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猫 兄

作者: 庞栋 期数:2020年2月上 发布时间:2020-01-20

一个嗜酒的男人,遇上一只贪杯的花猫,他们的相逢,注定是一场妙不可言的缘分。

 

从前,德州城里有个男人,姓马,因为天生脸长,人们都叫他马长脸。由于相貌不佳,家里又穷,马长脸快三十岁了还是光棍一个。

马长脸每天起早贪黑做豆腐、卖豆腐,很是勤劳。他爱饮酒,每天不饮两杯,吃饭都不香,家里从不断酒。

这天中午,马长脸回家后发现,厨房的一坛酒似乎少了,他没想那么多,倒了一杯酒,畅饮起来。酒足饭饱,马长脸又出门卖豆腐了。

下午豆腐卖得快,马长脸收了钱,乐呵呵地回家。谁知他打开房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只长着三条尾巴的大花猫眯缝着眼睛,叉开两条后腿,端坐在桌子上,双爪捧着酒碗在大口喝酒,尾巴左摇右摆,身子前仰后合,看着十分享受。见此情景,马长脸嘴巴大张,大喊了一声:“妈呀!”

花猫被马长脸的叫声吓得睁开了眼睛,酒碗掉下来,砸到了猫腿,它疼得喊道:“哎哟,我的娘啊!”

马长脸看呆了,猫不但能喝酒,还会说话!他试探着问:“你是谁?怎么来偷我的酒?为啥你会说话,还长着三条尾巴?”

花猫站起来,一脸愧疚地说:“大哥,对不住了,我叫‘阿花’,也好酒,从小就懂人语,三条尾巴也是天生的。因天生与别的猫不同,受尽嘲笑,这才远离家乡,来到德州。今天无意间来到你家,闻到酒味就偷饮了一些,你中午回家,我赶紧躲了起来,你下午外出卖豆腐,我又趁机出来喝酒,不想喝醉了被你看到,还请见谅。”

听到这,马长脸笑了,没想到猫里还有喜欢饮酒的。自己脸长受人嘲笑,这猫长着三条尾巴也受尽嘲笑,可谓同病相怜。马长脸慷慨地说:“猫兄,你既然喜欢酒,我请你喝,家中尚有扒鸡一只,咱俩就拿来做下酒菜吧!”

花猫听后大喜,和马长脸喝起酒来。马长脸见花猫大口饮酒,问道:“猫兄,别的猫喝水都用舌头舔,你怎么往嘴里灌?”

花猫“嘿嘿”一笑,说:“不瞒哥哥说,我从小就护食,有吃的有喝的,总想多霸占一些,练就了猛灌的本领。”

马长脸笑了,猫护食他了解,能练出绝活来还真是难得,如此看来,此猫也算是多才多艺。一人一猫越喝越多,最后把坛子里的酒都喝光了,此时已入夜,院外寒风瑟瑟,人与猫皆脚步踉跄。

马长脸抱起花猫,说:“猫兄,你我有缘,就住我家吧,我没妻儿老小,你留下我还有个说话的。”

花猫与马长脸说话投机,便答应住下。花猫钻进马长脸的被窝,说可以为马长脸暖脚。马长脸每到冬天脚丫子就冰凉,有了暖融融的花猫暖脚,真是舒服。不知不觉,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花猫问马长脸:“长脸哥哥,我昨晚数次被你的梦话吵醒,你梦中呼喊的小云是谁?”

马长脸听了这个名字,忍不住叹息说:“小云是我的意中人,她貌美贤惠,是德州大财主王员外家账房先生孔老歪的女儿。我和小云青梅竹马,彼此爱慕,只是她父亲不是省油的灯,嫌我脸长人穷,不同意小云跟我的婚事。”

花猫听了,气得捶胸顿足,说:“孔老歪放着好事不成全,这事我阿花不能不管!”

“猫兄,你有什么办法吗?”马长脸问道。

花猫在炕上踱步,瞥见衣柜上的布褡裢,顿时来了主意,说:“长脸哥哥,你把那布褡裢给我搭在腰上扎紧,事情若成,小云就是你的。”

马长脸不明就里,只好把布褡裢按花猫所说搭好扎紧。花猫便跑出屋门,跳上墙头不见了踪影。

到了中午,马长脸忽然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他向外一瞅,只见猫兄回来了,布褡裢里装满了金元宝。马长脸忙问:“猫兄,这些金元宝从哪儿弄来的?”

花猫得意地说:“孔老歪是王员外家账房先生,我刚才趁孔老歪吃午饭,潜入账房叼着钥匙打开放财宝的柜子,盗来了这十个金元宝。王员外为富不仁,丢了金元宝定会拿孔老歪是问,到时,你把金元宝送去孔老歪家当聘礼,孔老歪为了保命,自然会让你做他家女婿。”

马长脸为人正直,他立刻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花猫一看他的态度,不高兴了:“大长脸呀,你真是死心眼。除了我的好主意,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若这样娶了小云,岂是君子所为?你赶紧把这些金元宝送回去吧!”马长脸有些生气地说。

花猫气得一拧脑袋,说:“行,算你有志气!我真傻,员外家的鸡爪我都没顾上吃,还胆战心惊地给你偷金元宝,好心没好报!现在我就送回去,哼!”说着,花猫跳上院墙,不见了踪影。

看着花猫远去的身影,马长脸忽觉内疚。猫兄早饭都没吃一口,那些金元宝压得它腰都塌了,自己却连一句感谢都没说。马长脸越想越愧疚,跑出去找花猫,到天黑也没找到。马长脸扇了自己两巴掌,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天黑了,马长脸躺在炕上,闭着眼睛想白天的事儿。是不是自己真的太死心眼了?错失这个机会,恐怕这辈子真没机会娶到小云了。想到这里,他流下泪来。

辗转反侧一夜,花猫也没回来。马长脸失落地起床,做好豆腐,出门叫卖。忽然,马长脸看到小云步履急切地在巷子里走着,他激动地快步向小云跑去。

两人相拥而泣。马长脸说:“小云,你还好吗?你今天怎么出来了,你父亲同意你出门了?”

小云长叹一口气,说:“唉,我父亲今早醒来忽然中风不语,我是来找苟郎中的,可到了他家,得知苟郎中被请去了省城济南,暂时回不来。这可怎么办?”

“听说牛郎中也不错,不如我陪你去找牛郎中?”马长脸提议后,两个人立马去找了牛郎中。

牛郎中给孔老歪开了几服药。虽说孔老歪对外人不讲情面,可对女儿却是很好的。见父亲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小云急得哭了起来。

马长脸安慰道:“小云别哭,有我在,我会帮你一起照顾孔大叔,只要给他按时吃药,他定能好转。”

说着,马长脸立刻去街上买了熬药的砂锅,给孔老歪熬起药来。

在马长脸和小云的精心照料下,孔老歪能够稍微动动了。这晚,马长脸伺候好孔老歪就回了家,谁知进了屋,发现花猫竟然回来了,正仰在炕上玩尾巴。

“猫兄,你回来了!”马长脸开心地欢呼起来。

花猫停止了玩尾巴,一本正经地说:“我原谅你了,你得多给我弄点好吃好喝的报答我。”

“好,猫兄稍等,我去给你拿酒。”马长脸乐呵呵地把酒拿来,家里有小葱拌豆腐,也拿来给花猫当下酒菜。

花猫乐了,跳上桌子就喝起酒吃起豆腐来。马长脸问它这几天去了哪里,花猫说:“其实我没走多远。我得知孔老歪中风,你不计前嫌照顾他,我十分钦佩你的大度。既然你和小云都希望孔老歪康复,我决定帮你们,所以我回了趟老家,取来一物。你只要给孔老歪冲水服下,他便可康复。”

马长脸没想到花猫还会治病,就问是何药材。花猫说那不是药材,是一只金腿红眼的跳蚤。

马长脸惊得脸都变了形:“什么?跳蚤治病?”  

“对,你别不信。这金腿红眼的跳蚤世间罕见,可治万病,你只要给孔老歪服下,保准他好。”

花猫一脸认真,马长脸还是将信将疑,问跳蚤在哪里。花猫说,就藏在它耳朵里,随时可取出来。马长脸一扒拉猫耳朵,里面果然有一只金腿红眼的跳蚤呢!

第二天,马长脸抱着花猫去了孔老歪家。他把跳蚤从猫耳朵里取出来,放进了孔老歪口中。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孔老歪吞下跳蚤后,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竟能活动、说话了。见此情景,马长脸和小云都惊喜不已。

孔老歪打完喷嚏,突然落下泪来,说:“长脸啊,我真是要谢谢你。我这些天虽不能言语,可你做的我都看在眼里。原先我嫌弃你,现在我明白了,人品好比富贵更重要。我同意你和小云的婚事了。”

闻听此言,马长脸和小云感动地跪下去,感谢孔老歪成全。花猫见状也深受感动,忍不住流下泪来,打湿了脸上的皮毛。

没过多久,马长脸和小云成婚了。婚宴上,马长脸上前向花猫敬酒道谢。

花猫醉醺醺地摇晃着爪子,说:“长脸哥哥不必道谢,你善有善报,我阿花不敢居功!但我有一事须说明,我不是普通家猫,而是三尾灵猫。我们灵猫家族都懂人话,还长着三条尾巴。那天我跟你那样说,只是为了让你用平常心看我。金腿红眼的跳蚤是灵猫身上独有的,平时我爱干净,所以身上没跳蚤,那跳蚤是从我弟弟身上取来的。”

听到这里,马长脸终于明白了,难怪花猫有这么大的本事呢!不管它是什么猫,反正它对自己有大恩。想到这儿,马长脸给花猫深深地鞠了一躬,说:“猫兄,啥也不说了,长脸哥哥再敬你一杯!”



上一篇:一定要赢得这场“战疫”!▸画说人生◂
下一篇:赶驴

踩9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