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长篇故事 > 梦锁惊云 > 第八章、爱情是逼来的

第八章、爱情是逼来的

作者:守望天使 发布时间:2017-01-26

  自从同意了和丁涛交往,麻烦也随后而至,父亲大发脾气,将她赶出了家门。虽然还继续供她读书,但是告诉她不许回家,以后也断绝来往,只当资助她读书的陌生人,萱萱知道这些都是张姨枕头风功劳,张姨早就想把她赶出这个家了,特别是她发现了张姨的秘密之后。
  萱萱嘴上说无所谓,可是心里却止不住悲伤和委屈,因为和丁涛并非她所愿,她也是被逼的,这其中的痛苦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丁涛对此表现的很内疚,他说要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无家可归,他承诺只要有他在,就不会让她孤单无助,一辈子爱她疼她,对她好,萱萱对这些不着边际的誓言并不热衷,也许不是真爱的缘故,她的内心没有一点激动,反而有种负担感。
  日子本来可以这样平淡无波地度过,可惜好景不长。丁涛的父母来了,没想到他的父母大有来头,A市很有名的富商,而丁涛是他们家的独子,掌上明珠般的人物,因为自己要求贫民式的锻炼,才会隐藏了家事独自在这里上学。
  丁涛的父母约见了萱萱,他们很礼貌,不像电视情节里那些有钱而高傲的父母,丁母是个美人,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她笑着对丁父说:“老公,咱们的儿子和你一样,我还记得……”
  丁父抓住了她的手,宠爱地笑了笑说:“多久的事了,别在提了。”
  丁母轻笑,一脸的高深。
  “爸爸妈妈!我喜欢萱萱,我……”
  “儿子,我们没反对你和赵小姐来往,这时候的感情至真至纯,我们是过来人,懂得的,不过以后的发展你也是知道的,你内定的妻子是谁你自己清楚。”丁父的声音不大,可是很用分量。
  丁涛一下子蔫了,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萱萱,萱萱正在看着窗外发呆,好像这里发生的事和她无关。
  “小子!我看赵小姐的心思未必在你身上。”丁父皱着眉说道。
  “不管我的心在不在你儿子的身上,他都必须和你们内定的人结婚,那么我的心不在他身上岂不是更好?”萱萱扭过头,接过丁父的话。
  丁父因为她的话变得阴沉,依旧保持着风度地点点头说:“很抱歉赵小姐,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丁涛从小就知道,我也曾多次告诫过他,不要去寻找什么真爱,只能让自己和别人痛苦。”
  “没关系,你们毁掉的只是你儿子的幸福和我无关,因为我并不爱他,那么告辞。”萱萱一口气说完,站起身来,欲走。
  “萱萱!别走。”丁涛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盯着他的父母说道:“我要和萱萱在一起,我不管什么内定的妻子,我只认定她才是我一辈子想要守护的人。”
  “孩子你还小,想当年,我也是这么反抗过,比你还激烈,可是后来我认识了你的妈妈。也就是我内定的妻子,她用她的爱化解了一切,你看我们现在多幸福。再说,这女孩并不爱你,你能肯定她会和你生活一辈子吗?别傻了儿子,她今天不爱你,以后也不会爱的,她是那种执着的女孩,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丁父的声音很柔和,语言却非常犀利,一语说破了萱萱的心理,是呀!她不会爱的,今天不会,以后也不会。
  “爸爸妈妈,你们不是我们,你们的感情经历,决定不了我的,请你们不要干涉我的自由。至于她爱不爱我,那是我的事情,你们不可以小瞧我,她今天不爱我,可是只要我不放弃,一直坚持,我相信我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会用的我的行动感动她的心。”丁涛大吼,情绪很激动。
  “儿子,我们并不是来拆散你们的,我们会鼓励你们继续交往下去,但是婚姻……你改变不了的……”
  “不……我不要……”丁涛的情绪异常激动,能看出他身体在发抖,萱萱很担心地靠近他说:“丁涛!不要太激动,你父母的意思我知道,他们也希望我们先交往试试,结婚是很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萱萱叹了口气,她出言相劝是因为不想让丁涛太激动,这个丁涛一激动说不上又做出什么傻事,她可不想再被推到尴尬地沼泽里不能自拔。
  “赵小姐说得多好,我们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可以交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丁母笑呵呵地站起,看着萱萱的眼神有几分赞许。
  丁涛在萱萱的安慰中,渐渐平息了情绪,他不傻,他明白只要父母现在不禁止他们交往,以后就还有机会,所以他没在说什么,紧紧抓住萱萱的手,专注的模样让他的父母相对无言,最尴尬的还是萱萱,她不愿久留,她再次告辞,这一次和丁涛一起走出了餐厅。
  “对不起!”走了许久丁涛突出冒出了这么一句。
  “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萱萱淡淡地回应。
  “是因为你不爱我,所以才觉得无所谓是吗?”丁涛看上去有些激动,手微微颤抖。
  “也许……”萱萱的话还没说完,丁涛猛然把她拉进怀里,这里正好是个死胡同,没什么人经过,丁涛低下头强行用他的嘴去吻萱萱,萱萱被突然发生的一切吓坏了,她奋力挣扎着,泪水在挣扎中纷纷而落,这些冰凉的小东西刺激了丁涛,他慢慢松开了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萱萱一脱离他的控制便没命似的逃走了,眼泪随着风飘逝,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原谅丁涛。
  一转眼期末考试就要到了,萱萱的生活变得忙碌,只是偶尔看见丁涛失神望着她的眼睛,她一阵颤栗,她在躲着他,不管是在班级,还是在回宿舍的路上,她都会来去匆匆,甚至不在食堂吃饭,不给丁涛一点单独和她相处了机会。
  可是不管怎么躲避,他那双忧郁的眼神都会跟在她左右,她几乎崩溃。
  “不要跟着我。”萱萱忍不住了,她冲着身后大吼。
  丁涛一脸憔悴地走到萱萱面前,他不说话,只是看着萱萱发呆。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萱萱愤怒地问道。
  “我没想让你怎么样,我……我管不着我的脚、我的眼……我知道,那天我不该那么对你,我知道我的样子吓坏了你,所以我不敢和你说话,我只想远远地看着你。”丁涛慌乱地说着,手胡乱地挥舞着,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潇洒和镇定。
  “我没怪你,你不必自责,马上考试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影响学习。”萱萱叹气,她还是心软了。
  “不会的!不会的,只要你允许我看着你,想着你。”丁涛说着抓住了萱萱的手。
  萱萱的手一抖,避开,扭身,不去看他受伤的眼眸,淡淡地说:“别误会,我没有让我们的关系继续的意思,你父母的话你还记得吗?别浪费彼此的感情,我不想若干年后我会因为爱情变得凄惨。”说完她头也不会地走了。
  谁想到。
  丁涛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他双手伸开,像是一只展翅的鸟。
  萱萱几乎瘫倒在地,扶住她的手是薛晓鹏。
  她无助地看了一眼他,泪水一滴滴流了下来。
  “先别哭,救人要紧。”薛晓鹏面无表情地把她拉到了天台。萱萱浑身颤抖地走过去,颤声说:“丁涛下来好吗?”
  “不!”丁涛凄惨地一笑。
  “为了我不值得。”萱萱哭了。
  “不为了你,为了我自己,如果我连自由恋爱的权利都没有,还活着有什么用?”丁涛的语气很坚定,像是下定了决心。
  丁涛的父母很快赶来了,他们狠狠地瞪了萱萱一眼,好似她是主导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儿子下来,你要是死了,你妈和我还怎么活了。”丁父的声音哽咽了,爱子之心让人感动。
  “爸爸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对不起!这件事上我不能听你的,我想要我的爱情。”丁涛回头看着父亲,眼里泪花点点。
  “丁涛你太任性了……”丁父怒吼了一声。
  丁涛对着空中伸出了一只脚,引起了一片惊叫。
  “好好!妈妈都答应你,你先下来好吗?”丁母抓住了丁父的胳膊,哀求地说:“别管什么以后了,让儿子自己选择吧!”
  “嗯!”许久丁父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丁涛被拉下了天台,一场风波渐渐平息,可是这场风波的主人公并没有得到休息,萱萱被叫道了学校的教导处,那里坐着丁涛的父母和萱萱的父母,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萱萱身上,像一把把齐齐射来的飞刀,扎得萱萱体无完肤。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甩在了萱萱的脸上,丁母不在是温柔的贵妇,而是个愤怒的母亲,她气呼呼地大叫:“你到底用什么办法诱惑了我的儿子,让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变得这般痴傻?”
  萱萱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没有一点袒护她的意思,而是狠狠地瞪着她,好似陌生人一般。
  萱萱闭上了眼睛,咬着牙,一声不吭,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错,索性她认了。


上一篇:第七章、来自地狱的阴魂
下一篇:第九章、生病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