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长篇故事 > 梦锁惊云 > 第四章、恐怖电影

第四章、恐怖电影

作者:守望天使 发布时间:2017-01-16

  一顿晚饭吃的其乐融融,席间丁涛一直讲些小见闻、小笑话逗大伙开心,萱萱很少大笑,抿着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对她已经很难得的。吃过了晚饭,丁涛端给她一杯茶,她摇摇手说:“不喝了,我想回去。”说着起了身。
  “啊?你要走?”丁涛下意识也站起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挠着头似乎有话要说。
  “怎么了?天黑了,我得回去了。”萱萱不解地看着他,突然想起饭前的承诺,对了答应他去看电影的,她怎么会给忘记了,瞧瞧这脑袋。
  “抱歉,电影的事我给忘了,你……真要去看吗?”萱萱微笑。
  “当然!言出必行是我的性格,你不会是反悔了吧?还是你根本不敢看恐怖片,只是说大话?”丁涛嘿嘿地笑着,那眼神闪过明显的挑衅。
  “谁说我不敢看了,我只是忘记了,既然你坚持,我们现在就去,如何?”萱萱刚说完,她的手机响了,接起叫了一声:“张姨。”然后扭过身去,似乎不愿意让丁涛看见她冷着一张脸讲话。
  张姨的口气很不好:“萱萱,你怎么还没回来,你爸都要到家了,你这孩子也太没规矩了,回头你爸又该说我不管教你……喂喂……你倒是说话呀!哑巴了是吧?越大越没规矩,真是有娘养没娘教的玩意……”张姨嘟嘟囔囔地骂着……突然被萱萱打断了话:“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我爸回来,你可以把事情都推在我身上。”说完她挂了电话,转过身时,看见丁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走吧!愣着干嘛?”萱萱去拿外套。
  “这个……你要有事,我们可以不去的。”丁涛看她打电话的语气不加有些担心。
  “去呀!为什么不去,今晚我打算看通宵,怎么不敢吗?”她满脸微笑地望着丁涛。
  “好!我舍命陪君子,走吧!”丁涛夸张地说着,还很绅士地伸了伸手。
  萱萱笑了,她从没遇见过这么有意思的男人,好像什么事到他这里嘻嘻哈哈就过去了,没有任何愁事,性格开朗的让她嫉妒,俩人刚走到门外。
  李叔便追出来说:“我送你们去,夜里路上不安全。”
  “不用了姑父,电影院离这里很近的,再说我能保护赵紫萱的。”丁涛就差拍着胸脯保证,萱萱瞧着他认真的样子笑了笑,也插话道:“放心吧!李叔,电影院不远,我们走走当散步了。”老李见萱萱坚持,他只好嘱咐又嘱咐丁涛一定要带好萱萱,弄得萱萱有点尴尬,仿佛自己是个孩子,处处需要人照顾。
  一路上她很沉默,到是丁涛兴奋得说个不停。
  他们选择了一部老片子“咒怨”进去时,电影已经开始了,影院里很黑,丁涛的手突然抓住了萱萱,萱萱慌了,用力挣扎了几下,只听丁涛说道:“别动,这里这么黑,我可不想你摔倒了。”
  萱萱知道了他的好意,又躲闪了一下,没闪开,索性让他牵着走了进去。忍到了座位上,她才抽回了自己的手。
  这部片子萱萱早就看过了,再看更没有怕的感觉,到是丁涛看得认真,时不时的发出尖叫。萱萱突然有些后悔了,不该来这里,因为她有一种感觉,要出事,可会出什么事?她不晓得,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周围有着某种潜在的危险正向她靠近。
  在电影画面演到贞子从井里爬出来那一刻,萱萱突然看见一个影子爬出了荧幕,正向他们慢慢爬来,她的姿势很怪异,绝不是经常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女人,萱萱被吓坏了,拉起丁涛的手颤声说:“走……我们走,快!”
  丁涛以为她怕了,刚想廖侃她几句,但是看见她脸色苍白如纸,他忍住了,配合着她的脚步跑出了电影院,站在路灯下,萱萱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正抓住她的喉咙,丁涛看出她的异样想送她去医院,萱萱摇摇头,靠着路灯站了一会,才感觉自己活了过去。
  “我送你回去?”丁涛小心翼翼地说,他现在后悔死了,后悔不该提议看什么恐怖片。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萱萱恐惧地看了一眼电影院,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
  “都怪我,不该拉你来看恐怖片,你别怕,这都是假的,世界上根本没有鬼怪。”丁涛企图安慰萱萱,只是他并不知道,萱萱看见了什么。
  萱萱坚持没让丁涛送自己,她打了一辆车,回到了家,家里的气氛很奇怪静悄悄的,佣人一个都没在,她的房间在二楼,要路过父亲和张姨的房间,她走过去,本不想注意,谁知一直漆黑的手,从房间里伸出了,她一惊回头去看,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小缝,正好能看见两团肉滚在床上。
  萱萱的火猛地窜上了头顶,她用力推开了门,惊得床上的人连声惊叫。
  不一会去张姨穿着衣服走了出来,什么也没说,扑通跪在了萱萱面前,声泪俱下地说:“萱萱,求求你别把这事告诉你爸爸,我以后再不敢了。”说着她爬几步抓住了萱萱的裤脚,萱萱用力一蹬,把她踹倒在地,然后一言不发地上楼去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星期一她回到了学校,刚一进校门丁涛就迎了上来,貌似等她很久了。
  不过萱萱的表情让他大失所望,根本没看见他似的,直直地向前走去。
  “赵紫萱!”丁涛在她身后叫了一声。
  她没回头,丁涛追了上来,嘴里噼里啪啦地说:“你知道吗?咱们走出电影院不久,电影院里突然起火了,死了不少人。”
  萱萱大吃一惊回过头去,心里疑惑重重,那么说:“突然冲出荧屏的人并不是要害她,而是要救她?可是为什么她能看见这些脏东西?她不解,更加困惑。”
  萱萱最近总觉得自己的周围不对劲,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她视线不及之处盯着她,这种感觉夜晚尤其重。因此萱萱很少在夜晚出门,她怕,怕那双不知名的眼睛,会把她吞噬了。
  丁涛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自从在司机李叔叔家吃过一顿饭,他便缠上了萱萱,经常不离她左右。萱萱很冷地看着他说:“别老跟着我行吗?”
  “行呀!可是去班级就这一条道,你让我爬窗户?”丁涛嬉皮笑脸地说着,讨好的意思溢于言表。
  “你总跟着我,没瞧见黄秀丽看我的眼神吗?她恨死我了。”萱萱横眉立目地说着,在外人眼里,他们像是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
  “不怕!我对她没兴趣。”丁涛大笑。
  “男人果然都是混蛋。”萱萱气呼呼地骂道。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不理她?”丁涛很委屈。
  “是呀!她喜欢你,你好歹给点反应不行吗?这样天天跟着我,不是给我树敌是什么?”萱萱很生气,别过脸不去理会丁涛。
  第二天丁涛果然没有跟在她身后,而是和黄秀丽走在一起,黄秀丽笑得眼眉都翘了,故意很大声的和丁涛谈笑,让萱萱听见。
  可是萱萱根本没有注意,她正在寻找那双眼睛,一双让她心乱如麻的眼睛。
  就在这时她看见了一个男孩,他的头垂得很低,看不见眼睛,看不见面容,可是那个身形特别熟悉,好像在记忆的深处一直有这么个身影在她的左右。萱萱她想追上去问问,可是那人加快的脚步,很快消失了。
  “你不会对那小子有兴趣吧?他的脸……”丁涛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激动地问:“你认识他?”
  “隔壁班的,左脸有一块烧伤,所以总是低着头,和谁也不说话。”丁涛缓缓地说着,眼神中有种明显的情绪。
  “噢!”萱萱的眼神飞向了隔壁班。为什么看见他那么眼熟,为什么?为什么?
  当晚,萱萱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看见一张笑脸,兴奋地大叫:“萱萱!萱萱!”她回头,身后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突然从地下冒出一双手猛然掐住了萱萱的脖子,萱萱想叫,可是怎么也喊不出来,她急得满头大汗,终于一下子坐了起来。
  睁开眼睛的瞬间,她看见立在她床头那个黑炭般的女人,她惊恐地大叫:“你是谁?干嘛一直跟着我?为什么?为什么?”
  女人不吭声,眼神哀怨地看着她,随即消失了。
  “赵紫萱!你鬼叫什么?”寝室的灯啪一声打亮了,黄秀丽大声地责怪她。
  她没反击,抱着腿坐在床头,瑟瑟发抖。
  “萱萱做恶梦了吧!”上铺的谢娜伸出头,递给她一条毛巾。
  萱萱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都湿透了,她没有接谢娜递给她的毛巾,而是摆摆手,虚弱地笑了笑,下床走出了寝室。
  走廊里很黑、很静,脚步发出啪啪单调而恐怖的声音,萱萱走进了卫生间,正好听见冲水的声音,她洗了把脸,呆了半天,突然她浑身发毛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隔间,听到冲水的声音已经半天了,为什么没人走出来。
  她一惊,加快脚步,跑回了寝室,一夜未眠。


上一篇:第三章、失去记忆
下一篇:第五章、爱恋是罪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沪零B0676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