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情感 > 亡命牵挂

亡命牵挂

作者:南国雨 发布时间:2018-10-17

亡命牵挂
  我在被公安部门通缉,大街小巷和各大网站贴满了我的通缉令,不惜一切代价要追捕到我,此事闹得满城风雨。
  我东躲西藏,我蓬头垢面,住过天桥下,睡过垃圾堆,和狗抢过食物。
  而这样一个面目全非的我,还是被发现了。
  阴雨连天,我正在垃圾堆旁吃着从狗嘴里硬扯下来的一根鸡腿,来了一群武警,他们出动了至少有一个连,他们深知我不是小角色。为了抓捕到我,不论死活,他们个个荷*实弹,威风凛凛。他们目光注视着我,在向我靠近。
  我在读大学时当过兵,这种情形,我很清楚他们是接到了举报,确定了我,要来抓捕我归案。要是我死拼,就算受点伤,兴许我也可以全身而退。但是正因为我当过兵,我不想伤了战友,所以我选择了逃跑。
  在他们到我面前之前,我转身箭步逃离,我一个虎扑迅速越过防护栏,飞身跨去了马路对面。武警迅速追来,顿时马路乱成一片,后面的事我来不及管,我咬着鸡腿继续着我的逃亡。
  一路上,不停有警察冲出来,不知他们是从哪冒出来的,来得很迅猛,他们一定是接到了支援请求,从附近迅速赶来的。大街上警笛声此起彼伏。
  我不能在马路上逃命,这样目标太容易被击毙,我穿进了城中村的巷子,那里人群杂乱,警车无法*进去,只能靠人力追捕。
  前方就是巷子的出口,我想逃出去后,截一辆车逃离这个城市。这个时候,巷子口迅速驶进来一辆摩托车,是个骑警,大家熟知的铁骑。这个普通的骑警偏胖,他哪是我对手,我分分钟灭了他,抢走了他的摩托车,650排量的春风摩托车,让我的逃离如虎添翼。
  我骑上摩托车发动时,不知哪里来的*声,我肩上中弹了,我强忍着疼痛,骑着摩托车飞速离*。在这个熟悉的城市里,我一路闯红灯违反交规,也一路被追逐。
  我躲过了*林弹雨,走过了郊外,来到了农村。偏偏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农村,摩托车没油了,可是后面的警车还在紧追不舍。我扔了摩托车,我又中弹了,后面的*声不绝于耳。我窜进了丛林,在丛林里面狼狈逃亡。我顾不得管后面是否有追兵,我要逃离,我要活着。
  我在丛林里慌乱地窜,我踩空了,那里是个悬崖,我来不及抓住任何的救命稻草,我掉了下去。
  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一张旧床上,身上全是包扎好的伤口,*伤和摔伤混杂,全身都痛,我也不清楚我是中了几*,反正能活着,真的是奇迹。我轻轻动了动,环顾了下四周,这是一个农舍,家徒四壁,房屋破旧,破得连门都关不严实,屋里充满了浓浓的中药味。半掩的房门上拉了一片破旧的布,作为帘子。
  “你醒啦?”一个老人微弱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接着是他的几声轻咳。
  我顺着声音看去,是一个老头,他躺在床上,身体微弱,病得很不轻的样子,迷离的眼睛看着我。
  我对这一切很茫然:“你是谁?这是哪儿?”
  他连续的咳嗽让他说不出话来。
  一只纤细而强壮的小手拉*门帘,走进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穿着朴素,但头发打理得很干净,素颜的脸上看上去很是天然,只是有点黑,但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
  她端着一个残缺的碗,她看了看我,露出了一个自然的微笑:“你醒啦?”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我看着她,还是重复着那些疑问。
  她在我床前拉了一把破旧的凳子坐下,“我在悬崖下面发现了你,你伤得很重,但还有一口气,我把你背回来了。”
  我看着她:“你为什么要救我?”
  她吹了吹药,笑了笑:“我怎么知道,见到就救了,哪来那么多问题,赶紧喝药吧。”
  我看着她的碗里:“这是什么?”
  她放下碗,镇定地看着我,眼神充满了杀伤力:“药,你喝不喝?”
  我不是被她的眼神吓住了,但我就是不敢再看她的眼神,我立刻点点头。她抬起碗来,一口一口地喂我喝药,她微笑的脸离我的脸很近,我甚至感觉到了她的温度。
  她喂完了我药:“你放心地慢慢养伤吧,伤好了再离*。”她放下碗,去一旁拍着老头的背,老头还是不停地咳嗽。她看着我:“这是我爸爸。”
  她接下来没有再说话,在她的轻拍下,老头慢慢止住了咳嗽。
  她起身看了我一眼:“我出去一下,如果你能动的话,帮我照顾一下我爸。”她又露出一个微笑。这屋子很破旧,家中父亲又卧病在床,可是她没有怨天尤人,而是从容地接受现实,看得出来她很乐观。我用力想用微笑回应,但感觉怎么也笑不出来。她说完话出去了。
  在她出去后,老头转过了身去,背对着我。我用尽全力起身,我拿出了随身的小刀,他们见过我,我要杀了他们灭口。
  我来到了老头身旁。
  老头*口了,他的声音很微弱:“她叫小仙。其实,这女儿是我捡来的。”
  我心想:“这关我什么事?”我慢慢抬起手中的刀。
  老头沉默了两秒,用微弱的声音说着话:“还是*那时,她被遗弃在路边的石头上,那个石头旁边被人用树枝简单地围了一圈,搭了个小草蓬,她的小身子边放着一小玻璃瓶的白糖。那时正是冬天,还飘着雪,她的小脸被冻得通红,小手还在本能地动着,她很可爱。”
  我*回了刀,原来他曾经也善良过,我想听下去:“那后来呢?”
  老头接着说:“早知道,我不会抱走她的,她跟着我,过着艰苦的日子,我看着很心疼。在她十五岁那年,我就生病了,一直卧病在床,这让她操碎了心。我让她不要管我,让我死去,我让她走,可是怎么骂她,怎么打她,都没用,她只会哭,一看到她哭,我又心软了,我答应她,好好活下去。”
  我问:“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她是你捡来的,这样可能可以达到你想要的结果。”
  老头摇摇头:“她知道的,她留下照顾我的决心从未变过,她只告诉我,我会好起来的。好什么啊,她砸锅*铁给我治病,但我这病,医生检查过,说要什么二十万才能治好,这么多的钱,谁敢去想象?家里没钱*药了,她就去挖草药,她一直在辛苦地延续我这条老命。”
  我说:“那你就好好活着,活到死为止,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我本性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不忍心下手,*回了刀。
  老头叹了口气:“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她的未来,年纪也不小了,我希望她能嫁个好人家,可是我这样,只会影响她,只会给她的一生添麻烦。我不想拖累她,又不想让她伤心,哎!”老头又叹了一口气,他很无奈,他像是在等死。
  我把刀放回了身上,慢慢转身走向了床,我看到了旁边的一面镜子。我猜那是那个姑娘的,姑娘都是很爱美的。我下意识地照了一下镜子,里面的我把我吓了一跳,我这才发现我被那姑娘包裹得像木乃衣一样,但用的不是白布,而是破旧的床单,洗得发白的粉红色床单就这样紧紧地裹在我的头上和身上。
  我和老头接下来都没有说过话,静静地躺了一天。
  小仙拉*门帘进来,手里提着一只野鸡,还拿着一把弓箭,当然背上还背着草药。她都过成了自给自足的土著了。
  她笑了笑:“今天可以吃鸡肉了,闻闻,好香啊。”她把那只野鸡放到我鼻子前方。
  我笑了笑,我忘记了我是笑不出来的,我也忘记了她是看不到我脸的。
  那天,她给她爸和我喂饱了之后,才自己吃剩下的。
  接下来的几天,她还是出去找吃的和采药。有时抓回来一只野猪,有时抓回来一条蛇,有时又是其他的鸟类,都是城里人喜欢的野味。但我在这里的几天里,已经吃腻了,他们肯定早就吃腻了。采的中药总是固定的那几味,稀奇古怪的,我也叫不上名字。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补充了很多蛋白质的条件下,我的伤渐渐地痊愈了,终于迎来了我取*绷带的日子,小仙在耐心地给我取下绷带。当头上的绷带取下来那一瞬间,我诧异了,镜中的人是我吗?我看到的是一个全新的面孔,脸比原来白了很多,容貌也有了些许变化,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我。
  小仙朝我笑着:“你原来身上和脸上的皮肤已经全摔破了,我就给你敷了一些药,没想到你长得挺白的。”
  我很疑惑:“这是什么药,这么神奇?”
  小仙一副*心的表情:“这是我采来给我爸治疗皮肤病的,我觉得有用,就给你敷了点,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我仔细欣赏着我的新脸。她说我在屋里呆久了,带我出去呼吸新鲜空气,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我想拒绝,我怕别人看到我,把我举报了。但我又不能辜负了她的好意,何况我现在这张脸不一定就能被认出来,我同意了她的要求。
  她带我到了一个集市,那里不大,是个乡镇集市,人流也比城市少了很多。我躲着一张张集市上贴着的追捕我的通缉令,我真怕有人会把我抓住,大笔的奖金谁不心动?幸运的是一直没人认出我来。
  小仙很活泼,她喜欢看街边的小玩意,但只是拿起看看,又不舍地放下。她给我介绍着这个她熟悉的集市。我渐渐发现,长期的相处,让我慢慢对这个纯洁善良的女孩放下了戒心,产生了好感。
  我也数不清我们把这小小的集市走了多少遍,我们一直逛到晚上,她说她请我喝酒,我们去了超市。她选了很久,最后她选了一瓶最便宜的葡萄酒,拿起来调皮地向我微笑着晃了晃。她付了钱,我们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小仙迫不及待打*酒瓶喝了一大口,就像渴急了一样。
  小仙把酒瓶给我,“好久没这么喝过酒了。”她好像意犹未尽,她又自然地接过酒瓶,大喝了一口,又把酒瓶递给我。
  “我平时爱笑,你觉得我快乐吗?”她看着前面,在等着我的回答。
  “你不快乐吗?”我反问她。
  她从我手中接过酒瓶:“装出来的。”她喝了一小口红酒:“那天你和我爸的谈话我听到了。自从我爸生了病,我怎么高兴得起来。我爸担心我,他不想成为我的负担,我不得不装作整天都很高兴的样子,让他对我的担心少一点。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挺无助的,自己很无能,没有钱给爸爸治病,整整一个天文数字。”说完她捂住了额头。
  我问她:“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
  她无奈地摇摇头,低着头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我也不知道,希望上苍可怜我,让我爸快点好起来。”
  我看着她,她一脸的忧郁和无助,我很想帮她,这么一个善良的女孩。那一刻,我甚至觉得她挺漂亮,是纯洁善良的美。
  “你爸会好起来的。”我像向她保证一样郑重承诺。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谈过恋爱吗?”她的话题转移得让我不知所措。
  “我,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我暗恋过一个女生,她后来看出来了,我还没表白,她就拒绝了我。我对她一直没有死心,但我也不去打扰她。可是令我想不通的是,我搅尽脑汁也追不到的她,却主动追了一个差我几条街的废物。”我拿过她手中的酒瓶,喝了一小口:“现在我才知道,我那段感情是有多荒唐。算了,不说这个了,说点高兴的事吧。”我冲小仙笑了笑。
  她可能是看出我不想继续说了,她也没有追问,我很喜欢这种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毕竟别人不说的都是不愿意说的。
  我没有告诉小仙接下来发生的事。接下来,那个女生才发现那个废物一无是处,而且自私成性,她要离*那个人,结果被那人威胁。她找到了我,那时我对她还是念念不忘,为了解除她的威胁,我找到了那个人,我杀了他。后来,我将错就错,继续发展成了杀手,我杀过很多人。由于集团有卧底,我成了替死鬼,被出*了,被追捕到现在。
  小仙看着我,又露出了*心的笑容:“十五岁以前,我是个娇生惯养的*,我爸爸对我可好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吃,什么好玩的他都给我玩。”她调皮地指着我:“先说好,只说我十五岁以前。”
  我笑着点点头:“好。”
  那天晚上,圆月高挂,我们把酒共饮,相谈甚欢。她的童年过得很快乐,我希望她接下来的日子,也是无忧无虑。
  她酒量并不好,喝酒只是单纯的想发泄。她醉得一踏糊涂,后来睡着了,我把她送了回去,她睡得很甜蜜,就像襁褓里的*,我仿佛看到了*时候的她,她爸爸没有骗我,她真的很可爱。
  我看着熟睡的她,一直到黎明。我把我和她一生的美好时光幻想了一遍,从恋爱到结婚、生子,再慢慢老去。可惜这不可能成为现实,她有她的苦衷,我有我的任务。
  我离*了这个我一生难忘的地方,我并不属于这里,但我没有来错,在这里我*获了一个人性的善良。我并没有留下什么,除了她的*,我也没有带走什么,我就像没有来过一样离*了。终有一天,她会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希望在死之前,能*点有意义的事。
  我的容貌和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我不再惧怕走在街上会被认出来,我肆无忌惮地穿梭在大街上。
  我拿着写着二十万奖金的通缉令来到了公安局,这里,就是我的任务所在。值班的警察同志一脸严肃地问我有什么事。
  我问道:“警察说话是不是很算数?”
  警察同志一脸疑惑:“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把小仙的*交给他:“举报一个通缉犯,真的可以得到二十万吗?”
  警察同志接过*,紧张了起来:“她是我们要抓的人吗?人在哪?”其他警察也围了过来。
  “把钱给她吧,地址上面写了。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
  说完,我被大批警察迅速按在地上,他们擒住了我,那张通缉令掉在我的眼前,上面有我的照片,我死死地盯着二十万那个数字。我一点也没有反抗,我来了,就没打算离*。
  反复对比照片之后,他们确认了我就是通缉令上的人。
  我曾经也是一个好人,犯罪之后,我就没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每天生活在黑暗中,没有正常人的生活。遇到小仙后,我又体会到了什么是温馨,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态度。我生命最后的时刻是自由的、幸福的、有意义的,而不是死在狼狈又受人唾弃的逃亡路上,我不后悔我最终的选择。
  我被判了死刑,被武警押在去刑场的路上。在严密的武装车里,我被紧紧锁住。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武警车停下来等红灯,我无意中随意扭头看向车外。那是医院门口,一辆救护车停下,一个担架被抬了下来,我看到了小仙也跟着下了车,还有两名警察。警察同志不会和一个犯人谈条件,但他们也不会食言,他们帮助了小仙。我很欣慰小仙的父亲就要康复了,小仙的苦日子也到头了。接下来,她的笑容会是发自内心的,如阳光般的灿烂。
  她或许会感谢我,但她最应该感谢的,是她的善良。
  我遗憾又荣幸。遗憾的是,太晚遇到她;荣幸的是,此生遇到过她。
  红绿灯路口,绿灯亮了,武警车驶离。我透过牢固的车窗玻璃望着小仙那瘦弱而故作坚强的身影,距离越来越远,视线越来越模糊。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舍友的酒
下一篇:取经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0  
    欢笑指数: 2.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