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传奇 > 浪涛沙

浪涛沙

作者:娄老汉 发布时间:2018-11-12

浪淘沙
(一)孤雀
孤船破浪迎风雷,冷雨滔天漫两峡
惊雷炸响,一黑衣女子猛地翻身下床,闪身来到舱门:桅杆上的油灯剧烈晃动,“忠义”大旗呼呼作响,两侧黑山不住起伏。
女子低头一算,抬脚来到船头:调头!
笠帽下一双白眉皱了一下,笑道:客官打趣了,这么大的风,如何调。
女子身子一晃到了笠帽身后,不待一旁的伙计反应过来,已被一脚踢到了船沿边。
伙计刚要*口,一柄飞刀“嘭”的一声贴脸扎在了船板上。
笠帽向伙计摇了下头:姑娘可是飞刀门之人?
女子附在笠帽边上冷哼一声:调头!
笠帽猛觉腰间一痛,他一咬牙,笑道:嗨,姑娘,你也看到了,风太大,真没法调。
女子把飞刀又扎进一寸:那就靠岸!
笠帽叹了口气:姑娘明知不可为!这么大的风,靠不得岸!
女子冷哼一声,一柄飞刀掷向帆绳。
伙计抓起一块木板想要拦下飞刀,女子甩手直接把伙计的手连木板一起钉在了船板上。
飞向帆绳的飞刀却也扎在了一名白衣男子手中的木板上:姑娘为何如此动怒!
女子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船舱顶上的白衣男子:关你屁事!
白衣男子跳下船仓:非也非也,姑娘断了帆绳,船岂不要撞岸,在下不会游泳那可不完了。
女子无话,向白衣男子连甩三柄飞刀,反手拔出笠帽腰间的飞刀,又刺了进去:靠岸!
笠帽咬牙咽了口闷气,并未搭话。
白衣男子看飞刀来的毒辣,闪身躲进船仓:飞刀门飞刀果然名不虚传!
女子冷哼一声:再露头要了你的命!甩手一柄飞刀又向帆绳掷去!
不知何时舱顶多出一胖子,看着手中木板上的飞刀惊呼:哎哟姑娘,使不得,绳儿断了,我岂不再也不能吃肉了!
女子皱了眉头:哪来这么多烦人的苍蝇!甩手又是三柄飞刀。
胖子见势不妙,一个平仰翻身而倒,一滚身顺着窗户钻进了舱内:妈呀,不得了啦,要翻船啦!
胖子这一嗓子喊出,舱门口多了一赤背汉子,舱顶站了位锦衣女子。船上其他客人都挤在舱门指指点点,紧张的望着黑子女子。  
女子原地一个陀螺旋转,数把飞刀扇形射出,舱门口众人惊呼一声躲了起来,赤背汉子手中一把大刀横在身前挡住了飞刀:姑娘好快的身手!
舱顶锦衣女子侧身躲过飞刀,手中长鞭一招“回响炮”打在桅杆上沿:飞刀门孤雀,你欺人太甚!
孤雀*起即将踏上桅杆的左脚,右脚向一侧主桅杆轻点,一个翻身射向锦衣女子,顺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一招“蜻蜓点水”,锦衣女子长鞭落地。
白衣男子惊呼一声:蓉妹!从舱门飞身而出,却被孤雀子一柄飞刀打中肩头,倒卷身形落在地上。
孤雀脚尖刚点上舱顶,双脚猛的被一双胖手破顶而出牢牢抓住,赤背汉子的大刀也带风而至
孤雀矮身下蹲,一个“大鹏展翅”侧身躲*大刀的同时,一招“剑击金星”刺进赤背汉子的小腹。
不待胖子用劲下坠,他小臂上已多出两道剑伤,赶紧松了手,一个翻身滚到舱外。
(二)三爷
孤雀站在舱顶冷冷的看着蓉妹:你认得我?
    蓉妹冷哼一声:飞刀门会“孔雀*屏”的人不多吧?
孤雀一笑,身子一颤,嘴角渗出了鲜血。
你有伤?蓉妹惊奇道
孤雀并未搭话,飞身拿剑削向帆绳。
一顶笠帽眨眼间飞到孤雀身前,不得已,她只得回剑挡下笠帽,然后卷身后翻,脚尖刚踏上舱顶,一件蓑衣迎面飞来,她不假思索的一个仙女盘坐,左手三柄飞刀射向蓑衣,右手一剑刺向船尾。
一沧桑老者小腹被软剑刺入,而他的手杖也点在了孤雀腋下。
一个踉跄,沧桑老者盘腿而坐,嘴角渗出了鲜血:果真是不中用了!
孤雀右臂一麻,松*了软剑,她咽了口血,站起身来,左手三把飞刀拿在身前,环顾众人:我无心杀人!要么靠岸、要么调头!
没了笠帽和蓑衣的伙计,任凭大雨冲刷鲜血直流的右手:这天气,靠岸、调头都是死!
孤雀刚要*口,盘坐的沧桑老者身子一歪就要下滚,众人惊呼:三爷!
孤雀冷哼一声,反手抽回了老者腹中的软剑,她本意不在杀人,可也不会救人。
赤背汉子和伙计一头扎入水中托起了三爷,蓉妹、白衣男子、胖子三人七手八脚的把三爷接了上来,焦急的喊着。
孤雀站在桅杆上割断了第一根帆绳,船身立马一偏,笠帽咬牙用力把正方向,顿时腰间鲜血直流。
孤雀喊到:掌船的,再不靠岸,我全割断!
笠帽头也不回:我不死、船不停!
孤雀气的一跺脚:你!笠帽腰间又多了一柄飞刀!
孤雀刚要割断下一根帆绳,甲板上赤背汉子突然大喊:贱人!我杀了你!
孤雀本能的朝声音来源甩出一记飞刀,眼角的余光却瞧见三爷的身边多了一个服侍他的丫鬟。
赤背汉子躲过飞刀,刚要跃起,孤雀大喊:慢——!小葵!
三爷身边的丫鬟一愣,转身看向孤雁,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小姐!
众人怔住了,齐齐的看向小葵。
小葵高兴的拉起三爷的胳膊:老爷、老爷,这就是玉儿小姐啊!我每年跟夫人去飞刀门看小姐,认得的!
刚醒过来的三爷,有气无力道:婉玉?
孤雀一个闪身来到三爷身旁,二话不说在三爷身上连点数下,然后往三爷口中塞了一粒药丸。
众人想阻止,小葵摆了摆手。
敷完药,孤雀搀起三爷走进船舱,随手丢出一个瓶子:敷在刀伤上!
油灯下,三爷面色逐渐转红,呼吸慢慢平稳,孤雀一个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她长舒一口气:小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葵喃喃道:小姐二十年没见老爷了吧,怪不得小姐。
(三)笠帽
原来三爷家居清江镇,孤雀本是三爷的独生女,自五岁起被送往飞刀门学艺,二十年未下山,飞刀门都是女性,谢绝男客,所以父女一别已有二十年整。七日前,以镖局生意出身的三爷遭仇家暗算,中了怪毒,而飞刀门向以飞刀与解毒为名,故由夫人写了书信严明此毒症状向女儿求救,哪知昨日毒性发作,只得先前往金陵找名医救治,又怕仇人追杀,便与几位镖师乘小船在半途上了客船。
孤雀得知父亲中毒万分着急,可那怪毒的解药在门中很是珍贵,门主不在,没人*主,孤雀就偷了解药,却被门中长老发现,联手打伤逃了出来,随即骑马五昼夜不停的赶往家中,直至昨天上午才来到江边换了客船,而清江镇码头上下客人较少,停留时间不长,孤雁伤势复发加之劳累过度竟一时给眯过去了。
风雨渐停,伙计一声哭喊划破清晨。
笠帽带着三处刀伤终于撑过了风雨,保全了众人。
而他却在舒展的“忠义”大旗下再也不动……
大浪淘沙,洗净凡尘
侠义忠孝,江湖犹存
此后,风雨无常的江面上,那艘竖着“忠义”大旗的桅杆下,站了一位腰缠软剑的女船手……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绝配
下一篇:醉骂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0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3.0  
    推荐指数: 3.0  
  • 参与评分共 4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