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一瓶桂皮酒

作者:顾敬堂 期数:2021年8月下 发布时间:2021-08-23

桂皮酒里是假桂皮,人心里却有真感情……

 

这事儿有小二十年了。孙胖那时岁数不大,在一个小饭店当厨子。小店挨着一个煤矿,左右没有别的同行,虽然才四张桌,生意却很好。饭店里外就孙胖和老板娘红姐俩人,也不讲究前厅后厨,忙起来啥活儿都得上手。

这天,店里来了俩客人,其中有个常客,是矿上掘进队的王队长,他对红姐说:“老板娘,上四道拿手的菜,告诉师傅用点心做着,我招待的可是贵宾!”

红姐满口答应,心里却在暗笑:能领到这个小店来,贵也贵不到哪里去。

点完菜,王队长又问“贵宾”喝啥酒,对方说道:“来一斤小烧吧,粮食做的,喝着放心。”

孙胖风风火火地炒着菜,就听红姐在前面喊道:“小孙师傅,帮忙给两位大哥打一斤小烧!”

所谓小烧就是个人家烧的散酒。孙胖答应一声,转身拎起酒桶,却四处找不到漏斗。锅里还放着油呢,他有点着急了,抬头看见碗柜上面铺的红纸,顺手就撕下来一块,卷成喇叭筒插到酒瓶上,“咚咚咚”地往里灌。等灌得差不多了,他低头一瞅,坏了:这简易漏斗掉色,倒出来的酒红艳艳的!

这时候,王队长性子急,把脑袋伸进厨房问道:“师傅,我们的酒呢?”

孙胖悄悄将红纸扔到地上,装作刚从碗柜里掏出酒的样子,伸手递了过去:“尝尝这个,用桂皮泡的,一般只给内部人喝!”

王队长很高兴,接过酒回到桌前,斟上两杯,和贵宾介绍两句,还往厨房指了指。俩人同时抿了一口,交换一下眼神,又同时点点头,看样子挺满意。孙胖“嘿嘿”一笑,放下心来。

不一会儿,红姐来到后厨,小声问孙胖:“咱哪来的桂皮酒?没听说这玩意儿能泡酒呀……”

孙胖有些难为情地交代了原委,红姐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你也真敢忽悠,给人喝出个好歹来可咋办!”

孙胖摆摆手:“没事儿,俺家过年时蒸馒头,都用红纸泡水,往上面点红点呢。”

“以后可不能这么干了!”红姐叮嘱他一声,回到前厅招呼客人去了。

王队长酒量很大,一瓶酒很快被喝完了,他喊再来一斤,“贵宾”却百般阻拦。王队长假装生气道:“李矿长,你初来乍到,工作上我肯定全力配合,但你也得把我当兄弟才行呀!”

红姐一听:呵,敢情这人是新来的矿长呀,还真是贵宾呢!她连忙喊孙胖再打一瓶酒来。

孙胖早就找到了漏斗,也不敢故伎重施了,老老实实灌了一瓶,亲自拎到桌前。

王队长一看,顿时不乐意了:“老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桂皮酒呢?”

孙胖笑嘻嘻地说:“大哥,桂皮酒就剩那一瓶了,这才特意拿给你尝尝。不信你到厨房看看,要是还能找出一滴桂皮酒来,你这桌算我的!”

李矿长一听,趁机说道:“那就算了,我喝不了混酒,今天就到这儿吧。”王队长见实在劝不动,悻悻地白了孙胖一眼,俩人又坐了会儿就离开了。

谁知晚上快打烊时,王队长忽然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冲着红姐嚷道:“你们卖的什么酒?把李矿长喝住院了!”

红姐被吓了一跳:“不应该呀,你不是也喝了吗?咋啥事都没有?”

王队长瞪着眼睛道:“医生说各人体质不同,我虽然也有些不舒服,但抵抗力强!”

红姐本来就有点心虚,也没敢多申辩,对王队长说道:“不管咋样,我先去医院看看人家吧。”

王队长这才有点笑模样,出门前扔下一句话:“对喽,起码得有个态度嘛!”

红姐满脸愁容,打开抽屉,把里面的现金都装到包里。孙胖在旁边劝道:“红姐,你就是‘吊死鬼照镜子——自己吓唬自己’,我觉得根本没咱的责任,你这一去,别让人讹上!”

红姐略带埋怨地看着他:“红纸上的染料弄到酒里,保不齐就给人喝坏了呢?我去看看,该担的责任,咱也不能往外推呀。”

老板娘走了,孙胖心里的压力也很大:红姐丈夫出了矿难,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支撑这么个小店不容易,要是让自己一时的小聪明搅和黄了,枉费人家平日对自己那么好了。

第二天上午,孙胖来店里开门,只见红姐已经把菜买回来了,还在桌上留了字条:小孙,李矿长没人护理,我得在医院帮着照顾,你多受点累,中午时我让妹妹来帮你忙活。

好不容易忙过了中午饭口,孙胖让红姐的妹妹看店,自己买了点水果拎着,直奔矿区医院。他挨个病房张望,很快发现了红姐,她正在病床前盯着输液瓶看呢。

孙胖推门进去,把水果“咣当”往桌上一扔,闷声说道:“这位大哥,昨天的酒都怪我,有啥责任我担着,你别难为我们老板娘!”

李矿长睁开眼睛,瞪了他一眼:“事情我都知道了。有能耐你别跑,在店里好好干着,等我出院,肯定轻饶不了你!”

孙胖脖子一梗,拍着胸脯道:“好汉做事好汉当,要杀要剐我等着!”

两天后,李矿长出院了,红姐也回了饭店,她安慰孙胖:“我看他情况不严重,人也挺和善的,没提赔偿的事儿,你别太担心了。”

到了晚上打烊的时间,李矿长进来了,笑眯眯地对孙胖说:“我来找你算账了!”

孙胖拿不准他啥意思,硬着头皮说道:“算呗,你住院花了多少钱?我给你。”

李矿长对老板娘说道:“你该回家就回家,让小孙炒俩菜,陪我喝点桂皮酒,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还喝桂皮酒?孙胖一愣,不过看他没有追究的意思,便也松了口气,把老板娘打发走之后,弄了俩菜,俩人插上门,在屋里喝了起来。

李矿长端起杯和孙胖碰了一下:“老弟,这杯我敬你,这两天让你背黑锅了。”

孙胖有点蒙,跟着喝了一口,听李矿长解释起来。

李矿长刚被派到矿上来,下面的班长队长就争着抢着请吃饭,理由还都挺充分。那天他实在被王队长磨得受不了,勉强答应跟他出来,但坚决不肯去大馆子,就在小店吃一口。

等一端杯,李矿长就后悔了,他本想喝个三两二两意思一下,但王队长连说带劝,不喝就好像看不起谁似的。这个头一开,以后自己得天天泡在酒坛子里,还怎么开展工作呀!

回到宿舍后,李矿长忽然上吐下泻,赶紧喊人把自己送到医院。其实他心里有数,这是肠胃感冒引起的。他正输着液呢,王队长闻讯赶来了。李矿长灵机一动,决定吓唬吓唬他,就说是喝酒引起的,想借这件事刹住请客风。

王队长害怕了,心想自己把矿长喝住院了,这得背多大责任呀,以后这队长还能不能干了?于是他把责任推到饭店身上:“说不定就是那桂皮酒的毛病!”

李矿长也不揭穿,“哼哈”答应着,没想到王队长竟然立刻跑到饭店吓唬老板娘去了,老板娘只要在医院露面,他的责任就推干净了。

说着,李矿长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害小红到医院护理了我两天,我哪好意思说自己是肠胃感冒呀!这点钱算是误工费和护理费了,麻烦你转交给她。你俩都是善良有担当的人,要是不嫌弃,以后咱交个朋友。”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孙胖没事儿还经常和李矿长喝点儿,“桂皮酒”一直是俩人百玩不厌的段子。只是现在孙胖管李矿长叫姐夫:孙胖和红姐的妹妹结婚了,而红姐嫁给了李矿长——李矿长作为钻石王老五,一眼相中了红姐。他总笑着说,自己是把桂皮酒喝出了女儿红的味道。



上一篇:送你一张贵宾卡
下一篇:挑刺有奖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