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科威特的异乡人:我注定要耗尽一生去寻找我的名字……

作者:上海文艺出版社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19-07-11

提起中东国家科威特,人们第一反应往往是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以及繁荣的城市建设,而除此之外,对它的文化与社会知之甚少。

想进一步了解这个神秘的中东国家,不如来读一读这部首度引进国内的阿拉伯国际小说奖获奖作品——《竹竿》,此次中译本由国内顶尖阿拉伯语言文学专家、翻译家倾力打造。

《竹竿》

[科威特] 萨乌德•桑欧西 著

蔡伟良 吕娜 译

上海文艺出版社

《竹竿》的主角伊萨,是菲律宾女佣与科威特男人的非婚生子,作者通过主角之口,为我们描述出一幅科威特当代社会的景象。


小说直面科威特所谓的传统观念与身份认同、信仰多元等复杂话题,深刻剖析海湾国家的社会问题。阿拉伯国际小说奖授奖词这样评价这部作品:“《竹竿》无论从语言、结构、情节、叙事等方面都堪称是一部极其完美的现实主义小说。”

 

 

 

 

 

 

译后记(节选)

蔡伟良

《竹竿》是科威特青年作家萨乌德•桑欧西于2011年完成的一部长篇小

说,该小说自2012年出版以来,备受关注,斩获2013年阿拉伯国际小说奖

(又称“阿拉伯布克奖”),2016年,根据该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

在斋月被搬上荧屏,在海湾各国热播,创下该地区电视剧收视率纪录。

萨乌德•桑欧西(1981  )是科威特文坛“80后”作家群的领军人物之

,科威特《火炬报》等多家知名报纸、杂志的多个专栏撰稿人,已出版

《镜中囚》《竹竿》等四部小说。

《竹竿》通过主人公伊萨讲述了围绕“寻根”发生的故事。伊萨是科威特

人拉希德和菲律宾女佣的“非婚之子”。因为母亲低下、外籍、非穆斯林

的身份,伊萨终未能被父亲家人、父亲国家所接纳。为了寻根,他陷入了

无尽的困惑,正如他在迷惘中的自语:“命该如此,我注定要耗尽一生去

寻找我的名字,我的宗教和我的祖国。”

以“竹竿”命名小说,更是出于作者对竹子的感悟:“如果我像竹子那样

就好了,无须依附于根。砍下一截竹竿,没有根,随便插进一片土里,不

久,就会重新长出根来,在一片新的土地上,重新生长,没有过去,没有

记忆……”

相对科威特,主人公伊萨是一个“他者”,小说通过“他者”身份直面科

威特所谓的传统观念,不时予以辛辣的嘲讽甚至犀利的抨击,不时又以沉

默替代言语表述,从而给读者留下想象和评述的空间。

为使小说所述故事更显真实,作者煞费苦心地在小说开篇前就精心设计了

一个善意的“骗局”,故意将此小说伪装成由一部名为《Ang tangkay 

ng Kawayan》的菲律宾语小说翻译成阿拉伯语的翻译作品,从而让读者

相信,这是一部作者本人的自传体小说。

为了使“骗局”更加完美,作者不惜让并不存在的译者——易卜拉欣•撒

莱姆发声,别出心裁地为他专门设置了一段“译者简介”和“译者的

话”,更为精彩的是,译者和所谓的审校者又是小说中的角色。这一故事

外的悬念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起到了吸引读者、吊足读者胃口的作用。

作为一部获得阿拉伯国际小说奖的优秀作品,该奖项的评奖委员会对其予

以了充分的肯定,认为“《竹竿》无论从语言、结构、情节、叙事等方

面都堪称是一部极其完美的现实主义小说”。

小说语言朴实无华,虽然清淡,却淡中有味,淡而不寡,且包含深意,字

里行间都散落着一位他者的迷惘真情。短句化,对情节的白描化处理,较

少心理描述是该小说的基本语言风格。

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也采用了最平实的语言,力求与原著行文风格保持一

致。

文学翻译需要在整体把握原文语言风格的基础上,以“入戏”状,努力揣

度故事中的人物心理,唯此,才能做到传神。在翻译《竹竿》中的人物对

话时,我们尽可能吃透人物角色,并通过语言还原不同人物角色的“本来

面貌”,力求“入境”和“传神”。 

此外,《竹竿》原著里多用指示代词“这儿”“那儿”或“父亲的国

家”“母亲的国家”指代“科威特”和“菲律宾”,这些表达方式中蕴藏

着人物内心情感,所以,在翻译过程中,我们依照原文的字面意思,采用

了直译的方法,而不是简单地译作“科威特”“菲律宾”。 

在此,必须说明的还有,原文里的多处脚注是假以“不存在的译者”之名

所作的,而我们在翻译这部作品过程中也添加了一些脚注。为避免混淆,

我们将原文里的“译者注”标记为:[译者](译者注),将我们自己所

作的注释直接标记为:(译者注)。 

虽然小说所叙述的是海湾国家外籍劳工以及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触接身

份认同、信仰多元等诸多敏感话题,然而,从更深层次来看,作者最终想

予以书写的却是处于各种状态下的孤独,如:伊萨的外公——脾气暴虐的

门多萨——在醉酒后,压抑地哭道:“我无能啊!我孤独呀!”伊萨的父

亲拉希德是孤独的,伊萨感叹道:“父亲在他自己的国家,也曾活在孤独

之中。”

身在故乡,如在他乡;拉希德的朋友格桑——无国籍人士,同样也是孤独

的;伊萨同父异母的妹妹郝莱,虽然有奶奶和几位姑妈的陪伴,仍然觉得

孤单,“每当我需要与人聊天的时候,我就翻开一本书”,她以阅读来排

遣孤独;伊萨是孤独的,宠物小乌龟死后,他躲进洗手间哭了一场,因为

他失去了唯一一个倾诉对象,丧失了存在感,“我曾是一个异乡人,现在

依然是”的背后是怎样的辛酸啊?!

现代社会,孤独无处不在,书写孤独,旨在关照人类的生存状态,呼吁不

同宗教、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之间的对话、包容和理解。这或许就是《竹

竿》作者的真正意图。





阿拉伯国际小说奖获奖作品 


写尽人在各种状态下的孤独

伊萨,菲律宾女佣与科威特男人的非婚生子。他成长于菲律宾的外婆家,

长大后动身前往遍地财富的科威特寻梦,却发现那里根本不是别人口中所

说的天堂,而是一个固执、排外、充满偏见的冷酷社会……

萨乌德·桑欧西

萨乌德是海湾地区最杰出的新生代小说家之一,科威特“80后作家群”领军人物。


已出版长篇小说《镜中囚》《竹竿》《妈妈的节事活动》《浴室》、短篇小说《盆景与老人》等作品。《镜中囚》获莱拉·奥斯曼文学奖;《竹竿》荣膺阿拉伯国际小说奖(又名“阿拉伯布克奖”),并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在海湾各国热播,创下该地区电视剧收视率纪录。


亦担任科威特《火炬报》等多家知名报刊的撰稿人。

译者简介

蔡伟良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二级)、博导,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阿拉伯文学研究会会长,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曾任教育部高校外语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长期从事阿拉伯文学、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研究,出版专著、译著近十部,发表相关论文数十篇。主要专著有《阿拉伯文学史》(合著)、《灿烂的阿拔斯文化》等,主要译著有《底比斯之战》《苦涩的爱》《先知全书》等。


吕娜

上海外国语大学阿拉伯语语言文学专业在读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阿拉伯现当代文学,已发表翻译作品《雷哈尼散文选》(合译)。

 

 

 


上一篇:杭州老街巷 有故事有生活
下一篇:传承历史文脉的“接力长跑”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