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 1
  • 2
  • 3
  • 4
  • 5

焦点关注

更 多 >>

五连的兵

老战友欣喜重逢,却成了一场悲剧,究竟谁是谁非,或者造化弄人…… 他乡遇故知张成是一家饲料公司的销售员,这天他辗转赶往广西一个叫大坝的小镇,找一个叫李梁荣的经销商催要一笔货款。张成本以为要颇费一番力气才能拿到钱,不想李梁荣面色和善,客气地把五万块钱给了张成,还要张罗晚饭。张成一看表,时间才下午四点,于是决定今天回到县城,明天一早搭乘回家的火车。张成谢绝了李梁荣的好意,出门刚走了没几步远,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张成,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张成愣住了,千里之外,异地他乡,怎么有人认识自己?回头一看,一辆摩托车停在不远处,一个男人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张成也不由得激动地喊了起来:“王大宝,是你!你怎么也在这儿?”王大宝哈哈笑道:“我家就在这里,我不在这在哪儿?你小子跑我的地盘来了,居然也不吱声,也太不够义气了吧!”原来,张成和王大宝是战友,十年前他们同在青海当兵,退伍后各奔东西,也就失去了联系。王大宝是大坝乡人,开了家养鸡场,是李梁荣的客户,今天王大宝是来找李梁荣拉饲料的,没想到山水有相逢,遇到了久未谋面的张成。得知张成要走,王大宝眼睛一瞪,说:“走什么走?分别十年,难得今日重逢,咱俩说啥也得好好聚聚,不醉不休!”目睹了战友重逢一幕的李梁荣也在一旁帮腔,让张成留下来。盛情难却,再说真要赶到县城,天也晚了,于是张成决定留下来,住上一宿明早再走。当晚,王大宝在他的养鸡场里设宴款待张成。菜很丰盛,满满摆了一桌,自然,少不了酒。王大宝是主,张成是客,李梁荣作陪,三个人推杯换盏地喝起酒来。眼见两瓶白酒见了底,李梁荣不胜酒力,告辞回去了,王大宝又从桌子底下搬出一箱啤酒,两人继续喝酒。他们边喝酒边唠嗑,回忆着当兵时的点点滴滴,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峥嵘岁月。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最后所有的酒都喝完了,两人也双双醉倒在地。离奇的失窃第二天张成醒了过来,晃晃昏沉沉的脑袋,看了眼挎包,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挎包的拉链给拉开了,昨天从李梁荣那儿要到的五万块钱不翼而飞了!王大宝还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张成忙一把将他摇醒,告诉他自己的钱被偷了。王大宝一听,酒立刻醒了,看了张成空空如也的包,当即说要去派出所报警。张成一把拉住王大宝的手,犹豫地说:“大宝,别,别报警……”王大宝愣住了,张成为什么不让报警?他在心里一琢磨,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自己的家,昨天李梁荣早早离开,晚上就张成和自己一起喝酒,张成怕这钱是自己拿的,万一警察过来办案查出真相,那就伤害了战友的感情,所以情愿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放弃报警。王大宝道:“张成,你放心,我没有拿你的钱。”张成看着王大宝,郑重地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王大宝知道张成心里还有顾虑,气得直跳脚:“是小偷偷走了你的钱,张成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王大宝举起手,一脸凝重地说,“我曾经是五连的一个兵,尽管已经退伍了,但五连的奖旗永远飘扬在心中。现在我王大宝遥对着五连的奖旗发誓,我没有拿你的钱,张成,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吧?”五连是个英雄连,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都立下了赫赫战功,军部授予“英雄五连”的荣誉称号,并颁发奖旗。抗美援朝时,这面奖旗还随着部队出征,历经战火,并随部队一起凯旋。这面奖旗容不得丁点亵渎,现在王大宝把奖旗搬出来了,张成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他凛然而立,动容地说:“大宝,我相信你。好,我们这就到派出所报案去!”两人去了派出所,报了案。做好笔录,张成急着要回去交差,于是留下联系电话,让警方有了消息再通知自己,然后踏上了回家的路途。没想到张成刚下火车,就接到王大宝打来的电话,说他的那件案子破了,钱已经找回来了,让他马上过去一趟。张成大感意外,这个案子怎么破得这么快?他家也没回,直接买了票,又匆匆赶往大坝镇。来到王大宝的养鸡场,张成愣住了,养鸡场里挤满了人,屋里哭声震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走上前一问,张成惊呆了,原来王大宝自杀了!王大宝留有一封信交给张成,张成拿到这封沾有点点血迹的信,颤抖着手拆开,看了起来:“张成,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了。你不见钱的那天晚上,我准备上床睡觉,一掀被子,意外发现被窝里捂着一摞钞票,正是你的那五万块钱货款。不用说,定是前晚我喝醉了酒,鬼迷心窍做了浑事,偷了你的钱藏了起来。我一向自认是个当过兵的人,还算坦荡,但没想到还是做了浑事,管不住一只手。有人说过,再坦荡的人内心深处都藏着个魔鬼,而我喝醉了酒,不小心把这只魔鬼给放了出来……张成,我真的不知道是自己偷了你的钱,要不然也不会起那个誓言。尽管已经退伍,但在我的心中,我永远都是五连的一个兵。英雄五连的奖旗是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但现在,我给奖旗抹了黑,愧对战友,已经不配当一个五连的兵了。我所能做的,就是用生命去谢罪……”张成泪流满面,大声吼道:“王大宝,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这么傻?你喝醉了酒偷了我的钱,我可以原谅你的无心之失,你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你自己?”张成捶打着胸膛,痛心不已。办完王大宝的后事,张成伤心地返回了家乡。回家后不久,李梁荣更换了饲料品牌,张成跟他断了联系。少了生意往来,张成没再回过大坝镇,想起王大宝,张成的心总是隐隐地痛……迟到的真相匆匆中过去了十年,这天晚上,张成吃过晚饭正准备出门散步,门突然给人敲响了。门外是个面生的老人,满头白发,身材瘦小。张成正困惑间,老人开了口:“张成,我可找到你了。”听这声音,张成猛一下反应了过来,眼前的正是广西的李梁荣。可印象中的李梁荣白白胖胖,怎么十年不见,居然变得如此瘦削了?张成忙招呼道:“原来是老熟人,老李,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进屋里坐!”李梁荣却不进屋,反而“扑通”一下跪倒在张成面前。张成惊呆了,忙伸手去拉:“老李,你这是在做什么?快给我起来!”李梁荣怎么也不肯起来,跪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张成,我这次来,是来赎罪的!”赎罪?赎什么罪?“十年前你的那五万块钱货款不是王大宝偷的,说到底,是我害死了王大宝哇……”什么?张成一把将李梁荣给提了起来:“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清楚点!”李梁荣老泪纵横,说了起来。原来,十年前张成和王大宝喝酒的那个晚上,李梁荣不胜酒力,早早回了家。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他不放心远道而来的张成,于是折了回来,只见养鸡场灯火通明,房门大敞着,张成和王大宝双双喝醉了酒,倒在地上沉睡过去,而张成的挎包松松垮垮地放在肚皮上,拉链拉开了一半,露出红艳艳的一摞钞票。李梁荣看了直摇头,这两人喝酒忘形了,要是有贼娃子刚好路过,把钱拿走了怎么办?为了给这两个年轻人一个教训,李梁荣把张成挎包里的那五万块钱取了出来,塞进王大宝床上的被窝里。李梁荣已经盘算好了,等明天张成和王大宝醒过来后,发现不见了钱,找得焦头烂额时再告诉他们,钱藏在被窝里,好让他们长长记性。然而李梁荣回家后,没想到下半夜他那怀孕的儿媳妇突然要生产,紧急送到乡卫生院,又碰上难产,卫生院条件不足,连夜转送县医院。经过这一番折腾,李梁荣把藏钱的事情给忘了,等孙子顺利生下来,重新回想起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等李梁荣风风火火赶回大坝镇,才得知王大宝已经自杀身亡。一个恶作剧竟然闹出人命来,李梁荣惊呆了,没再敢把真相说出来。这么多年来,因为王大宝的死,李梁荣深受良心的谴责,前不久在医院检查出癌症,只有不到三个月的生命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李梁荣决定把封存心里多年的秘密说出来,还王大宝一个清白。于是,他找上门来,告诉张成真相……看着眼前白发苍苍、涕泪横流的李梁荣,除了原谅,张成还能怎么样?更何况,当年他也只是无心之失。张成长叹一口气,遥对着南方,也就是广西大坝的方向,庄严地敬了个礼,泪流满面说:“大宝,你还是五连的一个兵,欢迎你归队!”

类别:作品赏析 2016/1/28 16:02
阿P交狗运

小狗上门今天阿P交了好运,得了一千块钱的奖金。回家路上阿P一合计,把钱掖进了袜筒,打算留作私房钱。这时候正好路过一家名叫“吉祥三宝”的烧鸡店,阿P的口水就流了下来,不知不觉拐了进去。出来时,阿P手上就多了一个塑料袋,隔着袋子,一只烧鸡红亮惹眼,一缕缕的香气从袋子口冒出来。进了家门,阿P一边换鞋一边高叫:“亲爱的,我回来了。”小兰从厨房往外一探头,猛喝一声:“滚,滚出去!”说完,提着菜刀杀气腾腾地奔了出来。阿P见状,吓得手一抖,烧鸡掉到了地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千块钱一分不留全交给你还不行吗?”突然,从阿P身后“嗖”地蹿出一只小狗,一口咬住了烧鸡。小兰挥舞着菜刀,大呼小叫一通闹腾,小狗丢下鸡“滋溜”钻到了壁橱下面。小兰怒气不减:“你在哪里捡了只破狗回来?”阿P捂着胸口长出一口气:“这狗不是我捡的,可能是它自己跟来的。”“快,快!立马弄走它,它要是在屋里拉了尿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对了,刚才你说一千块钱,老实掏出来。”小兰说完便气哼哼地提着菜刀回了厨房。狗东西!阿P恨得牙根痒痒,抄过拖把,照着壁橱下一阵乱捅,小狗显然是被捅疼了,嗷嗷哀叫不停,死活也不挪窝。阿P又折腾了俩钟头,也没把狗弄出来。第二天阿P起早去上班了,可心思全在那只狗身上。没过半天,阿P便假装肚子疼,跟老板请了假,急匆匆地往回赶。路过吉祥三宝烧鸡店,他条件反射地多看了几眼。烧鸡店门前的路灯杆上贴着一张寻狗启事,上面醒目地写着赏金两万元,再看启事上小狗的照片,可不就跟家里那只不明来历的狗一模一样!阿P三把两把扯下启事,一路狂奔起来。撞进家门,阿P大嚷道:“狗呢?狗呢?”小兰不冷不热地说:“刚才被我给扔掉了。”阿P一听,咬死小兰的心都有了,他把那张启事摔到小兰怀里:“自己看吧,败家娘们!狗肯定早让别人给捡去了。”忽然房门被轻轻叩响了,阿P过去打开门,门外却没人。正奇怪的当口,只听“汪汪”两声狗叫,一低头,那只小狗正蹲在地上眼巴巴瞅着他呢。阿P激动地“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快来宝贝儿,让叔叔抱抱!真是有情有义啊。”小兰不屑地说:“什么情义啊?还不是那只烧鸡的功劳。你买了烧鸡,小狗看到了,闻着味儿一路尾随……今天我又用一只烧鸡腿把它从底下引出来,它还惦记着烧鸡呢……烧鸡还有半个,拿来给它吃。”待小狗吃饱喝足后,阿P迫不及待地拿起了手机。电话一下子就通了,接听的是个女人。对方听明白后,对阿P千恩万谢,拜托他好好照顾小狗,同时要求阿P留下地址,说会尽快赶过来。谁是主人没过多久,门铃响起,阿P一个鲤鱼打挺飞跃而起,迅速地打开门。门外是一男一女,男人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相貌举止文质彬彬。眼镜男礼貌地问道:“请问是阿P先生吗?我们是来领狗的。”阿P热情招呼:“对对。来,请进!”女人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小狗,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把脸贴到狗身上,抽噎着说:“宝贝,宝贝,想死妈妈了,妈妈以后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眼镜男解释道:“我们结婚多年没有孩子,养了这只小狗,她当成孩子一样……没成想那天去买菜,把狗弄丢了。她一下子就崩溃了,连跳楼的心都有了,她如果真的不在了,我也会跟着她去的……谢谢你们,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们的恩情。”阿P听了这番话,唏嘘不已,眼眶都有些湿润了。眼镜男继续说道:“如果你们不反对,我们今天就把狗狗领回去了。对狗狗给你们带来的麻烦,我们深表歉意。”阿P手一挥:“没事没事,祝贺你们一家团圆。”送走来客,小兰一句话给阿P兜头浇了一瓢凉水:“酬金他们怎么没给啊?”阿P正色道:“提钱就俗了。我们这是正能量!再说人家可能一时激动忘了,说不定现在就想起来了呢。”话音刚落,门铃又响了。阿P笑起来:“咋样?人家回头给咱送钱来了。听我的,咱不能全要,留一半。情分比钱重要。”阿P打开门,门外一男一女,但不是刚才那一对。男人是个黑大汉,长得膀大腰圆,一脸凶相,脖子上拴着一条手指头粗的金链子,一看就是土豪。土豪男人一把推开阿P闯进屋:“我是个痛快人,一手交狗一手给钱。人走两清账。”小兰不满地说:“对不起,你们来晚了,狗被领走了。”土豪女人掏出手机:“有没有搞错?我们才是狗的主人。你自己看看是不是你家打的电话、发的短信、留的地址?”阿P凑过去一看,顿时傻了眼,自己的电话号码清清楚楚显示在上面。坏了,先前的男女是骗子无疑了。骗子哪来的消息啊?准是自己得瑟,发了朋友圈,被骗子看到钻了空子。土豪男人一把揪住阿P的衣服:“拿不到我的狗,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黑老虎可不是吃素的,信不?”阿P赶紧点头:“大哥,大哥,我信!狗确实没在家。不过你放心,你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完狗归赵。”土豪男人松开阿P:“归赵不行,老子姓黑,必须归黑!”阿P诺诺连声:“是,是,归黑,归黑!”送走瘟神,阿P一屁股瘫在地上。小兰害怕起来:“咱报警吧?”阿P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成。警察一出动肯定会打草惊蛇,骗子一急,‘咔’,把狗杀掉,到时死无对证,咱的黑锅算是彻底背定了。”将计就计要说还是阿P脑瓜活泛,思来想去主意就来了。阿P也在朋友圈发了一则寻狗启事,征集狗的线索。启事刚刚发布一个钟头,就有一个名叫“开心”的网友加了他,对方发来一张照片,果然是那只小狗。但对方说要想知道狗在哪里,得付两千块钱的信息费。阿P决定赌一把,于是把钱打了过去。还好对方不是骗子,明确告诉他,有人在东城宠物市场卖这只狗。阿P不敢耽搁,打了车火急火燎地赶了过去,果然找到了那只小狗。卖狗的是个大爷,阿P恭敬地问道:“大爷您这狗是哪来的?”大爷答说:“一个男的跟一个女的。我本来是进城卖小兔子的,他们带着这只狗来,央求我替他们把狗卖掉,说给我二百块钱。人家说了,货卖识家,五千,少一分也不卖。我咋就看不出这土狗哪里值那么多钱呢?”阿P满腹狐疑:“大爷,这卖完了,钱交给谁?”大爷说道:“他们说让我先带着,到时会有人找我。卖只小狗还整得像地下党接头似的。我说你到底买不买?”阿P连声说买,然后急忙去找取款机。借着这个机会,阿P向旁边的人打听了一下老头的来历。这个老爷子还真是一个郊区的农民,常年摆摊,人实诚可靠,没有问题。小狗到手,一块石头落地,就等黑老虎来取狗了。这天来取狗的却不是黑老虎,而是个快递小哥。恰在此时,黑老虎打来了电话,他让阿P把狗交给快递小哥,对方会给他一张银行卡,钱都在卡里,密码是250250,从此两不相欠。阿P接过银行卡揣进口袋,吩咐小兰把狗抱出来。狗身上穿了一条围巾改造的小衣服,头上梳了小辫扎了蝴蝶结,脖子上戴着一条亮闪闪的项圈,还真是人模狗样。阿P笑道:“这狗跟我们有缘,送走还真有点舍不得。告诉人家主人,咱家没亏待它。狗狗,拜拜!”快递小哥拿过一只纸箱,往地上一放,狗便跳了进去,卧到了里面。快递小哥抱起纸箱,告辞而去。关好房门,小兰迫不及待地嚷道:“快去街上的取款机查查卡里有多少钱!”阿P冷着脸说:“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卡里一分钱也不会有的,他们都是骗子,连狗也不是好东西,你没看见它往纸箱子里跳,动作有多么熟练嘛,还不知骗了多少人呢。”阿P说完,拿起电话拨通了110,“我要报案……”果然都是骗子。警察在城乡结合部的出租房里将一干嫌犯全部抓获。眼镜夫妻、黑老虎两口子、快递小哥都是一伙的。他们分工明确,利用训练好的小狗进行诈骗。阿P从公安局领回了被骗去的钱,心里的乌云一扫而空,躺进沙发里得意地说:“网上那家伙一跟我要钱,我就看破了。这是个局中局,案中案。于是将计就计,故意上钩,付给他信息费,再花大价钱买下狗。我料定他们一定会来取狗,所以我买了一只有定位功能的项圈。果不其然,他们太大意也太贪心了,中了山人妙计。人狗俱获,一网打尽!警察说了,我协助他们破了案子,回头会有一笔奖金发给我。”小兰欢喜地搂过阿P就亲:“我的好阿P,你太有才了。你这么有才,我得提防着你……回头我也弄个项圈之类的东西给你套上,那样我就放心了。”阿P一听就傻了眼:冷不防小兰会来这一招,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类别:作品赏析 2016/1/28 16:06
太有才了

刘长是一名应届大学毕业生,最近应聘到“夕阳红”服务公司。这天早上,刘长到公司后,坐在会议室等经理过来开早会。大家坐着无聊,便闲聊起来。聊着聊着,有人就开始吹牛了。张三说,他以前在国营企业上班,技术在厂里数一数二,23岁就干到了科长的位置,连厂长都要让他三分呢。李四说,这有啥?他大学没毕业就开始创业了,仅仅用了两年时间,业务量就做到了全省第一,要不是被跨国公司收购,现在已经是全国龙头企业了……他们一个比一个吹得厉害,只有刘长沉默不语,低头把玩手机。突然,一个保安冲进会议室,急促地问:“你们这有没有叫刘长的?”刘长起身说:“我就是,有什么事吗?”保安说一个女孩倒车时,撞到了他的法拉利跑车。刘长大吃一惊,赶紧跟保安下了楼。刘长走后,会议室里一片哗然,敢情人家才是真正的实力派呀!几分钟后,刘长气喘吁吁地回到会议室。这时,早会已经开始了。经理笑眯眯地问:“刘长,车子没什么大碍吧?”刘长说要到4S店整形、喷漆,还要到交通事故快速理赔中心协调,麻烦大着呢,已经交给助理处理了,自己刚来公司,不能耽误工作。经理一听,对着大家说:“这叫真人不露相,瞧瞧人家这敬业精神!”中午,经理笑呵呵的,把刘长叫到自己办公室,说过几天有一笔重要的生意要谈,为了装点门面,想借他的法拉利一用。刘长一听,十分惊讶:“经理,不会吧,连你也相信啊?我那是演戏,见那帮家伙一个比一个吹得厉害,就想煞煞他们的威风。”经理不高兴了,说:“少来这一套,借还是不借?痛快点!”刘长哑然失笑:“我真的没有什么法拉利,怎么借你呀?”经理狡黠一笑:“要不要我去把那个保安给你叫来?”刘长这才道出了实情。原来,那个保安是他的高中同学,两个人情同手足,那天事先用短信沟通好后,合演了一出戏。经理一听,不禁喜出望外,两眼盯着刘长,问:“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刘长拍着胸脯,说千真万确。经理哈哈大笑,说:“你太有才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刘长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经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经理接着说:“为了更好地开展业务,把更多的老年朋友‘请’到公司,我一直想找一个会演戏的,你既然能骗过所有的同事,包括我,说明你的演技非同一般,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公司职业的托儿了!”

作者: 潘李君 2016/2/3 10:17
救命的安全带

芳芳是新运公司的一名大巴车司机,跑省城这条线半年多了。这天下午,她驾驶着大巴车刚开出汽车站不远,就见路边乘车点有人拦车。拦车的是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长得挺帅,芳芳就打开车门让他上了车。小伙子上车后买了票,就到后面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大巴车很快驶出市区上了高速。芳芳一边开车,不由得又想起了刚才上车的小伙子,越想越感觉这小伙子有点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又行驶了一段路程后,芳芳突然一下子想起了小伙子的来历,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小伙子芳芳见过,是前几天在一则悬赏通告上。小伙子叫孟飞,因为爱情问题,一怒之下挥刀砍死了女友的母亲,之后畏罪潜逃,正被通缉。自己的车上有一名杀人犯,这让芳芳心里紧张起来。但芳芳是个比较理智的女孩,她一边开车,一边开始冷静思考对策。转眼间,前面出现了一个服务区,这个服务区虽然并不算大,也没有警察,但芳芳还是打算在这个服务区停一下,打算找机会报警。大巴车慢慢开进了服务区。芳芳停下车对乘客说:“大家可以下车方便一下……”乘客们开始陆续下车。当车上乘客下得差不多时,突然,后面传来小伙子焦急的声音:“师傅,怎么搞的?这安全带咋弄不开啊……”安全带卡死弄不开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不过今天这事挺巧,被安全带卡住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杀人犯。芳芳这下心里踏实了,一直等到乘客下得差不多了,这才不慌不忙地来到了小伙子的身边。芳芳弯腰抓起束缚在小伙子身上的安全带试了试,果然,安全带扣子被卡死了,怎么都弄不开,当然,芳芳压根就没打算替他弄开。芳芳手里摆弄着安全带,心中暗喜:真是天助我也!把这家伙卡住,等会警察抓他更省劲儿!芳芳满头大汗,假装替小伙子弄安全带,这让小伙子挺感激。但后来,小伙子见芳芳怎么也弄不开被卡死的安全带,终于有些急了,问:“姐,你说怎么办?不行的话干脆找刀子把安全带割掉算了。”芳芳当然不会同意小伙子的提议,于是赶紧婉转解释说:“帅哥别急呀!咱最多再有四十分钟就到站了。你还是忍耐一下吧!我现在就和站里联系一下,一到站,维修师傅立刻上车帮你把安全带弄开……”小伙子看了看芳芳,犹豫了一下,只得点头同意。就这样,小伙子一个人被卡在了车上。芳芳下了车,赶紧打手机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给了站里领导。功夫不大,站里领导打手机告诉芳芳,说他已经报警了。马警官负责处理这起案件,等会儿大巴车进站后,马警官带上住手,假扮修车师傅,上车擒获逃犯。这下芳芳心里有底了,等乘客们上车后,她立刻驾驶大巴车驶出了服务区。四十分钟后,大巴车进站。等乘客们全部下车后,假扮修车师傅的马警官和住手小刘上来帮小伙子鼓捣安全带。小伙子毫无防备,突然就被马警官给制服戴上了手铐。小伙子大惊,癔症过来后立刻大叫起来:“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到了这时,马警官这才掏出警官证冷笑着说:“干什么?等到了刑警队你就明白啦!”小伙子被马警官带到了刑警队。作为知情人,芳芳当然也被请了过去。可让芳芳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刑警队经过核实后,原来竟然是一场误会。要说这事情也确实巧了,这小伙子叫林鹏,和那个杀人犯孟飞长得太像了,要是站在一起,准认为是一对双胞胎兄弟,结果,当林鹏上了大巴车后,就发生了误会,芳芳把他当成了杀人犯孟飞。芳芳心里感到很惭愧,因为自己的误会,给林鹏造成了不应有的伤害和麻烦,还耽误了人家这么长的时间。说实在的,林鹏长得很帅,芳芳还没有男朋友,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何种动机,出了刑警队后,芳芳竟然羞答答说:“都是我不好,因为误会,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为了表示歉意,我想,我想请你吃顿饭……”林鹏一听大感意外,抬头看着芳芳,心中突然一阵激动,手忙脚乱地点头应允道:“好……不!这事你也不是故意的,不值得道歉!不过,不过我们好像真的有些缘分,认识一下还是挺好的……”就这样,芳芳和林鹏进了一家温馨整洁的阳光小店,找个雅间就坐了下来。年轻人适应得就是快,吃着喝着聊着,很快,就老朋友似的无拘无束交谈起来。后来闲聊中芳芳得知,林鹏比她小一岁,在一家公司的业务部上班。二人聊家庭,聊工作,聊时尚,聊房子,聊车子,不知不觉地,时间就过了晚上十点。芳芳毕竟是个女孩子,第一次和陌生男孩相处,时间太迟了肯定不好,于是,她开始不断抬头看墙上的电子钟。林鹏不傻,看着芳芳的动作,就知道该收场了,于是主动站起来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今天时间不早了,你看……”芳芳赶紧顺水推舟,喊服务员来结账。可林鹏哪肯?赶紧抢先掏了腰包。回到家里,芳芳一夜没睡,林鹏影子似的一直在她的眼前晃悠。可芳芳想着想着就泄气了,自己净想美事,人家长得那么帅,能没有女朋友吗?可让芳芳没有料到的是,第二天晚上,林鹏又打手机约她。还是那家酒店,还是那个雅间。不过一进来,芳芳立刻赶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儿。芳芳正不知所措,林鹏开口了:“芳芳姐,我今天约你出来,一是专门向你道谢,二是特意向你道歉的!”芳芳一听糊涂了,随即说:“看你说的!昨天的事情都怪姐,是我的一场误会,害得你戴了一次大手镯子,还被带到刑警队……”芳芳还要继续说下去,可林鹏打断了她的话头:“芳芳姐,这一次我真得好好谢谢你呀!昨天……昨天是你,是你救了我啊……”接着,林鹏就道出了一件让芳芳大吃一惊的事情来——其实林鹏家在省城,他女朋友的家在这个城市。他昨天来这座城市的目的,是为了报复女朋友的母亲。女朋友和他来往已经快两年了,可前不久,突然提出了分手。后来林涛得知,女友之所以和他提出分手,全是因为女友的母亲。女友母亲一开始就不赞成女儿和林鹏处朋友,嫌林鹏家里条件不好。正巧,林鹏前几天一笔业务做砸了,挨了老板的训斥。工作、爱情的挫折全挤到了一块儿,林涛绝望了,一时想不开,昨天就乘大巴车来到这座城市,打算和女朋友的母亲同归于尽。可他没想到自己上了大巴车后,偏偏被芳芳误会,把他当成了杀人的逃犯,更没想到后来又偏偏被安全带卡住,一到站就被警察给控制住了,随后还没带到了刑警队。经过这么一折腾,林鹏终于冷静下来,认识到自己一开始的想法是何等的愚蠢和鲁莽。不谈就不谈呗,天下女孩子又没有死绝,自己何必那么死心眼,非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更让林鹏吃惊的是,昨天夜里回到宾馆,他从电视里看到,杀人犯孟飞已经落网。这个孟飞,不仅长相和林鹏十分形似,更巧的是,这家伙杀人的情节,和自己一开始的想法也几乎是一模一样,他也是因为女友提出分手,后来一时冲动,借着酒劲,挥刀砍死了女友的母亲。这个反面教材来得太及时了,让林鹏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林鹏对这件事是越想越后怕:幸亏昨天碰到了芳芳姐,一场误会挽救了自己,不然的话,自己还真不知道会做出啥糊涂事呢!听了林鹏的诉说后,芳芳被惊呆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昨天的事情会这么玄乎……

作者: 吴水群 2016/1/28 9:23

第一推荐

微 故 事

更 多 >>

@河北山青:阿明三十大几还是个穷屌丝,每年亲友聚会他总感觉大家都藐视他,因此每次聚会结束他总是郁闷而归,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几年后阿明终于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了一番事业,成了有钱人,聚会时也自然成了众亲友的焦点。可聚会结束,他依旧苦着张脸,母亲问起,他无奈道:“都向咱借钱呢!”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故事会》杂志目录

更 多 >>

故事门户

更 多 >>
师傅遇到鬼

朦胧的月光照着黄沙大道,路边的假菠萝影影绰绰的,夜行的小动物在里面地窜来窜去。伟润看见影影绰绰的假菠萝,想起车夫夜行黄沙大道被鬼捉弄的故事,心里就发起毛来。为了壮胆,伟润与来人边走边聊。“死者是你啥人?”“侄子。”“多大了,咋死的?”“刚二十三。他爬树摘龙眼,从树上摔了下来,被尖树杈一挂,肚子都捅穿了。人掉到地下的时候,嘴里还衔着龙眼核呢。唉,这眼看着侄媳妇就要进门了,可大祸却临了头!”两人边聊边走,不觉已到了死者家门。道场就设在门前空地上,一堆忽明忽暗的篝火在燃烧着,血红色的火舌舔着柴火,偶尔发出一两声噼里啪啦的爆响声。彩纸扎的祭坛就在屋前,橘红的烛泪流了一地,就像死者流在龙眼树下那滩殷红的血液。白幡在风中呜呜作响,似乎冤魂在屋前徘徊低吟,久久不肯离去。空中飞舞的纸钱,落在灵屋上,灵屋在风中摇晃,在烛光中欲隐欲现……唢呐吹奏着《苦伶仃》,低回悲戚,如泣如诉。苦主一家哭声震天,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突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阴风四起,卷起地上的纸钱、银宝,纷纷扬扬的,撒得满天满地都是。祭坛倒在篝火堆上,熊熊燃烧起来,死者的画像在烈火中翘起嘴角,似乎有一肚子话要对家人诉说。可无情的火舌一舔,它瞬间就化为灰烬,被风吹散了。苦主一家大惊失色,趴在地上不敢稍动。伟润急中生智,即刻放下唢呐,高声唱道:魂—灵—升—天—咯!苦—主—请—起!法事完毕,苦主的弟弟指着几小袋白米,对师傅们说,“每人拿一袋吧,算是我大哥酬谢各位了。”老实厚道的伟润对着苦主连连拱手作揖说:“大家的日子都不容易,咋好意思拿你的米呢。”“这点东西不成敬意,还望各位师傅多多包涵。”苦主抹着眼泪,一再表示谢意。伟润见无法推辞,只好扛上米袋,踏上了归途。伟润一边走一边思忖: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条鲜活的生命,就因贪食几颗龙眼,成了短命鬼。人贪不得呀!忽然,一阵清风袭来,假菠萝细长的叶子哗啦啦地摆动起来,似有魑魅魍魉要从中扑来,伟润吓得后背直冒冷汗,头皮都麻了。莫非……伟润不敢往下想了,加快脚步赶路。两只夜猫子鬼哭狼嚎般追逐着,从路上一掠而过,伟润吓得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他频频回头,可身后啥也没见。哎,别自己吓自己了,我是替亡灵超度的法师,鬼哪儿会害我呀。哎,沙子咋撒脚后跟呀?停下来一听,又没了。莫非那后生仔真的跟着来了?伟润慌了神:白天不说人,夜晚不想鬼,刚想鬼就来了!还是快逃吧。伟润加快了脚步,可是走得越快,沙子就撒得越多。我的妈呀,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就放过我吧!伟润不敢走了,把米袋子放在路上,两手颤抖着从褡裢里拿出唢呐,吹了一曲《哭黄天》。哎,还真灵验。伟润扛起米袋,又继续赶路了。才走几步,脚后跟的沙子又令人毛骨悚然地撒了起来。伟润赶紧把米袋放下,盘坐路中,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那摩佛,那摩法,那摩僧,那摩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天罗神,地罗神,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南无摩诃般若波罗蜜……哎,不撒沙子了!伟润又扛着米袋急忙赶路了。刚迈开脚步,沙子又撒过来了。这回,伟润不吹唢呐也不念什么经了,只是厉声喝道:天门开地门开,妖魔鬼怪都离开!便扛着米袋子拼命地跑。尽管沙子不停地撒,他头也不回,一口气跑到家里。等缓过气来,才心有余悸地告诉妻子:老婆,我今晚遇到鬼了……妻子半信半疑,接过米袋一看,惋惜地骂道:“糟老头子,这哪儿是什么鬼呀,米都漏了一半了!”

作者:李火生 2015/12/22 16:21
老式电话

民国初年,世道混乱。乱世出盗贼,二龙山就出了一帮偷鸡摸狗的蟊贼,头目叫黑三。一天,黑三的爪牙独眼鼠从县城踩点回来报告:县长的官邸有个宝贝,想要什么时对那宝贝说一声,所要的东西立马就到了面前!黑三根本不相信世上有这种“随心想”的宝贝,骂独眼鼠是人嘴里面放狗屁。独眼鼠却发誓赌咒,说自己昨晚潜入县长房内,躲在房梁上观察了半夜,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千真万确。黑三将信将疑,要独眼鼠带路,到县长官邸见识见识那宝贝。入夜,黑三和独眼鼠潜入空无一人的官邸,躲在房梁上等候。没过多久,醉醺醺的县长开门进来。独眼鼠悄声告诉黑三:“看,桌子上放的那个黑家伙,就是我说的宝贝。”县长独自在房内哼了一阵小曲儿,然后一手按住那宝贝,一手摇动宝贝上的手柄,完了拿起宝贝上一个两头粗、中间细的物件,贴在脸上说:“喂,上茶!”不一会儿,就有人送茶水进来。县长喝了茶,又如法操持宝贝,说:“喂,让怡红院的小翠香到我这里来!”不一会儿,一个涂脂抹粉的小娘儿们真的就扭着屁股进来了……黑三眼睛都看直了,在心里说:老子以为“随心想”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想不到世上真有这等宝贝!待县长酣然入睡后,黑三便和独眼鼠溜下房梁,盗得宝贝,搂在怀里逃出门去。黑三欢天喜地地回到二龙山下,在自己的破草房里,摆出被他称作“随心想”的宝贝,眉飞色舞地对一帮蟊贼说:“从今往后,咱弟兄们就用不着干偷鸡摸狗的营生了!需要山珍海味需要银元娘儿们,对着宝贝说一声,就他娘的什么都有了!”有同伙不信,黑三便演示,仿照县长的方法,先哼了一阵小曲儿,然后一手按住那宝贝,一手摇动宝贝上的手柄,完了拿起宝贝上一两头粗、中间细的物件,贴在脸上说:“喂,上茶!”可是等了半天并没有人上茶。黑三又说要娘儿们。可过了半天还是不见任何动静!黑三很是纳闷儿,问独眼鼠这是咋回事。平日足智多谋的独眼鼠狠抓头皮,抓得头皮流血时才有话:“说不定是咱不晓得使用这宝贝的秘诀。”黑三再次亲自下山,潜进县长官邸,拿刀子顶着县长胸口,逼他说出使用宝贝的秘诀。“你是说……被你们盗去的……电话?”县长尿都吓出来了。县长说的是实话:黑三所盗的不过是一部老式电话机而已,少见识的黑三却认定县长是耍滑蒙人,继续逼他,手上多使了点儿劲,不料刀子就捅进县长胸口里面去了。人一死,秘诀也就没指望了。而县长被杀,官府肯定要追查的,为躲避杀身之祸,黑三一不作二不休,干脆带领独眼鼠等同伙儿上山为匪了。“随心想”也被他一脚踢下了山崖。当时战乱不断,民不聊生,因此有饥民源源不断汇入黑三的山寨。一晃十年过去,黑三的势力越来越大,匪帮竟然扩充到几百个人几百条枪,嚣张一方。官府无力剿灭这帮悍匪,只好招安,让黑三换装出山,就任县保安司令。上任不久,秘书给他的官邸内装了一部老式电话,同原来县长用的那个宝贝一模一样。黑三说:“这物件老子早见识过,名叫‘随心想’。但没有秘诀不灵。”秘书笑起来,说这叫电话,根本用不着秘诀,并要当面演示给他看。黑三就说自己要喝茶。秘书拿起电话说:“喂,给司令上茶。”转眼间,茶送到。黑三乐得一蹦三尺高,亲自试用:“喂,把怡红院最俏的小娘儿们给老子带一个来!”没多久,怡红院最俏的小娘儿们真的就扭着屁股来了!黑三把大光脑袋拍得啪啪响,一边嚷:“真他娘的怪了!一模一样的宝贝,老子当蟊贼时使用不灵,这进城当了官儿它为什么就灵了?”

作者:尹全生 2015/12/22 16:20
新民间故事

讲述王氏家族的故事

作者:安童 2016/1/31 11:40
走出农村——我的梦想

《走出农村》讲述一个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农家孩子,在新中国成长,终于实现小时侯走出农村进入城市生活的梦想的故事,这也是一部讲述新中国老三届人生经历的书,读完这部书后,你会对我们的新中国有更加深刻的了解。

作者:zhimianrensheng 2016/1/22 9:58

中国故事期刊

更 多 >>

友情链接

故事会传媒

×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