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铁公鸡的计划

作者:于洋 期数:2017年12月上 发布时间:2017-11-21

  张扣从事金融行业,收入不菲,可他生性小气,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这天,张扣下班后和往常一样,骑了两个半小时的单车,总算回到了家。如果坐地铁,起码能节省一半时间,可车费要十几块钱,这对于张扣来说,就像是被抢了一样。骑车省钱又锻炼身体,唯一的缺点就是会让胃口变大一些。

  张扣进门时,老婆杜媛正在厨房做饭。张扣满头大汗,语气急切地问:“刚才门卫交给我一个快递,说是你的,怎么回事?”

  杜媛从厨房出来,解下围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那是我从网上买的衣服。”

  张扣纳闷道:“今天又不是你的生日,我记得很清楚。”

  “你当然清楚,每个节日、生日、纪念日你都记得很清楚,并且总能找到理由巧妙地避开它们。”杜媛边说边打开包裹,那件衣服一看就价格不菲,张扣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困难了,他不明白,老婆今天这是怎么了?

  杜媛看了一眼张扣,冷冷地说:“今天我调查了你的账户,调查结果真让我惊讶。我们结婚八年,你竟然骗了我八年,你的存款比你告诉我的多两个零!你有巨额财产,却让我过乞丐一样的生活,从现在开始,我要把失去的青春全都补回来!”

  张扣听得冷汗直流,他掏出手帕擦了一下额头,这条手帕已经用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他家的纸巾只有客人来时才能拿出来使用。杜媛说完,就再也不理张扣,径直走到餐桌旁坐下,开始大快朵颐。

  今天的晚餐异常丰盛,八菜一汤,外加一瓶高档葡萄酒。张扣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几秒,他两腿一软,坐在了地板上,半天都没站起来。晚上,杜媛是打着饱嗝睡着的,而张扣一夜无眠。

  张扣的噩运就从那天开始了。他每天回家几乎都能看见老婆的快递,购买的东西也慢慢从日用品变成了奢侈品。前几天,老婆还毫无征兆地去了法国旅游。眼看这个败家女人就要回来了,张扣真是寝食不安。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婚,但那意味着自己的财产减半,他思考许久,终于痛下决心:既然不能离异,那就想办法丧偶吧。

  想归想,让张扣拿刀杀人他绝对不敢,吝啬的人都惜命。张扣从事金融业,经常做一些打擦边球的业务,因此接触到不少在灰色地带活动的人。于是,张扣找到老熟人梁良,梁良是个黑社会的中介,专门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当张扣直言不讳地说出杀老婆的想法后,梁良看着他,来回翻了两次手掌:“好说,杀手的价格是这个数,先付一半作为定金。”

  张扣松了一口气,面带笑容地掏出钱包,说:“你们的价格真是公道合理。”

  “那当然……”等梁良看清楚张扣掏出来的是五百块钱,不由得震惊了:“我要的是十万,你给我五百块钱干吗?”

  “什么?你要十万?我的天啊,我的天……”钱包从张扣手里掉在地上,他捂着胸口想,自己太天真了,仔细想想,为一千块钱杀人是不太现实。一边是个无底洞,一边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佣金,这简直是张扣有生以来遇到的最难解的难题。

  看张扣如此痛苦,梁良想了想说:“要不你试试下毒?我有一个朋友,他研究的化学毒素可以让人看起来像是自然猝死。”

  张扣试探着问:“这大概需要多少钱?”

  “最便宜的价格是两万左右。”

  “两万?其实,有一点点药水我就够了,所以……有没有免费试用品?”

  “滚!”

  从没想过杀人成本这么高,回家的路上,张扣感觉前途黯淡,日月无光,算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回到家打开门,只见沙发上堆满了购物袋,就在这一瞬间,那刚刚消失的杀意又悄然滋长了。

  杜媛正在美滋滋地试衣服,新买的衣服有两个扣子在背后,看到张扣回来,她赶忙招呼道:“老公,我去法国的这段时间,你想我吗?快来帮我把扣子扣好,你看这件衣服多漂亮!”

  张扣强压怒火,说:“把这些蠢衣服,都给我退回去!”

  杜媛不屑道:“神经病,这都是在法国买的,怎么退回去?”

  张扣咆哮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这些衣服都给我处理掉,把钱给我拿回来!”

  杜媛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灰色收入是怎么来的?就算我不报警,单单把你的信息放出去,就有的是人来撕碎你。”

  张扣额头上冒出冷汗,却说不出话来。

  “给我把扣子扣好,反正你有那么多钱,让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享受吧,我的人肉支付宝!”

  杜媛的语气是那么不可抗拒,张扣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只好乖乖照做了。

  扣好扣子,张扣无意中看到那件衣服的价码牌,当他把那个数字看清楚后,顿时感觉浑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失去了理智的他抓住杜媛的肩膀疯狂摇晃:“你这个贱人,你以为我是比尔。盖茨吗?”说着,狠狠地一把将杜媛推了出去。杜媛猝不及防,头撞在桌角上,倒地不起,顷刻间血流如注。

  张扣暗想,一不做二不休,他拿起一个靠枕,正要把靠枕贴到杜媛的脸上,突然又犹豫了。他转身去厨房取了一块破抹布,照着杜媛的脸,狠狠压了下去……

  救护车到来时,张扣已经把现场清理好,他一口咬定这是意外,说自己回家时发现妻子已经死亡,到了派出所,他还是这一套说辞。负责他案件的是一位女警官,女警官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突然话锋一转,单刀直入:“请你说一下,你谋杀死者的动机是什么?”

  这当头一棒,打得张扣措手不及,可他还是强自镇定,坚持原来的说法。女警官分析道:“张先生,你说你进门后看到死者倒在血泊里,马上打电话求救,可实际上120接到电话时,你已经回家快一个小时了,你怎么解释?”

  张扣深吸一口气,他把编造的谎言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确保无误后说道:“你以为每次开门都会有个死人躺在血泊里等着我?我开门的一瞬间,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等回过神来想起叫救护车,这中间究竟过了多少时间,只能去问老天爷了。”

  女警官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三流演员:“那好吧,还有一个问题,监控视频显示,你妻子回家时身上的衣服还很普通,可案发现场,她身上穿着的是一套名牌时装。”

  张扣不以为意:“那又怎么样?她回家后试穿新买的衣服,不是很正常吗?”

  女警官不紧不慢地说:“张先生,你可能对这套时装不太了解,时装背后的纽扣必须由他人帮忙才能扣好,设计的初衷就是由丈夫来完成,这样设计是为了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案发现场,死者背后的扣子扣得很规整,这是死者自己绝不可能做到的,而监控视频显示,你是除死者外唯一进入那栋房子的人,这两枚扣子只能由你代劳,上面已经发现了你的指纹。请问,你为什么会帮死人系扣子?”

  张扣感觉脑袋里“嗡”的一声,他最后的防线垮掉了:“我、我坦白,人是我杀的……”


上一篇:你到底是谁
下一篇:扫雷行动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