤晓雨他一个小孩儿?爷爷奶奶只当尤晓雨在玩手机,更不会管那么多了!那女人还在争吵着,马正义拿着手机,一个劲儿对着女人摄像。最后,女人无可奈何,放下铺路砖,骑着电动车跑了。马正义这才收起手机,将铺路砖在路上铺好,然后得意地走了!尤晓雨见差不多了,也机警地关上录像,将视频保存好。尤晓雨心花怒放:哼,我终于抓住马大壮的尾巴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管我!第二天,尤晓雨来到学校,一眼就瞥见马大壮,将马大壮拽到一个角落,摸出手机,神秘兮兮地说:“给你看个视频!”马大壮不知尤晓雨搞啥名堂,愣愣地说:“你不是又搞啥恶作剧吧?”尤晓雨没理他,一挑手指头,按下了播放键,顿时马大壮的老爸马正义一副“官员”的样子,制止那个妇女偷铺路砖的画面就出现了。马大壮见播放的是父亲,伸长脖子看得津津有味。尤晓雨十分诧异,没好气地说道:“你爸真行啊,成功地制止了一起破坏公共设施行为!据我所知,你爸爸其实是一菜农,他假充市政局的,一下子就吓跑了那个女人。瞧瞧,那‘喂喂’打电话的样子,真像个干部哩!”尤晓雨压低了嗓音,咬着马大壮的耳朵,“怎么样,咱们达成个协议好不好,今后你对我好点儿,有事儿在‘秦大妈’那儿多罩罩我!”不想马大壮看都没看他,聚精会神地看完视频,却说了声:“老爸真棒!”将手机还给尤晓雨,转身就走了。尤晓雨大出意外,一把拉住马大壮:“我可以把这录像交给我爸爸,让他把这事儿在电视上播出来,让大家都看看你爸的‘帅样儿’!”马大壮轻描淡写地说:“随便吧!”尤晓雨本来是要用这个视频,敲敲马大壮的,不想一点儿作用没有。气得他钢牙咬碎,跺着脚吼道:“你真淡定啊!好吧,咱们走着瞧!”尤晓雨本来的意思是,马大壮的老爸一个菜农,竟然假冒市政局的人,同学们要是知道马大壮有这么一个招摇撞骗的老爸,还不都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看他以后还怎么混?不想马大壮根本不在乎,这下尤晓雨有点儿懵了!第二天,学校举行一个报告会,全体同学都端坐会堂。今天“秦大妈”主持这个报告会,校长也来了。这时,报告人走向主席台,尤晓雨愣住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大壮的老爸马正义!“秦大妈”首先对报告人马正义做一番介绍,说马正义一向富有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对社会上的一些不良现象总是挺身而出,为此他被市政局聘为市政管理监督员!什么什么,市政管理监督员?原来身为菜农的马大壮老爸还有这身份?这么说,他制止那个女人偷铺路砖,给市政局打电话,不是装模作样,招摇撞骗!马正义在台上侃侃而谈,尤晓雨头脑嗡嗡的,一句也没听进去。忽然他看见了老爸的身影,老爸扛着摄像机,正对着马大壮的老爸,眯着眼睛,聚精会神地狂拍。报告会结束,尤晓雨还坐在位子上没回过神来。这时,他看见校长走到他老爸的面前,只听老爸问校长:“校长,托你照顾,将尤晓雨转到秦老师班,不知他现在有没有转变!”校长向“秦大妈”努了努嘴,“秦大妈”眯眯笑着走到尤晓雨老爸的面前,大声地说:“尤记者,你就放心吧,自从尤晓雨转到我们班,各方面表现良好,这当中,他的同桌马大壮对他帮助可大了!”老爸呵呵笑了,样子憨憨的。尤晓雨脸一阵一阵地发热,心里嘀咕:“他们对我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就是让我学好,可我却忙着抓别人的尾巴……嗨!”

作者:刘学柱 2016/11/24 13:42
天堂对话

老常的老伴儿“走”了,走的很突然,没给老常任何的心理准备。老常日夜思念自己的爱人,整日精神倦怠,神情恍惚,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对生活、对所有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每天就是发呆,时不时地自言自语一番。子女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除了苦苦劝慰,也没有什么好法子可想。突然有一日,老常从睡梦中醒来,精神焕发,红光满面,急匆匆地梳洗了一番,吃了自老伴儿去世以来的第一顿正经饭,然后拎着包去图书馆了。子女们都诧异于他的突然变化,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老伴儿给他托梦了,真真切切地告诉他要达到一个什么什么标准,就能或得每天午夜12点后跟她对话的权利,当然,不是直接对话,而是通过一种特殊渠道。老常变的异常繁忙起来,白天泡在图书馆,一本一本地看书,看累了就迷瞪一会儿。傍晚回到家里,拉着子女们让他们交自己如何使用电脑,如何打字,如何用QQ。子女们不解,老人那么大岁数了,怎么突然又对现代化的玩意儿感兴趣了。但大家都觉得高兴,毕竟老爸的精气神儿又回来了,于是尽心尽力地教着,辅导着。老常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获得了跟天堂里的老伴儿通过特殊渠道对话的权利,从此夜晚不再孤独,白天也充满活力。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有人幕后操纵的,而操纵者无丝毫害人之心,相反,他希望借此帮助老人走出悲观失望的情绪,回到正常的生活上来。他的目的,最终达到了。

作者:宋双双 2016/12/2 15:08
东瀛纪事

人到中年,就会自然而然地回忆,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上了年纪”吧。一晃已是奔五的岁数了,肚子里脑子里的确都装了很多东西,既多又杂,如果不采取点儿什么措施,恐怕一不留神冒出来了,流失了,将会造成多多少少的遗憾。看来真的很有必要清理一下内存,做些必要的整理、分类、排序,让自己在年届“半百”之际,对前面几十年走过的路做个小结,对今后要走的路做个展望。前几天翻出了一本尘封已久的日记本,它一天不落地记录着多年前作为旅日研修生,我在东瀛岛国度过的那难忘的二百二十八个日日夜夜,有兴奋欢乐,有怅然忧伤;有文化交流,有磨砺成长;有汗水,有泪水,甚至还有血水;有在工作生活中结出的异国友谊,更有血浓于水的兄弟情长。弹指一挥间,二十一年过去,当年的十二个帅小伙儿,如今都已是两鬓染霜,甚至有的已经是儿孙绕膝。是时候了,该拿出来晒一晒了,晒晒青春,晒晒回忆,晒晒梦想。

作者:王之久 2016/11/30 20:00

中国故事期刊

更 多 >>

友情链接

故事会传媒

×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