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2018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出炉

作者:故事中国网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8-07-09

日前,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了2018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

在这份2018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中,《故事会》编辑部有两套精品图书、一种杂志入选。分别是《中国好家风故事读本》《中国好故事》(第一辑),以及《故事会》杂志。

现将入选书目推荐、分享给大家。

《中国好家风故事读本》

《故事会》编辑部 

《故事会》编辑部利用数十年来传播传统文化的媒介优势和作品资源,择优选录了《故事会》历年来关于“家风”这一主题的部分优秀故事作品,最终出版了《中国好家风故事读本》,以讲故事口耳相传的形式,从“夫妻情笃”、“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持家有方”、“注重家教”等五方面,深入浅出、生动活泼地诠释了中华优秀的家庭伦理文化。

l  小故事,大道理

l  感人的细节、曲折的情节

l  富有表现力的插图、插画

l  适合作为青少年德育教材

l  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7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

l  入选2017上海市民修身读本

l  2018年上海市中小学生读书系列活动六一荐书榜单

 

试读:

   看门风

   顾敬堂

东北早时候,媒婆保媒之后,当事人双方家长都会到对方家里瞅瞅:看看家里柴火垛堆得高不高,有几头大牲口,庄稼侍弄得好不好……以此来判断对方是不是过日子的家庭,这个行为被称为“看门风”。

何卓今年二十七岁了,至今没有结婚。两年前处过一个女朋友,自己感觉比较满意,回家一汇报,老爷子何局长端着茶杯沉吟半天说道:“你先别着急拍板,等约个时间我去她家拜访一下,看看门风再决定。”

何局长的老伴有些担心地说道:“都啥年代了还看门风,只要姑娘优秀就行了。”

何局长严厉地看了老伴一眼:“老话说得好,‘买猪得看圈’,家风不正能出好孩子?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老伴不甘心地看了他一眼,没敢再争辩。

何局长带着礼物跟着何卓到了小丽家里,小丽家看来条件不错,一百四十平方米的房子装修得富丽堂皇。小丽的母亲热情地寒暄过后,给何局长奉上茶,带着老公和女儿扎进厨房忙活起来。吃过饭,何局长不置可否,和儿子回家之后,立刻命令何卓和小丽分手。

何卓自然要问个为什么,何局长不满地说道:“你没发现吗?咱们去她家之后,都是小丽的妈妈在说话,这说明是她当家;另外,小丽的父母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她爸爸不小心弄掉一片菜叶,小丽的妈妈眼睛立刻瞪得溜圆,恶狠狠地捶了他一拳,她爸爸满脸堆笑地弯腰捡起来。而小丽就在他们身边,对这件事好像没看到似的,显然她已经习惯了家里的这种状态。

何卓辩解道:“可是小丽对我很温柔呀。”

何局长摇摇头说道:“处对象的时候,谁都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但时间长了就会暴露出本性,她已经习惯了妈妈强势的家庭生活,等你们结婚之后,难免会处处把自己摆在前面,这样你会幸福吗?”

何卓不甘心地说道:“仅仅因为这点小事就让我和小丽分手,有点说不过去吧?”

何局长严肃地说道:“你还年轻,我希望在婚姻大事上,你多听听我的意见,很多领导摔跟头,都是因为没找到一个贤惠的媳妇。当然,你是成年人了,我的意见也仅供参考。”

何局长老伴生气地说道:“说得好听,还仅供参考,在咱家你的意见就是圣旨!”

何卓看了看父亲的满头白发,张了张嘴,终于没忍心再反驳他。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事情过了两年,何局长退休了,时间充裕起来,没事和老伴遛遛公园逛逛街。刚开始还挺新鲜,时间长了老伴就唠叨上了:“老头子,你说咱家何卓都二十七了,咋还不处对象呢?当时要不是你搅和,咱现在可能都抱上孙子了,哪至于一天到晚就咱俩大眼瞪小眼的。”

何局长不以为然地说:“他都不急你跟着瞎操什么心呀?应该是没遇上合适的。”

老伴小声嘟囔道:“我那个闺密赵迎春,打小就长得跟花骨朵似的,谈一个对象她妈妈就挑毛病,这看不上那看不上的,把迎春一直拖到三十多岁,最后高不成低不就的,自己过了一辈子……”

何局长心里明白老伴这是在嫌自己掺和了,自己也有些替儿子着急,于是妥协道:“行了行了,下回我不管了还不成吗?”

老伴奇怪道:“嘿,你现在咋这么好说话了?以前我一说点啥都能被你呛城墙上去!”

何局长摇着扇子说道:“那时我是局长嘛,最害怕家属跟着瞎掺和意见,影响我的工作。现在退休了,也犯不了错误,以后家里的事你说了算。”

老伴听完之后兴奋坏了,手里有了尚方宝剑,于是四处托人,给儿子物色合适的对象。这天她兴冲冲地跑回家里,拿出手机给何局长看:“我们老同事给介绍了一个姑娘,长得这个俊呀,一点都不输给那个小丽,我觉得咱家小卓肯定能看上!”

何局长戴着老花眼镜仔细看了半天,也挺满意:“嗯,别说,长得还挺像小丽,行,哪天咱俩去看看门风。”

老伴嗔怪地戳了他一指头:“又来了!以为是到下属单位检查工作呢?现在是卖方市场,人家要先到咱家看看门风!”

“嘿!都啥年代了,居然还有和咱一个做派的!”何局长吃了一惊,转而又高兴起来,“有点意思,咱这门风不怕人家看。不成也没关系,权当热闹热闹了。”

以前看人家的时候没觉得啥,如今被人家看,何局长心里还有点没底。老伴提议把家具什么的换换,别让人觉得家里寒酸,何局长思考半天,还是一票否决了:“我一辈子也没弄虚作假,虽然不差那两个钱,但我觉得没必要花,我就习惯这些老物件了,咱家就这样,要是看不上,说明也不是一家人。”

转眼到了约好见面的日子了,老两口在厨房忙活了一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门铃响了,何局长把防盗门打开,两口子站在门口等人上来。这天,何卓没在家,他意思是等双方老人看中了再露面,省得不成了尴尬。

不一会儿,媒人领着一对夫妇上楼了。媒人挨个介绍一遍,何局长赶紧把人让进了屋,对方哼哼哈哈地应付着,眼睛却四处转,这是在看家里的硬件设施了。

何局长心里一直有些疑惑,直到上了酒桌才试探着问道:“二位,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女方爸爸冷哼一声:“何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两年前你还到我家看过门风呢!”

何局长大吃一惊,同时也明白为啥看对方眼熟了,赶紧忙不迭地道歉:“哟哟哟!瞧我这脑袋,真是对不住了,你们是小丽的父母呀,我说看照片上的姑娘怎么长得那么像小丽呢!”

小丽爸爸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可不敢怪您,我们小门小户的,哪敢让您记在心里呀。”说到这里,他的眉头忽然一皱,龇了一下牙。何局长敏感地觉察到是小丽妈妈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

何局长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来者是客,再说也挺感谢小丽妈妈解围的,于是再三道歉,气氛渐渐融洽起来。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何局长试探着问道:“我们家就是一般条件,没有太多钱,但工作一辈子了,三四十万还是能拿出来的,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上?”

小丽爸爸冷笑了一下:“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我做点小生意,一年赚不了几个钱,五六十万还是能挣到手的……”

何局长皱了一下眉头,刚想说“那就不高攀了”之类的话,却见小丽妈妈对着小丽爸爸瞪了一眼,小丽爸爸顿时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丽妈妈转过脸来笑着对何局长夫妇说道:“不好意思,家教不严,让老哥老嫂子见笑了,对你们家我非常满意,说句不中听的话,买猪得看圈,我们没什么文化,有俩钱也没啥好炫耀的,只要两个孩子没意见,我绝不阻拦。”

原本何局长对女人强势比较反感,但今天却觉得这个待定的亲家母特别顺眼,于是高兴地举起酒杯说道:“行,咱们就这么定了,其余就看孩子们的意见了。”

小丽父母吃饱喝足之后告辞而去。何局长和老伴商量半天,觉得女方家这么有钱,恐怕未必能看上自己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现如今,已不是何局长挑剔别人家的时候了。

晚上的时候,何卓下班回来。老妈迫不及待地和儿子汇报情况,告诉他来相亲的居然是小丽的父母。何卓一点都没有意外的表情。

何局长看出破绽来了,于是审问儿子道:“你小子是不是早知道呀?”何卓白了老爸一眼:“我们压根就没断过!”

老两口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何卓这才说起了前因后果。小丽的爸爸是个小包工头,承建一些市政工程。听说何卓的爸爸是水利局局长之后,就想着能不能通过这层关系和他要点工程干着,结果小丽的妈妈说啥也不同意,认为这是拿女儿做交易,同时也会让男方家看不起。那天看门风的时候,小丽爸爸在厨房里还想争取媳妇的同意,结果被狠狠地捶了一拳,为了掩饰尴尬,于是假装低头捡掉在地上的菜叶。

小丽的爸爸听说何局长没看上自己家,非常生气,坚决不同意两人继续交往。一对恋人不得已转入了地下,一晃就是两年。直到双方家长都着急了,何卓串通了妈妈以前单位的老同事,在中间穿针引线,安排了第二次看门风的活动。

听到这里,何局长紧张地问道:“那他家看上咱家了吗?”

何卓骄傲地说:“那还用说,我岳母回去之后对咱家赞不绝口,说以前就担心咱家门风不正,这下放心了,一看咱家这八十年代怀旧复古的风格,就知道您不是个贪官,可以放心把小丽嫁过来了。”

何局长一拍大腿,激动地说道:“好家伙,岳母都叫上了,行!有这么个深明大义的岳母,姑娘也差不到哪去,以后对你厉害点我也认了!”

何卓又白了老爸第二眼:“你儿子这么优秀,还用人家管?小丽对我温柔着呢!”


《中国好故事》(第一辑)

《中国好故事》(第一辑)由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指导、上海东方宣传教育服务中心组织策划、故事会编辑部集体编选,为上海市民修身系列读本之一种。内容选自于以发表故事作品为主的中国著名期刊《故事会》杂志,具体、生动、形象地诠释了我们时代价值的最大公约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书所收录的中国故事,皆为聚焦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精神理念的优秀故事,通过以讲故事的形式生动诠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涵。

l  故事经典,可读性高

l  以有趣的故事,讲述做人的道理

l  生动诠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l  入选2016年上海书展推荐书目

l  入选2016上海市民修身读本

l  本书部分内容,曾在《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整版刊出,受到读者的盛赞

试读: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想获得真正的财富绝非靠赌,而是有无做人的志气。

雪夜赌冻

高晓声

冬天总是冷的。那一年特别冷,旧雪未消,新雪又下;屋檐头的冰柱,粗了又瘦,瘦了又粗,长了又短,短了又长,像活了似的。赵员外这一阵好久不敢出门,出门要冻死的;在家里烘着火,身上都还冰凉呢。

这一天又是大雪;天明明已经夜了,但屋外还很白亮亮,雪停下来了,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赵员外一家人,正在晚餐,炭火烧得旺旺的,小孩子抢着火锅里的好东西吃,吃得脱了棉袄还出汗,赵员外和西宾陈先生在喝酒赏雪,说点无关紧要的话。这时候,忽然有个叫化子穿着破旧的单衣薄裤,无声无息地佝偻着颤抖的身子站在他家的门口,赵员外吓了一跳,厉声喝道:“快走,到别处去,不要在这里冻死了害了我。”那叫化子听了说:“老爷,我这个人冻是冻不死的,我很饿,饿得走不动了,你给点吃的罢,否则就要饿死在这里了。这倒真把你害了。”赵员外听了无奈,就叫家人赶快给点吃的让他走。那人吃了之后,身子挺起来了,颤抖也停止了,他还谢了一声,便要走路。

赵员外忽然好奇起来,喊住道:“且慢,我倒问你,你这人为什么冻不死呢?”叫化子笑笑说:“你看我,就这副穿戴,熬过了好些年,今年也大半个冬季熬过去了,还没有冻死,能冻死不早就冻死了?”赵员外摇摇头说:“我不相信,天下哪有冻不死的人?我同你打个赌,你今天在庭前那棵大桂花树下站一夜,如果没冻死,我输给你五百亩田,一宅大房子,一爿当店;如果你冻死了,那是出于自愿,不关我事。你敢不敢赌?”

叫化子说:“老爷可是当真?”

“当然。”

“谁作证人?”

“证人现成的,我家西宾陈先生,德高望重,最合适了。”

叫化子点点头,想了想说:“我只有一个条件,你答应了,我就赌。”

“什么条件?”

“给我一束柴禾,让我站在柴禾上就行。”

赵员外想想说:“站着可以,但是不许坐下去。”

叫化子微微一笑说:“一定不坐,除非我冻死了。”

于是双方都赞成陈老师作证,并请他写成契约。陈老师也只好答应,就照他们议定的条件写成文契,三读才算通过,由双方签字画押后,自己再作为证人签字生效。

赵员外派了手下两个人轮流监视着。那叫化子就在大桂花树下的一束柴禾上站了一夜,天亮时赵员外起身看到他时,他两只脚还在柴禾上原地踏步呢。

赵员外赖不掉,只好输给他五百亩田,一宅房子和一爿当店。这样,叫化子就成了赵员外的邻居,他也发了财,成了个小员外,讨了个老婆,组成一个富人的家庭,饱衣足食,逍逍遥遥地过了两年使人羡慕的日子。每年冬天,碰到下雪天,就想起那年赌命的事情,还很感激赵员外,总要请他过来饮酒赏雪。

到了第三年冬天,下雪天又多起来,前次下的雪不大肯走,在等后雪来。就在又下后雪的日子里,赵员外做东,请新员外来赏雪。叫化子穿裘衣,戴裘帽,登皮靴前来赴约,两人开怀畅饮,还特意请了陈先生来,共同回忆起三年前那天的光景,说了许多的话。最后赵员外忽然笑嘻嘻地对新员外说:“你真是天生的财主命,那一夜没死,就交了好运,日子过得好起来了。不过你还不算富,还不如我。你敢不敢再同我打一次赌,赌注还是那么多,赌法也一样,我若输了,再给你那么多,那你就比我还要富了。你若输了,不但白死,还要把原先赢去的那些归还给我。怎么样?”新员外乍听就不假思索地说:“那有什么难的,我……”说着也犹豫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的穿戴,脱下来人就会发抖,怎么冻得起一夜呢?赵员外看他为难,哈哈一笑,开导他说:“你看屋檐上挂的冰柱,还没有当年粗,当年长,可见今冬虽冷,不及当年。那年那种冷法,你却经受得住,现在倒做懦夫啦!”新员外被这一激,泼皮的性子就出来了,站起来说:“谁做懦夫?赌就赌,还不是保赢么,你可不要肉痛!”说着,两人果然又邀陈先生作证,赌了起来。

半夜刚过,新员外就坐下去了,他想把柴禾遮住身子,哪里有用?天不亮就冻死了。

人是会变的,冻得铁硬的骨头,在暖窝里焐了两年,自然也焐酥了。这个道理,无人不懂,无奈不常去想它就是了。

其实靠这一简单的道理,可以想通社会上许多复杂的事情。 

 

《故事会》杂志

《故事会》杂志是一本享誉海内外的通俗文学杂志,以发表反映我国当代社会生活的故事为主,同时兼收并蓄各类流传的民间故事和经典性的外国故事。在坚持故事文学特点的基础上塑造人物形象,提高艺术美感,力求口头性与文学性的完美结合,努力使每一篇作品都能读、能讲和能传。 

l  曾获得中国最美期刊称号

l  连续三次获得全国百强报刊称号

l  曾五次荣获中国期刊最高奖国家期刊奖

 


上一篇:2018年第二季度幽默故事获奖作品新鲜出炉
下一篇:荐书 | 到底能不能做一个不焦虑的家长?

踩1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