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科幻出海:中华文明与西方新的对话

作者:新文艺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9-04-26

上个周末,2019“花城”中国科幻文学(南京)论坛举行,韩松、严锋、何平、陈楸帆、宝树、赵松、糖匪、王侃瑜等科幻作家及学者对中国科幻小说出海进行了反思与展望。如何认识科幻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如何客观地评价中国科幻文学 的发展现状?在“科幻出海”背景下,中国科幻该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怎样的贡献?



科幻出海:中华文明与西方新的对话

本文根据韩松在论坛的主题发言整理

“科幻出海”主题非常好,从一个新角度来认识科幻。科幻是个舶来品,中国完全没有的,但适应土壤,克服困难,生根发芽,到今天结出硕果,反噬西方。这是其他很多没做到的。今年五四运动一百周年,是一个藉此认识我们的文化、处境和未来的机会。另外向新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老师致敬,今年他诞辰九十周年。他的《火星建设者》一九五七年获莫斯科青年联欢节大奖,是中国科幻出海的先驱。


改革开放后,中国科幻引起海外更多的关注。较早的可能是日本人。他们成立了日本中国科幻研究会。我的作品被翻译,最早也是日语。日本人对中国科幻的理解很独到。上海李重民翻译了日本人写的《中国科幻文学史》,值得一读。两个民族的科幻,相似而不同。2007年世界科幻大会在横滨举行,我做演讲介绍中国科幻,以及中国科幻中的日本元素和日本科幻在中国的翻译。后来不少中国作者的科幻译到日本。

我还曾以科幻作家的身份,被邀请到挪威和英国的文学节。他们很好奇,问中国怎么可能有科幻?怎么可能把世界上那么多的科幻译到中国?有的是反共的作家,他的作品为什么也译成了中文?挪威曾是欧洲社会主义大本营,有人对中共引领的未来感兴趣。


我对中国科幻出海的一些看法:


一是现代西方的乌托邦镜像。中国科幻在新世纪的海外输出,反映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科幻是五百年来全球化形成的一种东西。西方主导的冒险、开拓、殖民,民主与专制的角力,自由与封锁的对抗,还有科技革命、工业革命、重商主义,以及物质化世界,人的异化,等等,现在都投射到中国。所以中国科幻是全球化的一部分。现在,随着新兴国家的崛起,开始向西方反哺,这正如中国的制造业一样,如其他产品,从汽配、计算机、手机到箱包和玩具,科幻也携有西方人熟悉的外壳,他们接受科幻,比接受武侠容易。他们看到了一个西方的乌托邦镜像。但这不是回顾性的,而是未来导向的,是第二大经济体的野蛮生长创造出来的,是中国的再殖民。所以“一带一路”成了最大的科幻。


二是民族的红色反乌托邦。科幻进入中国最早就有民粹色彩。这正如技术在中国,也是有防御反击性的。西方人是在《一九八四》设定下成长的,对那样一种体制下会产生什么样的想象会有关注。比如中国科幻探讨,在危机时刻,极权可以瞬间建立。还有中国人看待世界和宇宙的方式也不同。《流浪地球》的哲学被认为是家族主义和集体主义的。中国还声称要在太空中建立党支部。西方人说,要了解中国,就要了解中国的科幻。美中冲突,本质上是科幻议程。是看谁拥有对未来的解释权和定义权。所以他们从中国科幻中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反乌托邦,好像看到华为中信、看到防火墙网信办一样。而这个会很大地影响世界,不仅仅是中国的家事。


三是蠢萌的人类异托邦,也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科幻的反映。人类正面对共同的危机。在这个一体而破碎的星球上,中国的难题与世界的难题交融了。全球都在谈论黑天鹅、灰犀牛,探讨人工智能会否取代人,怎么制止核扩散,贸易保护会带来何种后果,后人类要做什么,还有能源和生态危机,甚至与外星文明的遭遇以及宇宙的归宿等问题,跨越了国界,时常引发末日情绪。科幻通过逼真的想象创建了一个蠢萌的异托邦。它帮助绝望者在现实中找到一处逃避空间。所以中国的科幻成为了世界性的语言。有人说解决了中国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世界的问题。


总结一下:从中国科幻的输出,看到了文学叙事的变化。一是焦点放在未来而不是过去。二是更关注人类整体而不是单个人。三是提供新的故事而不是新的讲故事的方式。最后,是从科幻出海的隐喻中认识到,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才刚刚开始,鸦片战争八国联军只是序幕。这既体现在中国的爆发式增长,也反映了中西方竞争的白热化,还有人类科学技术和整体文明演化到了一个临界点。中国科幻用既是现实主义又是超现实主义的油画般笔触,凝视当今我们正在做的这场大梦。


相 关 推 荐

医院三部曲

韩松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首部《医院》提出了“药时代”颠覆性的价值观,第二部《驱魔》更进一步描绘“药战争”中的未来病人简史,而《亡灵》作为三部曲的终结篇,构建了复活之日火星医院的医学大同社会,“药帝国”的崛起并崩裂,暗示着生命“原死或元死”的秘密,而世界到了最后一定是不可言说的。


韩松的小说是对现实的深刻再现,其批判精神及文学想象,直接承袭鲁迅。这部以疾病为隐喻的医院三部曲,更体现出中国科幻中的“幽暗意识”。


《医院》

主人公出差C市时突发疾病,被送入一家奇特的医院,经历了种种荒诞不经却又意味深长的事件,最后发现他来到的其实是一个“药时代”,整个世界是一座医院,整个宇宙也可能是一座医院,而人生就是反抗被治疗。他要逃走,却被强行做了手术……小说以鲜明的“韩松风格”,建构出深邃而丰富的科幻现实主义,从医疗卫生这一当下热点话题,切入人类社会制度、文化心理中那些难以触及的阴暗面,透视生活的荒杂,重新审视我们熟视无睹的真实与虚幻。


《驱魔》

二十一世纪中期,病人杨伟在赤色汪洋中的医院船上醒来,发现世界被人工智能统治,病人成了算法的一部分,药战争代替核战争,生命成为游娱、艺术、痛苦和魔障的综合体。为了寻找失去的记忆,他和病友们在船上探险,游历了诸多末日胜景,最终发现自己之前的就医住院经历,是一次虚拟治疗过程,目的是“驱魔”——他的痛苦,乃是新的世界大战中,敌人植入的“病魔”……韩松长篇科幻小说三部曲“医院”系列之二,诡异、灿烂而毛骨悚然。


《亡灵》

《亡灵》是华语科幻代表作家韩松长篇三部曲“医院”系列的终结篇,构建了复活之日后的医学大同社会,包括“病人的暴动”、“医生的反击”、“女性的结局”三部分,描绘了由亡灵之池中神经放电建模想象出来的火星医院。得知了“亡灵”真相的病人们愤怒叛乱,以复兴《黄帝内经》为代表的传统医学为宗旨,修订《医院工程学原理》,“药帝国”崛起并崩裂,而屡被篡改的档案揭示了生命“原死或元死”的秘密,新医院即将重启……


《亡灵》第二人称的叙述视角,暗示了冥冥中更大嵌套循环结构的存在,仿佛一座镜子迷宫,互文投射的故事无限衍生变异,答案之后是更多疑问,建构出逻辑自洽而永恒膨胀的“宇宙医院”,独创了可供多重解读的诸多形象与符号。

这是一部既有暗黑故事,又有温情小说的幻想类短篇作品集,里面收录了包括同名小说《看见鲸鱼座的人》、《黄色故事》、《博物馆之心》、《宇宙故事之哀歌》等十六篇小说,作者用丰沛的想象力和细腻的笔触,刻画了一个个存在于当下、过去、未来的奇妙故事。在这些故事里,作者糖匪向我们呈现了一段关于爱与救赎的奇妙之旅,而她对世界的想象全都浓缩进了这些不可忽视的异质故事之中。

《云雾2.2》是90后新锐科幻作家王侃瑜的中短篇小说集,共收录6个短篇及1个中篇小说。王侃瑜的科幻小说在架构了比喆国和赫林国等星球,以及月见镇和月陆岛等星国的基础上,描写未来世界,从中影射我们今天遇到的种种问题,唤起被我们忽视的情感,寄托了对于人类整体而非个体的关怀,对于终极问题的思考,对于宇宙星辰的向往,对于未来无限可能性的想象。


上一篇:夜半搭车
下一篇:回家路上

踩6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