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长篇故事 > 梦锁惊云 > 第三章、失去记忆

第三章、失去记忆

作者:守望天使 发布时间:2017-01-07

  漫天的星斗,像一颗颗镶嵌在黑绸缎上的明珠,发出灿烂的光芒。萱萱慢慢走在夜色里,她恨!咬牙切齿地恨,她的目的是那条烂尾街,她的手里拎着一桶汽油,兜里揣着爸爸的打火机,脚步有些缭乱,双手微微颤抖,有好几次她都想转身逃回去,可是她更恨,那股子恨意支撑着她的双脚一步步走下去。
  夜果然是最好的掩护屏障,手里已经拧开盖的汽油桶散发出熏人的味道。
  近了……更近了,她紧张的浑身颤抖,可是她突然觉得不对劲,一股焦糊味直冲鼻子,大量的烟从那间房子里冒出来,随即她看见了火,一股一股的火苗,从屋子里窜了出来,她手里的汽油桶啪嗒掉在了地上,她扑进院子,火正从门口向外冒,大股的浓烟随即涌出。
  “妈妈……”她撕心裂肺地大叫,可是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她急了想要冲进火海,可是她的头上一阵剧痛,昏倒在地。
  再次醒来时,她躺在医院里,床边除了爸爸张姨还有警察。
  “我怎么了?”萱萱扶着头,奇怪地看着这些人。
  “你晕倒了,你晕倒在烂尾街的一家起火的民房里,我们想知道你为什么去哪里?”一位瘦瘦的警察抢先开口。
  “我……我……”萱萱扶着剧痛的头,什么也想不起来,昨晚的记忆像是被什么东西挖走了一样,她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用力的想,只感觉脑子一阵阵剧烈疼痛。
  “啊!”她尖叫着捂住头,痛苦的样子绝非假装,任谁都能看出她额头上那豆大的汗珠。
  “别逼孩子,你们看她多痛苦。”爸爸拦住了继续发问的警察。
  “我去叫医生。”张姨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走了,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医生来了,她被打了一针不知道什么的药,一阵疲惫感袭来,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萱萱醒了之后,警察又来了几次,可是萱萱对于去烂尾街的记忆,就像用了橡皮擦轻轻一抹,什么都不见了,如果用力去想,她的头就会剧烈疼痛,疼的死去活来,医生拒绝警察再来骚扰,警察们只能无奈地走了,临走时看她的眼神有些困惑,也许是在猜测她是不是装的。
  萱萱并没有假装,那晚的记忆她也想知道,可是不管她多努力都想不起她去烂尾街干嘛去,难道去见那个女人?不!绝不会,她恨那个女人,那她为什么去……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只是从此她害怕深夜,每当夜晚,她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都会看见一个头上流血的女人,站在她的一侧,浑身黑乎乎地就像被烧过的木炭,阴森森地望着她,那样是像是仇恨、又像是无奈,很多情绪包裹在一起,让她也看不明白。
  “你是谁?”萱萱颤声问她。
  那女人并不说话,只是瞪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未知的情绪,盯得她内心翻腾,恐慌不已。
  出院不久,她回到了学校,可是总觉得前前后后的少了些什么?好像有什么本来应该在她身边的东西消失了。
  “是什么?”她不停地问自己,没有答案,也没有人告诉她。学校的同学看见她回来,很高兴,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她其实也想问,她是不是少了什么,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她怕朋友们把她看成精神病。
  回到宿舍的第一夜,她没有睡着,眼睛盯着靠着墙站着的女人,她轻轻地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阴魂不散地跟着我?”
  女人并不回答,只是用那双直勾勾的眼睛看着她。
  “萱萱!你怎么还没睡?”下铺的张宁突然出声,吓了萱萱一跳。
  “做了个噩梦。”萱萱轻声回答,随即问张宁“那么你哪?为什么也没睡?”
  “要中考了,我在偷偷复习。”说着她拿出电棒晃了晃,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
  “真用功,你打算考清华吗?”萱萱也微微一笑。
  “我也不知道,家里条件不好,能上好大学是我唯一的出路,哎!我不像你们城里的孩子,我妈说,如果考不好就让我回家嫁人去,我不想这么早就嫁人,在农村嫁了人一辈子就算是完了。”张宁叹息了一声。
  萱萱没说什么,她没有张宁的担忧,嫁人,对于她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可是她对未来同样茫然,看一眼身边立着的女人,久了虽然没有当初的恐怖,可是她还是非常害怕,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上了鬼魂,为什么这鬼魂的眼神看上去那么熟悉,难道这女鬼曾经是她熟悉的人?她不止一次想问女鬼,她不回答像个哑巴,难道人和鬼之间根本无法沟通?
  “瞧你叹什么气呀?你家条件那么好,你学习也好,将来一定嫁的也好,还有什么愁事?我羡慕都羡慕不来,要是我有你那么好的条件,让我死我的都愿意……”张宁的声音有些尖锐。
  “萱萱叹息,并不是因为以后,是她仿佛丢了一件重要东西,记不起来了,这感觉让她非常不好受。“我感觉我丢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找回来?”萱萱说出去了多日里的困惑。
  “东西?是吗?会是什么?你们这些城里的娇小姐就是矫情,哎!不说了睡了……”张宁嘀嘀咕咕说了一句,就没声了,不久上铺响起了轻轻的鼾声。
  门就在这时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白影闪了进来,她脚不着地,慢慢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飘然消失了。
  萱萱瞪大了眼睛,猛然坐起,竟然已是天明。
  这时张宁也醒了,说要去书店买复习材料,萱萱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五。萱萱讨厌星期五,星期五的晚上,她照例要回家住的,她讨厌家里,讨厌那个对着她一脸假笑的张姨。
  萱萱拿着书包慢悠悠地走出校园,老李的车就停在面前,她叹了口气上了车,老李笑呵呵地回过头看着她说:“咦!一个星期没见,我们的萱萱又长高了不少。”
  萱萱抿着嘴笑了笑,算是作答。
  “李叔!”车开启后,萱萱突然叫道。
  “嗯!”
  “我想去你家吃晚饭。”
  “好……哇!不过,萱萱呀!你爸爸没在家,你张姨的性格你也知道,你要不回去,我怕她难为你。”老李有些为难地说道。
  “我给她打电话了,说我去同学家住一晚,她不会反对的。”萱萱实在不想回家,爸爸不在她和后妈免不了火星撞地球。
  “那好吧!去我家,正好你婶子做了好吃的,她侄子来了。”老李愉悦地说着。
  “噢!你家有客人呀!我去是不是不好。”萱萱皱眉。
  “怎么会,你婶子早就念叨想让你去家吃饭了。”
  “嗯!好吧!”萱萱微笑,不管婶子的侄子是个怎样的人,总比面对家里那个女人好。
  车很快开到了司机老李的家,老李还没进屋就嚷嚷着来客人了。
  婶子迎出来,看见萱萱热情地抓住了她的手,拉着向屋里走,他家的屋子不足七十平,不过收拾的干净整洁,给人很温馨的感觉。
  “赵紫萱!是你?”
  “丁涛!是你?”萱萱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哦!你就是婶子的侄子?”
  丁涛微笑地点的头。
  萱萱也笑了,谁知道世界这么小,放了学还能碰见同班同学,这个丁涛,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但人长的好,学习更是优秀,是班级里的班长,兼任学年组大队部的书记,只是萱萱很少出席学校的各项活动和这位班长大人并不熟悉。
  “你们认识?”婶子在一边笑嘻嘻地问道。
  “何止是认识,我们是同班同学,前后桌。”丁涛笑呵呵地回答。
  “那太好了,小涛替姑姑招待客人,姑姑给你们做好吃的。”婶子说完风一样走了,老李去外边停车,客厅里只剩下了萱萱和丁涛。
  “你坐!”丁涛尴尬地挠挠头,他早就注意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她不爱说话,不爱和任何人交朋友,眉头总是紧皱,仿佛心中压着一块巨石,她是个有故事的人,丁涛心想。
  “谢谢!”萱萱淡淡地笑着,她没有坐,而是走到了书柜前,抽出一本书,安安静静地看了起来。
  “你瞧!让你独自看书,姑姑会说我待客不周,我们说点什么好吧!”丁涛是个很会交际的人,没话找话都能让人无法拒绝。
  “说什么?”萱萱认真地问。
  丁涛的脸一红,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孩会这么直白。
  “我听说下个星期,学校组织去看电影,只是不知道什么片子。”
  “什么片子有关系吗?”萱萱放开书,直直地看着丁涛。
  “没!呵呵!我只是想说,要是喜剧就好了。”
  “呵呵!我到希望是恐怖片。”
  “恐怖片,你……你一个女孩子,喜欢看恐怖片?”丁涛夸张地大叫。
  “呵!怎么?别告诉我你不敢看。”
  “谁说的,我可是有名的丁大胆。”
  “好呀!丁大胆,一会吃完饭,我请你去看恐怖片。”
  “好!一言为定。”
  俩人说完相对一笑。


上一篇:第二章、冰凉的心
下一篇:第四章、恐怖电影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