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2018书展特辑 |《天蝎》:七厅八处”的一地鸡毛

作者: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8-08-09

魔都夏天最值得期待的文化盛事——2018上海书展就要来啦!

近期小艺将每日为大家推荐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特色新书,相信总有一本合你胃口。8月10日起,我们将陆续预告各活动的时间与地点,敬请期待。


人到中年的现实主义,俗中求真

饮食男女的职场生活,卑微而自尊


《天蝎

南飞雁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书中的故事折射出当下中年男人的职场奋斗现状和世俗生活。“仕途压力”和“情感危机”都是俗世生活的一部分,作者把微妙人心和琐屑生活的“原生状态”极为微妙地呈现到读者面前。小说重在表现主人公在情感与事业纠结中的生存状态,写出了中年男人的勇敢与怯懦,矛盾与无奈,一种精明算计的攻守和患得患失的犹疑……

作 者 简 介

南飞雁,1980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高级研讨班学员,郑州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创造性写作专业在读,河南影视集团创作部主任。创作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若干,刊发于《人民文学》、《十月》等杂志,并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等杂志选载,《大河报》、《楚天都市报》等报纸连载。中篇小说《灯泡》荣获《人民文学》年度中短篇小说奖,中篇小说《红酒》荣获《中篇小说选刊》年度优秀中篇小说奖。


节 选

竺方平眼前的高巡视员猝然绽放成花火,这花火聚敛成团,明明又成了丁婧蓉——他微微笑起来,仿佛刚才的沉默不是沉默,而是关于那次聚会的沉思;沉思大雪纷飞,落地化为感慨:好多年了,真的是好多年了——你还好吧?


竺方平当然不会白混。七厅多年,钻营修炼不精也就罢了,见风使舵还算基本功的,不然何以是高手。丁婧蓉显然被他某处的柔软打动,或者她自己柔软的某处被他打动,语感也轻了下去,说是啊,好多年了。


竺方平见她并不直接回答“好”或“不好”,便猜出老郭所说并无虚言。一个三十出头的离婚女人,前夫一直纠缠,当然说不上好;明明不好又不肯直说,那就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不想说,要么是想说又不打算明说,在等人来问——那么问还是不问呢?竺方平的笑意从心底浮起,氤氲到脸上却成了肃然的唏嘘:也是,都不容易。


“好多年”,和“都不容易”,一般不会是正比。不过对两个离了婚的人来讲,此时心绪林林种种,仅是“不容易”三字又怎能概括,何况还有个“都”。两人一下子近在咫尺,却又沉默起来。丁婧蓉就坐在旁边,竺方平手里拿了文件,看上几眼,思路瞬间又被带走,便又抬头看看她——这里是十一楼,巡视员老高的办公室在十五楼,距离不远,可惜他并不分管八处。分管八处的是新来的副厅长老余。既然老高不分管,贸然去汇报什么就没有来由。而来由是一定要找的,不然就——


丁婧蓉忽然道,竺老师您什么星座?


竺方平想了想,说大概是射手座吧。


丁婧蓉就笑道,这怎么还有大概的?


竺方平耸了耸肩膀,说星座这东西,一般都按公历算吧?


丁婧蓉一边笑,一边执意问了他生日,而后肯定地点头道当然是射手座了,我比你早一些,天蝎。


竺方平满脑子都是老高。眼前的丁婧蓉固然有几丝妩媚,但远不及脑海中老高的慈祥。竺方平脸上微笑还在,眼光却分明游散开来,场面也一时沉默。丁婧蓉便站起一笑,说竺老师忙得很,我先走了。走了几步,她又回身道,对了,周末校友有个聚会,您也来吧?


竺方平压抑着喉头忽然迸起来的抽搐,想了想,平静道,好多年不参加这样的聚会了,有什么熟人吗?


丁婧蓉此刻已经站在门口,侧身侧脸,菩萨般地看着他,笑了一下,说有啊,好多呢,还有,高厅长算不算熟人呢?



下了班,晚上有局。酒水未过三巡,大家不及入港,老冯眼中忽然凶光毕露。竺方平偷偷摸摸刷下朋友圈,果然有老楚新发的自拍。照片上老杨看着镜头,而老楚则看着她,两人容光熠熠,双手紧扣,郎情妾意溢于言表。老冯看罢照片,仿佛看罢战书,自然心不宁静,心不宁静难免喝得就急,很快便有点过了。竺方平暗笑老冯有胆灌酒,却无胆动手,笑毕,又有些可怜他。话说彼此都是离婚,算是同病相怜了,但自己与往事干了杯,落得个清静,老冯同样离婚,却是麻烦的开始。


熬到酒尽人散,竺方平和老冯一道回家,老冯路上咬牙切齿,还在路边出了出酒。竺方平放心不下,送他进了电梯才告辞。晚上十点多钟,家属院里人很少,竺方平索性坐在长椅上,点了支烟,抬头看天。天空晦暗不明,星辰无迹,他忽然想起丁婧蓉问他什么星座。真是可笑,老子又不是马王堆里刚刨出来的,怎么会不懂星座?人何其复杂,人心何其多变,雨纷纷草木深,星座要是能解释一切,世界倒太平了。怪力乱神而已,子不屑语也。当初杜筱葳耽迷星座,曾买了不少书看。一般看这种书,有人是好奇,有人当消遣,有人瞎琢磨,杜筱葳则是虔诚。大概她实在糊涂该是什么样的秉性,所以需要靠人指点。而自从她顿悟自己除了属羊,还属天蝎,离婚或许就不可逆转了。竺方平想,其实羊也分好多种,绵羊固然是羊,斗羊也是,你杜筱葳本来就是斗羊,两角威风凛凛,又新添一支毒刺,老子又不是大力水手,既然斗你不过分开也好。可惜丁婧蓉了,居然也是个天蝎。从今天的情况看,纯属巧合的可能性不大,反之,则丁婧蓉显然是有备而来。原来她才是高手。起初示弱,继而诱惑,最后亮出底牌,看来他故作玄虚的那点小心眼,几乎都在她算计之中。不愧是老丁的女儿,自小耳濡目染,起点高他许多。他现在需要什么,问谁去拿,怎么拿到,她全都清楚。也正因为清楚,底气也就很足。丁婧蓉是天蝎,又有这样的出身,难免一出手便如此霸气,刀刀扎在他的痒处,正如主人在宾客面前逗狗,表演一次就有一次好处,当然狗也可以不表演,但愿意表演的狗何其多,慷慨的主人又何其少?就他而言,硕士毕业浪迹七厅十几年,眼看临近不惑,官场无所成,情场无所就,就像鸬鹚捕鱼,吞到嘴里的又常得吐出,循环播放十几年矣,到头来一无所有。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不应当这样度过。

……


上一篇:人生无悔献航天
下一篇: “人猿泰山故事续写” 邀你脑洞接力

踩1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