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不能偷的爱情

作者:吴滨 期数:2021年9月下 发布时间:2021-09-10

那是20世纪80年代,机械二厂四车间新来了一个保管员叫陈宝玲,她清点材料时发现总是会少点小东西,后来查出是同车间的青年工人老疙瘩拿走的。

老疙瘩从小被父母宠坏了,啥事都由着性子,在车间里也是个刺头儿。果然陈宝玲一找老疙瘩谈起这事,对方一脸无所谓地说:“这有啥,家里干活缺家伙。”

陈宝玲说:“缺就从厂里拿?你这叫偷,不行!”老疙瘩听到“偷”字,急赤白脸地说:“拿走换钱才叫偷,我不是!”陈宝玲见他不认错,向车间主任反映了这事,可由于车间主任是老疙瘩父亲的徒弟,当时觉得事不大,并未深究,只是批评几句完事。

这下老疙瘩更有恃无恐,陈宝玲忍无可忍,找到老疙瘩警告说如果再偷就找厂长。老疙瘩不吃这一套:“我那不是偷,我要偷你拦不住。”陈宝玲更不含糊:“有本事你试试!”

结果,当天车间少了三张薄铁皮。陈宝玲也言出必行,下班时守在车间门口,打算抓他个现行。没过多久,老疙瘩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陈宝玲一眼就注意到老疙瘩的棉衣有些支棱,看轮廓里面肯定有板状的东西。陈宝玲忙拦住他,说车间丢了东西要检查。

老疙瘩故作不屑道:“丑话说前头,厂里不许搜身!”陈宝玲有准备,说:“你原地蹦几下就行。”她认为老疙瘩要把铁皮藏在身上,只能先裁小些再用绳子勒腰上,铁皮滑,一蹦肯定掉下来。

老疙瘩说:“好,蹦完了可得让我走。”说完,他就连蹦了六七下,然后就要走。陈宝玲见这招不行,又让他脱棉衣。老疙瘩有些怒了,说:“你一个大姑娘堵着小伙子脱衣服,像话吗?刚才还让我蹦,拿人当猴耍?”

这时车间主任来了,听了经过觉得偷铁皮可不是小事,喝令老疙瘩必须脱棉衣。老疙瘩叫板道:“好,要是没查到,陈宝玲必须道歉,还得请我看电影!”陈宝玲痛快地答应了。

于是老疙瘩解开扣子把棉衣一敞,只见从里面“稀里哗啦”掉出好几本旧挂历,根本不是铁皮!主任看不懂了:“你臭小子往棉衣里装这些干啥?”老疙瘩狡黠地笑着说:“我这破大衣太薄,拿几本旧挂历挡挡风!”说着,他嬉皮笑脸地问主任:“还要把裤子脱下来查查看吗?”主任一挥手:“滚!”

哪知陈宝玲又拦住了老疙瘩,搬把椅子请他坐好,说要给他道歉,而且要郑重其事,老疙瘩推辞说明天吧。陈宝玲哪能答应:“你是害怕吧,我刚又点了遍材料,发现又少了六根铜管,你是用铁皮和挂历打掩护想偷铜管吧?那东西半米长,带出去只能顺着腰腿绑身上,所以你不敢坐吧?”

老疙瘩有些发愣,自言自语说:“我只拿了铁皮,没拿铜管啊??”主任一听急了:“你小子还真敢偷啊!”一使劲生生把他按到椅子上。陈宝玲以为,这样铜管就会从老疙瘩的裤子里顶出来,可啥也没有!陈宝玲愣了,喃喃自语道:“怪事,那铜管到哪儿去了?”主任看不下去了,对陈宝玲说:“小陈,麻烦你再点一遍。”说着他又指着老疙瘩,训斥道:“少了就是你干的,再少东西,查不出来都算你身上!”老疙瘩忙喊冤,主任说:“谁让你手脚不干净,还玩花活的!”陈宝玲又查了一遍,确定少了三张铁皮和六根铜管。

一天后,陈宝玲快下班时清点材料,发现又丢了四块半尺见方的铜板,她心想准又是老疙瘩干的!她去找主任报告情况,可主任还在开会。她刚回到办公室,老疙瘩就找来了,递过来一个盒子说:“宝玲,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我给你赔礼道歉。这是我姐夫出国捎来的美容品,请你收下。我想,最近的事儿可能有误会!”

陈宝玲气呼呼地推开盒子:“你交回铜板就没误会了。”老疙瘩愣了一下,忙问什么铜板。陈宝玲以为他装傻,生气地说:“你不承认是吧?那就明天到主任那儿解释去吧!”说着,她径直往厂外走去,她想好了,明天一早就把情况汇报给主任。老疙瘩一直追到厂门外,边走边说:“我知道你对四车间很负责,但总得听我说几句吧。”

这时,一个戴口罩的年轻人骑车来到俩人面前,他没理老疙瘩,径直对陈宝玲说:“你是四车间的陈宝玲吧,我顺路送你去车站?”老疙瘩不乐意了:“你没看人家说事?上一边去!”陈宝玲不认识口罩男,但看他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车间号,以为是同事,为了摆脱老疙瘩,索性答应了他。

老疙瘩见状很泄气,但仍不死心地把盒子硬塞给陈宝玲,转身骑车走了。陈宝玲追赶不及,决定明天再把东西还给他。

二厂位置偏僻,公交站离工厂也挺远,口罩男骑出一段,陈宝玲说路不对,口罩男却解释抄近路,这让陈宝玲警觉起来,忙问口罩男哪个车间的,对方脱口而出说是三车间。

陈宝玲顿觉不妙:因为二厂的车间是双数,所以并没有三车间。她想对方八成不是好人,跑吧,对方有自行车,自己也跑不过对方;想喊,荒野里又怕叫不到人。情急之下,陈宝玲翻包找东西自卫,结果在老疙瘩送的美容品里摸到个东西,她不由得计上心来。

口罩男专注骑车毫无察觉,他把陈宝玲带到野外一处废弃的泵房前下了车。陈宝玲也下来了,特意找个上风口站好。口罩男得意地说:“乖乖的,我不害你。”说着他伸手要拉陈宝玲,哪知陈宝玲手里握着盒香粉,她一甩手,顺风把整盒粉都撒了过去!

口罩男猝不及防被迷了眼,陈宝玲趁机骑上他的自行车就走。香粉毕竟没啥刺激性,口罩男很快睁开了眼,又来追陈宝玲。陈宝玲拼了命地蹬车,直到她看到有人迎面而来,离得近了才发现是老疙瘩带人来了,原来老疙瘩和陈宝玲分开后感觉不对劲:厂里年轻人他都认识,却没见过口罩男,又想到最近莫名丢失东西,忙回厂找人,正好主任刚散会,便带人追了过来。

本来这边人多势众还有家伙,但老疙瘩想玩英雄救美,朝大伙儿喊:“你们别动,让哥们办他!”说着,他扑过去一拳正打在对方肚子上。不料对方肚子比铁还硬,差点把老疙瘩的手硌折了!

对方随即掏出匕首就刺,老疙瘩眼疾手快,死死攥住对方的手,大伙儿趁势擒住歹徒,一搜身才发现,歹徒肚子前后用麻绳拴着四块铜板,正是车间丢的!

原来歹徒叫魏三,平时游手好闲,前几天窜到二厂,听说了里面丢锯条钉子的事。这下他受了启发,正好四车间临近的院墙有破损,他借此翻墙潜入车间,偷走了铜管。这天他变本加厉又偷了铜板,溜走时撞见陈宝玲,起了邪念,偷听到老疙瘩和陈宝玲谈话后冒充同事欲行不轨!

真相大白,老疙瘩逮着理了:“我真没偷吧,我就占点小便宜,铁皮是拿了,但只有三张,等陈宝玲点完数又放回去了。”主任纳闷:“你这瞎折腾是为啥?”

老疙瘩看看陈宝玲,有些难为情地说:“其实我喜欢宝玲,一时想不出怎么接近她,见她干保管这么认真,狠心做了把贼,这样她不就老找我吗?”

听他这么说,陈宝玲羞红了脸:“对不起,我有对象了。”主任接过话茬说:“喜欢保管员去偷,难道喜欢警察就去抢吗?追姑娘是这个追法?即便小陈没对象,你这表现也没戏!记着,往后别占小便宜,更不能偷!”

老疙瘩见追爱失败,虽然遗憾,但保证自己一定改。从那以后,车间再也没少过东西,但这个“不能偷”的故事却传了开来。



上一篇:变脸王
下一篇:夺目的友谊

踩0


 

相关链接
精品推荐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