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长篇故事 > 梦锁惊云 > 第九章、生病

第九章、生病

作者:守望天使 发布时间:2017-02-08

   丁涛自杀的事在小城里闹得沸沸扬扬,连累萱萱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萱萱都不敢去学校了,同学老师们看她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仿佛她是外星来的生物,有些别的班的同学总是借故来她们班就想一睹她的芳容,看完后对她长相的总体评价就是不怎么地,能让一大才子要死要活的爱上简直不可思议,甚至有人猜测萱萱给丁涛下了蛊。
  弄得萱萱快疯了,可是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爸爸和张姨,他们在出事当天双双开到学校,奇怪的事他们没有骂萱萱,而是一反常态的对她问寒问暖,拐弯抹角地问萱萱丁涛的情况,说来说去萱萱听明白了,他们不是来看她的,也不是为了丁涛来的,他们是看上了丁涛的家事,想借机让萱萱攀龙附凤,这种嘴脸让萱萱恶心,她气呼呼地扭头就走,一回头就看见丁涛的父母,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疲惫之色,丁母上前一步抓住萱萱的手焦急地说:“你去看看丁涛吧!你不去他不肯吃东西……”
  “伯母,我不能去,他这样做太让我失望了,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完成我的学业,你们还是多劝劝他吧!”
  “你这孩子说什么哪?”萱萱被爸爸一把拽到了身后,笑嘻嘻地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赵紫萱的爸爸,你们儿子的事我听说了,这么好的人才要是有什么意外,那就太可惜了,你们放心,我们一定劝萱萱去照顾丁涛的,这孩子我早就看他有出息,我们萱萱能认识这样的朋友是我们的荣幸。”
  “爸爸!”萱萱在父亲身后不满地叫道。
  “你给我闭嘴,马上去医院照顾丁涛,不然我停了你的学费。”爸爸的眼中明显充满了警告,萱萱重重地吸了口气,她不想在挣扎了,去照顾他也行,是时候让他死心,让他知道自己的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萱萱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面对着丁涛她一直冷着脸。
  “你好像很不开心?”丁涛抓住她忙碌的手,把她拉到了身边。
  “开心?哼!你简直是我的恶梦。”萱萱甩开了他的手,她是恨,恨面前的男人给她造成的恐慌,以后她怎么面对同学和老师?以后她怎么能摆脱他的阴影,他就像一块压得很低很低的乌云,压得她喘息困难。
  “我只想证明我爱你。”丁涛低下头,眼里含着泪。
  “这是爱吗?我不懂,爱是用这种办法要挟来的?”萱萱叹气,她越来越不了解面前这个男人,以前他阳光快乐,可是现在他萎靡憔悴,这就是爱情带来的后遗症?那么爱情不是太可怕了?
  “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我不这样,你怎么会理我,你不理我的日子你知道我多难受吗?我不想失去你。”丁涛热切地说道,好像急于证明自己的孩子。
  “你已经失去我了。”萱萱淡淡地说完,拿起一个苹果,慢慢地削,削完塞进他的手里,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冷冷地说:“丁涛,我希望你成熟一点,你这样要挟我只是无能的表现,还有这样证明来的爱,我不会接受。”
  丁涛的手一抖,苹果差点掉在地上,他低着头不再出声,萱萱也不在说话,呆坐在哪里,像是个没有生命的玩偶。
  “对不起!”许久丁涛说了一句,接着又说:“是我太急切了,你放心,我会追到你的心的。”
  “省省吧!把用在我身上的力气,用在学习上,爱情对于我们还太早。”萱萱并不看他,她知道这不是他希望的答案,可是她能给他的答案也就只有这个了。
  一个星期后,萱萱和丁涛重新回到学习,他们的身影立刻引起了一片波澜,好多同学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有羡慕有暗骂,有不屑有嫉妒,所以的这些都拧成了一股绳,把萱萱紧紧困住。
  “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怎么独自在这里流泪。”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萱萱扭过头,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他,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个无人的地方,想要发泄一下自己情绪,可是他竟然阴魂不散。
  “可以!我不出声好了。”薛晓鹏摆摆手,坐了下来。
  “你……”萱萱怒了,“为什么?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
  “小姐!校园的树林是你自己的吗?”
  “不是!……好!你呆着我走。”萱萱气呼呼地站起来,刚要走,一只手臂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
  她挣扎,他把她按在了树上,嘴快速堵住了她的嘴。
  萱萱只觉得心跳加快,用力地挣扎,可是他的手像钳子一般死死抓住。
  萱萱咬住了他的唇,一股血腥味令人作呕,他放开了她,擦掉嘴唇上的血,笑了,笑得有些落寞。
  啪……萱萱回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他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
  萱萱痛苦地闭上眼睛,一串泪水快速滚落。
  突然她听见一丝细小的声音,她瞪大眼睛,头顶上慢慢垂下一头黑发,她慢慢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空洞的眼眸,她吓得尖叫,想跑,那些头发像蛇一样缠住了她的脖颈。
  她用手去抓,那些头发反而缠得越紧,她想喊,可是嗓子里只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影子一闪,黑发不见了,那双眼睛也不见了,她虚弱地蹲在地上喘息,半天才缓过劲来。
  本来美好的学校生活,萱萱却过得战战兢兢,她怕丁涛的死缠,更怕薛晓鹏的阴晴不定,这两个人注定是她的魔,磨得她心力憔悴。
  入秋的时候,萱萱染上了咳嗽,开始她没注意,也没吃药,后来进成了每日跟着她的顽疾。上课时因为她的咳嗽不止,老师无法继续,敲着黑板让她回去休息。她在众人冷漠的眼神中,走出了教室,室外秋风正紧,她慢慢地走进那些飘起来的落叶中,想象着自己就这样咳死了,灵魂飘出了体外,和那些飞舞的落叶一起飘荡该有多好。
  想着她闭上了眼睛,一滴泪从眼角慢慢落下,凄凉而落寞。
  “萱萱!你怎么了?”丁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果然追了出来,萱萱慌忙擦去泪水,回头露出一抹微笑,“我没事,你回去上课吧!”
  “不行,我看你咳得很厉害,我带你去医务室。”丁涛抓住了她的手,她没动,只是淡淡地淡淡地说:“别管我好吗?你上学期的成绩已经降了许多,现在为了我不去上课,你想让我成为众人的口舌吗?丁涛我求你,求你放开我,不要在管我好不好!去学习去上课……咳咳咳……”因为激动,萱萱猛咳不止。
  丁涛皱着眉,一脸的心疼,可是他不敢不听萱萱的话,这一阵她非常敏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担心会失去她,失去她的人。
  “好好……我回去上课,那么你自己一定要去医务室好吗?”
  萱萱如卸重负地点点头,然后摆摆手,蹒跚而去。
  不过她没有去医务室,而是回了寝室,躺在了寝室的床上,闭上眼睛,她很快睡了过去。
  那是一条狭长的胡同,她走过,这一次没有无数只向她身来的手,只有宁静,死一般的宁静。然后她看见了他,薛晓鹏挡在了她的面前。
  “走开,别挡着我的路。”萱萱大吼。
  “这里不是你路、回去。”薛晓鹏面无表情。
  “我就要走,我就要走。”萱萱用手去推,用脚去踹,可是手挨不到他的身上,脚碰不到他的裤脚。她愣住了,愣住的同时,她被薛晓鹏扛在了肩上,她用力挣扎,最后又咳了起来,这一次她感觉心都要咳出来了。
  猛然做起,她竟然在医务室里打着吊瓶,身边的椅子上坐着校医。
  “我怎么在这里?”萱萱挣扎这想要坐起。
  校医是个四十左右岁的女人,很和蔼,她按住了她的身体,柔声说:“别起来,手上吊着药哪!”
  “我没事!”萱萱想要拔掉手背上的针头。
  “你这是要干什么?”校医很生气,抓住了她的手。
  “我没事,不用点滴的。”
  “还说没事,你在发烧,要不是你的同学把你被到这里来,你现在都容易烧坏脑子。”校医严厉地说道,手把住了她的手,很轻柔。
  “噢!谁送我来的?”萱萱不在挣扎,躺好,她随口一问。
  “一个男同学,应该是你们班的吧!我没细问,他送你来后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萱萱百思不得其解,是谁能进入女生宿舍把她带走?萱萱叹息,心理认定是丁涛。
  “你们这些孩子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秋凉了,也不说多穿点,生病了多让家长担心……”校医喋喋不休地唠叨着,萱萱却不知道谁会真正的关心自己。
  就在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时,她有看见了那个催着头的女人,她的手里不知道拿了什么,用力一甩,甩进了萱萱的嘴里,萱萱只觉得一股清凉进入身体,喉咙处说不出的舒坦,不久她沉沉地睡着了。


上一篇:第八章、爱情是逼来的
下一篇:第十章、情敌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