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致敬经典 | 改革开放40年故事精选:巧女节

作者:方冠晴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9-01-14

故事虚构了一个“巧女节”,其本质是一个选拔巧女的比赛。比赛环节繁多,花样迭出,参赛者需要不断地解决一道又一道新难题,这也让故事的看点层出不穷。故事虽长,但无闲笔。情节前后呼应,人物跟随情节的变化有所“成长”。故事亦从侧面反映出改革开放之后农村人的生活变化。值得一提的是,该故事于2013 年荣获“第十一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

  01

  一对恋人想结婚

  一个女人会影响三代人。这句话,是仙果村村主任刘背山的口头禅,他几乎天天要说这句话,对乡亲说,对儿子说,听得他儿子刘辉头都大了。

  刘辉与同村一个叫李悦的女孩子相爱了,两个人苦苦相恋三年,却怎么也结不了婚,因为刘背山将儿子的户口本藏得紧紧的,刘辉根本找不到。没有户口本,刘辉和李悦就没办法去登记结婚。

  刘背山反对儿子与李悦交往,不是他看不中李悦,而是他看不中李悦的妈。

  李悦的妈妈外号“麻姑”,其实她不姓麻,名字中也没有个麻字,就因为她爱打麻将,爱到不顾死活的地步。大前年,她患了急性阑尾炎,痛得冷汗直冒,却硬撑着在麻将桌上不下来,直到最终昏倒在麻将桌旁,才被乡亲们送到医院抢救,捡回一条命来。医生说:“急性阑尾炎发作时的那份痛,没人能扛得住。你却能硬撑着打麻将,这对麻将不是一般的爱,你不应该叫巧姑,你应该叫麻姑。”就这样,麻姑的外号叫开了。

  刘背山特别讨厌麻姑。懒惰、邋遢、烂赌,男女关系上不清白,所有糟糕女人的品性麻姑快占全了。而且,她还带坏了全村的风气,村里的男人都常年在外打工,只有妇女儿童留守在家,现在村里的女人都不做家务了,跟着麻姑学会打麻将了,弄得村风日下。

  在刘背山眼里,麻姑算是坏女人的榜样,这样的女人言传身教,受到最直接影响的就是她的子女,母亲都这样了,女儿会好到哪儿去?所以,刘背山死活不肯让李悦做自己的儿媳。刘辉起初只能一个劲地说好话,说李悦如何优秀,与她妈妈完全不是一号人。纵然他说得天花乱坠,刘背山横竖不信。

  刘辉没辙了,只得“曲线救国”,他带李悦出外打工,只等“生米煮成熟饭”了,逼刘背山松口。两个人在外面打了半年工,也同居了半年,终于,李悦怀孕了。这一下,刘辉觉得有了与爸爸谈判的筹码,他将李悦在城里安顿好,自己一个人回来了。他与刘背山摊了牌:“李悦怀了我的孩子,我得与她结婚。”

  刘背山说:“你可以带她去医院流产,我可以代表村里给开个证明。但如果你是说想结婚,门都没有。”

  刘辉被噎得直喘粗气,但还只能耐着性子劝说:“爸,你不看我和李悦的面子,也得看你孙子的面子,李悦怀了你的孙子呀!”

  “这样的孙子咱不要,不就是个小麻姑吗?有这样的孙子,咱刘家就毁了。”

  刘辉也来了气,都什么年代了,父母还干涉子女的婚姻?但他拿爸爸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是独子,真为了婚姻的事与爸爸翻脸,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再说,做出来了又能怎么的?户口本在爸爸手里攥着,没有户口本,他与李悦领不了证啊!

  刘辉生了半天的气,最终还只能耐着性子与刘背山软磨硬泡,他告诉爸爸,李悦和她妈妈不是一样的人,李悦心灵手巧、贤慧能干,是个好女孩。

  刘辉将李悦夸成了一朵花,直夸了两个钟头,刘背山却听得不耐烦了,说:“你就说她是织女下凡、七仙女投胎都没用,你要让我信,就要见真章!证明给我看,她有多贤慧,多能干。”

  “怎么证明?”

  刘背山说:“再过三个月,就是村里的巧女节。她要真像你说的那么好,她就能在巧女节上夺个巧女奖。她要真拿了巧女奖,不但她向我证明了她跟她妈妈不是一号人,她也向全村人证明了她的能耐,我刘家娶这样的儿媳,才不会有人说三道四,才有面子。”

  虽说刘辉这一趟回家并没能让刘背山拿出户口本,但事情明显有了进展,毕竟刘背山松了口,给了他们回旋余地。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其实,刘辉也理解爸爸,说到底,爸爸还是为了个面子。麻姑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了,与麻姑攀亲家,自然不是什么光彩事。他要李悦回家参加巧女节的比赛,也就是要让乡亲们看看,李悦跟她妈妈不一样,刘家娶了李悦这样的儿媳,就不算太丢脸。

  巧女节,是仙果村特有的一个节日,这个节日是去年才定出来的,定在腊月二十四,传统的小年这一天。这天,全村的妇女都要参加一系列的比赛,看哪个女人心灵手巧、贤慧能干。比赛获胜的女人将获得“巧女”称号,还能获得三万元的奖金。这奖金,是城里一个姓赵的老板捐资的。

  刘背山告诉乡亲们,设立巧女节是赵老板的心愿,赵老板打小是仙果人,后来出外闯荡当了老板,他对家乡念念不忘,特别怀念家乡女人的贤慧能干,所以拿出钱来举办巧女节,旨在奖励那些优秀的女人。但乡亲们都清楚,办巧女节,其实还是刘背山的意思。刘背山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他特别讨厌村里的女人天天摸牌赌博,他觉得现在有些女人将做女人的本分都忘光了,所以他当村主任后天天管大家,逮住谁打麻将不料理家务就骂,但现在的女人谁听他的?大家不理他的茬不说,麻姑还跟他干了一架。

  村里的男人都觉得设立这个巧女节很好,女人却大多不以为然,麻姑更是跳起来反对,叫嚣道:“什么破巧女节?我们女人就天生是料理家务侍弄孩子的命吗?设巧女节,你还不如设缠脚节,又让我们缠小脚去!”

  虽说各种声音都有,但毕竟三万元的奖金特别诱惑人,那可抵得上一个家庭一年的收入,所以去年村里大多数女人还是参加了比赛。

  02

  为了爱情与自尊

  刘辉回到城里,委婉地向李悦说了爸爸的意思。李悦听了,脸红一阵白一阵,说:“你爸居然还开出条件,要我拿了巧女奖才能当你家的媳妇?我就像赶着要做你家的媳妇一样,我不会参加的。”

  刘辉只得一百个赔不是:“不是你赶着要做我们刘家的媳妇,是我非你不娶呀,你就舍得让我打一辈子光棍?”

  “呸!不要脸!”李悦一口啐过来,“你爸开出这个条件,不就是不想要我这个儿媳妇吗?我为了嫁进你家,巴巴地回去参加比赛,乡亲们知道了,我今后还有颜面吗?”

  刘辉小心解释,其实他爸不是对李悦有什么成见,主要还是因为她妈妈麻姑给闹的。爸爸让李悦回去参加比赛,也是想让乡亲们瞧瞧,鸡窝里也能飞出凤凰来,她李悦是个好姑娘。

  说到妈妈,李悦没言语了,她的妈妈其实就是她心中的痛,打小,她就为有这样的妈妈而感到丢脸。也许,参加这个比赛并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可以向乡亲们证明自己。

  李悦终于答应,巧女节那天回去参加比赛,而且暗暗发誓,一定要拿到巧女奖,为自己争个颜面。

  但是,要获得巧女奖,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几百个女人角逐一个奖项,没有一点真本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李悦打算参赛了,就不得不研究这种比赛,去年的巧女比赛,比了洗衣、插花、教子、烹饪……总共九个项目,大约今年的比赛项目也差不多。其他的项目她并不怯,独独烹饪这一项,她非常弱。她与刘辉同居这半年,在烹饪上有过尝试,但从平日里刘辉吃饭的表情来看,她做的菜不算好吃。

  然而,恰恰是烹饪这一项,至关重要,巧女节那天也就是传统的小年,按照去年的做法,是将全村的乡亲都集中在一起过小年,大家共同品尝参赛巧女们做出的菜肴,你做出的菜好不好吃,每个乡亲都心知肚明。

  为了提高自己的厨艺,李悦报名参加了一个就业培训班,专门学习烹饪。整整三个月,她将学到的手艺一一实践,做出多种多样的菜来让刘辉品尝,直吃得刘辉肚滚腰圆,吃到后来,刘辉也不得不由衷地竖起大拇指。

  不知不觉间,巧女节的日子渐渐临近了,腊月二十三日一大早,李悦和刘辉,登上了回乡的长途汽车,他们必须在当天晚上赶回村子,因为村里有规定,要参加巧女节比赛,必须在这一天晚上之前报名。

  他们在仙果山外下车时,已近傍晚,天上飘着细细的雪花,路边也结了薄薄的冰。他俩提着行李往盘山公路赶,那里有个凉亭,是候车的地方,他们得换乘开往山里的最后一班中巴。

  两个人踏着薄薄的积雪往凉亭走,刚刚拐了一个弯,就看到了惊险的一幕:在前面一个弯道处,一个乘坐轮椅的人也在上山,他的双手紧紧扒着轮椅的车轮,想让轮椅驶上弯道,然而,弯道的坡度让他力不从心,他的轮椅不但不能往前行进,反而在薄雪中往下滑,眼看就要滑到公路的边沿,而盘山公路的另一边,就是悬崖。

  李悦和刘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喊了一声:“稳住!”说着就扔下行李,拼命往那儿跑。然而,路长腿短,纵然两个人拼尽全力奔跑,还是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他俩离那人尚有几十米远时,那人还是没有把持住轮椅,连人带轮椅栽下了悬崖。

  李悦吓懵了,还是刘辉冷静,脚下丝毫没停,一直跑到出事地点,幸好,悬崖不过两米来深,他看得到底下的那个人,是位老伯,五十多岁的年龄,双腿的裤管空空荡荡的,显然是一个截过肢的残疾人。

  刘辉跳下悬崖,那位老伯并不动弹,刘辉探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他赶紧背起老伯,爬上路面。这时李悦也赶到了,刘辉放下老伯,又赶紧下到崖底,去拿那部轮椅,轮椅有点变形,不过,轮子还能活动。他将轮椅弄上来,再将老伯放到轮椅上,然后推着老伯就往山下的乡医院跑。

  李悦在后面跟着,跟了几步,刘辉制止了:“你别去呀,中巴快来了,别误了最后一班车,我送老伯去医院,你先一个人赶回去吧。”

  李悦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跟去的念头,回去捡了行李。再经过出事地点时,她忍不住往悬崖底下望了望,她看到了一只小木箱,躺在悬崖底下的雪地里。

  不用说,那是老伯的木箱。李悦小心地下到悬崖底,提起了木箱,她认得,这是一只擦皮鞋用的工具箱,看来,那位残疾老伯是个擦皮鞋的。她不能扔下这只木箱不管,怕被路人捡了去,送还给老伯吧,她又没时间,怕误了车,想一想,还是将这只木箱提回家吧,到时跟刘辉联系,再想办法将这工具箱还给人家。

  03

  巧女节激烈角逐

  李悦报过名后,回到家里时,麻姑刚刚从外面打完麻将回来,看到女儿,她没有半点惊喜的表情,倒是冷冷地说:“你还要脸不要脸?人家刘家开出这样的条件,就明摆着是不想要你呀,你还真回来参赛了,赶着用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你咋就这么贱?”李悦没有搭理她。麻姑接着说:“你就是参加比赛,也不可能拿到奖啊!村里人谁不在眼巴巴地望着那笔奖金?你去参赛也是败了,败了人家还是不要你,这越发丢老脸了,趁早打消参加比赛的念头,把这个孽种打掉。”

  麻姑一边骂一边瞟着女儿的肚子,李悦已有四个月的身孕,肚子已略略显形了。麻姑很难得地亲自下厨为李悦做饭,但嘴上一直骂骂咧咧的。

  李悦听了没有出声,看来,全村人都知道她回来参赛是怎么回事了。也难怪妈妈生气,这事确实有点丢脸。

  当天晚上,李悦心烦,就想打个电话跟刘辉聊聊,也顺便让刘辉告诉那位老伯,她把木箱子带回家了。但打过电话才发现,刘辉的手机放在行李包里并没拿去。

  心烦了一夜,第二天,就是正式比赛的日子。雪已经停了,村里比过年还要热闹。村子中间打谷场上一溜儿摆了几十张桌子,村里在外打工的男人都回来了,四邻八乡的人也跑来瞧热闹。刘背山请了乡里的领导和邻近几个村的妇女主任来当评委,更让这次的巧女节很像一回事。

  村里共有48位女子报名参加比赛,比赛的项目总共十项,前九项的比赛项目与去年的一模一样,而第十项是新增的。刘背山说,这第十项是赞助巧女节的赵老板打电话来指定要比的项目,到底是什么项目,他没有说,而是卖了个关子。

  比赛在闹哄哄的氛围中进行了,几乎每位选手的背后都有家人在跑前忙后呐喊加油,唯独李悦孤零零的,麻姑根本没到现场来,刘辉又没能赶回来,所以,只有李悦显得格外落寞。

  第一项比赛是洗衣。置物筐里堆满了故意染上油渍的方巾,桌上摆满了洗衣粉、肥皂、强力去渍剂、汽油等洗涤用品,供大家选择。

  刘背山喊一声比赛开始,现场顿时忙作一团,选手们忙着选方巾和洗涤用品。

  李悦从置物筐里拿起方巾时,并没有立即行动,她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方巾和方巾上的油渍。每条方巾都是用一块红布和一块白布拼成的,在红白两边各有一块油渍。她不由多长了个心眼,为什么要将白色和红色这两种不同颜色的布拼在一起,莫不是这红布会褪色?有了这样的想法,她选择了强力去渍剂和汽油,拿上这些东西去了村里的池塘边。

  李悦不敢将方巾浸在水里,那可能会造成两块布串色。她小心地在白布的油渍上涂上强力去渍剂,用手干搓,搓得差不多了再在油渍处蘸上水清洗,尽量不让两块布的拼接处弄湿。洗净了白布上的油渍,她又如法炮制,在红布的油渍处淋上汽油,汽油不但能去油渍,还能保色,不至于洗去油渍后让那地方的颜色变浅。淋了几次汽油,干搓了几次,再用水清洗,她终于去掉了整块方巾上的油渍,白的仍白,红的仍红,丝毫没有串色。

  李悦拿着洗净的方巾回到比赛场地时,比赛现场已是笑声骂声一片,大多数选手已完成了比赛,不过结果却是千奇百怪,有的将白布染成了淡红,有的在白布和红布的拼接处串了色。真正像李悦一样漂亮地完成比赛任务的,只有12个人,而这12个人中,李悦的速度是最慢的,所以她排在了第12位。

  开局的成绩并不理想,但李悦不仅不气馁反而有了信心,所以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她更加卖力更加认真了,她的名次在一点一点地往前升,第四轮比赛结束,她已经跃居第三,只有珍婶和辣嫂排名在她的前面。照这样下去,她可能真的能夺得第一。

  然而,就在李悦信心倍增雄心勃勃的时候,第五轮比赛却让她遇到了重大的挫折。

  第五轮比赛的内容是教子,这样的比赛有些近似于演戏,小学的孩子早就放寒假了,大家让这些小学生担任演员,接受参赛选手的教育。李悦很不巧,抽签时抽到了全村最为调皮的一个孩子,而按照签上的内容,她要做的事是让这个孩子将小游戏机交出来,两个人达成一个控制玩游戏的时间表。

  李悦是个未婚女孩,本来就没有教育孩子的经验,加上这个孩子调皮,像故意与她作对似的,她说东,那孩子就说西,偏不听她的,弄得现场爆笑连连,李悦几乎没办法完成比赛了。

  幸好这时刘辉赶回来了。刘辉并没能在医院里等着那位老伯苏醒,他牵挂着李悦今天要进行的比赛,所以天一亮他赶到派出所说明情况,央求派出所的民警帮助查找老伯的家人,他自个儿赶回来了。

  回到村里正赶上李悦碰到难题,被那个调皮的孩子缠得乱了手脚,刘辉也急起来,在场外直冲那孩子又是瞪眼又是捋拳,威胁那孩子放乖点。场上的李悦哄,场下的刘辉吓,才总算让那孩子收敛了,在超时十分钟的情况下,李悦才算完成了任务。这轮比赛下来,李悦的名次回落到第八位。

  赛事已经过半,要想从第八跃居第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李悦的情绪一落千丈。刘辉逮住那个小孩,一番恐吓,却有了新的发现,小孩承认,是辣嫂给了他十元钱,让他故意刁难李悦的。

  这一下刘辉生气了,跟李悦说,得将这件事告诉乡亲们,好让刚才的比赛不算数,重新来过。李悦拦住了他,就算重新来过又能怎样?她本来就没有教育孩子的经验,重新比赛她也没法占优势。

  比赛一直持续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迎来了第九项:烹饪比赛。这是乡亲们最为盼望的一个项目,48位选手通过抽签,每人要做4道菜,到时,有将近200道菜供大家品尝。而且这一项比赛与前面八项不同,前面八项由评委打分,这一轮,每个品菜的乡亲都能参与打分。既能品尝美味,又能评分发表意见,何乐而不为?所以刚刚抽完签,就有性急的男人从家里舀来了酒,只等着下酒菜上桌,小孩子们则早已从家里拿来了碗筷,叮叮当当地当乐器敲。

  李悦抽到的菜品是三菜一汤:小鸡炖木耳,干炒粉条,香菜花生丁,莴笋叶片汤。这几道菜前两道李悦都做过,后两道是第一次尝试,特别是莴笋叶片汤,她算是闻所未闻。莴笋是以茎为食材,叶子因为味苦,平时大家都是丢掉的,现在却要她用莴笋菜叶来做汤,说到底这还是为了突显巧女的主题,巧女就要会节俭过日子,能做别人所不能的事情。

  李悦三个月的厨艺没有白学,她不但将前三道菜都做出来了,还将莴笋叶片汤也做了出来,她记得她培训的老师说过,味苦的食材入菜时不能加糖,加糖只会使味道变得奇怪,唯一的做法就是焯水,降低食材的苦味,再在做菜时加一点橘子皮,让苦味变成一种橘子的清香。李悦按照这样的思路,将汤做了出来,令她欣慰的是,她的四道菜得分很高,甚至高过了珍婶和辣嫂。

  这一轮的比赛,又让李悦重回了第三名的位置,排在了珍婶和辣嫂之后。

  04

  比赛无法继续进行

  这可以说是一场盛宴,800多名乡亲齐聚在一起,共同品尝192道菜,而且每一道菜,都是经过巧女们精心做出来的。这一刻,比赛的氛围暂时被冲淡了,大家都在享受。

  到下午两点,人们酒足饭饱,才撤除了宴席。刘背山宣布,比赛继续进行。到这时,他才公布了最后一项比赛的内容:用树叶做一道食品。

  题目一出,现场静得鸦雀无声,但一瞬间,人们同时嚷嚷起来:“这怎么可能?大冬天的,树上的树叶都掉光了,哪里来的树叶?还有,树叶能拿来做吃的?这不是鬼扯吗?”

  刘背山说:“这不是鬼扯,这是赵老板出的题目,他说了,真正的巧女,就是能别人所不能,大家要动动脑筋去做。”

  现场又重新安静下来,参赛的人都在考虑着,就在这时,一个人的到访,打破了这种静止的状态。

  来人是一名乡派出所的民警,他径直走到刘背山的身边,对刘背山耳语了一番,刘背山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就完全呆住了,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大家都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都将目光投向了刘背山。

  好久好久,刘背山才重新站了起来,他哑着嗓子,说:“乡亲们,咱们的比赛,恐怕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你就料定我们不能用树叶做出食品吗?”辣嫂首先叫了起来,她排名第二,正希望通过这道题压倒珍婶夺得奖金呢。

  刘背山说:“不是料定你们完不成这道题,而是—我们已经没有奖金发给获胜的巧女了。赵老板,不,还是叫老赵吧,他出事了,将准备用来赞助这次巧女节的三万块钱弄丢了。”

  一向沉稳的珍婶这时也沉不住气了,她目前排名第一,是最有希望获得奖金的。她问:“人家不是老板吗?丢了三万块对一个大老板来说算什么?他可以再拿三万块出来呀!”

  刘背山摇了摇头:“我现在才知道,他并不是什么老板,他只是个擦皮鞋的。”他告诉乡亲们,老赵昨天打算来看看村里的巧女节,哪知道他把持不住轮椅,人摔下了悬崖,幸好遇到好心人将他救了,送他去了医院。救他的人央求民警通知老赵的家人来照顾他,民警一调查才发现,老赵根本没有家人,他一辈子没结婚,孤身一人。他赞助巧女节的钱都是他帮人擦皮鞋一块两块地攒的,可以说,他每年只能挣这么多钱,全部用来赞助仙果村举办巧女节了。昨天,他将三万块钱放在擦皮鞋的工具箱里,结果摔下悬崖时工具箱也丢了,民警今天早晨去现场找工具箱,没找到,这才明白,今年巧女节的奖金泡汤了,所以赶过来通知他。

  听着刘背山的讲述,人们倍感诧异,这时,辣嫂嘴快,叫了起来:“这人脑袋进水了?一个擦皮鞋的充什么阔佬?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你这说的叫人话吗?”刘背山冲辣嫂吼起来,“他是想充阔佬吗?他是为了咱仙果村。去年,我收到了他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他去年回过村子一趟,看见村里的妇女都在打麻将,甚至连上学的孩子放学回家要吃饭时,那些女人还不愿歇手。那些孩子也在旁边看大人打牌,有的泡碗方便面就解决了午饭。这是什么样的风气?他说,仙果村是有着良好传统的村子,在他的记忆里,村里的女人都心灵手巧,贤慧能干,现在村里的女人怎么都变成这样了呢?这不仅坏了村里的风气,也影响了下一代。他越想越焦急越心痛,所以,他决定扭转村里的风气,这才提出,愿意出钱,让村里举办巧女节,用正面激励的方法让村里的女人学好,因为女人是对子孙后代影响最大的。”

  说到这里,刘背山心情沉重,他继续道:“他汇钱来让我筹划巧女节的事时,我真的以为他发达了,是个大老板。现在知道他只是在外面擦皮鞋,我的心里真的不好受。他的处境并不好,却将所有的钱用在改变村里的风气上,相比之下,我们不害臊吗?只可惜,他的钱丢了,今年的巧女节,没法再进行了。”

  “不!能继续进行。”李悦接腔叫了起来。她已经明白过来,刘背山所说的老赵,就是他和刘辉昨天救起的那位老伯,老伯的钱不是在工具箱里吗?工具箱并没丢,被她拿回家了。她赶紧跑回家,工具箱还在,但是,她掏遍了整个箱子,也没发现一分钱。钱哪去了?

  李悦想到了妈妈,钱会不会被妈妈发现并拿走了?她喊了几声妈妈,也没人应声,到隔壁打听,才知道妈妈见今天村里人都在过巧女节,没人有时间陪她打麻将,她便到邻村找人搓麻将去了。

  李悦心急火燎地赶到邻村,终于找到了正在打麻将的麻姑。她将麻姑拽出来,劈头就问:“钱呢?工具箱里的那三万块钱呢?”

  麻姑眼一翻:“生儿养女为什么?不就是等着儿女孝敬吗?让你掏那点钱来给你老娘打麻将,理所当然。”李悦急起来:“可那钱不是我的,是老赵的。那是老赵用来赞助我们村里搞巧女节的。”

  麻姑还是不以为然:“人家不是大老板吗?哪在乎那点钱。再说,我用他三万块,也用得。”

  “什么用得?你将这笔钱花了,巧女节的钱就没着落了。实话告诉你吧,老赵并不是什么大老板,他就是一个擦皮鞋的,他哪里能再拿得出钱来赞助巧女节?”李悦只得将老赵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妈妈。

  麻姑听着听着,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这对于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她来说,真的很少见。她问:“你说老赵是个擦皮鞋的?”李悦点了点头。她又问:“你说他是个残疾人,没有双腿?”李悦又点了点头。她再问:“你说他一辈子没有结婚?”

  李悦不耐烦了:“是的,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现在需要的是钱,是那三万块钱!”

  “钱在家里,我并没花,我给你拿去。”李悦以为,妈妈打死也不会拿出钱的,但想不到这一次,她居然这么爽快。

  母女俩回到家里,麻姑真的从衣柜里翻出了那笔钱,整整三匝。李悦接过钱就跑了出来,她一直跑到打谷场,将钱放在了刘背山面前的桌上:“这就是老赵的钱,他的工具箱,被我拿回来了。”

  刘背山双眼放光:“这么说,钱有了,比赛还能继续进行了?”他正想伸手拿钱,却不料一只手抢先伸过来,将钱按住了,是麻姑,麻姑追过来了,她瞪着刘背山,开口就骂:“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还想用这笔钱当奖金?你的心被狗吃了?”

  刘背山愣住了,瞪着麻姑,吼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拿走这笔钱!”

  李悦急了:“妈,你怎么还想拿这笔钱?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钱是老赵用来赞助巧女节的。”

  麻姑瞪了女儿一眼,冷冷地说:“什么狗屁巧女节?老赵躺在医院里等着钱救命呢,你们还想用这笔钱来当奖金?别做梦!这钱我得给他送去!”麻姑拿上钱走了,人们诧异地望着她的背影,以麻姑的个性,她会将这钱真的送还给老赵吗?

  05

  用树叶做的爱情酥

  钱失而复得,得而复失,这充满戏剧性的变化让乡亲们回不过神来,虽说大家猜不到麻姑会不会真的将钱送还给老赵,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巧女节的奖金真的没有了,比赛无法继续进行。

  刘背山有些犯懵,隔了好久才认清当下的局势,只得无奈地宣布:“这一届的巧女节比赛只能取消了,等来年要是拉得到赞助,我们再……”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女人的娇声打断了他:“不!不用等来年,比赛可以继续进行。”人们循声望去,看到一个打扮得光鲜漂亮的女人。

  这女人大家都认识,是去年的巧女奖得主小莲。她去年获得巧女奖后就去城里打工了,今天才赶回来。

  小莲说:“我是冲着巧女节来的。奖金不是没着落吗?我们公司愿意赞助巧女节,以后的每一届巧女节都由我们赞助,比赛可以继续进行了。”

  这样的变化真的出乎大家的意料,大家懵懵懂懂的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小莲这才告诉了大家,她去年获得巧女奖后也没将村里发的那张荣誉证书当回事,到城里一家家政公司去应聘时,只是为了说明自己能干,才将那荣誉证书拿出来了,哪知道老板问明了证书的来历,二话没说就聘请了她,随后客户也抢着要请她做家政服务员。渐渐地,她的口碑越来越好,“巧女”也成了一个活字招牌,很多姐妹都来向她讨教经验,所以,今年她被老板破格升为了业务经理。

  乡亲们听了既羡慕又有些不相信,纷纷议论起来。

  小莲说:“我希望巧女节能一直办下去,这既是为我们村争光的事,也是为我们公司搭建了聘请高级保姆的平台,高薪聘请比赛的获胜者,来公司参加培训,成为公司的金牌家政服务人员,每个月月薪有五千块呢。”

  这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场一下子炸开了锅。获得巧女称号的人不但能拿到三万元的奖金,还可以获得月薪五千元的工作,这让巧女的奖项更具诱惑力了。辣嫂立即提问:“既然换了赞助人,以前老赵出的题目就不算数了,要比,得重新换项目。”

  “不,还是比那一项。”小莲说,“老赵说的没错,真正的巧女,就是能别人所不能。用树叶做食品,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倒还真要看看,有没有这样的巧手,能真正做出来。”

  还是要用树叶做食品,大家再度陷入了沉思。小莲说:“现在都快傍晚了,要不,这项比赛明天再进行,也给大家一个晚上的时间做准备,行不行?”

  比赛就这样延期了一天,李悦回到家里,了无头绪,她真的想不出怎么用树叶做食品,这让她非常烦躁,刘辉过来安慰她,也被拒之门外,她要一个人好好地静下心来思考,她太需要巧女的称号了。

  到天完全黑下来时,麻姑回来了,一回来就收拾东西,拿开水瓶,拿棉被,说是要给老赵送去,这让李悦颇感意外。在她眼里,妈妈是连她这个女儿的死活都不顾的,现在怎么也关心起人来了,而且是关心一个外人。

  更让李悦诧异的是,妈妈将自个儿拾掇得很干净也很清爽,一向蓬头垢面的她居然梳了头发,衣服也穿得比平时整洁了,这让李悦意识到,妈妈与老赵之间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李悦试探地问:“妈,你认识老赵?”

  “烧成灰我都认识!”麻姑又露出了平时的那种德性,说话刻薄起来。她似乎是有意岔开话题,问:“据说你们明天又继续比赛了?”

  这又是一个意外,妈妈从来对李悦是不管不问的,现在居然问起她比赛的事,真是难得,但难得又能怎么样?李悦对明天的比赛仍是束手无策,她沮丧地说:“看来我只能弃权了,用树叶做食品,我真的做不来。”

  麻姑本来提着东西打算出门,听到这话站住了,说:“其实,用树叶做食品,也不是难事。你想想,冬天有什么树还没落叶,而且这树叶是可以吃的?那就只有橘树的叶子了。”

  李悦惊得瞪大了眼睛:“妈妈,你做过?”

  “我就做过一次。”

  “那你教我。”

  麻姑迟疑了一下,放下了手中提着的被褥:“看来我是得教教你,让你赢了明天的比赛。这么多年,我算是坑了你了,让你跟着我受人家的白眼,弄得你都怀了刘家的骨肉了,刘家还瞧不上你,我也是时候该让你能抬头做人了。”

  这是李悦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妈妈说这样贴心的话,她只感觉鼻子发酸。

  麻姑领着李悦,去摘了好多的橘树叶,回来便挽起袖子,麻利地开始清洗,洗过之后,开始焯水,李悦知道,焯水的目的就是为了去掉叶子里的苦味。焯过水了,橘树叶已经变得柔软,这时妈妈拿出了面粉,将柔软湿润的叶子表面裹上一层面粉,再放到油锅里去炸。麻姑做着这些的时候,手脚麻利,哪里是平时那种邋遢懒散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李悦第一次发现,妈妈居然有这么能干的一面。

  第一片食品做好了,李悦夹起来尝了一尝,入口就脆,有面粉的香甜味,更有橘子的清香,真的是好吃得不得了。她问:“妈,这叫什么?该有个名儿吧。”

  “是有名字。”麻姑居然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叫它爱情酥。”

  爱情酥?李悦斟酌着这名字,醒悟过来:“我们?你与谁?老赵吗?”

  麻姑点了点头:“是老赵。他,其实是你的——亲生父亲。”她情绪复杂地讲起了一段往事:

  25年前,麻姑正是李悦这个年纪,与村里一个男孩子相爱了,那男孩,就是老赵。

  老赵是个孤儿,父母早亡,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他与麻姑相爱后,却遭到麻姑父母的反对。那时是改革开放的初期,老赵为了让麻姑的父母同意他俩的婚事,打算出外闯荡挣些钱,打算出门的前一天,他将麻姑约了出来,两个人偷偷到山上的橘园约会。橘园有个小屋,是看橘园的人住的,那时是冬天,橘园里没果子,所以看橘子的人就回家去住了,小屋里没人。两个人在小屋里缠绵,等到天亮打算离开时,才发现一夜大雪,已经封了山,他俩根本下不了山,他俩只能又在小屋里呆着。

  看橘子的人离开时,已经将粮食都带走了,小屋里只剩下不到半斤的面粉和一瓶油。雪什么时候停,他俩什么时候能下山,谁也不知道,靠这么一点面粉他俩根本维持不下去,所以,麻姑想到了一个方法,那就是采摘橘树叶充饥。于是,她尝试着做了这种食物,吃起来居然特别好吃,又酥又脆,所以,两个情到深处的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爱情酥”。

  第三天雪就停了,天开始放晴,山上的雪也开始融化,两个人这才下得了山。回到家里,麻姑被父母打了一顿,老赵则奔外面闯荡去了。

  也就是那三天的缠绵,让麻姑怀了孕,她的肚子悄悄鼓了起来,在那年头,未婚先孕是辱没门庭的奇耻大辱,她只盼着老赵能快点回来与她完婚,结果,她没盼回老赵的人,却盼回了老赵的一封信,老赵说,他不想回穷山沟了,城里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子看上了他,他与人家已经结婚了。

  那时麻姑连寻死的心都有,她的父母更是急得不得了,因为女儿的肚子快要现形了,他们得尽快找个女婿将这家门丑事遮掩过去。以麻姑的美貌,风一放出去,上门求婚的还真不少,他们相中了其中最老实的一个,哪知道越老实的人心眼越小,麻姑结婚后四个月就生下了李悦,她丈夫这才知道背了黑锅,于是天天打麻姑,麻姑的名声也开始臭起来。

  说到这里,麻姑眼里噙着泪,对李悦说:“我其实一直在恨你,我这一生,被你的生父给毁了,也被你的养父给毁了,所以我将愤怒都迁到了你的头上。现在想来,你做我的女儿,也确实可怜,你毁了我,我又何尝没毁了你呢,让你跟着我抬不起头来做人。”

  麻姑叹一口气,提上被褥等东西,走了,去医院了,留下李悦一个人怔怔地发呆,她绝没料到,她有这样的身世,这一刻,她有些理解妈妈了,也有些同情妈妈了。

  06

  还算温暖的结局

  第二天的比赛继续进行,48位参赛选手中,只有9位用树叶做出了食品,但真正做得能够入口的,只有三位,李悦做的“爱情酥”,珍婶做的树叶豆腐,辣嫂做的橘叶馄饨。三个人都是取材于橘树叶。

  看到珍婶做的树叶豆腐,李悦已经对翻盘不抱希望,她清楚,虽说三个人都用树叶做出了食品,但她和辣嫂的食品里都添加了面粉,真正纯粹用树叶做食材没加别的东西的,就只有珍婶了。

  评委们正准备品尝、评分时,刘背山制止了大家,他说:“新的赞助人和我达成共识,这道题是由老赵出的,理应还是由老赵来评分。”刘背山的话音刚落,老赵被人推了进来,推着轮椅的,是麻姑,她一改平日的邋遢模样,衣着整洁,脸泛红光,大家一时间呆了,原来,麻姑居然也能这么漂亮。

  老赵一一品尝大家的食品,品尝到李悦的“爱情酥”时,他的眼睛湿润了,几乎是颤着声音自言自语:“就是这个味,25年没忘啊!”他坐在轮椅上,环顾周围的乡亲,说话了:“乡亲们,我二十多年没回家生活了,想念家乡啊!大家可能会说,你一个没腿的残疾人,还是个擦皮鞋的,身上没两分钱,却扮什么大款,拿出钱来办什么巧女节。你们知道我是为什么吗?”

  老赵自问自答:“我是为了一个人,就是推着我轮椅的这个漂亮女人,大家知道她的名字吧。”

  “知道,她叫麻姑。”乡亲们异口同声回答。

  “不,她不叫麻姑!那只是这几年你们给她取的绰号,她的大名叫巧姑!她是我心目中最心灵手巧的巧女,这也就是我办巧女节的原因,这节日,是为她办的。”

  人们安静了下来,如果老赵不说,大家倒真忘了,麻姑的名字就叫巧姑。人们纷纷望向这个巧姑,这个平时很没有女人味的女人居然如此漂亮,还会害羞,红着脸微微低着头。

  老赵说:“巧姑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在我心目中,没有哪个女人会比她更优秀。去年,我被查出患有癌症,将不久于人世,我忍不住悄悄回了一趟咱仙果村,却发现,巧姑变成一个我都不敢认的女人了,这是为什么,这都是我的罪过。”

  老赵对着乡亲们说起了他和巧姑的故事:年轻时他与巧姑相爱了,为了让巧姑的父母同意他俩的婚事,他决定出外闯荡,多挣些钱,哪知道命运不济,他到城市之后才一个月,出了一场事故,他在铁轨上闲逛时,被飞驰而来的火车切断了他的双腿,他从此成了没有双腿的残疾人。他没挣到一分钱,反而丢了双腿,再与巧姑结婚的话,只会拖累巧姑一辈子。但他清楚,以自己残疾了为理由提出与巧姑分手,巧姑一定不会答应,所以,他编造了一个理由,说自己要与城里的一个有钱女人结婚了……

  老赵噙着泪,回头仰望着身后的巧姑,动情地说:“我以为我这样做能给巧姑幸福,结果,我却害了她。她以为我变心了,她嫁了人后又得不到幸福,于是,她渐渐变了……去年偷偷回村转悠一遍之后,回去我就再也睡不着觉了,是什么将一个好女人变成这么一副我都不敢认的样子?都是我的罪过,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得将我的好女人重新变回来,不能再让她自暴自弃。我知道巧姑是个心灵手巧的人,所以,我打算用激励的方法,让她找回自我。这就是我要赞助办巧女节的原因。”

  听着老赵的讲述,人们唏嘘不已,原来,爱情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它能完全毁了一个人,也能重新拯救一个人。

  老赵讲完故事,开始给几道食品打分,他给了李悦10分,因为李悦做出的,就是他心目中的爱情酥。他只给了珍婶7分,珍婶的树叶豆腐虽说全由树叶汁做成,但味道苦涩,而辣嫂,得了6分。

  翻盘了!一番累记分值之后,刘背山宣布:“本届的巧女奖获得者是—李悦。”

  刘背山的话音刚落,李悦站了出来:“不,这一届的巧女不是我,我这道食品不是我自己做出来的,是我妈妈教给我的,算不得数。我认为,真正能当得巧女称号的,是珍婶。她不但心灵手巧,她也特别需要这个奖,因为,她的儿子……”

  面对李悦的反驳,刘背山一时找不到话说,倒是一直没吭声的小莲开腔了:“真正的巧女,不但要心灵手巧,还要有高贵的品性,你能这么说,我越发觉得,这一届巧女,你当得。至于珍婶儿子的病,你放心。珍婶是一个特别心灵手巧又为人厚道的人,如果珍婶同意,我可以以6万的年薪聘请她,而且珍婶儿子的手术费,我会无偿提供。”

  这真是太好了,珍婶高兴得双手发抖,眼泪夺眶而出。

  刘背山听了也高兴起来:“以后,我们仙果村就会成为高级保姆的输出地,大家都可以凭着一双巧手发家致富了。我相信,我们村的风气,会好起来的。”

  刘背山走到李悦面前,诚恳地说:“李悦,别怨我给你出难题,爸有这样的儿媳妇,心里巴不得呢,哪还会给你提条件。其实,我和你妈是同辈人,我知道你妈和老赵的过去,老赵说要办巧女节,我也知道他真正的目的,只是去年的巧女节你妈就不愿参加,我看到老赵用的招不管用,心急,才给你提条件,逼你妈妈认清一个事实,她已经影响到她的女儿,好让她能够醒悟过来。”

  李悦的脸红了,刘辉适时地走过来,拥住了她。李悦看看自己的妈妈,再看看坐在轮椅上的老赵,准确说,那是她的爸爸。她在心里对自己说:“爸爸和妈妈都不容易,受的苦太多了,我一定要让他俩幸福,一定!”


上一篇:回家路上
下一篇:第四届上海市期刊协会第四次会员大会召开

踩3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