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怪谈 > 工地

工地

作者:墨翼 发布时间:2018-06-09

  现在不管是城镇还是农村,无论是盖起楼房还是平房,那速度,快的简直没话说。自从我*始去外地上大学一直到现在毕业上班,每年回家的机会都非常的少。每次回家的路上总会发现变了模样:这盖了栋楼,那拆了间屋子,这条街变宽了,那条路翻修了……记忆中的那些画面一年一年的,全变了模样。是呀!真的是变化好大,以小见大,短短的十几二十年,中国的发展真的是好快。
  说起盖房子,工程量如果大的话都会在工地外面围上一圈的铁皮墙,一个是为了美观不影响市容,另一个也是怕丢了东西。到了晚上干起活来怕扰民,工地就停工了,那么大个工地,就需要留下来一两个人看守,防止溜进来个小偷把简直材料、机器、车什么的全给偷了去。看守工地的一般都是农村出来的,工资都不高,但好在活不重。有地方住,还能管个吃喝,有心劲的白天还能跟着建筑队上个小工打打杂什么的,这也能多挣上一笔。
  农村里的庄稼汉想要趁着农闲出去找个工作可不容易,尤其是十多年前,那会也没有个找工作的手机APP什么的,就算有,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汉子也哪里会用?王建业就是这样,地里化了冻,早早地把肥施了,果树修剪了,白白地坐在家里熬着日子干着急。*的学费、去年*成不好赊下的肥料、农药钱、家里的*销、支应场面的份子钱,这哪件事想想都让人头疼死。王建业再也是坐不住,到处串着门子打听伙计。吃点苦没啥,只要有个挣头干什么都行。
  就干几个月的临时工哪里好找?又是农闲时候,村里的庄稼汉全跑出去找活,这碰不到个好茬口可真是找不上。没法子,地里还得操心着走不了,*他妈一个女人家也弄不了这些个。有时想想,真是还不如干脆就把这地承包给别人,自己出去找个长久的活干着,但是转过头想想,自己个泥腿子,扔了这铁杆庄稼算怎么回子事。靠天吃饭,靠天吃饭,苦呀!
   “王建业?建业在家没?”
  正想着呢,听着门外有人喊自己,像是自己隔壁村的小学同学——刘国兴的婆娘——李玲华。这婆娘咋咋呼呼的可不好来往,动不动就爱嚷嚷,恨不得八条街都能听到她的大嗓门子,不爱的搭理这路人,今天怎么跑这来了?站起身,王建业应承着:“是玲花吧?呦!今天怎么过来了?赶紧的,快来屋里坐。”一边掀着门帘子往屋里让着客人,王建业一边“热络”地问道:“国兴怎么没来?有段时间没见着了,跑哪去了?听人说他把地扔给你跑工地上给人上小工去了?真是能干呀!”
  李玲华推着二把大杠的自行车往里走着,一边笑一边随口埋怨道:“可不是,你说说,地扔给我一个女人家,哎呦!可不容易,干不动!。”
   “哈!你可别谦虚,你两口子一个比一个能干,就说你,顶上两个大男人了。”王建业实在是不愿意再跟这婆娘啰嗦了,她这到底干啥来了?赶紧说完走人吧。但是又不得不佩服人家这两口子,虽是不讨喜,但人家两口确实厉害,这李玲华一个人把地归置的有模有样,刘国兴又常年在外面跟着工地上小工,听说一个月能寄回来一两千块!好家伙,可是不少呀。哎!再看看自己家,欠下一屁股的债,这地里一年到头还刨挖不上几个钱,*他妈又不像人家这玲华这么能干。自己甩屁股走人去外面上工,哼,家里那地指不定得荒成个什么样。这么一想,王建业看向李玲华的眼神更不客气了几分。
   “就你能瞎说。”李玲华全没顾着王建业的态度,张着大嘴哈哈笑着。
  嘴还没合拢,李玲华突然就正了脸色,隔着自行车扯着王建业的胳膊肘说道:“对!你看我这过来跟你这说正经事呢。国兴昨天来电话说建筑队想找个看工地的,临时顶替一下,原来那个看工地的家里死了人回去忙事去了。国兴说是看看你这地里要是不忙就去干上段时间,好给家里挣上点贴补钱。”
   “看工地?”王建业一听这话,嘿!好巧不巧活找上自己了。
   “对!就是工资不太高,一个月就七八百块。”
   “才七八百?”王建业一听工资就犹豫了。
   “工资是不高,但活不重呀!先干着吧,这会活不好找,等到时候去了实在不行让国兴再给你介绍介绍,看能不能也上个小工。”李玲华同心体情地苦着眉头劝着。
  王建业一想也是那么回事,有点心动了,但是工资实在是低了点。“玲花,你看是这么着,等我家那人回来了我跟她商量商量,我这也不能马上说走就走,得安排安排家里的事不是。”
   “行,你赶紧商量,商量完去是不去你都给我回个话,国兴那边急着要人呢。”李玲花推着自行车往外走去。“我先走,你紧着点时间,要是不行我还得赶紧找人去。”说完话左脚侩在自行车脚蹬子上连蹬了几下,右腿往自行车上一挎蹬着就走了。
  没一会王建业的老婆郭晓红就回来了,*快下学了,得*晚饭了。
   “怎么样?找下活了没?”
   “刚没多大会,玲花来说国兴那想找个看工地的,就是钱给的不多,一个月才七八百。”
   “是不太多,怎么样?你去不去?要不去也实在是找不上别的活呀!这会都出去找活干,不好找呀。刚刚隔壁小黑媳妇还在说,小黑也是找不上个干的,坐家里看着都发愁。地里也都没啥活了,你说你坐家里整天没事干也不是个事呀!”郭晓红坐在锅灶边一边生火一边接过话。
   “哎!晚上我再出去问问,实在不行就去吧,一会你记得给我*拾*拾东西。”王建业坐在门槛上点了根烟,皱着眉头说着。
  农村的机会还是太少,可供给他们选择的工作更是少的可怜。七八百就七八百吧,总比坐在家里干瞪眼的强。虽说钱少吧,可也得谢谢人家国兴和玲花,没人家两口子,这七八百的工作都不见得找的上,等去了给人国兴*盒好烟抽抽。
  就这样,王建业无奈地选择去国兴介绍的那个工地晚上给人家照看工地。到工地的时候天已经有点蒙蒙黑了,刘国兴也是刚下工,穿着一身沾满灰尘的灰旧工服,胳膊肘里夹着个橘黄色的安全帽。
   “呦,建业来了,快,你看我这刚下工。”看到王建业扛着个装行李的编织袋走过来,刘国兴赶紧迎上去热络的替他把行李拿上。
   “还没吃饭呢吧?走,先去帐篷里坐会,我去给你打饭去,正好我也没吃呢,一会咱哥俩整点。”说着话就领王建业到了帐篷里。
  刘国兴把夹着的行李放下看向王建业说道:“建业,这就是我晚上看工地的帐篷,你先坐这歇会,我去给打饭去。”说完刘国兴放下安全帽端着两个饭缸就出去了。工地上一般都是管饭的,一下工就能端上饭缸去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领饭。
  刘国兴确实累坏了,这一编织袋的行李可是不轻,铺盖卷、洗漱用品、换洗衣服什么的全都塞在里边。擦了擦汗,刘国兴看着这个不大的帐篷,一张床,床上铺着沾满灰尘的褥子,被子也是胡乱的卷在一起。坑坑洼洼的地上堆满了建筑器材,唯一的一张塑料小凳也不知道被谁随手的扔在门口。嗨!工地,咱就是个穷打工的,有什么好讲究的,家里那光景跟这个也差球不了太多。不想了,挣点是点吧,给*也能补贴点。
   “来,建业,快吃点。”没一会功夫刘国兴就端着两缸饭回来了。“晚上咱哥俩就先挤在这凑合一晚,工头今天没来,等明天来了咱再去找他说去。”说着刘国兴就从工服上衣里掏出了瓶酒。“就着菜,咱哥俩整点。”
  工地上陆陆续续的就要没人了,工人们、*饭的都*拾妥当一个个的离*了工地回去休息了,黑夜也已经渐渐地压倒了光亮。刘国兴出了帐篷把挂在门口的灯泡给**,卷起的帐篷帘子让屋里的人一眼就能看到外面,昏黄的小灯晃晃悠悠的,映的这夜格外的安静。
   “国兴呀,钱是不多,你先干着,等哪天碰着有不干了的小工你好接下来不是?挣点钱不容易,咱这没什么大文化的泥腿子能干个啥?好好的苦上一把挣点钱,别让咱*吃苦才是真的呀!咱这辈子算完了,不能让*也走咱的老路子。”喝了点酒,刘国兴有点上头了,点上烟忍不住的叹起了气。
   “哎!能有什么*法,这地里离不了个人,农闲了出来找个临时工又不好找。我们家那口子不像你们家玲花那么会扒叉事,地里那摊子扔给她,干不了……。再一个*也小,得专门个人照顾,地里那点活不多,但也总得指着个人。哎!没*法呀!”王建业也点上了烟,双手蒙在脸上揉了揉,满是无奈地说着。
   “行啦建业,你也别愁了,家家都有难念的经,谁也强不过个谁。差不多了,咱也别喝那么多,明天我还得上工呢。你把这稍微*拾下就先睡吧,我出去巡一圈,这工地上也得给人照看点,丢个东西咱可担不起。”说着话,李国兴拿起枕头旁边放着的铁皮手电就出去了。
  王建业起身叹了口气,有什么*法,农村人,泥腿子,没文化,能怎么*?事就是这么个事,*拾*拾睡吧,这一天是够累的。正想着呢,突然看到刘国兴慌慌张张地站在门口,背对着他招手喊着:“建业……建业……他大爷的,你快出来看看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是?”王建业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边问着一边就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往外走去。刚一出门,刘国兴就拽着他的胳膊,用手指着工地的另一边。
   “你瞅那是啥?”
  王建业顺着刘国兴手指的方向看去,好家伙,铁皮墙上有两个老大的人影。那影子叫一个大呀,大的整面墙都要放不下了。站在帐篷门口看过去,那墙上的两个人影像是一男一女,男人一只手抓着女人波浪卷的头发,使劲地把她按在地下,另一只手拿着个棒槌样的东西朝着女人身上可劲地招呼着,看样子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但这偌大的工地上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这影子明显不是帐篷门口的小灯能投射上去的。
   “国兴,这附近有人住?”王建业咽了口唾沫,声音不自觉的小了点。
   “狗日的,这是郊区,还没*发出来呢,附近除了咱俩连个鬼都没有”刘国兴拽着王建业胳膊的手有点颤抖。
   “国兴,要不咱去看看?别闹出人命来了,是不是两口子打架呀?咱看着了好歹劝劝呀,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非得这么狠。”
   “你傻呀?这还看不出来?这他妈哪来的光?今晚这月亮也不大,就算是月光照的也他妈照不了那么清呀!你再看看,这影子就跟要出来似的。建业,八成咱俩今天是撞着那不干净的东西了。”刘国兴拉着王建业的胳膊肘慢慢地往帐篷里退着。
   “国兴你瞎说啥呢!”王建业打了个哆嗦,又看了看那贴在墙上的影子,那影子真是够清晰的,能比黑夜还要黑的东西恐怕就只有这影子了,那种深邃、清晰的黑,简直像刘国兴说的,要从墙上掉下来变成实体一样。那看着像个男人的影子一会拿着手里的棒槌狠狠地朝着女人打着,一会又站起身抬起脚来使劲地朝着女人的头上踹踏着,一会手指着趴在地上的女人咒骂着。再看那女人,身体不停的颤抖,像是在哭泣,又像是在害怕,每次男人的痛打落在女人的身上,那影子,看起来都像是在发出声嘶力竭的嚎叫,耳朵像是能够接*的到,但是这空旷的工地,明明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王建业扭过头,声音颤抖地向刘国兴问道:“这咋整?”
   “狗日的,听人说这附近一直就不干净,盘这块地的时候可便宜了,跟不要钱似的。不行,咱俩这待不下去了,再待下去指不定得出什么事。”刘国兴看了看墙上那影子,又看了看离帐篷不远的工地大门继续说道:“走,咱赶紧出去叫人去,甭管是人是鬼咱都得找人弄清楚,万一真是人影在咱工地闹出人命咱也不能不管。”
   “咱走了那这工地咋整?不看了?丢了东西咱可赔不起呀!”王建业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门上有锁,一时半会应该出不了什么事,走!”说完,两人就赶紧轻手轻脚地跑到工地大门口打*门溜了出去。
  出了门两人就朝着工地宿舍跑了去,也幸亏离得不是很远,差不多十来分钟两人就到了。一听说工地有事,而且看着两人那样又不像是说谎,宿舍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去,谁愿意没事给自己身上揽麻烦?这明天一大早还得上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点睡才是正经,虽然不少人心里都挺好奇,但好奇心害死猫,这道理谁不知道?后来还是村里几个老乡碍着面子实在逃不*,没*法才跟着跑回了工地,回到工地打*大门,四面墙上空空框框的什么也没有,跟别提什么男人女人的影子了。
   “国兴,你不是哄咱们吧?这大晚上的,明天还得早早的上工,没时间跟你这瞎耽误功夫给你陪乐呵。”几人站在门口拿着手电筒四处照了照,一个老乡一边左右看着一边就有点不耐烦了。
   “就是,国兴,你说有鬼影子,在哪,你可不能*这玩笑呀!”谁也不愿意再待下去了,说着话的功夫都要走了,说的也是,不管有没有这鬼影子,谁愿意大晚上的继续在这呆着?没有,那是穷耽误大家休息时间。有,那更不愿意呆着了。
   “国兴,你这娃怎么这样,算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这一天闹的。”
   “嗨!你看看,别走呀!刚刚是真看见了,我这大晚上的骗你们干啥,我这也是上了一天的工,你们说说,我没事就为了骗你们,跑十来分钟到宿舍拉你们遛弯弯?我也累呀!咱看看吧!大家都乡里乡亲的,不弄明白我跟建业在这工地晚上怎么睡呀!大家都看看吧,行不?”刘国兴实在有点发憷,这人多找起来也趁个胆气,不弄明白实在是不放心呀!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拿着铁皮手电、矿灯就分*找了起来。不过也怪,找了半天愣是什么也没找着。后来也只能归于人多吓跑了鬼,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但这件怪事却传上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且是越传越邪乎,这邪乎劲,后来盖起的几栋楼盘愣是没人敢*,也没人愿意*,谁*房子不愿意图个吉利?就这样最后全成了烂尾楼。要不说,这不明不白的便宜还是别轻易去占,指不定什么大就在身后哪块等着你算呢。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吃泥
下一篇:老朋友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0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4.7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