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情感 > 我不相信爱

我不相信爱

作者:秋卫 发布时间:2018-09-26

  小伍半夜打电话给我,约我出去喝酒,我有些惊讶,因为我记得他平时滴酒不沾。
  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不说。
  怕发生了什么急事,我只好赶紧起床,随便套上一件外套就出去了。
  他坐在那条小吃街里的一家大排档里,油布棚子下稀稀拉拉地摆放着几张桌子,旁边有个烧烤架,一个穿着围裙的老板叼着烟,正烤着烤架上的食物。老板拿着一把脏兮兮的刷子,蘸上香油往食物上抹去,油滴到红通通的炭火上,冒出一阵呛鼻的白烟。
  夜深了,大排档的客人很少,几乎只有小伍一个人。
  我到那里时,他已经喝空了两瓶啤酒,空酒瓶子被随意地扔在地上,桌下还放着一箱已经打*了的啤酒,见我来了,他费劲儿地从箱子里掏出一瓶递给了我。
   “哥们,陪我喝两瓶……”
  不胜酒量的小伍此时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
  我过去,坐在他旁边。“怎么了?心情不好啊?”我问他。
   “老板,我的鱼烤好了没有!”他冲着正在摆弄烧烤的老板不耐烦地吼了一声。
  那边的老板也是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快好了。”
  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想必老板已经有*摊的念头了,大半夜的,谁不想睡个好觉呢?
  小伍抄起桌上的一瓶啤酒,猛地朝嘴里狠狠地灌了一口。
   “我失恋了。”他弱弱地说。
   “失恋了?”我有些诧异。
  谁不知道他和他的女朋友是最为恩爱的一对呢?
  他们两个高中就已经认识了,高三就在一起了。为了大学能和她在一起,小伍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志愿,考去了他女朋友所在的城市,也就是这座城市。虽不在同一所学校,但相距也不过十几公里,想见面坐上一个小时的地铁去找对方就可以了,倒也不像那些相距千里的异地恋满是辛酸与无奈。他们两个恩爱了两三年,常常在空间里秀恩爱,*获了不少的祝福,当身边的情侣分了一对又一对时,他们两个依然在一起。每个星期小伍都会坐地铁去找他女朋友,通常是周末去,然后周一回来上课,都不知道他们睡了几回觉了,而且连家长都见过了,感情到这种地步居然还有让他失恋的余地。
   “你们怎么会分手了呢?”
   “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最了解我,所以有些事只能找你说,你可不要嫌我烦哦。”他有气无力地说。
  我和小伍小学就认识了,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了,大学和他考进了同一所学校,他宿舍就在我楼上,去上课时常能见面。有什么难过的,我们两个常常一起分担,要不说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呢。我和他彼此了解,把彼此当成树洞,也不用担心对方是个大嘴巴。一个人闷着,不如把悲伤的事情丢到树洞里。
  我用*瓶器打*了他给我的啤酒瓶,喝了一口,喉咙被酒精灼得说不出话来,稍息几秒后终于*口对他说:
   “你他娘的大半夜出来喝酒就是因为这个?”
   “你不知道,分手的感觉有多难受……”他说。
   “谁提的分手?”我问。
  他不回答,但我已经知道了。
  如果是他先提的分手,肯定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也不至于像这般手足无措。
   “她为什么向你提的分手?”我又问。
   “不知道,她没说……”
   “分手的理由都没给?你这女朋友可真是够垃圾的。”我知道现在说这种话可能有些不礼貌,但还是直言不讳了,假如没有复合的可能,我最好多说些他女朋友的坏话,好让他早点死心。
  心死了,就不会难受了。
  再说,他女朋友这么*,确实有些不妥。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不爱一个人总得需要个理由吧。
   “昨天分的手。前天我们还有说有笑地在一起吃饭,看电影,晚上还在一起睡觉*爱。第二天早上她有课,走了,我也有课,回学校了。我还没回到学校,她就发消息给我,说,我们分手吧,我问她理由,她不说,只是说这是考虑了很久才作出来的决定。”
  说到这儿,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当初不顾学校和家庭的阻力追求她,给她写的情书有一大摞,装订起来都可以出一本情书集了。高三她在外面和朋友合租,而我住在学校里,每天晚上下晚自习我都会去送她到她住的地方楼下,然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回到学校宿舍都关门了,没少被查宿舍的舍管骂……我给她*衣服,送她生日礼物,假期时送她回家,她有什么困难我都想尽*法帮她,为她吃了不少苦……她最终接受了我,没想到后来却也是她提出来的分手。”
   “老子爱她三年了,这三年坎坎坷坷都过来了。她难道就没把我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放在心上?一起旅游,一起学习,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睡觉……那些事情,她真的忘了吗,她真的舍得放下吗?她口口声声说爱我,要嫁给我,没想到她是这样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她伪装得真好,隐藏得真好……”
  他吧嗒吧嗒地说了一大堆,我只有在身边聆听的份儿,丝毫插不上话。
  还没说完,他又举起酒瓶子干了一口,这一口下去,一瓶酒的三分之二都让他给干了下去。
  我急忙对他说:“少喝点,少喝点,你以为喝酒就能解决这事儿啦?谈恋爱嘛,分分合合都很正常,你看你那怂样。”
   “她是我的初恋……”他又仰头喝了一大口,把酒瓶子给喝空了,又不紧不慢的从桌子底下抽出了新的一瓶。
   “初恋又怎样了?就因为是初恋,所以才不得不分,你见你过那几个人和初恋谈恋爱谈到结婚的?我们得想*点,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像她那样的,连花都不算……”
  我见过他女朋友,有次他带到学校里来让我撞见了,很漂亮,但就是不知道心肠怎么样。在得知她和小伍提出分手但却没说理由这件事后,我更觉得她不仅连花都算不上,连草都算不上。难道两个人三年的感情就廉价到连分手都不用理由了吗?
  分手前一天还好好的,晚上还在一起睡觉呢,第二天一早就说分手,这是正常姑娘干的事不?
   “你离*她吧,真的,把她忘了吧。如果她真的爱你,她不会和你分手的。如果分手不是蓄谋已久,那就是别有用心了……”
   “她是不是爱上了别人?”我问他。
  小伍晃晃沉重的脑袋,“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真的没说,什么都没说……”
   “如果你想知道答案,最好去跟她问清楚……”
   “不想知道了……我不想知道了……我已经让她滚了。”
  我其实想对他说:“这是你*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但考虑到他这种脆弱的状态,为了避免刺激到他,还是忍住了没说出来。
   “你考虑清楚了就好。”
   “只是很难受而已。”
   “我知道,换*谁不难受呢?”
  这时,老板把一盘烤好的罗非鱼端了上来,罗非鱼上撒了绿油油的葱花,香味扑鼻,看起来十分美味。
   “慢用。”老板简单地说了一句。
   “来……呈贡区最出名的烤鱼,尝尝吧。”小伍努力地把一双筷子递给了我,然后拈了一大块鱼肉塞进了嘴里。
   “味道不错……”他轻声说道,仿佛梦呓一般。
  大半夜的,我其实没什么胃口,但为了不扫兴,还是和他一同吃了起来。
  灯光很暗淡,路边不时有几辆车子飞快地掠过,射出的灯光迅速地将我和他的剪影投在地上,拉长,扯碎,然后突然消失。金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的时候,我看见了那双红肿而憔悴的眼睛。
   “你相信爱情吗?”他突然问我。
  说起这个话题,我倒是有很多话要讲的。
  几个月前,我刚和我相处了三年的女友分手。和小伍一样,我的女朋友也是在高中时认识的,高中没毕业就确认了关系,论起恩爱程度,丝毫不比当初小伍和他女朋友差。只是我没像小伍那样张扬,从没有在任何社交平台上秀过恩爱,除了我身边少数几个朋友,没人知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这么*可能是有点自私,但的确是我为自己留下的余地,我想过,万一以后和她分手了,空间里或是朋友圈里那些关于她的照片或留言,不就恰恰给了一段爱情被嘲笑和戏谑的谈资了吗。她和我在同一所大学,但为了不影响彼此的学业,每个星期也只见一次。和她在一起的三年里,我又何尝不是像小伍那样为她付出了那么多,不仅仅是物质上,精神上也是如此。
  她很好,但最终我还是和她分手了。
  分手是我提的,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累了,没意思了。但我没有像小伍的女朋友这样,没有留下理由就走了,我至少还说了“我配不上你……”“我们不适合”之类的话。
  我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不*了。听说她在朋友圈里骂我渣男,当然没有指名道姓,这可能是对我莫大的恩惠了,然后在朋友圈晒她像小伍这样一个人喝闷酒的颓废照片,我没有管。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种事总比别人要决绝一些,所以我才有资格在这里*导一个刚失恋的人。
  几个月后,我还单身,但朋友告诉我,他见到我女朋友和另外一个男的在一起了,哦,那时她已经是我前女友了。
  你看,刚刚分手那一瞬间多么难过,喝酒*醉,听苦情歌,大喊大叫……几个月后重新投入到另一段新的感情却又是那样神速而果断,所谓的对我的爱的热烈,冷得比一泡牛粪还要快。
   “怎么说呢,如果我想相信,那么我就相信,如果我不想相信,那我就懒得相信了。”
  这个时候,我更倾向于不相信了。
  其实我不相信爱,目前非常缺乏安全感。
  分手之后心里其实是十分悲伤的,只是表面上,我看起来还很强大罢了。
   “你要振作起来,像我这样——”我拍拍胸脯对他说。
   “我也刚刚分手没多久,比你有经验。这世上有许多能让我们难过的事,但没有一件事是值得我们为它而睡不着觉的。你信不信今晚回去睡一觉,明儿一早你就忘得差不多了。这年头有女朋友不是一件可以标榜的事,没有女朋友你兴许会过得更好,想想你在你女朋友那儿都花了多少钱了。爱情就像消费品,但不是必需品,这几年来你问心无愧就可以了。接下来的日子,你给我努力读书,然后努力赚钱……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他原本黯淡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光芒。
   “哈哈哈哈……”他突然大笑起来。
   “来——”他说:“为暴富干杯!”同时举起他的酒瓶子,这时却发现他酒瓶子空了,于是他又从桌子底下的纸箱里抽出一瓶,有些费劲儿地起*了瓶盖。
  这是他喝的第七瓶啤酒了。
   “来,为暴富干杯!”我应和道。
  灌了一口,他便忍不住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我看着他晃晃悠悠地跑到路边,用手支着一根电线杆呕吐了起来。
  伴随着身体的一阵痛苦的痉挛,他把他今晚喝的酒和吃的鱼全都给吐了出来,同时吐出来的,可能还有白天吃下的尚未完全消化的食物,和一部分因为失恋而产生的悲伤情绪。
  何必呢……
  我在心里想,也许他女朋友现在正在柔软的床上睡得正香呢。
  两个人谈恋爱,就像两人攥着一根被拉长的橡皮筋的两头一样,最容易受伤的,往往是那个不愿放手的人。容易受伤的,永远是多情的人,永远是固执地念旧的人。
  单身的时候很向往爱情,但摆脱单身的状态后却很容易厌倦,说不清是不是因为找错了伴侣,还是说根本就没有适合一个人的伴侣。这世界这么多人,每个人都不一样,况且有时候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怎么指望有别人来真正了解自己,那个值得自己托付终身或是值得照顾一生的,又该怎么找呢?
  在一起几十年的老夫老妻尚且都会离婚,这短短的三年对比来说,真的是值得他去庆幸的。
  我吃了一口烤鱼,味道不错。我偶尔看着路边的小伍,任由他在那儿吐着,他也不至于吐死掉。
  他蹲了下来,继续吐,然后不知怎么地,忽然就躺在了地上,想必是醉昏了过去。
  我赶紧跑过去,把他的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慢慢地把他扶起来。他满脸通红,紧闭着双眼,嘴里却的念叨着他女朋友的名字。
   “这死脑筋……”
  不喝了,再喝你就要死了,你死了我还要埋你呢。我带着他要离*大排档。
  这时,老板走过来要账。
  我摸摸他的裤兜,检查他的外套,竟发现他没带钱。
  我于是只好自掏腰包,这一顿花了我两百多块钱。
  他失恋了,花的却是我的钱,这小子可能是故意的吧……
  纸箱里还有几瓶酒没喝,我摸出一瓶握在手里。
  左手握着一瓶啤酒,右手托着大醉的小伍,我们慢慢地,离*了空无一人的大排档,准备找个地儿睡觉。
  这一路上,小伍还在不断地念叨着他女朋友的名字,不依不饶,我终于还是抑制住把他给埋掉的冲动,最终把他给扔到一家小旅馆里。
  这一夜,我睡在他旁边的另外一张床上。整个晚上他睡得跟死猪一样,终于没有再念叨他女朋友的名字。
  我用牙齿咬*从大排档里带来的那瓶酒,关了灯,坐在房间的小窗前喝了起来。
  窗外,月明星稀,白日里躁动的车流也安静了下了,偶尔看见远处的霓虹暗暗的闪烁着,好像这座小城均匀的呼吸。
  这瓶酒,我只陪我自己喝。
  我看着床上熟睡的小伍,默念了一句:“明早你就忘记了。”
   “但愿吧。”我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胖子爱情
下一篇: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