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新鲜好书 | 超好看的微型小说,全在这里了:《江南聊斋》

作者: 期数:无 发布时间:2020-07-31

中国好小说·作家系列

 

《江南聊斋》

微型小说以其适宜的阅读长度和对现实生活的迅速反映,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本辑作品,汇集了当代文坛较为活跃的四位微型小说作家力作,精彩纷呈,各具特色。

“中国好小说•作家系列”是继推出《过目不忘·50则进入中考高考的微型小说》丛书之后,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系列计划中的又一项重要成果。拟以后适当时机推出作品系列、评论系列,将本书系打造成中国微型小说的标志性出版物。


本书简介

本书将江南地域数千年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以当代的视角和精神加以表现,塑造出有趣味、有情怀、有温度的人物群像。魔幻色彩的手法,现实主义的质地,使悠远的传统文化似阳光照至当下,使作品有一种独特的意境氛围和鲜明的“神话体系”。

先睹为快


鼻子

一场暴雨过后,稳成听见了水的喧哗,他立刻赶到镇中流过的小河。小河上有一座小桥。

如果拱桥是河流戴的一顶帽子的话,那么,稳成就像帽顶上的那个帽纽。每逢发大水,小桥仿佛随时可能被风吹掉的帽子,小桥摇摇晃晃。小镇由小河一分为二,河两旁的居民就不敢过桥。可是,又不得不过。小桥像是抖掉帽上的草茎、叶片一样,总有人坠入河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稳成常常出现在桥上,年复一年,无论刮风下雨,春夏秋冬,只要河水喧哗,他就及时赶到,背人过桥,而且,分文不收。他背的大多是老人、妇女、小孩。不知背过多少女人,但是,他仍旧光棍一条。

望着桥下流淌的河水,水打着漩涡,吐着白沫,稳成的表情似乎畏惧水。他看着桥的两头,总担心这个时候有人过桥,会被桥抖入水中。他已习惯了桥在摇动。小桥仿佛随时坍塌,却一直跨在河上。

当然,小镇的居民,渐渐摸出了小河的脾气,发大水前,桥两边的居民,就会提前过桥,回到家中。也有人在发大水时仓皇过桥,根本没办法在桥上走,不得不让稳成背。

这一天,一个装扮得如村姑模样的女人来到桥南,止步不前。河水几乎已填满了拱形桥洞,涨上来,舔桥栏。村姑害怕水,往后退两步。村姑的家,可能在小镇北边的村庄,因为,稳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美貌。

稳成迎上前,弯下腰,不吭声。这个背的动作镇里所有的居民都熟悉,大概村姑也有耳闻。

村姑羞涩地伏在稳成的背上。稳成轻轻地支起腰。下了桥北,他弯下腰,松开手,不吭声。

村姑微微地低了低头,谢礼,她抬脸的一刹那,稳成觉得耀眼。

突然,村姑在稳成挺拔的鼻子上捏了一下,然后飘然而去。

稳成隐约听到一串笑声,像山泉那么好听。他一望,村姑早已没了身影。只留下他鼻子被捏过一下的手感,那么温柔,如花瓣触碰,莫名其妙,还有似雨后洗尘的花香,那么清淡。

简直像做了一个美妙的梦,但是,鼻子被捏过的感觉无疑是现实。不过,捏过的鼻子似乎继续在拔高。随后,他再也没有背过一个人。天色暗下来,那个村姑的形象,同夜色一样隐去,只留下捏鼻子那手指柔嫩的感觉。他回到家,第一次感到屋子的空寂。

稳成模仿村姑,回味那种美妙的感觉,他粗糙的手一捏,捏了个空——鼻子没了。唯一值得自豪的就是鼻子,可是,现在,鼻子被捏掉了。怎么毫无察觉呢?

难道这就是背她过河的报答吗?他没想过报答的事情。可能村姑也不是有意捏掉他的鼻子,不过,毕竟鼻子没了,缺失鼻子的脸,怎么见人?

一连三天,稳成闭门不出。他时不时摸一摸原来有鼻子的部位,期望发生奇迹,鼻子“横空出世”(这是镇里的私塾先生说古时常用的词语,他在背过的小孩嘴里学到)。

有人来叩门。他迟疑开不开门。凭声音,他听出是曾经由他背过桥的热心妇女。稳成一向虚掩着门,现在顶着门,他怕吓着别人。

热心的妇女隔着门说:镇里贴了榜文,员外替女儿招婿,其中一个重要的条件,未来的女婿如缺鼻子,首先考虑。

稳成摸了摸缺失的鼻子,难道镇里已传开他的鼻子问题?缺啥补啥?

妇女最后透了个消息:三天前,员外的女儿忽然长出一个鼻子,就是在原有的鼻子上又叠加了一个鼻子。像一个鼻子背着另一个鼻子。

稳成是唯一的人选。当天傍晚,一顶轿子来到稳成寒酸的屋前,还敲锣打鼓。稳成心里发虚,以为谁发起开了个玩笑。他畏畏缩缩,女婿却非他莫属。

一行来人劝说一番,索性推的推,拉的拉,稳成像做梦一样入了轿,悠悠地来到员外府。

员外早已准备妥当。府中张灯结彩,成亲拜堂。稳成忍不住摸鼻子,这么隆重,鼻子也会忍不住出来凑热闹——婚宴的菜肴、香气能唤醒鼻子吧?

入了洞房,稳成恍惚还在梦中。不过,新娘确确切切地坐在床前。他掀起新娘的红盖头。愁了三天多,终于,稳成笑出来。

新娘果然多了一个鼻子。

稳成顿时想到,多少年,多少次,他背人过桥,不也像鼻子背鼻子这样吗?

新娘抬脸,害羞地笑了,指指他的脸。

稳成以为她的意思是:你的鼻子跑到我这儿来了。他摸自己……分明摸到了鼻子。还不相信,说:怎么,回来了?

新娘说:你捏捏我的鼻子。

稳成笑了,说:背过桥,放下了。

那一夜,新郎新娘相互又是摸又是捏,好像第一次有了鼻子那样,新鲜、好奇。


作者简介

谢志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副秘书长,浙江省作协特约研究员。

曾在新疆生活二十余年。迄今已发表微型小说两千余篇,出版专著近三十部,其中文学评论五部,长篇小说两部。曾获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多篇作品入选各类选刊、选本,并被收入大中小学教材。有作品被译介成多种语言在国外发表。


江南聊斋这个词组,前者为地域,后者为方法。虚构的人物跨越时空,于是,遥远的过去就获得了当下的亲近。魔幻、荒诞之类的气息,就让阅读有了别样的意趣。也许,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隐秘的聊斋。

——谢志强


心动不如行动!

点击图片下单吧!



 

 



上一篇:新鲜好书 | 超好看的微型小说,全在这里了:《十里红妆》
下一篇:书讯|《过目不忘:50则进入中考高考的微型小说(3)》目录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