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杭帆编辑采访(3月绿版)

作者:故事中国网 期数:2010年3月下 发布时间:2010-03-04

蔓石:时间过得真快,对杂志来说似乎永远走在日历的前面。生活中,我们刚刚送走新年,但是《故事会》即将迎来第一季度的最后一期——3月下,也就是说今年的四分之一就要过去了。今天我们要采访的是3月下的责任编辑杭帆,一位绿版中给我感觉很知性的编辑,大家欢迎!
杭帆:呵呵,大家好!我是绿版编辑杭帆,很高兴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和大家交流,感觉新鲜又有趣。对我来说,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呢^0^
蔓石:我们的话题还是从刚刚过去的春节谈起吧,不知你的春节是在哪里度过的?
杭帆:我在老家无锡过的。  
蔓石:很多人说,现在的春节年味淡了,人们对“新年”的期待不如以前强烈了,关心春晚的人也越来越少,你有这种感觉吗?你觉得这是一种社会发展的必然呢,还是人们兴趣的暂时转移,终究会回归传统?从你个人的感受,现在的春节和10年前或者20年前的春节有什么不同吗?
杭帆:确实是的,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印象中小时候的过年总是和华丽丽的新衣服、香喷喷的饺子,还有鼓鼓囊囊的红包联系在一起,在小朋友的认识里,那真是太美妙的世界了。后来慢慢长大,这些东西越来越司空见惯了,年的味道也就淡了。不过,这也不能不说是我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种表现。至于说到春晚,对很多中国人来说,那就是年三十晚上的一顿精神上的“饺子”,只是这“饺子”的味道越来越寡淡了。而且随着各种娱乐手段的兴起,春晚也不是我们的除夕夜的唯一选择了。在我身边的朋友中,就有很多是不看春晚的,我是折中派,一边上网,一边看春晚,两不耽误。我的感觉是,可能热衷于看春晚的人少了,但批评、议论、炒作春晚的人多了,这波风潮从节前一直延续到了元宵节,持久不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春晚仍然是一个很吸引人眼球的“热点话题”,只是大家对它的关注点有点转移了。
蔓石:你分析了现实,有没有可能做个预测,比如你认为春节和春晚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还是越来越不重要?
杭帆:春节还是很重要的,那可是华丽丽的七天长假啊啊啊。我觉得春晚会走下神坛,变得更为大众化、娱乐化。这是一个全民娱乐的时代,比如最近炒得红火的“刘谦魔术揭秘“,就是一个全民运动、推波助澜的结果。
蔓石:《故事会》在读者心目中的位置和人们对“春晚”的感受似乎有点相像,你有什么好的对策让这本“大众”的读物在未来被更多大众接受和喜爱?
杭帆:说起来,《故事会》和“春晚”一样,都面临同一个难题——受众广大、众口难调。以我个人之见,正因为这样,我们更不能把刊物做成一个大拼盘,去迎合读者的口味,而是要办出自己鲜明的个性特色来。其实,很多读者不是看整本《故事会》的,而是挑各自喜欢的栏目来看。所以,各栏目设置上要拉开一些距离,体现特色,张扬个性。今年红、绿版尤其在栏目建设上动了一番脑筋,推出了各自的新栏目,比如“手机版故事”、“微博故事”等等,再比如“快乐辞典”栏目也更为贴近时下的热门话题。另外,我们办刊物立足于一个“传”字,如果每个故事都能记得住、讲得出,传得开,就不怕读者不买我们的账了。
蔓石:大众对今年的春晚可谓是恶评如潮,但编导一定觉得很委屈,因为在他们的内心,必然觉得自己精心操办的晚会是迎合大众口味的。也就是说,主办者的主观意愿和受众的客观感受,往往并不统一,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故事会》如果要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你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什么?我们都说《故事会》的故事要好看,要能“传”,可如何保证你们编的就是读者需要的呢?
杭帆:对于今年的春晚,从刘谦到王菲,赵本山,大众的舆论都表现得异常苛刻,其中有节目本身的问题,但实质上,大家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对春晚的一种不满情绪。节目类型上的单一重复,内容上的粗糙落后,再加上赤裸裸的广告宣传,几乎让人无法忍受了。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句西方的谚语:“老鹰的翅膀拴上了金块,就再也不能凌空飞翔了。”这里面,其实是一个创作者心态的问题,如果这个环境是角逐的名利场,内容质量当然得不到保证。所以,《故事会》要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从我们的作者到我们的编辑队伍,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切忌浮躁。并且,始终要以对读者负责的态度,万里挑一、层层筛选、用心打磨每一篇稿子。
蔓石:很好。近日我们网站上对于故事的讨论很热烈,比如“故事会,你与时俱进了吗?”这个帖子所讨论的话题也是我们杂志社一直以来关注和重视的,其中花剑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他很想知道现在《故事会》的读者构成究竟是怎样的,作为一个故事作者,他的故事是写给哪些人看的。我想这个问题对于每位故事作者来说都很有意义,你能否解答他的问题呢?
杭帆:关于读者的构成,我们做过一些专门的调查,得出的数据是:百分之四十是中小学生,百分之二十是外来务工人员,还有百分之四十是各行各业的读者,可以说,《故事会》的读者涉及到的人群范围、年龄跨度、知识结构是最复杂的。
    我们编辑部开通了各种渠道来接受读者反馈意见,以及时做出调整,比如通过读者来信、来电,编辑的外出组稿,各种讨论会、改稿会。去年的时候我们还和网站编辑一起,去上海师范大学和年轻学子交流畅谈。所以说,一直以来,编辑部都是很重视这方面的工作。大家也可以看到,今年来,刊物也有一系列的动作,我们希望能够用这种持续的沟通和创新,让我们的《故事会》永葆年轻!
蔓石:好,下面我们来说说这期的《故事会》吧,如果把每一期的《故事会》比作为读者烹饪的一顿大餐,你觉得本期最值得品尝的开胃酒、主菜和甜品分别是什么?对一顿大餐来说,你更注重口味还是营养?
杭帆:这个比喻很有意思,我想一下哦。我觉得这期的开胃菜是《阿P充大佬》,这个故事属于比较有特色的。过去我们的阿P老是小打小闹的,格局不大,这次阿P是豁出去了,怎么也要体验一把有钱人的感觉,喝人参粥、喂鲨鱼玩,临了还和美女来了个心理咨询,整个行程轻松、快乐,阿P玩得高兴,读者也看得开心。主菜呢,我觉得是“新传说”《铜锤花脸》,这个故事把京戏的唱词巧妙地融入情节中,读者跟着人物命运大起大落,大悲大喜,达到了人戏合一的境界。作者驾驭文字的功底很深,整个作品题材别致、一唱三叹、气韵磅礴。至于甜点,我觉得这期的几个幽默故事还都不错,个人比较喜欢《陈年往事》。说到口味和营养的关系,我希望在一期故事里面,话题性的、主题性的故事,和有情趣性的、好玩的故事搭配一下,做到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蔓石:呵呵,好,你提到了《铜锤花脸》,这是篇很特别的故事,这篇故事在编辑部评审的过程中是一帆风顺呢,还是引起过争议?从初稿到最终发表的版本,有没有大的改动?
杭帆:是的,这篇故事的发表过程还是有点一波三折的。现在大家看到的版本,已经是经过我们较大改动以后的了。最初大家争论的重点是这篇作品的文学化、小说化倾向比较强烈,和我们过去发表的故事都不同。所以,我们在修改的时候,着重在故事化方面花了工夫,删除了一些关于人物错综关系的过场戏,加强了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另外,涉及到关键唱词的部分,为了便于读者理解,我们也给出了适当的解释。
蔓石:你个人有没有比较偏爱的故事类型,或者说你希望自己编辑的这期《故事会》给人的感觉是比较温馨的,欢快的,有深度的,或是其他?
杭帆:我个人比较偏爱温情派的故事,比如这期的一个海外故事《丹尼斯的等候》,还有去年的一个16岁故事《意外的飞行》,这两个故事有某种共同点,都是以情动人,都营造出了一个善意、美好的世界。当然,一期刊物不能都是一种色彩,各栏目的特性也不一样,我们编辑在挑选作品的时候,也会注意这种故事基调上的调配,尽量使作品显得个性昂然、五色斑斓。
蔓石:前面我曾说,你给人的感觉比较知性,其实现在《故事会》的年轻编辑大多是研究生学历,都有很高的文学素养和知识水平,而故事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属于“下里巴人”的。你觉得你在评判作品的时候,会不会在个人的好恶和读者的感受间产生纠结?
杭帆:谢谢夸奖。关于这个问题,我想编辑的身份是双重的,既是编辑,也是读者。尤其是我们第一遍接触一个作品的时候,这种阅读的感受也普通读者是差不多的,好或者不好,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大部分情况下,我们觉得也希望,编辑精心挑选出来的作品能够得到读者的赞赏。我现在的困惑倒是,读者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往往发现,我们的预期和反馈情况不一样。
蔓石:是啊,这大概是每个故事编辑都会遇到的难题。
杭帆:可能,上帝是永远满足不了的。
蔓石:作为一名《故事会》的编辑,你觉得这份工作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杭帆:能够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安心地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和文字相伴,我觉得很宁静。
蔓石:谢谢你接受采访,希望你的这期《故事会》能够给大家带来惊喜。
杭帆:还要说些祝福的话吧。那就祝大家虎年快乐多,收获多。还有,我这期正好是3月8号上市,我想特别祝福女性读者们——美女节快乐,多看故事多漂亮!


上一篇:2010年3月下《故事会》目录
下一篇:“相约世博,欢聚上海”故事征文大赛启事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