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水浒群星的家长里短居然还有这一面?

作者:新文艺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9-04-15

说起《水浒传》读者一定都不陌生,作为经典长篇小说,小说塑造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传奇形象,虽不着笔墨描写历史背景,却通过人物的经历与对话,将北宋末年的社会环境跃然纸上。

由于篇幅的限制,《水浒传》时间线上的留白,总是给人们无限的想象,比如这一百零八条好汉在上梁山至招安之间的日子里,都发生了哪些故事?除了打仗,他们还在忙些什么?


作者李黎在最新出版的小说集《水浒群星闪耀时》,根据《水浒传》里诸位人物的性格,虚构了一个个可能在梁山上发生的故事。


这是一本严格意义上的短篇小说集,一切皆为虚构。书里的每一个人身在梁山时怎么想怎么做,取决于他此前是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他身边的人,更取决于人生的路有哪些、怎么走。就内容而言,我希望能写出梁山个人及群体的荒诞、悖论、迷茫、混乱、绝境,乃至生不如死。


我希望本书中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都有一种剥去光环的真实,也有一种命不久矣的感伤,可以让人想到假如我置身其中该如何自处。这份“现实感”不仅针对眼前,更针对未来和存在本身。


——李黎


《水浒群星闪耀时》

李黎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周梅森、周浩晖联袂推荐

重续水浒传奇的黑色幽默故事集


本书以众所周知的梁山英雄为写作对象,重点书写其上山后、招安前的日常生活,涉及他们的喜怒哀乐、同类中人、乡愁怀旧、未来憧憬、命运追问等。

书中涉及宋江、武松、鲁智深、李俊、燕青等等耳熟能详的人物而显得有些“改编”与水浒研究的意味,但鉴于所有人物皆为虚构,本书稿的内容是虚构之上的虚构,旨在宏大叙事的语境下突出个人的细微之处和命运感。


本书封面的李逵和孙二娘的形象由插画师撒旦君绘制,灵感来源于书中的短篇《小弟的小弟的小弟》。


小弟的小弟的小弟

(节选)

李逵回家一趟再回到梁山,开始觉得很开心,如宋江所说,你杀了四个猛虎,今日山寨里又添得两个活虎。

 

事实是,老娘死了,骨肉内脏头发衣服摊了一地。当时是夜里,看得不算清楚,但是李逵一闭眼就想到这个不甚清楚的场面,越想越清晰,然后惊醒。他坐在那里打着赤膊哇哇大哭:“娘啊,老娘啊,你为什么就死了呢。”

 

李逵的哭声让其他兄弟很是揪心,纷纷找他喝酒。不过李逵可能是进入了青春叛逆期,谁喊喝酒都不理,只顾哇哇哇地哭,鼻涕流出一堆,舌头一伸一卷一缩,哗啦一声,继续大哭:“娘啊,老娘啊,你为什么就死了呢。”

 

听说宋江要把每年第五个月的第八天作为梁山母亲节,李逵哭得更伤心了。不仅不喝酒,还逢人就打。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武松醉醺醺地说:“我来吧,这傻逼我一句话就能制服。”

 

大伙同意了,不是因为大家相信武松的话,而是不敢惹武松,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自从山寨把每年第五个月的第八天作为梁山母亲节后,武松也每天大醉。无论武松怎么去想,都想不出来老娘的任何画面。似乎他妈妈把他一生就死了,把两件事变成了同一件事,简直就是一死一生。那段时间武松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喝,比李逵还凶。

  

 

武松猛猛地喝了一坛景阳岗下的“三不老酒”,一路晃到李逵面前说:“李逵,呆逼,来喝酒。”

 

“不喝,老子难过。”

 

“别难过了,喝酒。你是害怕喝不过我,哈哈,哈哈哈。”

 

李逵跳起来说:“我操,我不喝酒是因为我想念老娘,不是喝不过你,我怎么能喝不过你呢?”

 

“你怎么能喝得过我呢?”武松冷冷地说。

 

那就喝吧,武松让人把张青和孙二娘喊来,为了有个见证,也是好照顾一下。张青痔疮发作,来不了,让孙二娘一个人去。

 

孙二娘就一个人到了武松营寨,一看,顿时也来了精神,把光溜溜的大长腿往桌子上一架说:“两位,你们拼酒,没问题。谁输了,我拖走剁了做成人肉包子给兄弟们吃,内脏扔到鱼塘里喂鱼,骨头放在壕沟里当埋伏用,头发当绳子用。”

 

武松说:“行,这说明我武松浑身上下都是宝。”

 

李逵说:“来吧,别扯淡了,老子哭了这么多天,正好要酒来补补身子。”

 

孙二娘后撤一步,喊道,开始!两个人就喝了起来。

 

不断有人过来看热闹,也是为了防止孙二娘真的技痒难耐,把谁给杀了拆了。

 

武松因为连连喝酒,没一会就支撑不住了。李逵显然占据了上风,他一看武松有点歪,哈哈哈大笑起来说:“武松,哈哈哈,你就等着被你嫂子一刀刀剐了吧。”

 

“变成天地精华,我武松死而无憾,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武松大喊一句,举着一坛酒跟李逵干。

 

李逵心想,喝完这坛武松就得挂了,干完吧。 

 

 

但武松没挂,还在歪歪倒倒地支撑,李逵自己反而有点上头,他不懂“三不老酒”的厉害,更不知道该怎么支配嘴巴舌头咽喉和呼吸来喝这一款酒。另外,他以为有一阵子没喝酒酒量会变大,其实酒量变小了,吃了没有文化的亏。

 

一阵眩晕上头,李逵扭头一看:“啊,老娘!”

 

随着一声大吼,李逵把酒坛子一扔,扑向孙二娘,双手把孙二娘两条壮硕的大腿包括大翘臀一起给抱住了。

 

李逵把自己的大脑袋埋在孙二娘双腿之间大哭:“老娘啊,老娘你怎么活过来了,还到梁山上来了。老娘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铁牛虽然是个傻逼,但是我也日夜想你啊,想死你了。以前是没钱,没脸回去,现在我有钱了你又死了。你这一死,我真的也不想活了,想去地下找你去,又舍不得兄弟们,可跟兄弟们在一起,我又每天都想你,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你变成一大片了啊……”

 

孙二娘温柔地说:“铁牛,我这不是就在你身边吗,我没被老虎吃掉,那几只老虎信佛,吃的是面粉红汤做的素人,我活得好好的。”

 

李逵呵呵呵笑了起来,脑袋在孙二娘衣服上蹭了几圈说:“娘啊。”

 

周围的人都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每个人都知道,如果谁这个时候去把李逵拽开,李逵会一口咬死你的。

 

李逵就这么哭啊笑啊,孙二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几个兄弟悄悄走到孙二娘后面,弯腰驼背地拿手撑着她的腰。孙二娘说:“够意思,这样舒服多了,再往下一点,再下一点。”

 

武松站在对面也傻了,但是他是极精明的,很快明白了李逵是有幻觉。问题是自己连幻觉都没有,每天喝醉,就是想在大醉之中看看能不能见到老娘,还有老爹和哥哥,都见不到。自己简直连李逵都不如,看来只能醉死拉倒。 


……


上一篇:2019年4月号文摘版目录
下一篇:老王子《答客难》|《小说界》试读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