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米里玄机

作者:魏炜 期数:2021年6月下 发布时间:2021-06-21

从前,城里有个德昌米行,东家姓赵,为人正直,心地善良。赵东家雇了个掌柜钱进来,却是个见利忘义、阳奉阴违的主,还把自己的儿子钱梁带进米行,想让儿子将来接他的班。

一天,赵东家带了个名叫俊生的后生进米行,让钱进来教他做事。俊生给钱进来行了礼,钱进来面上敷衍两句,心里却想,不出一个月,我就得把你挤对走,哪能让你抢了我儿子的饭碗?俊生进米行后,做事认真,待人真诚,加上他念过几年私塾,认得字,也会记账,钱进来更感到害怕了,没过几天,他就决定动手。

这天一早,钱进来给俊生安排了一个活:到永阳集上去卖大米。交代好价钱,他就让俊生将两袋五十斤重的大米,绑到毛驴背上。俊生赶着毛驴出发了。

俊生刚出门,钱进来就阴恻恻地笑了。他给俊生的是潮米。从城里到永阳集,要走二十多里路,风吹日晒,潮气会发散,到时这分量会减掉不少,看俊生回来怎么交代。

下午,赵东家到米行找俊生,钱进来说派俊生一个人去赶集卖米了,想考验一下他的人品。若是贪心的人,就会悄悄藏起几文钱来,说是损耗。赵东家若有所思,就留在米行等俊生回来。

傍晚,俊生赶着毛驴回来了。他从褡裢里掏出钱来交给钱进来。钱进来一数,一百斤米钱,一文不少,不禁愕然。赵东家过来问:“可对上了?”钱进来说:“对上了。”赵东家满意地拍了拍俊生的肩膀说:“辛苦啦,快去吃饭吧。”

钱进来冲儿子钱梁使了个眼色,钱梁趁吃饭时借机套话:“咱们从行里领粮卖,一般都有损耗,你今天卖米却没损耗,是不是往里搭钱了?”

俊生摇摇头说:“我来米行做工,是为了挣钱,哪有钱往里搭?”接着,他说了经过。

原来,他刚出发路过一个村子时,看到两个人在吵架,一个是雇主,另一个是长工。雇主让长工先到永阳集上买一百斤米,回来后再把村头的一块地翻了。长工觉得来不及干这些活,就跟雇主吵开了。俊生听完,“扑哧”一笑:“这个好办。”他指了指驴背上的米,对长工说:“米我给你送来了,正好是一百斤,省得你再去永阳集上买了。我也不用去赶集了,驴也空下来了,给你使一天,不误了我回城即可。”雇主和长工听了都很高兴,雇主当即买下了米,过秤一称,一百斤,分量足足的。虽说有些潮,可白使了人家毛驴,这个就不算啥了。长工赶着毛驴去干活了。等长工干完了活,把毛驴还给俊生,俊生这才回来。

钱梁听完,原封不动告诉了钱进来,钱进来撇撇嘴说:“算他运气好,这回让他躲过去了,下回看他还怎么躲!”

过了几天,钱进来又吩咐俊生去永阳集上卖米,并且交代他说:“这米必须拿到集上去卖,那是给咱米行招揽顾客呢。”俊生点头应了。他装了一百斤潮米,赶着毛驴出发了。

下午,赵东家到了米行,钱进来又煽风点火地说:“俗话说‘日久见人心’。我得给东家挑个可信的人,得多看他两回。”赵东家点点头,留下来等俊生。

到了傍晚,俊生赶着毛驴回来了。他从褡裢里掏出钱来,放到柜上,说:“这是米钱。我从咱米行把米拉走时,正好是一百斤,可给客户称的时候,有了一斤半的损耗。”

钱进来暗自得意,故意拉长声调说:“一百斤米,就有一斤半的损耗啊?” 

俊生又从褡裢里掏出十五个铜子,交给钱进来:“这是租驴的钱。”钱进来问他怎么来的。俊生说,他到集上卸了米,心想那米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卖完的,那驴子拴在一旁,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它再去赚几个钱。恰好旁边的杂货铺需要雇驴给人送东西,他就把驴给租出去了,赚下了这几个钱。

赵东家哈哈大笑道:“真有你的!这边卖着米,那边还把驴给租出去了,啥都不耽误呀!”要知道,租驴赚的可比一斤半大米的损耗多多了。钱进来气得直咬牙:凭我的本事,不信就治不了你这个毛头小子!

又过了几天,钱进来让俊生到曹汪去收大米。俊生刚走,就有人来报信说,钱进来的老婆突发疾病,昏迷不醒。钱进来赶忙找赵东家告了假,带着儿子回了乡下。

几天后,钱进来回到米行,来到粮库一看,忽然惊叫起来:“米怎么都发霉了?”

赵东家闻讯赶来,果然看到一个新粮囤里的米发霉了,忙问钱进来是怎么回事。钱进来搓着手说,这几天他回乡下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但看这霉斑是新发的,估摸着这几天有人往粮囤里倒潮米了。

几个伙计听了直摇头,都说这几天这个新粮囤没人动过。钱进来问俊生:“那天我让你到曹汪去买米,买回的米呢?”

俊生皱着眉说:“大概倒进粮囤里了。”

钱进来急了:“我再三叮嘱你,买回的米要晒干,才能倒进粮囤,你是不是当成耳旁风了?毁了这一囤米,你说怎么办吧?”

其实,钱进来让俊生到曹汪去买米,又是他的诡计。从曹汪买米回来,要坐渡船过汾河。渡船上本就潮,过河时又会溅上水,米袋会湿,米没晒干就倒进粮囤,自然会发霉。

俊生结结巴巴地说:“买、买米的时候我都摸过了,米、米是干、干的呀。”钱进来冷笑着说:“你一摸就能摸出来?我干了二十几年,都不敢说能摸得出来!”

这时,赵东家捏起一团霉米看了看,突然问俊生:“你从曹汪买米回来,走的哪条路?”俊生说:“绕的金城桥。”赵东家一愣,问他为什么绕那么远。俊生说他早上过河的时候,闻到船老大吃的饭里有股霉味,就问船老大是怎么回事。船老大说船上这么湿,米早就发霉了,又舍不得扔,只能凑合着吃。俊生见船上湿漉漉的,怕米放上去受潮了不好卖,所以买米回来时特意绕了金城桥,走了陆路。

钱进来一撇嘴说:“谁信?”赵东家说:“我信。”

见钱进来一脸诧异,赵东家接着说:“我虽没见他绕金城桥,但我看了他买回来的米。米是干的,米袋子也是干的,滴水未沾。当时我见俊生挺累的,就让他先去吃饭了。恰好有个老主顾进门想买米,我就把俊生买回的米全都卖给了他。俊生不知道这事,所以他以为他买回的米被其他伙计倒进了粮囤。”

听到这里,钱进来彻底傻眼了。

赵东家忽然转向钱梁,问道:“前天晚上,你到米行来做什么?”钱梁顿时变了脸色,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赵东家这才说,前天晚上,他从外面回来,发现有个黑影打开门锁进了米行。当时,他有点纳闷,米行的钥匙只有两把,他和钱进来各拿了一把,他那把就在身边,这把钥匙应该是钱进来的。他凑近门边一看,见进门的是钱梁,以为是钱进来先前回乡下时落下了什么东西,让儿子回来取的,也就没多想,回了房。直到现在他才明白,钱梁偷偷溜进米行,是为了往粮囤里倒水,借机诬陷俊生。

眼看阴谋被揭穿,钱进来不禁老脸一红,跪下给赵东家磕头:“东家,是我被猪油蒙了心,干下这糊涂事。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您的损失给补上,只求您别报官啊!”

赵东家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第二天,赵东家就让俊生当了掌柜。



上一篇:戏中戏
下一篇:雪堆甜赛井中水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