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传奇 > 魔芋的故事

魔芋的故事

作者:王军锋 发布时间:2018-07-11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一个小镇。
  小镇上有一户人家,新婚小两口。男的姓阮,因为是元旦前后出生,取名单字一个旦。女的姓金,名钗。接近腊月时节,风寒料峭,小两口晚上空闲时间,就在家里煮起了魔芋,打算存到过年*成点心,送给亲朋好友。
  一天晚上,小两口又煮起了魔芋。媳妇金钗把魔芋倒在大桶里,清洗干净,老公阮旦劈柴烧火,把洗好的魔芋分批倒进锅里煮熟。小两口有说有笑,清洗的清洗,烧火的烧火,其乐融融。阮旦也很是高兴,为能娶到这样贤惠能干的漂亮媳妇心里乐*了花。阮旦劈了好大一摞柴,放在灶台口上。锅里添满了水,等着洗好的魔芋下锅呢。这边媳妇金钗也正伸着一双白嫩的手在水里仔细清洗魔芋。阮旦往锅里添了把柴,火烧的正旺,锅盖上顿时窜出腾腾的热气来。阮旦扭过头来,看着媳妇满头热汗,很是心疼,也伸过手来和媳妇一起清洗魔芋。看着媳妇一双白嫩的小手在冰冷的水里,阮旦一把抓了起来,把媳妇金钗的手捂进了自己的怀里,心疼地说:“媳妇,我来,别把你冻坏了。”媳妇金钗顿时感动的流下两行滚烫的泪水来。小两口缠绵归缠绵,锅里的水可是滚*了锅,咕咕嘟嘟的直泛着热气。
  “快,锅*了,你这死鬼!”媳妇金钗亲昵的对阮旦笑说。
  阮旦捞出清洗干净的魔芋,倒进了锅里,又在灶里添了一把柴,火烧的更旺了。夫妻俩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忙活到了下半夜,煮好的魔芋也出了几锅。剩下这最后一筐魔芋,阮旦感觉有点累了,打算休息,明天有时间再煮不迟。性急的金钗却硬是不干,非要把这最后一筐煮完才能睡觉。阮旦硬撑着眼皮,把清洗好的最后一筐小魔芋倒进了锅里。忙活了大半夜,金钗也感觉肚子咕咕直叫。于是就随手拿起一只煮好的魔芋,等不急剥皮,一口吞下肚去。阮旦一瞧,这还得了,赶紧劝媳妇:“不要心急,慢着来,千万别噎着。”哪知道话音未落,媳妇金钗又一个魔芋正往嘴里吞,顿时脸色发青,一头倒了下去。阮旦一看,媳妇准是噎着了,赶紧跑过去抱起媳妇,掰*嘴巴,可嘴巴里什么也没有,掐掐人中,也没有反应。阮旦这可急坏了,赶紧连夜通知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阮旦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及其它金钗的亲戚在大半夜赶到,看到好端端刚过门的金钗成了这样,气不打一出来,非要女婿阮旦说个明白。
  话分两头说。金钗是个大家闺秀,聪明伶俐,小时候多病,有好几次突发*病又从鬼门关活过来,这个情况亲朋好友都是知道的。
  阮旦老丈母娘和老丈人哭成一团,可看到女儿成了这般模样,也是没有*法,想起以前有女儿有过从阎王门口缓过来的经历,想必这一次阎王爷真是来要人了。按照当地传统,晚上死去的人要晚上下葬。于是请了阴阳先生,看了风水,挖了坟地,第二天晚上下葬了。下葬当晚,亲朋好友和邻居们都来奔丧。因金钗过门不久就死去了,老丈母娘哭的死去活来,非要阮旦厚葬。阮旦也很疼爱自己刚过门的媳妇,不想却这么早就死去了。就倾其所有,给死去的媳妇金钗*了金银首饰,披挂随葬,让她在阴间享受荣华富贵。阮旦家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却也殷实富裕,不愁吃穿,金钗的随葬首饰当然也不少,耳环手镯金银披挂装满了棺材,就这样草草地把金钗安葬在了村后湖畔树林子的坟地里。
  阮家刚过门的媳妇离奇死亡并且富贵陪葬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小镇,也传到了一个人的耳朵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金钗娘家的远房二表叔。这个远房二表叔是个无所事事之徒,从来不干正事,游手好闲,与金钗娘家也几乎没有什么来往,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远不近的亲戚关系。这个远房表叔本名金富贵,原本希望他大富大贵,却不想是个懒散的人,所以也穷困潦倒,年过三十好几,却仍是光棍一个,实在穷困时也干些掘墓偷棺之类的勾当,因经常猫着腰,别人起了个外号,叫黑狗。知道金钗死去的消息,黑狗打起了坏主意。
  这天晚上,空中有微弱的点点星光,黑狗来到树林子的坟地里。黑狗也不知道是哪个墓地,借着迷茫夜色和星光,朝一个新坟挖去。黑狗一个人累的满头大汗,终于挖到了棺材板。借着朦胧的星光,用劈子用力朝棺材板劈去。虽说黑狗也干过这事,但头一回挖*新坟,而且又是离奇死亡的新婚女人,更是不免心里嘀咕,毛骨悚然。但为了有所*获,还是硬着头皮横下心豁出去了。黑狗从兜里掏出火柴,又摸出一支蜡烛,点燃了。因为在树林里,怕有风吹动,黑狗用一只手拿着点着的蜡烛,一只手遮掩了半边。清晰看见漂亮的金钗整整齐齐的躺在棺材里,身上和周围挂满了金银首饰。“没错,就是她。”黑狗暗自高兴。他把蜡烛插在一边的泥土里,一手挽过带来装东西的袋子,把棺材里的首饰赶紧往袋子里塞。死人手上的、脚上的、胳膊上的、身上的、耳朵上的一股脑被搜了个精光。折腾了好几个时辰,约莫着再过几个时辰也就快天亮了,黑狗打算草草填埋了回家。正打算跳出墓坑,借着烛光,看见脖子上似乎有个什么东西闪着亮光。莫非是金项链?黑狗赶紧抓过去。没错,真是金的,而且还不止这一条。“搜遍了全身,却忽略了脖子还有这么多金银细软!”黑狗很是高兴。却不想这些金银细软在脖子底下压着,没法轻易拿出来。黑狗用尽力气,把棺材里的金钗上半身扶了起来。由于光线微弱,看不清楚,黑狗摸索着。每摸到一条,都费很大的劲,不但要扶住金钗,还要从脖子上取下项链。一来二去,折腾了好大一会,才取完了金钗脖子上的挂饰,黑狗也累得够呛。黑狗正打算起身要走,却不想衣服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低头摸下去,原来是刚才扶起金钗时衣服角压在了她的身子下面。黑狗扶起棺材里的金钗上半身,猛地往前一推,想拉出压住的衣角。突然,一个东西“嘭”的一声弹了了出来,打在了黑狗插在墓坑旁边的蜡烛上,本来就忽闪着的小火苗一下子“忽”的熄灭了。黑狗惊出一身冷汗,“谁?”,没人应声,只有树林里的隐隐鸟叫声。黑狗慌了神,拎起大半包的东西和衣服撒腿就跑。没跑几步,听到后面一个微弱的声音喊叫,“等等我,等等我!”黑狗哪敢停步,心想莫非真是遇到鬼了,更是迈*大步一路奔跑起来。黑狗越是跑得快,越是听到后面的叫声也跟了过来,黑狗也越是喊怕,撒*腿夺路而逃。后面的声音也跟了上来,但似乎越来越远。黑狗一路狂奔到家,连惊带吓,体力透支,竟然死了。
  却说黑狗听到的声音,正是金钗的声音。原来,金钗是吃魔芋太急,魔芋卡在了喉咙,一口气没缓上来,脸憋得发紫,休克过去。家人以为金钗死了,就草草下葬。隔夜天,被盗墓的黑狗翻来覆去的推推搡搡,喉咙的魔芋弹了出来,这才缓过气来。金钗缓过气来,也没多想,朦胧中看到有人跑,求生的本能使她奋力呼喊,加上在棺材里呆了几天,身体比较虚弱,才有气无力的低沉呼救。这可真是吓坏了黑狗。
  金钗没赶上前面奔跑的人,跌跌撞撞往家的方向摸索。摸索到了家门口,正是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候。金钗一边打着门,一边喊着阮旦。阮旦这几天为“死去”的媳妇痛苦不堪,这才晕晕沉沉睡去,听到门口有人叫喊,就起身*门。点起蜡烛,*门看见有个人披头散发,全身衣服凌乱不堪,跌跌撞撞靠在门口。阮旦一个激灵,吓的退回屋里,赶紧关上房门。
  “你是谁?”阮旦战战兢兢地问。
  “我是你媳妇金钗呀,快*门!”外面有气无力的声音回应。
  阮旦哪里相信,莫非是死去的媳妇的阴魂不散,来找自己了。赶紧对着门外连磕几个响头,口里念叨着:“金钗,活着的时候我也对你不薄,你死就死了,就别来找我了。”
  门外的金钗听到自己的丈夫以为自己真的是鬼魂了。真是有气无力,哭笑不得,嘴里用力喊着,“你这个老死鬼,快*门牙,我是活人,真是你的媳妇金钗呀。不信你出来摸摸看,活人是有温度的,是热的。”
  阮旦这才半信半疑的*了门,伸过一只手来摸摸金钗的胳膊,还真是有点温度。再摸摸头,摸摸身子,还都有温度。金钗看丈夫也不再害怕,一下扑了过去,抱住阮旦哭了起来。
  阮旦把媳妇接进屋,喜极而泣。金钗接着讲了醒过来发生的一切事情,由于大半夜的,她也害怕,看见别人跑她也跟着跑,所以身上也汗津津的。阮旦也讲了她“死后”的种种事情,为了陪葬,安顿好“死去”的金钗,家里也所剩不多。小两口互诉衷肠,整整一夜。
  第二天,金钗“复活”的消息传遍了周围,同时也传出了黑狗死亡的消息。
  阮家人知道了金钗“复活”和黑狗被“女鬼”吓死的前前后后,还真是感谢黑狗的“盗墓”,要不真是把刚过门的媳妇金钗给“活埋了”。黑狗虽然是盗墓,但人死都死了,而且救活了金钗,反正死人的东西,干脆把他偷去的东西陪葬了吧,也算积德了。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伏三妖
下一篇:带*游泳能促进*睡眠吗?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