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怪谈 > 棺材盖(三)

棺材盖(三)

作者:墨翼 发布时间:2018-08-06

  子君大伯去世,村里七姑八婆也议论了好一阵,有为子君家人抱不平的,也有说子君家人傻气的,不过大部分都是在说这老头可算是死了,真是活着就为了浪费空气,给社会主义人民丢人。
  子君奶奶因为子君大伯走了还是唏嘘感叹了好一阵,眼泪也是没有少流,惹得子君妈妈在旁边也陪着一块伤心。子君妈妈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贤惠孝顺媳妇,不仅如此,她更是有一双好巧的眼眸,时时处处都能看到大家伙的难处,能帮的也都尽着力地帮衬,得下不少的好名声。
  也是子君大伯下葬后的第四天,子君一家都在地里忙活,快中午的时候子君妈妈就赶忙回来帮着子君奶奶准备中午饭。回家的路上需要经过大伯的自留地,远远地还能看到那座放着花圈的新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路过这里的时候她心里总会发慌,倒也不是害怕,就是莫名其妙的发慌,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今天也一样,莫名其妙地心里发慌。捂着因为发慌砰砰乱跳的心口,子君妈妈咬着牙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坟头,恍惚间透过阳光似乎看到坟包上站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人影。子君妈妈吓了一个机灵,手搭凉棚再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不过却有一只大黄狗滋溜一下窜到了远处的荒地里没了踪影。子君妈妈站在那好半天没缓过神,揉了揉发慌的心口摇摇头就加紧着脚步赶忙往家去,但一路上脑子里全是那个坟包上穿着黑衣的人影和那只突然窜出来的大黄狗。子君妈妈一路上都在安慰自己,准是太晃眼,看错了,这一天天,简直是忙晕了,花了眼,勉强露出个苦笑,像是给自己一个安慰,又像是在嘲笑自己幼稚的想法。
  回到家,子君奶奶正在煮饭,子君妈妈赶紧回屋洗了把手就跑到灶炉边去给帮手了。没多大功夫,两个女人就要把饭给煮好了,整个院子都充斥着浓浓地香味。也就是顺手给灶炉里添柴的时候,子君妈妈无意间说了一句:“妈,你说大伯是不是走的不安生呀!”
  子君奶奶本来正在尝饭,听到子君妈妈的话心里立时一个机灵,缓了缓神继续尝了口饭,砸吧着嘴把勺子放在了一边。
  “子君她妈,怎么好端端的说起这事了?”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媳妇,子君奶奶拿着抹布把锅盖上的灰擦了擦继续说道:“行了,把火灭了吧!饭差不多了。”
  子君妈妈赶紧把灶炉里最大的几根柴火拿出来捅进灶灰里给弄灭,剩下的一些拿不出来的小柴火用烧火棍也给捅*,等着它们自己烧尽。一边捅着灶炉,子君妈妈一边抬起头正经的说道:“妈,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大伯走的不安生。自从大伯走这几天,我每次下地还有回来经过大伯自留地的路上总感觉不对劲,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老是心慌的不行。”想了想,子君妈妈抿了下嘴继续说道:“这事也是说来奇怪,但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就刚刚,我是真不知道自己是看花了眼了还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我是看到大伯了,大伯好像就站在坟头上,穿着一身黑衣服,就是咱给*的那身寿衣。当时太阳晃眼,我没看清楚,等我转过脸再看的时候就不见了影子,就看见个像是狼狗一样大的黄不溜秋的东西从坟头上一下给跑没影了。我寻思我是看错了?是太阳太晃眼?但是刚刚我又琢磨了一下,我觉得实在是不对劲,应该不是我看错了。”
  子君奶奶叹了口气,招呼着子君妈妈把锅拿回去盛饭,自己把灶炉这给*拾*拾。子君妈妈看了看老太太,感觉老太太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心里有点担心,正想想说话的时候,子君奶奶摆了摆手,让她先把锅给端回去。子君妈妈在家里是最听老太太的话,担心的看了看老太太,还是没有说话,垫着粗麻布把锅从早路上端下来往屋里走去。
  正是到了饭店了,再过一会下地的人就得回来吃饭,子君妈妈赶紧准备碗筷,把饭菜都盛好摆在桌子上。正摆弄着,子君奶奶*拾完灶炉推*门也进来了,只是眉头紧紧地锁着,似乎还有点恍神。子君妈妈摆好最后一副碗筷,担心地看着子君奶奶。之间子君奶奶走到洗脸架附近,伸出手正准备洗手,手还没到脸盆里就突然魔怔一样地转过身紧步走到子君妈妈面前。也是走的近了,子君妈妈才看到她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这是怎么回事?老太太怎么好端端地哭了?
  “妈?你这是怎么了?是我哪里*的不好惹您不*心了嘛?”子君妈妈看到老太太这样,心里一阵的疼,老太太平时对自己是真好,自己从小又没有妈,这老太太虽说是自己的婆婆,但简直就和自己的亲妈是一个样的呀。
  “媳妇呀!我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大伯这是要把我也给捎带走呀!”子君奶奶拉着子君妈妈的手,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妈,你这是瞎说什么呢!”子君妈妈看着老太太地样子,心疼的跟着一起掉起了眼泪。
  子君奶奶摇了摇头继续哽咽地说道:“好媳妇,我们家能娶你入门,是我们家的福气。”婆娑地眼神好好的看了看子君妈妈,子君奶奶紧紧地拉着子君妈妈的手继续说道:“你的感觉没有错,你大伯走那天我在家里也看到他了,就站在咱家院子当间,动也不动呀,就那么咧着嘴斜眼看着我,一直就这么看了我有一两个钟头。”揉了揉眼睛,子君奶奶*拾了下心情继续说道:“你不知道,你大伯年轻的时候当过鬼差,死人这一套,他可熟着嘞。当年你爸走那段时间,我心里那个难受呀!好些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实在没*法就去求着你大伯帮我给你爸捎些话过去,也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也就是因为这个,不知道怎么的,你大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下过阴,回来后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去找过你大伯几次,想着问问你爸在下面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罪?需要些什么?也顺带看看你大伯他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没等我进门你大伯就把我给轰出来了,还说以后再也不跟咱们家来往,说什么以后一定要把这个报应放在咱们家。当时你大伯那个气呀,眼睛都给气红了。可是子君她妈呀!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更不知道咱们家到底是怎么得罪到你大伯了!”擤了擤鼻涕,子君奶奶继续说道:“后来我想了想,怕是你大伯下阴找你爸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事让他变成了这样,最后就把这个罪给怪到了咱们家。”
  子君妈妈听的一脸蒙圈,这也太邪乎了吧!
  子君奶奶看到子君妈妈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确实是难让人相信,但是就像现在,报应来了,这结果不有的人不信呀!媳妇,你听我说,这件事千万不要跟他们提起,到了那边等我见到你大爷,我会好好跟他说的,死我一个就够了,千万别再把报应一代一代地给咱们家传下去了。”正说着,眼泪又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哎!不说了,咱赶紧*拾吧!这心里呀,就是舍不得!哎!我的小孙女子君还那么小,奶奶怕是看不到你长大了!”子君奶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胡乱地随手*拾着东西。
  子君妈妈看着子君奶奶的样子,心里又是惊怕又是难过?这都是些什么事?老太太是在瞎说些什么呀?但看着老太太*拾东西驼下去的背,子君妈妈赶忙抹了抹眼泪上去帮忙。
  事情就是这样,子君奶奶果然没有熬过当晚,第二天醒来身体都凉透了,走的毫无征兆,只是没有瞑目,双眼瞪得很大。子君妈妈看到已经走了的老太太,想起先前她说过的话,惊得一身的冷汗,但又想起老太太嘱咐自己不能对家里人说这件事,只能忍着心里的痛苦把这些话都给埋在了心底。
  如果事情到了这里就完了,那么子君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这就是这件故事的悲哀之处了,子君的妈妈在子君奶奶去世后的第七天,梦到了大伯……(未完待续)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别因为爱而失去了自己
下一篇:立竿与见影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