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二少爷上天

作者:他 他 期数:2020年7月上 发布时间:2020-06-29

发现天门

庆家有钱,老有钱了。

庆家是哈尔滨第一个开上汽车的。别人家还赶马车呢,好一点的,顶多养上一两辆黄包车,庆家却从老远的西洋运回了一辆汽车。不用人推,不用马拉,也不吃草料,就是喝油,倒进去洋油之后,人上了车,“突突突突”开着就走了,老稀罕人了。

庆家年轻一代,只有两个儿子,庆大少和庆二少。

庆大少管生意,管店铺,管庆家大大小小一切事情。那么,庆二少管啥呢?庆二少啥也不管,就闲着。不是庆大少不让庆二少去管,而是人家根本就不想管。庆二少的想法是,就这么闲着多好啊,操那个心干吗呀?

那么,庆二少是个纨绔子弟吗?

不是,一点也不是。那个年代,稍微有点钱的人家,纨绔子弟到处都是。吃喝嫖赌算是好的,还有一些,仗着家里有几个钱,欺男霸女,胡作非为。庆二少却一点也不这样,他彬彬有礼,从来也不干出格的事儿,算是富家子弟中比较好的一个了。

可是他闲呀,太闲了。这闲着闲着,就闲出事来了。

庆二少有几个好朋友,都是做生意人家的少爷。这天,庆二少神秘兮兮地对他们说:“我找着天门了。”

几个朋友不明所以,就问:“啥天门?”

庆二少回答:“就是上天的门呀!”

朋友们一下子全给整蒙了。以前庆二少也常干些奇奇怪怪的事,再不靠谱,多少能贴点边儿,可是这个天门也太玄了。一个直性子的朋友就说:“可得了吧,上啥天呀?入地还差不多。”

其他人也跟着不怀好意地笑。

庆二少被惹恼了,就说:“咋的,你们还不信呀?不信就看看去!”

朋友们就跟着庆二少来到了城东一片老林子旁。这片老林子是原始森林,那树老高了,树冠连着树冠,遮天蔽日,连一点缝隙都没有。庆二少爬上了一棵大树,爬到了树当腰儿上,大喊一声:“我要上天了!”他往下一蹲,再往上一跳,就真的“噌”一下飞了起来,飞上了天,穿过了树冠,不见了。

哇,这货没撒谎,还真能上天呀!

朋友们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庆二少从天上回来,就都散了。

当众表演

第二天一大早,庆二少被朋友们堵在了被窝里。大家一脸兴奋,更有人像开连珠炮似的刨根问底:“天上啥样儿,有宫殿吗?有仙女吗,仙女长得好看吗?在哪疙瘩下凡洗澡,告诉我,我好去偷衣裳。”

得,他把自个儿当成《天仙配》里的董永了。

庆二少只是淡淡地回答说:“天上?天上就是另外一个人间。”

回答得干脆简练,可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感兴趣。庆二少被问烦了,只好说:“我不能说,这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会减阳寿。”

朋友们这才不问了,虽然不问,却不耽误他们往外传。可传了半天,无论他们咋赌咒发誓,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说得人家烦了,还有骂他们的:“滚,别上我这儿来扯王八犊子!”

朋友们不服气,就去找庆二少,向庆二少诉说他们的委屈。庆二少听了,铁青着脸,好久没说话。最后,他恶狠狠地说道:“你们去传给大家吧,就说八月十五,正晌午,我再上天。”

一晃儿,八月十五就到了。

城东头的老林子旁,来了老多看热闹的人,几乎老道外一半的人都来了。这些人,没有一个完全相信庆二少能上天,但这凡事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四六不着调的庆二少爷,真的能上天呢?

朋友们见到这大场面,都有些紧张,仿佛要上天的不是庆二少,而是他们。庆二少倒是挺轻松,也不着急,大家等得花儿都要谢了,正好到大晌午了,庆二少才迈着四方步,踱了过来。

庆二少踱到那棵大树前,脱掉长衫,露出了一身短打扮,攀着那棵大树就往上爬。庆二少身手挺利落,三下五下就爬到了树当腰儿。站到了树当腰儿的一根大树杈子上,庆二少向下蔑视地看了看,大声喊道:“我要上天了!”接着他往下一蹲,又往上一纵身,“噌”的一下就飞了起来,穿过了遮天蔽日的树冠,不见了。

大家仰着头,向上看着,都被惊呆了——本以为上天这种事儿,纯属瞎扯,却没想到,这、这是真事儿呀!

能上天,就意味着能得道成仙,能长生不老,可庆二少那个德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啥正经事儿也不干,他咋就能上天?咳,这老天爷呀,可真是瞎了眼啦!

大家议论纷纷,一片羡慕嫉妒恨。正在这时候,只听“啊——”的一声,那是尾音很长的一声惨叫,一个人影穿过了厚厚的树冠,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在了地上,“咚”的重重一声,直接就摔死了。

大家围过去一看,都大吃一惊:这不是庆二少吗?庆二少咋刚上天就又下凡了?哦,不对,咋就又摔下来,还摔死了呢?

大家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地,又是迷惑,又是不解,带着满脑瓜子里的糨糊,就都散了。

玩出大祸

从此,关于庆二少是否真的上过天,大家各执一词,争个没完。只有庆二少的那几个好朋友,对他能上天一事,从始至终都坚信不疑。他们猜测说,也许八月十五这一天,天上的神仙也放假了,回家吃月饼去了,天门关了。庆二少飞上了天,撞在了天门的门板子上,撞晕了,没进去天庭,直接就落了下来,这才摔死了。

听着,也挺有道理。

庆二少死了,最伤心的人是庆大少。他伤心了好多天,才渐渐缓过来。庆大少头脑比较清醒,他根本不相信庆二少能飞上天,他觉得这件事儿存在着很多疑点。

这天,庆大少一个人来到了城东的那片老林子,来到了庆二少曾经爬上去的那棵老树前。老林子离城远,平时就没什么人,再加上最近刚死过人,就更没什么人来了。

庆大少脱掉外套,扔在一旁,只穿着内衣,就爬上了那棵树。他一直爬过了树冠,都要爬到树顶了才停下来。他站在一根树枝上,举目四望,树顶上风很大,但没有天门,没有天庭,也没有神仙,却有一个物件儿,让庆大少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

前一段时间,庆家的汽车轮胎扎坏了,庆家的下人不会补,就把整个内胎都取下来,换上了备用的新内胎。换下来的旧内胎,被庆二少看见了。庆二少拎在手里,抻了抻,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哟,这玩意儿弹性可真好啊,比牛筋、弹簧呀什么的强多了,可得好好利用上一番。

庆二少回到屋里,找出剪子,按照螺旋形,打着斜,把旧轮胎剪成了一根长长的橡皮条儿,然后,他偷偷地来到了东城外的老林子,在林子中间找到一棵好爬的树。庆二少爬上去后,把橡皮条儿的一头拴在树顶上,一头垂了下去,穿过树冠,垂到了树当腰儿。

接着,庆二少从树顶上爬下来,下到了树当腰儿,扯住了橡皮条儿的那头,用力一抻,“噌”的一下,他就穿过了树冠,飞到了树冠的上面。他再用力一抻,又“噌”的一下,他就飞回到了树顶上拴着橡皮条儿另一头的地方,抱住了树干。几百年、上千年的老树,树荫茂密,不透一丝缝隙,庆二少在树冠上面所做的一切,下面的人,根本就看不见。

庆二少觉得万无一失了,这才为朋友们表演了一次“飞天”。表演完了,他趴在树干上,一直等到大家全都走了,才爬下来。

朋友们果然信以为真,什么也没有发现。

庆二少本来就是觉得好玩,嘚瑟一次也就得了,没想到这个“飞天事件”却发酵了,发酵到了他和朋友们都无法掌控的地步。庆二少就决定再嘚瑟一回,从此金盆洗手,再也不干了。

八月十五那天,庆二少飞上了树冠以后,再用力一抻,想飞回到树顶上隐蔽下来,却没想到,那根橡皮条儿本来就是个旧内胎,再加上在树冠上面日晒雨淋,老化了,从中间就被扯断了。庆二少没有任何防备,一下子失去了控制,还没反应过来,就从树冠上跌了下来,跌到了地上,摔死了。

明白了真相,庆大少哭笑不得:这个弟弟呀,这不就是作嘛,把自个儿活活给作死了。

从那以后,再有人来问庆大少,庆二少究竟上没上过天呀,庆大少就所答非所问,说:“他上天了,他的灵魂上了天。”问话的人一想,也对,肉体凡胎哪能上天呢?上天的都是魂儿。人家庆二少呀,是魂儿上了天,然后,就把肉体凡胎给扔了下来。

这话传了出去,很多人又都信了。

庆大少倒是真的希望庆二少的灵魂能上天。他这个弟弟,活着无益,但也无害,倒挺适合上天变成逍遥自在啥也不管的神仙。



上一篇:《故事会》杂志社联合360南瓜屋,悬疑题材征文大赛
下一篇:开卷故事- 故事,温柔的药剂

踩5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