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鬼把门

作者:司欣 期数:2021年9月上 发布时间:2021-08-31

赖孬是个二流子,没钱耍了,就去偷。这天夜里,他趁着酒劲儿偷偷摸进了麦根媳妇家,要偷她家的老母鸡。麦根媳妇是个寡妇,无儿无女,二十多年前,丈夫刘麦根出门做生意,再也没回来。他出门那年,赶上了军阀混战,人们都说刘麦根被抓了壮丁,死在外面了。

赖孬高抬脚,轻落步,悄悄摸到鸡窝门口,还没拉开鸡窝门呢,只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忙回头看,可连个人影也没瞧见。他蹲在墙角边定定神,又去拉鸡窝门,“啪”的一声,肩上又被人拍了一下。他用手一摸,黏糊糊的一片,一闻,臭烘烘的,竟然是一坨烂鸡屎!这下,赖孬吓得连滚带爬地翻过土墙,逃回家去了。

赖孬回到家,吓得大半夜都没睡着。第二天,他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打开门,一股恶臭差点把他熏了个跟头,他歪头一看,屋门上赫然有一个沾着鸡屎的大手印。

这是谁在捉弄自己呢?赖孬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只好恨恨地把门上的鸡屎洗刷干净,又向麦根媳妇家走去。他想过去转一圈,再踩踩点,晚上把那两只老母鸡偷到手。

大老远,赖孬就看到麦根媳妇家门口围了好多人。他挤进去听了半天,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村里的刘大娃家,三岁多的儿子憨子前些天突然发烧,请土郎中开了中药吃,却一点效果也没有。憨子奶奶想着孩子可能是中邪了,就和刘大娃抱着憨子,跑去村北的白云观里烧香。

白云观里前些日子来了个满脸疤痕、戴着墨镜的盲道士。道士摸了摸憨子的脖子,就问刘家人,是不是刘大娃前一阵子打死过一条蛇。刘大娃说:“是啊,锄地时没看清,一下子就锄死了,是条小蛇。”盲道士说:“幸亏是条小蛇,要是大蛇,恐怕你孩子的命就没了。告诉你,那条蛇正在孩子的脖子上缠着呢!”刘大娃一听,“扑通”一声给盲道士跪下了:“大师啊,求求您施法救救我们家憨子吧!”盲道士说:“人家小蛇没招你惹你,却被你弄死了,是冤魂,难办啊!”

憨子奶奶一听,也连忙给盲道士跪下,磕头如鸡啄米,哭着说:“大师,您得想法子救救孩子啊,他可是我们家的命根子……”

盲道士听罢,起了恻隐之心:“好吧,我先开点草药,保住孩子的命。另外,我再给你们指条路——你们村有个刘麦根,几年前在战乱中死了,因为是冤魂,无法托生,只好一直留在家里。你们去找麦根媳妇,求她点个香,让刘麦根和那条蛇商量商量,要是蛇的冤魂走了,孩子自然就能好。”

麦根媳妇为人善良,一听能帮上孩子的忙,立马就点上香,祷告了半天。没想到当天夜里,憨子真就不发烧了,为此,刘大娃一家特意买了点心来感谢麦根媳妇。

听到这里,赖孬浑身一哆嗦,昨天夜里自己怕是也遇到刘麦根的冤魂了!赖孬只觉后背发凉,赶紧挤出人群,溜了。在外面游荡了一天,赖孬一直到天黑才回家,走到屋门口一看,门上赫然又有一个粘了鸡屎的大手印,把赖孬吓得腿都软了。

第二天,赖孬就开始发起烧来,他躺在床上直叹气:都怪自己,欺负老实人,串个寡妇门,这下可好,被鬼缠上了!

赖孬只好跪到麦根媳妇面前,一五一十地把他前天夜里来偷鸡的事儿,说了个清清楚楚。他给麦根媳妇磕头求道:“麦根大娘,我错了!你给我麦根大爷说说,饶了我吧!”麦根媳妇好心肠,看他说得可怜兮兮的,就答应了。

说来也真是怪,麦根媳妇祷告祷告,没过几天,赖孬就又能到处溜达了。这下,白云观香火旺起来了,麦根媳妇也出了名,她家的大门,夜里不关,也没人敢进,大伙儿都知道麦根这个当过兵、扛过枪的冤魂,在那儿守着呢!尤其是赖孬,走路都绕开她家的大门走。

然而过了没两年,一群当兵的包围了白云观,把盲道士五花大绑地抓了起来。为首的是个黑脸营长,他“嘿嘿”冷笑道:“刘麦根,两年不见,学会装神弄鬼了啊!”说完,他摘下盲道士的墨镜。众人这才看清,道士的双眼一切正常。盲道士看着黑脸营长,一声不吭。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黑脸营长又用手指捏紧道士脸上的伤疤,猛地用力一扯——盖着半张脸的疤痕,被他一把扯了下来——竟然是粘上去的假脸!

众人看了盲道士的本来相貌,不禁惊呼,这人还真是刘麦根!

原来,当年刘麦根出门做生意,半路上连人带驴都被土匪抢了。土匪把驴杀了吃肉,逼刘麦根给他们喂马。后来,土匪被军阀张宗昌收编,刘麦根就当了兵。由于是土匪改编的军队,管理相当混乱,骚扰百姓、克扣军饷的现象屡见不鲜。后来,张宗昌和张作霖两军打仗,张宗昌的军队屡战屡败,最后,一群乌合之众四散逃命。刘麦根趁机跑了出来,躲进了深山窝里,被一个叫白长山的采药人收留。几年后,日本人又打过来了,他就随着逃难的百姓一起进了关内。跟着白长山这些年,刘麦根学了一些医术,就在天津开了个药铺为生。前两年,他因为救助了一个受伤的地下党而被追捕,不得已才偷偷逃回了家乡。

刘麦根是个随时可能被杀头的人,也不敢回家连累家人啊,怕被人认出来,就装成盲道士,又往脸上贴了一大片假的疤痕,住进了白云观。

住进白云观之后,刘麦根才知道,他走后这些年,媳妇一人操持着家里,还给父母养老送终,现在日子很不好过,他心里很是歉疚。正巧那一回,刘大娃家憨子生病,来白云观烧香。刘麦根捣鼓中药那么多年,又开过药铺,这样的小毛病对他来说手到病除。

又恰巧,那天刘麦根无意间看到刘大娃在白云观后面锄地时,弄死了一条蛇,为了帮帮自己媳妇,就故弄玄虚地编了那一番话。亲人就在面前,却不能相认,刘麦根心里也不好受,常常半夜跑家门口转转,那天,正好碰上赖孬偷鸡,就特意整治了他一番。赖孬发烧,就是他给赖孬的水缸里下了药……

没想到,刘麦根隐姓埋名这么长时间还是被抓了,最后以通匪的罪名,被杀害了。刘麦根家屋后的空地里,新起了一个坟堆儿。

刘麦根死后,赖孬又开始动麦根媳妇家那两只老母鸡的歪主意。哪知他刚摸到鸡窝门,后背上又被拍了一下,用手一摸,放鼻子前一闻,又是臭烘烘、黏糊糊的鸡屎,他吓得拔腿就跑!

从那以后,赖孬到处跟人说,刘麦根的鬼魂还在给他媳妇把门呢!

赖孬不知道,那天拍他的是刘大娃。当年刘麦根不但给他儿子看病分文不取,而且这几年给附近的穷苦百姓看病,也从来没收过钱,用的药也大多是他从大山里自己采来的。村子里面感激刘麦根、想帮助他媳妇、替他给媳妇守门的人,多得很呢!



上一篇:不能说的字
下一篇:半夜狗儿会唱歌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