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中篇故事·心中的乾坤

作者:孙华友 期数:2012年12月上 发布时间:2012-11-21

大大的音乐世界,小小的二胡里面,故事总有艰辛,心中自有乾坤……

           

    1. 二胡遭嫌

    有这么一家子,老少三代都喜欢二胡,爷爷在世时,是老人家亲自给孙子小宝传授琴艺。爷爷去世后,父亲杨铮给小宝报了几个二胡兴趣班,可都是没学几天,就被老师婉拒了,老师说,小宝的二胡水平太高了,在这个小城里,没有谁能教得了啦! 

    以前,杨铮以为父亲教小宝拉二胡,也就是图个祖孙俩乐呵,现在听老师这么说,他开始对小宝重视起来。杨铮先是带小宝报考了省音乐学院附中,小宝不负父亲的期望,很轻松就考上了,这一下杨铮没了退路,在开过一次家庭会议后,他背上二胡,带上小宝,来到省城,开始了他全程陪读的日子。

    来到省城,杨铮才发现,像他这样的陪读家长,在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到处都是。他费尽周折,才租到一处小阁楼,日子算是安定下来了。渐渐的,杨铮跟一些陪读家长也熟悉起来,通过交流他才知道,人家的孩子除了上学,还都报了辅导班,一位热心的家长悄悄对杨铮说:“要给孩子报班,就报张斯里的,他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不但教得好,关键是报他的班,还有更大好处……”

    杨铮听了,觉得新奇,就问还有什么好处,那位家长“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嘛,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杨铮觉得报教授的班,学费肯定便宜不了,一打听,果然如他所料:小课堂是一对一教学,一小时一千块;大课堂是放群羊式的,一小时也要两百块。杨铮夫妇都是普通教师,家里本来没多少积蓄,“拼”不了“爹”,这次来省城,家底几乎全花光了。一想到儿子就要输在起跑线上了,杨铮还是咬咬牙,给小宝报了大课堂。

    杨铮怕坐吃山空,就近找了份送水的工作。他是当老师的,身体单薄,现在每天扛着水桶楼上楼下地跑,觉得有点吃不消,每当这时,他就想想儿子美好的将来,这样,再苦再累,也能扛了。

    这天收工后,杨铮揉着酸痛的腰腿爬上楼,一进家门,小宝跑过来,说:“爸爸,老师说我的二胡质量不行,他要我换二胡。”

    听了小宝的话,杨铮的心猛地一沉:这把二胡,是去年刚买的,花了一万多块呢,怎么会质量不行?小宝又说:“老师还说了,要换二胡,就到他那里去买,如果我们到别处买,质量无法保证,他就没法教我了。”

    杨铮心烦意乱,犹豫了半天,他还是拨通了教授张斯里的电话。张斯里在电话中说,孩子到了这个级别,换二胡是必须的,他那里有好多档次的二胡,从两万到二十几万都有,家长可以视情况自愿购买。合上手机,杨铮傻了眼,就目前这经济状况,别说二十几万,就是换把最便宜的,两万块钱,也没法筹措呀!

    小宝很懂事,见爸爸脸色凝重,便轻轻拿出二胡,躲到一边练习曲子去了。杨铮心里乱糟糟的,直到响起了敲门声,他才回过神来,急忙去开门。来人是房东赵大爷,赵大爷是个清瘦的老头,就住在杨铮楼下。杨铮觉得赵大爷是个难得的好人,因为他从不嫌小宝练琴吵人,要知道,有些孩子练琴跟做贼似的,要瞅房东不在家时,才能偷偷练一会儿。

    杨铮急忙把赵大爷让进屋,赵大爷摸了一下小宝的头,笑呵呵地说:“小子,今天练琴怎么老是跑调?是不是心都跑回老家了?”赵大爷说完,小宝的脸一下就红了。杨铮一愣,急忙问道:“大爷,您也懂二胡?”

    赵大爷笑而不答,轻轻拿过小宝怀里的二胡,调了调内外弦,说:“二胡因为有两根弦,又叫二弦琴,传说是音乐鼻祖嵇康所创,所以又叫嵇琴,盛唐时期传入胡地,被胡人发扬光大,所以又叫胡琴,流传至今,最终被称为二胡了。”赵大爷说完,随手拉了一小段曲子。杨铮对二胡虽只是喜欢而已,可做了这些年的陪练,赵大爷一出手,他就知道是啥水准了,他坚信,赵大爷就是隐藏在民间的二胡高手,肯定懂得二胡,于是问道:“大爷,您看看,这把二胡质量怎么样?需不需要更换?”

    赵大爷端起二胡,仔细端详了一遍,说:“这把二胡质量不错,要想换,等以后孩子大了,走上专业演出道路后再换也不迟。”

    赵大爷一番话,证实了杨铮的猜想:张斯里要求换二胡,质量问题只是托词,从中牟利才是目的。杨铮一时无语,小宝却对赵大爷说:“爷爷,您说我的二胡好,可张老师说不行,他要我爸爸给我换二胡,可是我爸爸没钱……”

    谁知赵大爷听了小宝的话,突然变了脸,他猛地站起身,气呼呼地走下了楼。

    杨铮顿时呆了,想不明白赵大爷为什么生气,正在疑惑,却见赵大爷又回来了,只是手里多了把二胡。赵大爷把二胡递给小宝,说:“小宝,你明天把这把二胡拿给张斯里看看,我倒要让他说说,这把二胡的质量怎么样!”这把二胡,显得有点陈旧,琴身上甚至有些明显的破损。

    小宝抱着二胡,仰脸问赵大爷:“爷爷,这把二胡比我的那把好吗?”赵大爷挠挠头皮,说:“怎么说呢?区分一把二胡质量的好坏,没有统一标准,这要看它在主人心目中的分量了。小宝,爷爷给你讲一个关于二胡的故事,你想听吗?”

    小宝连连点头,赵大爷便坐了下来,开始讲故事了……

    

    2. 来之不易

    清朝时候,有一位高人,他制作的二胡,做工精良,音质优美,上至宫廷御用乐师,下至民间流浪艺人,都争相购买、收藏。

    后来,那个高人得了重病,眼看病入膏肓,他却久久不肯闭眼。高人有三个儿子,他们都很孝顺,每天都侍奉在父亲的病床前。这一天,高人要三个儿子到密室中把平时收藏着的所有二胡都拿来。儿子们不敢怠慢,赶紧从密室中拿来了二胡,放到了病床前。看到二胡,高人不知哪来的力气,他猛地支撑起身子,抓起二胡,一把把地全都摔在地上,砸坏了。砸完了,他高喊几声:“乾坤希音,乾坤希音—”

    儿子们这才明白,父亲死不瞑目,是因为遗愿未了—所谓“乾坤希音”,是传说中最顶尖的二胡,从古至今,也只是个传说,没有人能真正做出来。这位高人,一生致力于二胡的研究与制作,能制作一把“乾坤希音”,一直是他的夙愿,可现在,眼看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看来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呀!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儿子来到父亲的病床前,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匆匆离家了。女儿哭着告诉父亲:哥哥们去寻找制作“乾坤希音”的材料了。高人热泪盈眶,儿子们的孝心,让他十分感动,但他更知道,“乾坤希音”难得,就是因为制作材料难寻,儿子们这次离家,吉凶难料啊……

    兄弟三人,先说老大。老大的任务是寻找老紫檀木。一般人都知道,制作二胡,最好的材料就是紫檀木,但是,新紫檀木中有一种胶质物,它会影响琴身的震动、发音,而随着时间的消逝,这种胶质物会逐年减少,时间越久,胶质物越少,所以,制作“乾坤希音”,必须是百年以上的老紫檀木。

    老大告别了两个弟弟,奔着京城去了,因为他知道,老紫檀木物稀价高,只有在天子脚下的京城,或许能觅得。老大奔波了近一个月,才到达京城,他来不及投店歇脚,就去寻访各个木器行,不料所有的木器行都问遍了,得到的答复是:这年头,王公贵族们都争着买紫檀,现在,别说是百年老紫檀,就是新紫檀木,也很难买到。

    想想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老大急得坐立难安。这一天,他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突然,迎面跑来一个叫花子,把他撞了个趔趄,等叫花子跑远了,他才发现肩上的包裹没了。老大一下变得身无分文,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有人在围观什么,他挤进去一看,墙上贴着一张皇榜,上面写的大意是:今大清太上皇寿辰将至,有擅于二胡琴艺者,速到内务府报名,如能博得太上皇欢心者,定有重赏。

    老大想了想,一咬牙,上前揭了皇榜,跑到内务府报名去了,那些看热闹的顿时一片哗然:“哪来的傻小子,这不是去找死嘛!”老大是外来人,他不知道其中的凶险:没人揭皇榜,不是京城内没有二胡演奏高手,而是另有原因。

    再说那老大,自小受父亲影响,二胡做得好,演奏也精通,经过一番测试,他顺利地进入了紫禁城。

    太上皇寿辰这天,整个皇宫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太上皇兴致很高,他先点了几出昆曲,又看了几样杂耍,最后,该老大上场了。老大演奏的曲目是《普天同庆》,这首曲子,节奏明快,很是喜庆,老大拉得激情飞扬,竟然把现场气氛推向了高潮。或许老大拉得太卖力,就在他拉完最后一个音符时,只听“嘣”的一声,二胡的外弦断了,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老大的冷汗“刷”地就下来了,这是什么场合呀,太上皇的寿诞,琴弦断了,太不吉利了,这可是犯了大不敬的死罪呀!果然,皇上一下变了脸色,就在老大认为自己必死无疑时,突然听到有人鼓掌喊“好”,他抬头一看,竟然是太上皇在鼓掌。别的人一看太上皇都鼓掌了,也都跟着鼓掌喊好,皇上不好发作,只得阴着脸,也拍了几下巴掌。

    后来,太上皇宣旨,要老大到养心殿过夜,说要让他再演奏几段曲子。老大来到养心殿,先是拉了几段曲子,然后陪着太上皇说了几句话,最后就胆战心惊地把自己进京的目的说了。太上皇听后,不由得感叹道:“你还是个孝子啊!”他说完,对身边的太监吩咐了几句,太监出去后,不一会儿又来了两个侍卫,他们七手八脚,围着太上皇睡觉的龙床忙活开了,干吗?卸下一条床腿。老大正看得稀里糊涂,太上皇却指着床腿,说:“我这张床,就是百年老紫檀木做的,送你一根床腿,足够做一把二胡的了。”老大听了,感激涕零,跪在地上“嘭嘭”地磕头。太上皇一挥手,那两个侍卫拉起老大就走。

    趁着夜深,两个侍卫喊开城门,其中一位把一匹马交给老大,说:“快快逃命去吧!”

    老大哪里知道,其实,皇上早起了杀他之心。原来,虽然皇上已经登基,但实权还掌在太上皇手中,皇上对两个皇帝共掌朝局的现状不满,但又不能轻举妄动。太上皇喜欢二胡,皇上就恨二胡,因为在京城的方言中,“二胡”和“二皇”是近音。二胡有内外两根弦,内线略粗,被称为老弦;外弦略细,被称为子弦,而老大拉断的,恰恰是被称为子弦的外弦,而太上皇偏偏又在这个时候鼓掌,皇上见了,就觉得老大是冲他来的,他能不生气吗?

    都说知子莫若父,太上皇早看出了皇上的心思,于是就让老大到养心殿过夜,以保安全。就这样,老大不但捡了一条命,还因祸得福,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老紫檀。他背着太上皇赐予的床腿,快马加鞭,连夜朝着老家的方向飞奔而去了……

    赵大爷正说得起劲,这时,赵大妈爬上楼来,冲赵大爷喊道:“你个臭老头子,一说起二胡,就什么都忘了,还不快回家吃药去。”赵大爷站起身,冲小宝做了个鬼脸,说:“小宝,一定要好好练琴,练好了,爷爷还给你讲老二、老三的故事。”

    

    3. 福从天降

    第二天早上,小宝背着赵大爷的那把旧二胡上学去了,整个上午,杨铮一直忐忑不安。中午,杨铮送完水回家,刚爬上楼,就看到小宝怀里抱着琴盒,撅着嘴坐在门口,一看到他,小宝咧开嘴哭了:“老师看到赵爷爷的二胡,一下子就发火了,说我有高人指点,以后就不要去上他的课了。”

    杨铮的头“嗡”一声就大了,这时,赵大爷似乎是听到了动静,急忙上楼,他一看这场面,急忙问小宝:“小宝,这是咋啦?”

    小宝抹了一把泪,又把情况说了一遍,赵大爷听后,气得浑身抖成一团。杨铮见状,急忙把赵大爷扶进屋坐好,给他倒了一杯水。赵大爷喝了一口水,情绪才渐渐平和下来,开始讲他和张斯里之间的那些事。

    以前,赵大爷也是音乐学院的二胡教授,有一天,有个年轻人跑上门来,要拜他为师。那个时候,喜欢二胡的人原本就少,一看到有年轻人爱上二胡,赵大爷很高兴,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那个年轻人,就是现在的张斯里。

    张斯里很聪明,又肯用功,在赵大爷的精心栽培下,终于考上了赵大爷所在的音乐学院。后来,他由于成绩优异,毕业后就留校任教了。

    赵大爷跟张斯里的关系,原本情同父子,可是经过一件事后,两人变得形同陌路,甚至恶语相加。原来,张斯里出名后,就办了个辅导班,收费很高。一开始,赵大爷虽然有意见,也不好说什么,但后来家长的怨言越来越多,赵大爷坐不住了,找到张斯里,批评他只顾赚钱,不顾师德。这时,张斯里已经很有名了,哪里还能受得了赵大爷的指责?他反驳说:“我有付出就该有回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赵大爷没想到张斯里敢反驳自己,当场气得浑身发抖,他说:“当年我教你二胡,向你要一分钱了吗?”

    谁知张斯里认为赵大爷在揭自己的短,他恼火了,说:“当初你不要钱,是你自己的事,如果现在你想要,我可以补给你。”赵大爷是正人君子,清高得很,哪受得了这样的话?他气得当场倒地,脑中风后被送到医院,直到现在腿脚还有点不利落。后来,张斯里也来看过赵大爷一回,可被赵大爷拒之门外,两人就这样扛上了,扛到最后,彻底没了师徒情分。

    说到这里,赵大爷拿起那把旧二胡,说:“当年张斯里家里穷,买不起好的二胡,我就把这最好的给他用。今天我让小宝将这把二胡拿给他,是想让他睹物思情,能有所悔改,看来我赵冬阳这三个字,在他张斯里眼里是一文不值了!”

    赵大爷说完,杨铮父子顿时惊呆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赵大爷竟然就是在全国二胡界赫赫有名的演奏家“赵冬阳”!一直以来,杨铮父子都把赵冬阳作为心中偶像,谁也想不到心目中的圣人,此刻竟然就坐在他们面前!

    赵大爷回过头,和颜悦色地对小宝说:“小宝别怕,他张斯里不教你,我来教你,怎么样?”其实,自从张斯里那件事以后,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找上门来,要拜赵大爷为师,都被他一口拒绝了,因为他早被张斯里伤透了心。现在,赵大爷答应收小宝为学生,一是他觉得张斯里将小宝除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二是他觉得在二胡方面,小宝是个可造之材;更重要的是,杨铮父子为人厚道,不会像张斯里之辈。

    这一下,小宝高兴得差点蹦起来了,杨铮也是激动得满脸通红,说:“大爷,有您教小宝,是我们父子俩的福气呀,不过这学费,我们该怎么交就怎么交。”一提学费,赵大爷却变了脸,说:“以前我跟老师学琴,谁都不敢提一个‘钱’字,现在呀,艺术全被钱给亵渎了!”杨铮一听,不敢再提学费的事,他想自己能做的,也就是以后多帮赵大爷家干些体力活了。

    

    4. 蟒口余生

    在赵大爷的指导下,小宝的琴艺进步很快,赵大爷暗中吃惊:这孩子,比当年张斯里还聪明,照这样发展下去,前途不可限量。

    这一天,赵大爷陪小宝一起练琴,刚练了一会儿,小宝突然停下,觉得琴上似有异常,端起琴来看了又看,果然,他在琴皮上发现一小片凸起,就想用手去扯,一旁的赵大爷急忙制止:“别扯,这是翘鳞了,我给你修理一下。”

    赵大爷拿过小宝手中的二胡,仔细看了看,又说:“一般的二胡,琴皮都是蛇皮,好一点的是蟒皮。既然说到了琴皮,今天爷爷给你接着讲讲老二的故事。”前几天,小宝就被赵大爷讲的老大的故事迷住了,一听现在要讲老二的故事,他急忙支起耳朵,全神贯注地听了起来。

    赵大爷一边修理着琴皮,一边开始讲故事—

    老二的任务是寻找百年雪蟒的皮。制作“乾坤希音”,必须得用百年雪蟒的皮,因为这样的皮厚薄适中,韧性十足,弹性也是众多蟒皮中最好的。

    那一天,老二告别了大哥和三弟,朝着盘龙山进发,因为这百年雪蟒,只有盘龙山上才有。老二长途跋涉了一个多月,才来到盘龙山,他逢人就打听百年雪蟒的事,得到的答复却是众口一词:百年雪蟒?很久以前这里倒是有过,不过它的皮太珍贵了,早被人捕杀殆尽。现在别说百年雪蟒,就是一尺长的雪蟒,也见不到了。

    老二不死心,他想盘龙山这么大,说不定在哪个角落里,就藏着一条百年雪蟒,自己何不亲自去找找看?有了这想法,老二一头钻进莽莽的盘龙山,他在山里钻了半个月,不但没见到半条雪蟒的影子,好几次还差点丢了性命。

    这一天,老二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他一抬头,在这荒郊野外的,竟然发现了一家客店。或许太累了,老二想都没想,就进了这店,要了间房,他头一挨到枕头上,就打起了呼噜。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二做了个噩梦,又觉得浑身不舒坦,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吓得七荤八素:自己被人剥光了衣服,手脚也被绑在案板上,嘴里还被人塞了块臭抹布,一个满脸凶相的歹人,正手拿剃刀,给自己剃头。

    老二心想,坏了,这是遇上杀人劫财的黑店了!现在手脚被绑,歹人又手持利刃,自己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躺在那里装睡,然后寻找机会,死里逃生。

    歹人给老二剃净了浑身的毛发,然后提来一桶热水,把他的身子冲洗干净,最后,歹人又端来一盆鸡血,涂在老二身上。做完这些,歹人又出去喊来几个壮汉,他们抬起老二,走出客店,七转八拐后,钻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老二进了洞,立刻毛骨悚然,因为他看清了,在山洞最里面有个大铁笼子,笼子里蜷缩着一条大蟒,这条大蟒粗如水桶,浑身雪白,正是一条百年雪蟒!

    老二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歹人们打开铁笼子,把他扔进去,然后又锁好笼子。其中一个歹人对老二说:“可怜的短命鬼,让你死个明白吧,以后要找人索命,也好找对人。这条百年雪蟒,是我们总督大人养的,为了养身好皮,每年都得喂个活人。算你命运不济,喂完你以后,总督大人就要剥了它的皮,进京送给皇上,你也算是为国捐躯吧!”

    歹人说完,或许是他不愿看巨蟒吃人的血腥场面,便带着几个同伙走了。

    很快,鸡的血腥味吸引了巨蟒,它探出了头,冲老二爬来。老二躺着,大气不敢喘一口,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自己稍微一动,巨蟒就会把他缠住,到时候不等被巨蟒吞进肚子,就已经窒息而死了。

    说时迟那时快,巨蟒张开大嘴,把老二吞进肚子,毕竟是一个人啊,那巨蟒一下变得粗如水缸。巨蟒正缓慢地爬行着,突然,它狂暴地翻滚起来,似乎是剧烈的痛苦使它无法忍受了,也就在这时,一把利刃破膛而出,一下把巨蟒的肚子豁开一个大口子,老二从里面滚出来,浑身满是黏糊糊的脏东西,而那巨蟒,翻滚了几下,死了。

    原来,刚才歹人给老二剃完头,随手把剃刀放在一边。老二虽然手腕被绑,但手指还能活动,他趁歹人不注意,悄悄地把剃刀藏在手里,加上他年轻时爱到河里游泳,练就了憋气的本事,就这样,他才从巨蟒口里捡回了一条命。

    老二用剃刀割开手脚上的绳子,然后剥了巨蟒的皮,用藤条捆缚,背在背上,一口气跑出好几里路,连夜回了老家。

    赵大爷刚讲完老二的故事,正巧杨铮送完水回家了,赵大爷对他说:“省里一年一度的器乐大赛就要开始,我已经给小宝报了名,剩下的事你也不用多操心,都交给我就行了。”

    杨铮知道,省里的器乐大赛影响很大,有很多孩子都是通过这样的大赛出了名,继而走上专业演出道路的。杨铮对赵大爷充满感激,又无法用语言表达,他一把握住赵大爷的手,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

    

    5. 汗血宝马

    大赛将至,赵大爷开始给小宝加课,从运弓、揉弦、换把这些基本功开始,一直到对曲子的领悟、演奏时的情感把握,最后再到赛场上的注意事项,赵大爷都悉心指点。小宝没有辜负赵大爷的一片苦心,他的琴艺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杨铮把这一切全看在眼里,扛着水桶爬楼就更有劲了。

    这一天,杨铮给一个客户送水,对方打开门,两个人都愣住了,这个客户不是别人,就是当初给杨铮介绍张斯里的那位家长。杨铮换好水,收了钱刚要走人,对方却拦下他,说:“别急嘛,我们聊一会儿……”于是,杨铮坐了下来,同是天涯陪读人,两个人的话题,很快就聊到了孩子身上。

    杨铮一高兴,就把请赵大爷做家教、小宝参加器乐大赛的事说了,他原以为对方会羡慕,谁知人家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怎么请赵冬阳做家教呀?”

    杨铮一惊,急忙问:“请赵冬阳怎么了?”对方说:“赵冬阳是大家、权威,但你知道大赛的评委主席是谁吗?就是张斯里呀!赵冬阳和张斯里有过节,这谁都知道,你也不想想,你请他做家教,张斯里能给孩子高分吗?这些年在大赛上得奖的,可都是张斯里的学生呀!”杨铮这才明白,这位家长当初说报张斯里的班有更大好处,原来好处在这里。

    告别了这家长,杨铮心里翻江倒海似的,人家说的没错,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小宝得不得奖倒是小事了,得罪了张斯里,对小宝以后的发展没一点好处。杨铮回到家,赵大爷正在辅导小宝练琴,看到赵大爷累得满头大汗,杨铮心中一暖,转而又想,像赵大爷这样的,那才叫德艺双馨,他张斯里算什么?如果孩子没有真本事,就是得个一等奖,又有什么用?

    杨铮暗自拿定了主意,不动声色,依旧让赵大爷辅导着小宝,做着最后的准备。

    那一天,比赛终于开始了。没出所料,小宝很轻松地过了预赛、复赛,闯进了最后的决赛。决赛的曲目,赵大爷给小宝选的是《战马奔腾》,这首曲子对成人来说,难度也很大,可小宝只有十岁,难度更是可想而知。

    明天就是决赛的日子,巧的是,也是小宝的生日。赵大爷知道后,乐呵呵地拉起小宝上了街,他指着琳琅满目的店铺,对小宝说:“小宝,你喜欢什么,尽管跟爷爷说,爷爷一定给你买。”

    小宝急忙摇头,说什么也不要,赵大爷拉下了脸,小宝才指着一家乐器行,说:“爷爷,你给我买一个琴弓就行。”小宝的要求,让赵大爷感到既意外又高兴,他拉着小宝走进了店里,祖孙俩挑了半天,最后,赵大爷花了好几百块钱,给小宝买了个最好的琴弓。

    回到家,小宝拿着琴弓,翻来覆去地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赵大爷在一旁看了,顿时心生怜爱,说:“小宝,爷爷做主了,明天比赛,今天我们不练琴了,我给你讲讲老三的故事,就算放松放松了。”

    小宝一听,一脸的调皮,说:“爷爷,我猜老三的故事,肯定和琴弓有关!”赵大爷拍了一下小宝的额头,乐呵呵地说道:“你这机灵鬼!”

    赵大爷开始讲老三的故事—

    老三的任务是寻找汗血宝马的尾鬃,谁都知道二胡的弓子,是用马的尾鬃制成的,而其中汗血宝马的尾鬃因粗细适中,张弛有度,韧性极好,最为难得。

    汗血宝马只有西域才有,于是,老三告别了两个哥哥,买了一匹快马,直奔西北大漠。一路上风餐露宿,一个月后,老三来到了凉州城。那时的凉州城,正是丝绸之路上的交通要道,来自各个地区、各个种族的生意人都混迹其间。老三找了家客栈住下,巧的是,这家客栈里就住着一些来自西域的生意人,其中有个头领,还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

    老三凑上前去,打听汗血宝马的消息,那位头领听了,“哈哈”大笑道:“汗血宝马?我们那儿遍地都是,只要你跟着我去,别说是尾鬃,就是白送你一匹马,也是不成问题的。”老三一听,大喜过望,当天就跟着西域人的驼队出发了。

    经过十多天的长途跋涉,这天,驼队终于到达了一处农场。头领对老三说,这农场的主人跟自己是好朋友,场里养着许多汗血宝马,跟他要点马尾鬃,还不是小意思?老三跟着头领拜见了农场主,这位农场主,是个一脸大胡子的外族人,头领跟他交涉了半天,用的全是外族语,老三一句也没听懂。最后,头领从大胡子手中拿过一袋钱币走了。老三懵懵懂懂的,他刚要跟出去,却被两个外族壮汉给架住了。老三这才明白,自己被那头领给卖了!

    大胡子的农场里,栽种了无边无际的向日葵,老三被带进地里,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农奴般的生活。他受尽折磨,又想着躺在病床上的老父亲,不免心急如焚,时刻寻找着逃走的机会。

    一天,老三正在向日葵地里除草,大胡子喝得醉醺醺的,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来到地里巡视。以前,大胡子也时常来查看,不过他身边总是跟着两个壮汉,今天不知怎么了,竟然是孤身一人来的。老三觉得机会来了,他停下手里的活,狠狠地瞪了大胡子一眼,大胡子果然上了当,他一提马缰,来到老三跟前,然后一扬手,一马鞭甩在老三脸上。老三觉得脸火辣辣的疼,他猛地一蹿,跃起身来,一下就把大胡子掀在马下。别看大胡子长得粗壮如牛,可抵不住身强体壮的老三,他被老三用马鞭勒住脖子,不一会儿就直翻白眼了。

    四周都是高过人头的向日葵,没有人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老三急忙藏好大胡子的尸体,骑上那匹高头大马,奔着东方飞驰而去。其实,大胡子的农场,只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离下一个绿洲,至少也有六百多里,大胡子料想没人敢私自出逃,这才放松了警惕,于是给了老三机会。

    老三策马扬鞭,一口气跑了六百多里,直到看见一片绿洲,他才勒住马喘口气。老三觉得这匹马真好,情不自禁地用手抚摸了一下马背,可一看手心,红彤彤的,满是血一样的东西,不由得惊叫一声:“汗血宝马!”

    老三得了宝马,一下变得神清气爽,他骑着宝马一日千里,不几天就进了大清的国土。这一天,老三终于骑着宝马回到了家中,兄弟三个抱在一起,跪在父亲床前失声痛哭。那时候,父亲早昏迷了,迷迷糊糊之中隐隐听见哭声,见老三也回来了,心情一好,病好了大半,接着又将养了几天,竟然能搀扶着走下病床了。这一天,高人抱着制作“乾坤希音”的材料走进了密室,然后紧紧关上了门。十天十夜后,密室的门打开了,高人怀里抱着一把二胡,高声喊道:“我做出乾坤希音啦—”话音刚落,他颓然倒地……

    儿子们急忙围上去,发现父亲已经没了气息,他的脸上却是一副幸福的表情。

    故事讲完了,小宝听得出了神,他抬起头问赵大爷:“爷爷,您说真有乾坤希音吗?”赵大爷摸了摸小宝的头,说:“做人一身正义,心中自有乾坤!”小宝点点头,仿佛听懂了话中的含义。

    晚上,赵大爷爬上楼来,怀里抱了个红木琴盒,在杨铮父子好奇的目光下,他打开琴盒,从里面拿出一把二胡。这把二胡,通身紫红,灯光之下,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芒,顷刻间,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古色古香的氛围。赵大爷把二胡递给小宝,小宝拿在手中,觉得很有分量,他隐隐觉得,这把二胡,绝非凡品。

    赵大爷望着小宝,说:“小宝,还记得乾坤希音的故事吧?这把二胡,就是乾坤希音,明天你去比赛,就用它了!”

    小宝手捧二胡,一下叫出声来:“爷爷,我还以为您讲的故事是编的,讲着玩的,原来真有乾坤希音呀?”

    赵大爷“呵呵”笑道:“那是当然,爷爷什么时候骗过小宝?”小宝捧着二胡,看了一遍又一遍,脸上满是兴奋之情。

    赵大爷回过脸,对杨铮说:“我想了很久,明天的比赛,我还是不去的好。”陪小宝去比赛,赵大爷是有顾虑的,一是他不愿看到张斯里,二是怕张斯里看到他,影响小宝的打分。杨铮当然知道赵大爷的想法,他急忙说:“大爷,其实我早想过了,从张斯里的为人来看,小宝拉得再好,也不可能得奖的。这次比赛,权当让小宝锻炼锻炼,您还是去吧,有您在,小宝也有胆气了。”

    听了杨铮的话,赵大爷眼眶一热,说:“有你这些话,我知足了。”

    

    6. 心有乾坤

    决赛现场设在电视台演播大厅内,赵大爷和杨铮父子赶到时,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人。评委席上,也坐好了一排评委,杨铮抬头一看,坐在中间的,果然是张斯里!

    比赛选手要到候赛区准备了,赵大爷拿出二胡,仔仔细细地给弓子打好松香,调好了内外弦的音准,然后把二胡交给小宝,郑重地说:“小宝,现在,在你手里的,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二胡了,有了它,你还怕什么?”小宝用力点点头,说:“爷爷,我什么都不怕!”小宝说完,抱着二胡高高兴兴地去候赛了。

    进入最后决赛的,一共有六位选手,小宝手气不错,抽签时抽到6号,最后一个上场。这次比赛,分乐曲演奏和技巧展示两个部分,其中乐曲演奏10分,技巧展示1分,两项成绩相加,得分最高的就是冠军。

    首先进行的是乐曲演奏,前几位选手,表现都很一般,评委席打出的分也算合情合理,但接下来场上风云突变:5号选手上场后,表现只能算中规中矩,评委席却一下打出了9.9的高分。场下的观众,多数是二胡圈里的人,多少都懂点门道,一看到这个分数,有人开始低声议论了,与此同时,赵大爷的脸也阴沉下来,他隐隐觉得,这次比赛定有黑幕。

    接着,小宝上场了,他出手不凡,运弓快速平稳,换把迅速到位,指法繁复精准,把嘹亮的军号声、疾驰的马蹄声、激扬的马嘶声模仿得惟妙惟肖,《战马奔腾》这首曲子,被小宝演绎得几近完美。一曲奏罢,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只要眼睛没瞎,谁都能看得出,小宝的水平比5号高出很多,他的分数到底怎么打,观众的目光都落在评委席上。张斯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跟其他评委商量了很长时间,直到台下的观众都有点等不及了,小宝的分数才打了出来,也是9.9分。现在,小宝跟5号分数一样,决定最后胜负,只能看技巧展示这1分了。

    技巧展示开始了,前四位选手,表现还是一般,得分也算合理,等5号上场后,赵大爷不由得支起耳朵、瞪大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5号演示的是快速换把,赵大爷一下就听出来了,5号不但节奏有点慌乱,有好几个音符的音准也没把握好,这样的失误,像张斯里这样的专家,按说一下就能听得出,但出人意料的是,评委席还是给5号打出了0.9的高分。

    瞬息间,观众席上发出一阵嘘声,赵大爷算是明白了,今天这场比赛,张斯里是铁了心肠,非得把冠军给5号不可了!

    最后,小宝上场了。在这之前,赵大爷给他指定的技巧展示是花样跳弓,他坐好以后,却不急于比赛,而是松开了外弦的琴轴,把外弦抽了出来……这一下,赵大爷和所有的人一样,都惊呆了:小宝是想用一根弦来完成他的比赛!

    现场一片沉寂,小宝一运弓,一阵“嘤嘤”之声由弱到强,像是一只蚊子由远而近;渐渐的,“嘤嘤”之声越来越重,一只蚊子变成了成百上千只,在演播大厅里盘绕。现场开始出现微微的骚动,因为有些观众坐不住了,他们觉得浑身发痒,仿佛真有蚊子在围着他们叮咬……

    渐渐的,“嘤嘤”之声低了下去,观众刚要松口气,小宝一顿弓,就听“嗡”的一声,像是一只野蜂扑面而来,有的观众竟然禁不住缩了一下脖子;紧接着,小宝手中的弓子一阵快似一阵,现场好像有人捅了马蜂窝,“嗡嗡”之声一声紧似一声,似有万千野蜂被人惹了,在大厅内狂飞乱舞,现场每一个人,好像都成了野蜂进攻的目标,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很快,小宝又放慢了弓速,“嗡嗡”之声越来越弱,一群野蜂仿佛闹累了,一只只飞归蜂巢,最后,小宝一收弓,一切了无声息,大厅内归于平静。小宝站起身,面向观众鞠了个躬,现场掌声如潮,经久不息。赵大爷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他猛地站起身,用力地鼓掌。

    也就在这时,杨铮看到张斯里把评委们召集到一起,像是在议论什么。杨铮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最后评委会宣布:取消小宝技巧展示的成绩,理由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这是二胡比赛,表现的就是两根弦上的功夫,小宝的行为违反了比赛规则。

    对这种结果,赵大爷和杨铮早有了心理准备,两人相视而笑,带着小宝,坦然地离开了演播大厅。就在他们三人刚刚走出电视台的大门时,有两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来到他们面前,其中一位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杨铮,说:“我们是北京一所音乐学院的老师,这次是专为学校挑选优秀学生而来的,经过我们观察,杨小宝完全符合条件,这是我们的名片,我们十分期待你们的电话。”

    杨铮和赵大爷听了,攥着两个中年人的手一个劲地握着,满眼泪花,一旁的小宝,脸上也乐开了花……

    时间过得很快,小宝要到北京上学去了,临行前,杨铮非要请赵大爷吃顿饭不可。这一天,杨铮倾其所有,挑了一家很好的饭店,一本正经地请赵大爷吃饭。席间,赵大爷郑重其事地将那把二胡送给了小宝,赵大爷没明说,其实小宝也知道,这把二胡根本不是什么“乾坤希音”,只是赵大爷珍藏的琴中最心爱的一把,当初赵大爷将这把二胡说成“乾坤希音”,仅是想让小宝在比赛时增加一些信心,就像赵大爷说的—“乾坤希音,只有心中才有”。

    杨铮父子来到北京以后,小宝顺利地在那所全国知名的音乐学院入了学。父子俩想念赵大爷,经常给他打电话。有一天,赵大爷在电话中告诉杨铮:那次比赛果然有黑幕,张斯里事前收了5号家长10万元钱,后来被人举报,张斯里因此被开除了公职,他的辅导班,也因为乱收费的问题,被查封了。现在,赵大爷正谋划着办个二胡辅导班,他要把张斯里班里的那些学生,免费收在门下……


上一篇:情节聚焦·子弹从何来
下一篇:2012年12月上《故事会》目录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