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致敬经典 | 改革开放40年故事精选:狗尾巴的故事

作者:吴文昶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9-01-02

  《故事会》编辑部评语:

  这是一篇非常富有时代气息的故事,以较为夸张的手法讽刺了干部的工作方式问题。“刀乡长”意外砍了老太太的黄狗尾巴,村长罗小华故意砍了全村的狗尾巴;从“杀狗”到“养狗”,“刀乡长”面临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罗小华却以智慧绝地逢生,解决了这个“不可能”。情节的反转极富戏剧性,结尾抖开的包袱也令人叫绝。

  宏桥乡新调来个姓刁的乡长,因为他的工作作风是喜欢大刀阔斧,处理问题快刀斩乱麻,连平时讲话也常常刀光剑影。所以大伙索性把“刁”喊成“刀”,干脆叫他刀乡长。

  刀乡长三十多岁,血气方刚,事业心很重。他知道,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宏桥乡,开头一刀很重要,就像剧团里主角演员上台第一个亮相动作一样,关系到今后的声望、威信和前途。可这第一刀往哪里下呢?

  真叫无巧不成书,他正愁往哪里下第一刀时,文书送来了一份红头文件,他接过一看,是关于加强对群众养狗的管理通知。他顿时灵机一动,决定下乡调查了解一番。

  说走就走,这刀乡长跨上自行车,首先来到大树村。这小山村风景秀丽,小桥流水,绿树成荫,刀乡长在村口一座大院门口架好车子,就一脚跨进了院子。突然,“汪汪汪”一阵狗叫,从里面冲出来一只大黄狗,挡住了他的去路。

  刀乡长心想:唷,正要找你,你倒自动来了。他顺手从墙边拾起一把柴刀,高高举起,说道:“你再叫,我就宰了你!”谁知这条狗也是不怕死的,见了刀不但不退,反而龇牙咧嘴地向他展开了进攻。

  刀乡长有点恼火:“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刀的厉害!”于是他一个箭步上去,要抓狗的脖子,哪知一把捋去脖子没抓住,却抓住了狗的尾巴。这下狗急了,出于自卫,掉过头来往他腿上就是一口,刀乡长疼得“啊哟”一声,顺手一刀劈下去,正好落在狗屁股上,将狗尾巴斩落在地。大黄狗也疼得一阵狂叫逃进屋去,刀乡长捋起裤腿一看,糟糕!两个深深的狗牙痕处正在往外渗血,他立即跨上自行车,直奔医院而去。

  刀乡长从医院回到乡政府,叫来文书,让他拿出那份红头文件,仔细看了一遍,然后一拍桌子,拔出钢笔,“刷刷刷”划了张表,写上:养狗情况普查表。栏目有:村名、户数、人口数、咬过人的狗数、被狗咬的人(次)数,等等。他将表交给文书,要他在三天之内统计好,数字一定要准确。

  文书立即刻印分发,接着又是催交、统计,足足忙了三天,才完成任务交了差。刀乡长当即下通知:明天上午八点钟,召开村长紧急会议。

  大概村长们对这位新来的刀乡长的工作作风已有耳闻,所以第二天一反以往拖拖拉拉的作风,八点还差一刻,十个村长全部到齐了。刀乡长宣布开会,说:“今天开个村长会议,主要研究一下狗的问题。我统计了一下,全乡一万七千人口,一共养了一千一百三十六只狗,平均十五人就有一只。养这么多狗,究竟对四化建设有什么好处?狗要吃,浪费粮食;狗随地大小便,污染环境;狗到处‘汪汪汪’要叫,增加噪音;狗要打架,在地里打,损坏庄稼,在家里打,会掀掉桌子打破缸;狗还咬人,危害人们身心健康。特别应该指出的是,狗会传染疾病。”

  他拿起那份红头文件,朝大家晃了晃,“这是上级发下来的文件,要我们立即行动起来,加强对群众养狗的管理,坚决消灭狂犬病。什么是狂犬病?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急性传染病,狗得了这种病就像发疯一样,见人就咬,谁被咬着谁就会和狗一样见人就咬。前几天,我去大树村就被狗咬了一口,幸好这只狗没得狂犬病,要不,我不就变成一条疯狗,今天非咬你们不可了吗?这样一来,那你们也都会变成疯狗,你们回去再咬人,你们那里的人也成了疯狗……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后果不堪设想。同志们,我们都是共产党的干部,所以,对上级的指示必须坚决执行,希望大家开完会回去以后立即行动起来,索性把你们那里的狗统统杀光,让我们宏桥乡成为全县第一个无狗的先进典型!”刀乡长拳头一挥,结束了他的动员报告。

  可那些村长们听完刀乡长这番话,一个个都呆住了:把狗统统杀光?这合适吗?他们你看看我,我望望你,谁也不说话。就在这时,从门外闯进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只见她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捏着个纸包,进门问道:“哪个是刀乡长?”刀乡长说:“我就是,你有啥事?”老太太朝刀乡长看看,然后解开纸包,亮出了一条狗尾巴:“你是乡长,为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把我家那只狗的尾巴砍了?过去‘四人帮’割资本主义尾巴,你割我家狗尾巴,算什么意思?我问你,我家这狗犯了什么法?”

  刀乡长这才明白了老太太的来意,心想:我们正在研究狗的问题,你这时候来凑什么热闹?于是没好气地说:“你家的狗咬了我一口,你说它犯什么法?”“你不要诬赖,我这只狗养了十年了,从来没有咬过人。不信,你到我们村里去调查,谁都知道我那只狗见了人就摇尾巴,我只要唤它一声,它就跑到我身边,那条尾巴摇啊摇啊,多亲热!可你偏偏把它斩了,以后还让它摇什么?我不管你乡长不乡长,你得赔我的狗尾巴!”老太太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这可把刀乡长弄得火冒三丈:赔你的狗尾巴?哼!我还要杀你的狗呐!他挥挥手,对老太太说:“你先回去,我们正开会呢,明天叫你们村长来处理。”几个村长连忙上去连劝带哄,总算把老太太打发走了。

  经老太太这么一搅,倒把刀乡长刚才“一言堂”的气氛搞活了。大树村村长金阿祥说:“刀乡长,我提个意见你看行不?一下子把狗杀光,恐怕操之过急,也很难办,是不是分两步走,第一步先杀有狂犬病的狗,而后再考虑其他。”

  其他几个村长正想表示赞成,刀乡长却把金阿祥的话挡了回去:“这办法行得通吗?你知道哪只狗有狂犬病?是不是要把全乡一千多只狗全送医院去透视、验血,做肝功能、心电图检查?不行的!再说,就是这只狗今天检查说没病,谁能担保它明天也没病?而且这样很容易有漏洞,那些习惯于走后门的人就会乘虚而入。所以,要干就干它个彻底,管它好狗、恶狗、看家狗还是哈巴狗,一刀下去,斩草除根!”“哎呀乡长,你讲讲容易,做起来难啊!”“这有什么难的?回去先动员,把道理讲清楚,让大家自己动手,要是不自觉,就在村民规约里加一条,同时成立打狗队,采取强制手段,见狗就杀!”

  刀乡长话音一落,站起来一个年轻小伙子,说:“我叫罗小华,是青山村的村长,要说养狗,全乡恐怕数我们村最多,过去,不但流氓、小偷不敢进村,就连‘文革’时那帮造反派都不敢到我们村去点火。因为狗多,所以每年冬天到我们村来买狗肉吃的人也就络绎不绝,他们称我们青山村为‘狗肉之乡’,养狗成了青山人的传统副业。我听了刚才刀乡长列数的养狗罪状,一共有六条,不好意思,过去都没有意识到,如今上级有红头文件,要我们杀狗,我们决不犹豫,坚决执行,不管困难多大,我保证三天之内完成任务!”

  罗村长这一表态,原先那些叫困难的村长们的嘴,此刻好像全被贴上了膏药。刀乡长高兴地说:“好,这才是八十年代的干部作风。大家要以青山村为榜样,一星期之内完成任务,谁第一个完成,我就奖励谁;哪个村拖后腿,照罚不误。就这样,散会!”

  村长紧急会议结束后,杀狗就成了宏桥乡压倒一切的中心工作。小镇上的狗肉充斥市场,价格大跌,弄得卖猪肉的都改行卖狗肉了。可在这轰轰烈烈的杀狗运动中,大树村村长金阿祥却苦了。他大会开了开小会,还每家每户去动员,规定也下了,告示也出了,打狗队也成立了,整整忙活了两天两夜,可是别说杀狗,连狗毛也拔不掉一根。这是什么原因呢?问题就出在被刀乡长砍掉狗尾巴的那家老太太身上。

  这位老太太可不是一般的农村老太婆,她有个儿子在县委组织部当部长,前些年,她儿子得了胃病,久治不愈,后来听说小奶狗能治胃病,老太太就弄了只给儿子吃,果然把病给吃好了,于是老太太就弄了只黄毛大母狗,每年生一窝小狗,这些小狗全都给儿子食用。

  老太太养狗为儿子,几年下来和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一次老太太到池塘洗菜,不小心掉进水里,当时四周没人,大黄狗“扑通”一声就跳下去救她,老太太一把抓住了狗尾巴,才被大黄狗拖上岸来。这样的救命之恩,她怎能忘记?所以那天她发现狗尾巴被砍,痛心不已,抱着狗大哭了一场。现在动员她杀狗,当然,杀她的头也不肯。可是老太太这只狗不杀,其他的狗就别想去动,这可把金阿祥弄得束手无策,只得到乡政府去讨救兵。金阿祥把情况详详细细向刀乡长作了汇报,刀乡长也呆住了,心想:糟糕,我这第一刀竟砍到组织部长家里去啦!

  正在这时,门外跑进来青山村村长罗小华,肩挑一担东西:前边两只狗腿,后边一只胖鼓鼓的麻袋。他进门就说:“刀乡长,我们青山村的狗全杀光啦,这两只狗腿给你们乡干部尝尝鲜。”刀乡长眼睛一亮:“真的?”罗小华拍拍胸脯说:“在你刀乡长面前,我哪敢弄虚作假?不信你看。”他说着拎起麻袋,“哗”一下倒出一大堆狗尾巴,“以狗尾巴为证,请你点点数。要再不信,你到我们村去实地考察,要是找出一只狗来,你撤我的职!”刀乡长一听,转头对金阿祥说:“看见了吗?人家干得多漂亮!”金阿祥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说:“乡长,那老太太我好话说了千千万,就差给她下跪磕头了。只要你能帮忙把这个钉子拔掉,剩下的我保证一天全杀光,要是剩下一只狗,由你怎么处理!”

  刀乡长眉头一皱,血性一上来,就直接把电话打给了组织部长。他将狗的事情详详细细作了汇报,最后请示,部长家里的这只大黄狗如何处理。组织部长听完,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你是一乡之长,我妈是你管辖下的公民,一只狗嘛,杀还是留,你看着办就是喽!”说完,“啪”搁了电话。刀乡长放下电话想:部长说“你看着办”是啥意思?他想了想,牙一咬,对金阿祥说:“公事公办,不要说组织部长的娘,省委书记的爹也不行!老金啊,你给我带三十元钱给老太太,就说是我赔她的狗尾巴钱。但你告诉她,狗是一定要杀的。为了革命,很多人大义灭亲,她作为组织部长的母亲,应该服从大局,大义灭狗!我先到青山村去看看,回头就到你们大树村来。小罗,我先走啦。”刀乡长一边说,一边跨上自行车,飞一样向青山村骑去。

  刀乡长在青山村前前后后转了一圈,确实不见狗的影子。他想:他们会不会把狗藏起来呢?为了探听虚实,他躲进村后山坡上的树林里,像口技演员一样“汪汪汪、汪汪汪”地装起了狗叫,他想以假乱真引出真狗来。哪知狗没引出来,倒引出一群人来,有的拿绳子,有的拿棍子,一齐往山坡上跑来。刀乡长吓得连忙逃下山,他心里踏实了,高高兴兴地骑上自行车,放心去大树村“拔钉子”去了。

  刀乡长来到大树村,一看,形势大好,很多人在杀狗。他找到金阿祥,问道:“问题解决啦?”金阿祥笑笑说:“嗯,好在你那一刀,老太婆那只狗今天死啦,她不忍心拿来吃,叫人弄去葬掉了。”“钱给她啦?”“给了。”“你再做做工作,安慰安慰。你告诉她,我们也是执行上级命令,请她老人家谅解。”

  就这样,刀乡长像救火一样,到处奔波,连老婆生孩子都没回去看。经过几天努力,终于将全乡的狗全部杀光。

  这天,刀乡长正在写总结《宏桥乡是怎样成为无狗乡的》。突然,一辆小车开进乡政府大院,从车上走下两个人来。刀乡长一看,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杨县长,急忙跑出去将他们迎进会客室。杨县长说:“听说你改姓刀了,是吗?你这位刀乡长可不能举刀乱砍哟,要刀下留情,对吗?”

  刀乡长连连点头:“对对对。”杨县长又指指他旁边一位中年男人,对刀乡长介绍说:“这位是迎宾楼宾馆的经理老张同志。时间也不早了,你是不是先给我们解决一下肠胃问题?我看简单一点,听说你们这里狗肉很多很便宜,是不是弄点狗肉来吃?”

  “行啊!”刀乡长想起青山村村长罗小华那天送来过两只狗腿,只吃了一只,还有一只现在不是正好可以派用场?可是跑到食堂里一问,那只狗腿昨天晚上被副乡长奖给联防队员吃光了。刀乡长一听火冒三丈,但转念一想,不是还有好多狗尾巴吗?于是立即来了个总动员,乡政府干部人人动手,将狗尾巴煺白、洗净,还吩咐炊事员好好动脑筋,用狗尾巴搞几个特色菜出来。

  不一会儿,一桌狗尾巴宴就开出来了,花样还真不少,有清蒸狗尾巴,白斩狗尾巴,红烧狗尾巴,爆炒狗尾巴,还有一大锅狗尾巴汤。可是杨县长吃着吃着,却皱起了眉头:“我说你这位乡长怎么这样小气?净叫我们啃狗尾巴呢?”

  刀乡长忙说:“杨县长,你有所不知,狗肉虽香,但是发火败胃,不能多吃,这狗尾巴虽然骨头多了点,但因为是活肉,所以味道特别鲜香,而且有清凉败毒的功效。我们这里有个说法:宁可丢了亲爸爸,也不能丢掉狗尾巴。”

  杨县长一听忍不住大笑起来,说:“唷,连狗尾巴都这么值钱,那狗身上的宝就更多喽?可听说就有人总结了狗的六大罪状,主张要彻底消灭它,这哪行啊!凡事都不能绝对嘛!你知道今天我和老张同志来找你的目的吗?为了促进旅游事业的发展,老张同志他们动了很多脑筋,开设了鱼味馆、鸡味馆,很受群众欢迎,他们还想增设蛇肉馆、狗肉馆。现在万事俱备,只缺东风,就是狗肉的货源没有保证。听说你们这里狗肉多得卖不掉,因此,宾馆想和你们地方挂钩,把养狗作为一种家庭副业抓起来,这对宾馆是个支持,对发展旅游事业是个贡献,对群众也有好处,你看怎么样?”

  刀乡长一听愣住了:“杨县长,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最近上级有文件,要我们消灭狂犬病。”“哎呀,你这个同志呀!”杨县长拍拍刀乡长的肩,语重心长地说,“消灭狂犬病,并不等于要消灭狗啊!狂犬病要消灭,狗也要养,这就是矛盾的对立和统一,我们可不能一讲狂犬病,就要把狗全杀了。那人如果得了传染病怎么办?总不能把人也杀了吧?告诉你,我们县至今还未发现过狂犬病。再说狂犬病也可以预防的,可以请卫生部门的同志把关嘛!”

  一听这话,刀乡长汗都下来了,连忙向杨县长表示:“我接下来一定抓好这件事,争取尽早解决狗肉供应问题。”杨县长摇摇头:“尽早?这不行,你得保证三个月之内拿出五百只狗来。”“嗯?好……好!”刀乡长说话做事雷厉风行,尽管他觉得现在全乡狗都杀光了,要在短时间里解决狗肉问题有困难,但还是先把任务接受下来了。

  这一晚,刀乡长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睡着,任务棘手得很哪!他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给全乡各村下一个指令性文件,规定每户至少必须养一只狗。

  文件一下,舆论哗然,一会儿杀狗,一会儿养狗,连那些村干部们都哭笑不得,于是刀乡长又召开第二次村长紧急会议,研究落实养狗问题。刀乡长说:“上次我们杀狗,是根据上级文件精神办的,没错,这次强调养狗,是按照杨县长的当面指示办的,也是正确的,这就是矛盾的对立和统一,所以,大家决不能以今天养狗来证明昨天杀狗错了,没错,都是形势的需要。”

  他正说着,青山村村长罗小华风风火火跑进来,刀乡长一看表,足足迟到了半个小时。他正要批评,罗小华抢先开口道:“报告乡长,我们青山村养狗任务已经超额完成。”这可把大家惊得目瞪口呆:杀狗你第一名,如今养狗又是你第一,怎么像变戏法似的?这里面肯定有名堂!一个村长提议说:“刀乡长,学习先进,咱们是不是到他们村里去取取经?”罗小华也不避讳:“欢迎各位去检查,中饭我请客,狗肉招待。”

  于是十个村长加上刀乡长,十一辆自行车浩浩荡荡直奔青山村。一进村,果然听到一片狗叫声,并且冲出来一群狗,白的、黑的、黄的、花的、灰的,气氛显得非常热烈。大家仔细一看,发现这里的狗,脖子上都挂着牌牌,屁股上全没有尾巴。狗尾巴哪去啦?罗小华笑笑说:“你们问狗尾巴?唉,都被刀乡长一刀斩掉啦!至于它们脖子上的牌牌,那是狂犬病免疫证。”

  刀乡长恍然大悟,一把把罗小华抓过来:“你这鬼东西,上次我来,你把狗藏哪儿去啦?”罗小华“嘿嘿”笑着:“那不简单?每只狗替它灌上点烧酒和安眠药,就跟死了差不多。”

  刀乡长拔出拳头当胸擂了罗小华一拳:“你这家伙,给我搞这名堂啊!我告诉你,这些狗一只都不能卖掉,都给我留着!”罗小华朝刀乡长眨眨眼:“晚啦,乡长大人,杨县长带着宾馆张经理已经来过,全都订了去啦!”“啊……”刀乡长呆住了。

  这里正在议论纷纷,只见组织部长的母亲来了:“这位就是刀乡长吧?”她“嘻嘻”笑着,打趣说:“乡长啊,上次杀狗我当了落后分子,这次我可要当先进分子!”正说着话,那只大黄狗摇摇晃晃来到老太太身边,老太太摸着大黄狗的头,叹息着说:“唉,多好的狗啊,可惜尾巴没了,只好晃屁股了。”老太太将当初那三十元钱还给刀乡长,对刀乡长说:“刀乡长啊刀乡长,今后你再下刀得看看准啊,你这样左一刀、右一刀的,老百姓可吃不消哇!”


上一篇:第四届上海市期刊协会第四次会员大会召开
下一篇:官宣 | 2018年第四季度幽默故事获奖作品新鲜出炉(上)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