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半夜狗儿会唱歌

作者:黄久辉 期数:2021年9月上 发布时间:2021-08-31

一只大狗,一个小孩,在宁静的村庄里成了一对好朋友。可是麻烦来了,狗儿半夜里唱歌,小孩也整夜不睡,这是怎么回事呢?

 

周潭和奶奶相依为命,他平时在村里种地,农闲时四处打打零工。今年,奶奶身体出了问题,整夜睡不着觉。周潭准备进城打工挣钱,存钱给奶奶治病。

周潭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阿贵。周潭以前在村里的向老板手下建养狗场,养狗场完工,向老板送他一只阿拉斯加幼犬,毛茸茸、肉乎乎的,周潭喜欢得很。周潭给狗取名阿贵,在他的精心养育下,阿贵长成了一只六十多斤重的大狗。

奶奶牵不动那么大的狗,周潭就把阿贵拴在香樟树下。他又买了狗粮,让奶奶每天喂一下就好。

进城不久,这天,周潭上班时接到了邻居王大爷的电话。一阵寒暄后,王大爷为难地说:“真是怪事,自从你走后,你家的狗每天半夜都会叫。我孙子鹤鹤,每天半夜都会被你家的狗叫吵醒。孩子一听到狗叫,就爬起来扒着窗户往外看,嘴里还要学狗叫,已经冻感冒好几回了!”

这可把周潭难住了,王大爷一家和周潭关系一直不错。阿贵刚抱回家时,鹤鹤就喜欢跑来,待在阿贵身边玩。阿贵“嗷嗷呜呜”,鹤鹤就“咿咿呀呀”,一娃一狗,常常“聊”得不亦乐乎。鹤鹤是留守儿童,爹妈都不在身边,他最喜欢的事儿,就是和阿贵玩。

周潭想,要不是孩子半夜起床冻病了,王大爷是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的。

周潭又想了想,给向老板打了电话,问:“怎样能让狗不叫?”

向老板说:“可以给狗买个嘴套,张不开嘴,就不叫了。”

周潭依葫芦画瓢,在网上买了一个狗嘴套,寄回村里,让王大爷给狗套上。可阿贵戴不惯,下巴磨出血泡,也要把嘴套扯掉。王大爷看不下去,只好把嘴套取下来。

嘴套不行,周潭又给向老板打了电话:“我买了嘴套,不顶用啊!”

向老板说:“那你就买电子项圈,狗一叫,就会被电击,久而久之,狗自然不叫了。”

挂了电话,周潭呆住了。给狗电击,感觉挺残忍的。这事儿就这么搁置了。

没多久,王大爷又来电话了:“对不起啊大侄子,鹤鹤晚上起来,又被冻感冒了。他奶奶生气了,非逼着我给你打电话。唉……你的狗……能不能送走?”

要把狗送走,周潭舍不得。想来想去,周潭想起电视里,有人吃了哑药,就不能说话,他便打电话给向老板,问:“有没有那种让狗失声的药?”

向老板有些不耐烦地说:“你为啥不让狗叫唤?没有这种失声药,但可以给狗割声带,找个小刀,轻轻一勾就行,一了百了!”

周潭身子一抖,感觉自己嗓子也凉了一下。这事儿又耽搁了下来。

过了几天,鹤鹤的奶奶直接打来了电话:“昨儿晚上,狗还没叫,鹤鹤自己先起来了,扒着窗口学狗叫,说是在和狗聊天,结果又感冒了!”鹤鹤奶奶怒气冲冲地放了狠话:“你这半夜狗叫的问题要是再不解决,别怪我不客气了。”

挂了电话,周潭知道,这事再也没法拖下去了。他立刻请假,坐了十二个小时的火车,到家已经深夜。周潭轻轻地走到狗笼子旁,站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阿贵叫唤,周潭安心不少。他上前轻轻唤醒沉睡的阿贵,阿贵看到周潭,高兴地立起来,摇头摆尾,扑在周潭的怀里亲热。周潭拍拍阿贵的狗头说:“晚上好好睡觉,千万别再吵到邻居了。”

坐了一天的火车,周潭到屋里洗漱完毕,刚准备躺下,就听到阿贵在外面叫了起来,时而洪亮,时而绵长。周潭感到一阵揪心,接着,看到隔壁王大爷家的灯亮了。

周潭下定了决心,第二天就把阿贵送到向老板那边去割声带。

第二天起来,阿贵看到周潭,热情得不得了,围着周潭打转。周潭心一狠,牵上阿贵,去了向老板的养狗场。

向老板不在,电话里,向老板让周潭把狗关在后院狗笼里,他回去就给它做割声带手术。周潭把阿贵关在狗笼里,临走时,特意从包里翻出来一根大大的火腿肠,给阿贵吃了。周潭抚摸着阿贵的狗头说:“阿贵啊,以后安安静静地待在香樟树下,就不会惹人嫌了。”

安顿好阿贵,周潭送奶奶去医院检查身体。路上,奶奶说自己身体比以前好多了,睡眠也恢复正常了。周潭问:“晚上睡觉,阿贵叫那么响,你没被吵醒过?”奶奶说:“梦里迷迷糊糊能听见狗叫,但没一会儿,又睡熟了。”

在医院排队的工夫,周潭遇见了王大爷,他带着鹤鹤来看病。周潭内疚地对鹤鹤说:“以后阿贵再也不会吵到你了,我今天已经让人把阿贵的声带割了。”

鹤鹤问:“那以后阿贵还会唱歌吗?”

周潭和王大爷听鹤鹤这样说,都感到好奇,就问鹤鹤:“阿贵会唱歌?”

鹤鹤回答说:“阿贵唱歌可好听了,我每晚都会起来听它唱歌。”

王大爷惊恐地摸着鹤鹤的脑门,说:“你这孩子,烧糊涂了?”

周潭惊讶地问鹤鹤:“那平时阿贵都唱什么呢?”

鹤鹤说:“它有时候会和青蛙比赛唱歌,有时候它给奶奶唱摇篮曲,有时候它想出去捉一只老母鸡,有时候它想主人了……”

两人都被鹤鹤的童言童语逗乐了,周潭拉着鹤鹤的小手问:“那昨天晚上,阿贵唱的是什么?”

鹤鹤摸摸脑袋,说:“昨天晚上它唱的是,看到主人回家了,它好高兴。”

听到这,周潭感到心头一热,鹤鹤说得没错呀,都说狗和四五岁小娃娃智力差不多,他们俩又经常在一块儿“聊天”,说不定,鹤鹤真能听懂阿贵在唱什么呢。

周潭心中一热,马上掏出手机打给向老板,可没打通。周潭跨上摩托车,向养狗场飞驰而去。到了养狗场,还是没见向老板。周潭去了后院,看到阿贵无精打采地趴在狗笼子里。周潭对阿贵说:“叫一下!”可阿贵张了张嘴,没有吱声。

周潭自责得不行,他想把阿贵牵回家,可阿贵有气无力,最后还是周潭给抱回家的。

当天晚上,周潭给阿贵喂食,阿贵没有吃,只看了周潭一眼,喝了几口清水。一定是割了声带,太痛。周潭心疼得不行,抱着阿贵,说了好几声“对不起”。

睡到半夜,周潭迷迷糊糊听到狗叫。周潭一开始以为是做梦,最后听清了,竟然真的是阿贵在叫。周潭立刻起床出去,抱着阿贵的狗头说:“阿贵阿贵,你还能‘唱歌’,太好了!”

第二天一早,向老板打来电话,问周潭是不是把狗牵走了,昨天他出去喝酒喝醉了,没来得及给它做手术。周潭赶忙说:“不做了,手术不做了!”

“你小子有病啊,一会儿要做,一会儿不要做的。”向老板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

周潭心里一阵后怕。这时,王大爷抱着鹤鹤出来,周潭看到他们,说:“王大爷,我明天打算回城上班了,把阿贵也带上,这样以后就不会吵到小鹤鹤睡觉了。”

谁知鹤鹤小嘴耷拉了下来,说:“那我再也听不到阿贵唱歌了。”

周潭笑了,问:“小鹤鹤,昨晚上阿贵唱了啥,你听到了吗?”

鹤鹤奶声奶气地说:“它唱的是,主人给它吃了一根过期的火腿肠,害它拉了一天肚子,唱歌都唱不过大青蛙啦!”



上一篇:鬼把门
下一篇:6种用法的数据线,有它,充遍手上各种电子设备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