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郑继文编辑访谈(4月红版)

作者:故事中国网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0-03-21

蔓石:大家好,今天我们采访的是4月红版《故事会》的责任编辑郑继文,掌声欢迎!
郑继文:谢谢!很高兴有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蔓石:最近上海的天气多变,忽冷忽热,昨天还很阴冷,今天忽然感觉春风拂面,暖意袭人。郑继文编辑给人的感觉似乎也和暖春一样,热情爽朗,我们先从郑继文编辑的经历聊起吧。我知道你以前学的是理科,从事的也是和文学毫不相干的工作,后来怎么会走上故事编辑的道路呢?
郑继文:这个问题蛮有趣,也被多次问过,不过说来话长,简单地说,跟我个人的经历和性格特点有关。起初的时候,不懂得规划自己的职业和人生,后来因为情况的变化和机缘巧合,空降到故事圈,成为一个故事人。这么些年下来,做出了一些感觉,更重要的是,做出了感情。用时兴的话说,有一种归属感。
蔓石:嗯,对故事作者来说,往往越丰富的经历可以提供创作的源泉就越多,对编辑来说,你觉得这种经历和教育背景的不同,在判断和选择故事作品上会有什么影响吗?或者说,你觉得自己的眼光和其他编辑会有不同吗?
郑继文:非常好的问题。编辑对一篇故事的选择取舍,其实是一个调和矛盾达到“和谐”的过程,首先,他必须符合刊物的整体定位,同时,他很难完全屏蔽自己的个性色彩。我是希望编辑在符合刊物整体定位的前提下,张扬自己的个性特点的。至于选稿眼光,我觉得这么些年做下来后,教育背景已经不会太多地影响我了。按理说,我应该更重视故事的逻辑,其实不然,在逻辑的关注上,我更注重故事的内在逻辑,发展逻辑,而不会局限于现实生活逻辑。从个人偏好上,我比较喜欢能张扬人性人情的故事,希望有更多关注社会现实的好故事,它可以厚重,也可以轻松、妙趣横生。同时,一直在期待故事创作类型的突破。我相信一位好编辑首先是一位社会工作者,同时还是一位血肉丰满的人。虽然故事这种体裁决定了它不可能宏观叙事,波澜壮阔地展现自己心中的社会人生,但故事编辑应该有高度、宽度和厚度,就像工笔画鸟中能有大手笔一样,鼻烟壶也能做出大师,故事,当然更能出传世之作。这样一个天地里,我一直佩服那些能匠心独运的高人。
蔓石:你谈到了期待故事创作类型的突破,这似乎也是《故事会》从上到下现在都在探索的一个问题,但是这个突破到底是怎样的,在哪些方面可以突破,哪些不能突破,不知你个人有什么想法?
郑继文:突破是个大命题,一直在关注和思考中。一是故事作为一个产业,它的发展目前面临的瓶颈是非常严重的,二是作为一种文学体裁,社会的高速发展和急剧变化对它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这些年来,故事创作中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如穿越故事、玄幻故事,甚至一些鬼故事也写出了新意,但总体感觉,还是不到位、不过瘾,远未到积蓄已久、喷薄而出的程度。只要不丢掉故事的基本特质,如情节和讲述性,任何方向的突破都应该期待,但艺术永远离不开形式,故事亦然。突然当然首先是形式上的,所以,我比较关注故事形式上的创新。但目前不少故事作者在做的是“突围”,而不是突破。比如从小说、散文、诗歌等体裁中移花接木,转到故事上,更多的还是“突围”的味道。
蔓石:提到作者,有人说,故事现在面临的突破困境,原因在于作者的青黄不接,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郑继文:不太同意这个说法。作者的青黄不接,这是故事面临的另一个严重问题了。我们之所以要突破,是不希望故事被“OUT”。新媒体对故事产业的冲击异常凶猛,故事作品应该在吸引读者、扩大读者群体上有新的发展,应该有让人耳目一新的形式和内容。
蔓石:其实对许多作者来说,会有跟从的心态,就是看你刊物上发表的是什么作品,也会仿照着写,所以如果要突破的话,最好也能让作者看到一个样板,让大家知道“看,这就是我们要追求的方向”。不知道《故事会》近期有没有推出这样的作品?
郑继文:“手机版故事”应该是一个,“新新聊斋”也是,其实两年前红版开设“新一千零一夜”栏目时,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吧。
蔓石:听说《故事会》下月将要举办一个作者笔会,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郑继文:这次笔会叫“改稿会”,去年就开始筹划了,与会的作者都是带着稿子来的,将结合稿件中出现的问题与作者进行沟通交流,当然,还会传达编辑部新的理念和思路。
蔓石:好,下面聊聊你这期的《故事会》吧。看了4篇你推荐的作品,感觉故事的味道都很浓,有传奇性。不知你对这几篇故事的评价如何,其中有没有哪篇存在争议?能否说,这几篇故事代表了你对于优秀作品的理解和标准?
郑继文:这四篇作品有一个共同特点:智慧性。在长条样的讨论中,都提出了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评价还不错,我个人也比较喜欢。但这并不能代表我对优秀作品的理解和标准,因为,在一个时间段里能够看到的作品毕竟很有限。
蔓石:假如有一家人,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还有个读初一的儿子,你觉得谁会最喜欢你编的这期《故事会》?
郑继文:我希望他们全喜欢。当然,这不可能。仅就这期来说,我选外公外婆和儿子。
蔓石:呵呵,这是个很务实的回答。那你觉得故事编辑工作是以务实为主呢,还是创造为主?或者说哪个更重要?
郑继文:编辑应该以务实为主,但他的创造性更重要,有点矛盾了,哈哈。
蔓石:你觉得自己属于“老黄牛”式的编辑呢,还是“幻想家”式的编辑?
郑继文:我是幻想家,一直是!
蔓石:哈哈,现在很多作者也觉得自己很会幻想,但是写出的故事却都被退稿了,对他们你有什么建议?
郑继文:希望作者把幻想转化成源源不绝的奇思妙想!同时,多学习、多阅读、特别是要多思考。
蔓石:好,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做故事编辑,你现在最想做的职业是什么?
郑继文:呵呵,如果不做故事编辑,我想做自由职业者,如果一定要说个具体的,那就做个非职业的写作者,没有谋生需求的那种写作。
蔓石:嗯,那个前提就是衣食无忧,把工作作为享受了。
郑继文:是啊,我说过我是幻想家啊。哈哈。
蔓石:好,郑继文编辑今天下午还要出差,谢谢你在出发前接受采访,也祝你旅途顺利!
郑继文:谢谢!编辑是个一直制造遗憾的工作,没有最好,希望有更好。非常希望自己的工作能一点点不停地进步,尽可能让更多的人满意!也感谢蔓石老师提供了这个机会!


上一篇:2010年4月上《故事会》目录
下一篇:2010年《故事会》增刊征稿启事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