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外国文学故事鉴赏·刚从监狱出来的人

作者:方陵生 编译 期数:2012年12月上 发布时间:2012-11-21

根据美国作家罗伯特•洛普雷斯蒂的同名小说翻译、改编

             

    你想想,“刚从监狱出来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基根,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朗曼州立监狱呆了25年,刚从监狱出来,准备去加利福尼亚州看他妹妹。他是昨天傍晚来到这个小镇的,因为他的车坏了,只能送到汽修厂,这才不得不在小镇的汽车旅馆里过夜。

    今天早上,基根从汽车旅馆出来,来到一家餐厅,随意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叫了份早点。此刻,他呆呆地看着面前盘子里的炒鸡蛋,好像是在琢磨这里的炒鸡蛋会不会比监狱里的好些。

    一会儿,基根开始吃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埋头吃早点的时候,一个警察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的身后,紧接着就响起了手枪上膛的声音:“咯嗒”……

    基根抬起头来,回过身子,他看见一个警察正举着枪对着自己!这警察很年轻,看起来有些紧张,拿枪的手微微颤抖着。如果有人拿枪指着你,你的第一反应会怎样?大惊失色?暴跳如雷?基根的反应有些不同寻常,他轻轻放下手中的叉子,又放下另一只手端着的咖啡,和颜悦色地说道:“早上好,警官先生。”

    “早上好……”警察轻声说道,他的声音因紧张而有些嘶哑,“现在我要求你—将双手放到柜台上去,掌心朝下!”

    基根按他的话去做了,紧接着,警察问了基根的姓名,又核对了一些情况。基根一边回答,一边眨巴着眼睛,他有些困惑,不知道警察是从哪儿打听到这些的。自从来到这个镇上,这些事他只提过一次,那就是昨天傍晚在珠宝店里准备给妹妹挑礼物时说过,难道说这个小镇上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盯着所有的陌生人吗?

    那个警察一边持枪逼视着基根,一边继续盘问:“今天早上你去过帕拉蒂姆珠宝店?”

    “没有,我是昨天去的。”

    “可有目击者说你今天早上在那里出现过,有人抢劫了珠宝店,枪杀了店主……”

    “不是我,我没干。”

    基根话音刚落,一个二十出头的瘦小青年走了过来,显然,他不敢近前,只是站在警察身后,大声嚷着:“是你干的,就是你,是你杀死了我叔叔!”

    哦,这就是基根一到餐厅,就有警察用枪逼着他的原因!基根想起来了,昨天傍晚他去珠宝店时,正好看见眼前这个小伙子在店里拖地板呢,他有点明白了,于是叹了口气,说:“哎,警官,你一直用枪这么对着我,我会很紧张的。我想你还不如用手铐先把我给铐起来,这样我们大家就都不用那么紧张了,怎么样?” 

    “这办法听起来还不错。”警察不敢大意,时时保持着戒备的姿势,他缓缓移开枪管,随即用手铐“啪”的一声扣上了基根的手腕。警察在基根身上搜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基根解释说,他的车在汽修厂里更换配件,就是因为车坏了,他才不得不在这个小镇上过夜。他是从汽车旅馆步行到这儿的,皮夹留在旅馆房间里了。

    警察让基根去警局接受调查,基根说没问题,然后,他让侍者从他衬衫口袋里拿钱付账。走出餐厅时,基根轻松地对侍者说:“这里的炒鸡蛋还不错。”

    那警察让守候在门外的副手到旅馆取基根的身份证件,基根如此合作,倒让警察有些吃惊:这是怎么回事呢?犯罪嫌疑人如此配合,倒实在是少见!

    警察把基根和那个珠宝店的小伙子一起带到了警局,警察先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哈特警官,并再次询问珠宝店的情况,基根重复了先前所说的那些:他是在昨天珠宝店快关门时去那里的,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妹妹喜欢的项链之类的饰物,不过去那里主要还是为了打发时间,因为他的车正在修理。

    正盘问着,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副手兴奋地闯进来,喊道:“长官,我们找到了嫌犯的枪!”

    “在他房间里?”

    “不是,在汽车旅馆后面的垃圾箱里。”

    那个珠宝店的小伙子叫埃迪,此刻正站在警务室门外,他听到这些话后,神情激动了,叫道:“我早就说过,就是他干的!”

    哈特警官又问有没有找到皮夹子,副手说找到了,然后把皮夹递给了哈特。

    哈特拿着皮夹翻来覆去地仔细察看,又拿起证件,对着基根的脸,看了又看,说:“没错,照片上的人确实是你。”

    说着,哈特警官又翻了翻皮夹里的其他一些证件,其中还有工作证。紧接着,哈特警官把埃迪叫进了警务室,说:“年轻人,看来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呀!”

    埃迪惊讶地说:“怎么个不简单?他有入狱前科,而且刚从监狱被放出来,警察还找到了枪!”

    哈特说:“这正是问题的所在,假设他杀了店主,然后带着可能会将他送进监狱的枪走出商店,走过四条街,将枪放在最有可能让人找到的地方—他住的汽车旅馆后面的垃圾箱里,这可能吗?” 

    埃迪眨眨眼睛,说:“你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警官,他杀了我叔叔,我在珠宝店开门十分钟后去店里时,发现我叔叔已经躺在地上惨死了。”

    哈特耐心地解释说,他需要证据,需要有人看见基根今天进出过珠宝店的证据,他对埃迪说:“我想,你能不能再好好地想一想,也许你会记起来,你到那里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个家伙离开呢?”

    埃迪把心一横,断然说道:“警官,我想起来了,我追出巷子,正好看见他从后门跑出去。”

    “嗯,你说得很好,这对案子很有帮助,”哈特点了点头,“现在我问你,起先你为什么不说?我想,那是因为你不想承认你有后门的钥匙,对吗?”

    一听这话,埃迪脸色一变:“你调查过我?”哈特一笑,说:“因为你叔叔曾对我说过,店里经常少东西,他怀疑你私底下配了店里的钥匙。他说,如果被他当场逮住,他一定要开除了你,今天早上就是这么个情况,对吗?你在珠宝店开门之前早一步到了店里,想找点什么东西去典当,却不想被你叔叔当场抓住,然后你就下了狠心,一不做二不休,要想不被开除,那就杀了你叔叔,然后还可顺理成章地继承下这个珠宝店。”

    埃迪再次将手朝基根一指,声嘶力竭地嚷道:“警官,我告诉过你,是他干的—”

    “这也是我先前所推测的,”哈特点点头,“一个有前科的嫌犯是个不错的替罪羊,他刚从监狱出来,急需钱花,这个主意真的不错,不是吗?”

    埃迪还想辩解,可是,就在这时,哈特把那张从基根的皮夹里抽出来的证件扔在埃迪面前,埃迪一看,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基根先生是朗曼州立监狱的狱警,这是他的警官证。”哈特说着,他又微笑着面向了基根,“我想,你在珠宝店里说,在监狱里呆了25年,是指你在那里工作了25年,刚退休,是吗?”

    “没错。”

    “恭贺你功成身退。”话说到这儿,哈特还是有点疑惑,“你很配合我们对你的盘查,不得不说,你可真沉得住气。”

    “呵呵,”基根笑道,“如果有人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我一般不会和他争辩。我想,如果我安静些,尽量配合,会有助于尽快弄清事情的真相。”

    埃迪被戴上了手铐,基根转身对他说:“小伙子,我能给你一个忠告吗?告诉你,到了朗曼监狱,当心一个叫奥蒂兹的家伙,他可是那里最严厉的狱警。”


上一篇:新传说·一时糊涂
下一篇:情节聚焦·子弹从何来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