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张文江 | 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桃花源记》解释

作者:上海文艺出版社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20-01-15


(蔡皋  画)

《桃花源记》本文约四百余字,中心是“桃花源”,后来成为理想世界的代称。如果从解释学角度重读此一名篇,深味其文本结构中的意义,可形成一种全面的隐喻读法。其中通往桃花源的两条路——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具有突出的象征意义。

渔人之路是一条通路。试读原文: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首先应注意渔人的三次前行:“缘溪行”,“复前行”,“复行数十步”。没有最初的“缘溪行”,将不会发现桃花林。没有后来的“复前行”,将不会发现桃花源。没有最后的“复行数十步”, 将不会进入桃花源。行行复行行,包含着渔人一路的精进。

其次应注意渔人途中经历的三种心理现象:“忘路之远近”、“甚异之”、“豁然开朗”。前二种分别表现渔人的纯朴质直和凿破天真时的惊奇之感,后一种是久久寻找后的顿悟。“忘路之远近”极要,精神由此凝聚,而能不能舍弃一切功利计较,正是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的根本区别。途中人“忘路之远近”与目的地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一忘空间,一忘时间,存在思想上的相应。渔人之路最终能通往桃花源,这是潜在的基础。

再次应注意渔人之路上的两处坐标:桃花林和山口。从发现桃花开始,由见花而上升为见树,由见树而上升为见林,初步所得的整体就是第一处坐标:桃花林。桃花林景象虽美,却不可止步于此,知林而不知源,终属半途而废,“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正见其中的消息。桃花、桃树、桃林,既为路途必经之景,同时又为到家之障。只有将花、树、林由得而舍, 由逐步舍弃到全部舍弃,乃至最后“舍船”,才可到达第二处坐标:山口。山口“初极狭,才通人”,正是进入桃花源前的艰难境地,所谓“黎明前的黑暗”,坚持走完最后的数十步,终于“豁然开朗”而到达目的地——“桃花源”。渔人之路上的两处坐标,通过前者仅为小成,通过后者方为大成。

问津者之路是一条塞路。试读原文:

此中人语云:“不足与外人道也。”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后遂无问津者。

渔人既出桃花源,沿途“处处志之”,则渔人之路化为问津者之路。渔人之路上的天真和天机,为问津者之路的“诣太守,说如此”和“处处志之”所窒塞。“忘路之远近”而行,每一次前行伴随着一次新的发现;“处处志之”而行,触目都是人为的记号,成为处处相隔的障碍。桃花源的中心景象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既有时间的变化,则此路已非彼路,彼人已非此人,渔人一旦走出桃花源,原路早已山高水复。执“处处志之”而行, 渔人已不可走通,何况问津者。然而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实质上是同一条路,渔人如走不通,即成问津者;问津者如能走通,即成渔人。问津者一旦拆除“处处志之”的误导,抬眼复见自然变迁中的桃花林和山口,则问津者之路又可化为渔人之路。陶诗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问津者当观此向上一着的指引。

在渔人和问津者之上,更有已处于桃花源中的“此中人”。“此中人”怡然自乐,其“不足与外人道也”的态度,有“知者不言,言者不知”之象。渔人、问津者若能与“此中人”相通,或者无需更觅进入桃花源之路,低头饮泉水一滴,已可尝知源头活水的滋味。

一九八七年二月


《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修订本)》

张文江 著
艺文志∣上海文艺出版社


上一篇:2020年1月号文摘版目录
下一篇:文旅征程上的古镇,千万别丢了文脉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