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情感 > 偷情偷到了家

偷情偷到了家

作者:545329554 发布时间:2018-12-01

    欧阳雄鹰尽管是名牌大学的本科生,但时运不济,怀才不遇,至今也只混了个科长,加上又是快奔五的人,没啥奔头了。因而不再思进取,准备混到光荣退休。
    科长也就是个中层干部,事由科员*,板有局长拍,他就起个上传下达的作用。因而,他有的是闲情逸致。“一杯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半天。”是过去形容科长的主要事情就是抽烟喝茶看报纸。但现在进入网络信息时代,基本上没人喜欢读报了,倒是热衷于上网。
    欧阳雄鹰最大嗜好就是喜欢看书,不管是文学历史,天文地理,医书药理,以及佛门道教、阴阳八卦等等他都爱看,因为,他喜欢“读完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境界,以及深信“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美好期盼。书中的确给了他一个颜如玉。他的妻子伍梅就是在读书时认识的。
    他两同在一所大学,尽管二人所学专业不同,但他两都有一个共同爱好喜欢泡阅览室。经常是他两最早进去,最晚离*,有时干脆就在一块看书,或者一起探讨一些问题。日久生情,终成眷属。伍梅曾经是学校的一枝花,追随者不计其数。欧阳雄鹰将她拽到手深感荣幸。
    也许随着岁月的增长或是时代的变迁,欧阳雄鹰现在却不怎么喜欢读书了。用他的话说:“不是没书可读,而是没什么好书可读。”的确,现在是写书的人比读书的人多。许多人都热衷于当作家写书,自然导致作品粗制滥造,精品力作是少之又少,名著佳作更是凤毛麟角,读书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和青春。
    闲暇之余,总得找点事打发无聊的时光。欧阳雄鹰*始上网打麻将*或聊天,但打牌*需要拿钱充值,而且老是输,自然觉得无趣;与人聊天又是知音难觅,没有共同话题,多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灰色段子及视频,简直是污染人的眼睛和心灵。
    这年头人们不再常打电话*,而是用微信交流和聊天。于是,欧阳雄鹰也与时俱进,*了一个微信号,昵称“射雕猛男”。许多人都邀请他加为朋友,不管认不认识,他都有求必应,通通接受其邀请,添加为朋友。
    有一天,突然冒出一个叫“柔情似水”的邀请他加为朋友,他一看对方昵称,第一感觉她可能是个女的,而且还有可能是一位有涵养淑女。于是,他接受了对方邀请。并立即给对方发了个“抱拳”表情包,对方就给他来了一个“拥抱”;他立即又送给她一支“玫瑰花”,对方立马又给他一个“吻”。 射雕猛男一惊,嘿,她真够大胆!火辣辣的!撩得他有些心猿意马。但又担心她如此这般挑逗,自己贸然进去,会不会踩上*,本想立即刹车止步,但出于好奇,他还是决定再试探一下,便又问柔情似水:“请问你尊姓大名?”
    对方并未如实相告,却回复:“相见未必曾相识!虚拟世界何必认真。”射雕猛男想,看来柔情似水并不是单位上的同事或亲戚朋友乃至身边的熟人。她不愿告诉其真实名字,说明她具有很强的防范意识。女人吗,因其自身柔弱特性,总是比男人的防范意识强。
    于是,射雕猛男就用《红楼梦》里的一个人物回复:“我是‘贾雨村’”意思就是用“假语称言”,也就是说假话,何必当真! 
    殊不知柔情似水同样也用《红楼梦》里的一个人物回复:“我亦是‘甑仕隐’”也就是告诉他,她会将“真事隐去”,一切都是虚无缥缈。
    射雕猛男一惊,看来此人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还有一定的涵养,与他针锋相对,于是,他又问对方“你是何方人氏?”
    柔情似水立即回复:“与你同在一个村。”
    射雕猛男知道对方不告诉她具体住处,只说与他同住一个村,这明显是调侃——意思很明白,就是同在一个地球。因为网络世界,广袤无际的地球就犹如一个村那样渺小,就是远隔千里也犹如近在迟迟,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于是,他又将计就计,继续调侃道:“哪个组?”——既然地球是一个村,那么世界上的国家就如同村里的组,估计她不可能回答是中国吧。
    果然不出所料,柔情似水真被他难住了,有些生气道:“嗨,你是不是查户口的,问得如此详细,我估计再盘查下去,你可能还会问我是哪个院子哪家的?算了,告诉你,我平湖的。”
    “真巧,我们都是同城的!”
    “玩游戏呀?同城的!”柔情似水立即回复。
    射雕猛男知道柔情似水是告诉他,他们都是同一个城市平湖的,却故作惊讶地用“同城游戏”加以调侃。他又故意用文绉绉的,且是女人最敏感而忌讳的年龄发问:“你年庚几何?”
     “还啥几何哟,我已是半老徐娘啦!”
     “在何处高就?”
     “还什么高就低就的,文绉绉的,你就直接问我在哪儿干什么不就得了吗,你是不是在考我的智商?暂时无可奉告!”
     “请别见怪,反正是调侃吗。”
    柔情似水并没回答。看来她是不愿过多地透露自己的隐私,欧阳雄鹰只得作罢。
    后来,他们转换话题,时断时续地聊了一阵子,虽属闲聊,但还投机。
    有一次,射雕猛男又问道:“你跟我聊天就不怕被你的老公发现?”
     “他呀,经常是日不落屋,夜难归宿。我经常都是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柔情似水倒是很爽快地说道:“我就是在家偷人了他也不一定知道。”
    射雕猛男被她的直爽回答撩得想入非非,但又不能暴露自己的心迹,便假装沉稳地说道:“男人嘛,要养家糊口,当然要以事业为重,你得要多多理解!”
    “怎么你们男人都是一个说辞,好像女人都是在家相夫教子。”柔情似水愤愤回道:“那你的太太呢,她也是在家吃闲饭,当全职太太?”
    “当然不是,她有她的事业,有她的圈子。我们平等相处,相对自由,互不干涉。”射雕猛男回复。
    “那你们也很少在一起哟?”柔情似水问道。
    “聚少离多。”
    “牛郎织女?”柔情似水问道:“你们俩不在同城?”
    “同在屋檐下!”射雕猛男回道:“在一起也是各玩各的,她专注于与她那些虚拟人物说学逗唱,喜怒哀乐。我经常和朋友在外面点几样小菜喝点小酒,打点小牌赢点小钱,哼点小曲付点小费。”这倒是实话,别看他是个小小科长,但身居要害部门,还是有一定权利。因此,经常有人请他喝酒,唱歌,打牌!不过,钱倒不用己出。
    “恐怕还找个小姐,放个小炮吧!”柔情似水调侃道。
    “那倒没有”射雕猛男道:“我不喜欢上‘公共厕所’!”这也倒是实话,许多人都认为嫖娼不安全,小姐不卫生。
    “还是自己老婆好!”柔情似水立刻转回话题:“你们在一起就不聊天,摆摆龙门阵?”
    “都老夫老妻了,有啥聊的?”射雕猛男回复。
    “难道也不亲热亲热?”柔情似水进一步问道。
    “还有啥亲热的哟,早就没激情啦。”
    “所以,你就出来找刺激,寻*心?”柔情似水道。
    “反正无聊,在虚拟世界里来雾里看花,望梅止渴呗。”射雕猛男回复。
    “男人都具有很强的好奇心。”柔情似水说道:“听说,这个年头男人都时兴在外面找情人,养小三。”
    “的确有,且还不少,但我例外!”
    “鬼晓得!”柔情似水说道,然后又说了一句:“放心吧,我不会向你老婆告密的!”
    “说实在话,我倒是想。现在找情人,养小三似乎成为一种时髦,甚至还体现一个男人的本事。因此,有人曾将男人划分为四个等次。”
    “呵呵,说来听听。”
    “一等男人国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家,三等男人身边一枝花,四等男人下班回家。”
    “你算几等?”
    “自然是末等哟!”
    “何以见得!”
    “上述对男人等级划分,实际上都是对男人权力或财富的体现。找情人也好,养小三也罢,其实都是要手中的权力或经济实力作保障。”
    “哦,高见!”柔情似水所赞叹道:“愿闻其详。”
    “一等男人将情人或小三弄出国去,一般都是大贪官;二等男人在国内包养情人或小三,不是权贵就是土豪;三等男人是手握实权的人或及小老板,经常去酒吧歌厅找三陪小姐;本人是既无权又无钱,当属四等,只能下班回家啰!”
    柔情似水并未作答,只是回了一个“点赞”表情包。
射雕猛男又转回话题问对方:“那你和你老公呢,是不是也很亲热?”
    “唉,不知怎地,都有同感,我倒是想和他亲热,但他总是呆若木鸡,有时我主动找他亲热,他总是找借口,实在推脱不掉,也像完成任务似的,敷衍了事。”
    “唉,我要是有你这位红颜知己,那才是如愿以偿,情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唉,我看你和我好像还挺投缘吗!我怎么也有如此想法!要是有你这位知心知底,暖人心窝的男人,我愿意为其付出一切,就是死也心甘情愿。”
    “你就如此看重我,我感到万分荣信!”射雕猛男回复,然后迫不及待地向对方发出邀请:“我们聊了这么久,心早就飞到你身边了。我想我们能不能见见面。”他发出了又觉得有些后悔了,这是不是玩的有点过火,弄不好会擦*走火*不了场。他想撤回此信息,但已经撤不回了。只有等对方的反应。
    “可以,时间地点你定。”柔情似水果断回复:“我静候佳音,随时奉陪。”
“去咖啡店?”
    “我本来就失眠,咖啡喝了更难入睡,你是希望我整天整夜就想你,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不然,那我们去KTV?”
    “那是年轻人的世界,我受不了那震耳欲聋的噪声和令人眼花缭乱的灯光。”
    “我知道女人就喜欢逛街购物,那我们就去万达广场。”
    “那里人多眼杂,恐被熟人看见,人言可畏呀,要是传到你我那位的耳朵里去了,恐怕会发生双边摩,甚至爆发世界大战!”
    “唉,天地之大,却没我们容身之地!”射雕猛男叹气道,然后直接问道:“那你说,你喜欢去哪?”
    “明天上午就去南山公园,那儿地势偏僻,游人稀少,估计熟人不多,且园内花木茂盛,曲径通幽,是最理想的幽会之地。你看如何?”
    “明天是星期天,估计你老公在家,你能去吗?”
    “哦,这点我倒没想到,不过他一般不在家,就是在家,我们也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倒是你老婆恐怕要你陪她逛街购物。不然就改天吧。”
    “不,不,明天就明天!”射雕猛男急不可耐地回复道:“我没问题,随便找个理由就是。”然后又紧接着问道:“那我们怎么*,能不能告诉一下你的手机号,当然若不便告知就免了,反正我把我的号码告诉你,你主动和我*。我的号码是13967967967”
    柔情似水撤回了一条消息,大概是她即兴发出了她的手机号码,但又觉不妥,便及时撤销。但过了一会她还是发过来了:“告诉你也无妨,15674674600”
    次日清早,欧阳雄鹰便跟他老婆说:“伍媚,单位今天有事加班。”
    伍媚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句:“你啥时候不加班呢,都用不着给我说了,你有这个自由。”
    风和日丽,春光明媚,欧阳雄鹰早就来到了南山公园,在风雨廊桥来回踱步,时而看看手机,期盼柔情似水的信息和看看时间;时而扫视入园的两条路口,期盼美丽佳人的出现。
    临近九点,电话终于响了,一看就是柔情似水打来的,射雕猛男欣喜若狂,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到了,可万万没想到,柔情似水却给他泼了一瓢冷水:“亲爱的,对不起,我们今天就不见面了,改日吧!” 将他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彻底扑灭。
    “为啥呢?”欧阳雄鹰沮丧地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我发现我老公也在这公园里。”柔情似水急促而慌张地说道:“还是以后再说吧。”
    “哎,不会吧,天下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欧阳雄鹰疑虑道。然后又想是不是柔情似水不慎泄了密,她丈夫跟踪至此。
    “这就叫无巧不成书。”柔情似水安慰道,然后又似乎无奈地说道:“唉,你说平湖小吗,内急时一个厕所就难找;你说平湖大吧,处处都碰得到熟悉的人。”
    射雕猛男本想再问她丈夫在哪儿?他好偷偷地去看看,以便证实柔情似水是否在说谎。但对方却挂断了电话。看来,女人还真是胆小如鼠。当然,他也不好厚着脸皮多问。这种“地下工作” 毕竟不是正大光明的事。多加警惕,小心为妙,见事不对,立即撤退。
    射雕猛男不知何去何从,仍然在园中徘徊,脑海里波澜起伏,疑窦重重,柔情似水的失约,是不是在故意戏耍他而扯把子推脱见面,或者是丈夫正在陪她逛街购物;或者是临时出现别的事走不*……他甚至想到柔情似水与我素不相识就如此放得*,且言语暧昧,她是不是个水性杨花之人,说不定与别人……他不敢想下去。嗨,管她的,毕竟他们认识时间短暂,且未曾见面,根本就不算认识。唉,女人的心变幻无常,令人捉摸不透。 
    欧阳雄鹰并没有回家,毕竟向老婆请了假,回去又说不加班,那不是自打耳光,甚至引起老婆的怀疑他在撒谎。于是,他就约了几个朋友去江边喝酒。他喝酒是除了名的老滑头,先是慢慢的呡,最后待别人喝得有些醉意了再来加劲。今天他心情不好,借酒消愁,上桌端起杯子就嗨喝,朋友都感到非常惊讶:“你是不是很久没喝酒了或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但他怎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喝酒,朋友给他挟到碗里的菜垒起像座山,他也懒得动筷子。三杯下肚已显醉意,他还要喝。朋友们只得都不喝了方才作罢。朋友准备将他送回家,但他怎么也不愿回去,并闹着去茶楼打牌。无奈之下,大家只得去宾馆*了间房,陪他打牌一直到深夜才回家。
    他*门进去,见妻子伍媚穿着睡衣哈欠连天正从卫生间出来不冷不热地问道:“你回来啦!”他也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嗯”。
    “你这班加的够长吗!”伍媚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欧阳雄鹰如实交代道:“晚上与几个朋友喝酒,然后他们就拉我去打牌。”伍梅尽管不高兴,但她毕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并没责怪他,只是叫他快洗漱了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柔情似水就像人间蒸发了,好长一段时间就未见她出来冒泡。这就更加坚信了射雕猛男的判断,她是骗子或是故意耍弄他。因此,他也并没主动与她*,一切就这样稍无声息地结束了。
    欧阳雄鹰这段时间算是循规蹈矩,按时回家,但只是一直闷闷不乐。伍梅见状便问道:“怎么,这段时间不加班啦?”欧阳雄鹰回答道:“你以为天天都要加班!哪有那么多事。”伍梅又关切地问道:“雄鹰啊,这段时间你老是愁眉苦脸,闷闷不乐的,是不是遇到了啥不顺心的事?”欧阳雄鹰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便强装笑脸掩饰道:“呵呵,我能有啥不顺心的,有吃有喝还有娇妻。”然后又甩出一句:“我看你这个编剧没有描绘对象了,把虚拟人物的标签贴到了我的脸上。”伍梅撒娇地抱住他喃喃地说道:“来,抱抱就好了。”欧阳雄鹰并没啥激情,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付一下,然后迅速松*跑进书房打*电脑玩游戏。
    欧阳雄鹰正打算努力忘却柔情似水,但这个神秘网友在他心中怎么也挥之不去,时常在他脑海里出现她的幻影……
    一天下午,他正在与几个朋友打牌,手机信息铃声突然响起,他下意识地一看是“柔情似水”却发来微信:“亲爱的,对不起,那天因我的失约可能让你大失所望。其实,我也何然不是一样心情,好几个晚上都是彻夜无眠。”
    射雕猛男本不想回,将手机又揣入包里继续打牌。不一会相信铃声再度响起,他估计又是柔情似水发来的。他谎称去厕所方便,顺便掏出手机一看果真是柔情似水发来的:“射雕猛男,估计你还在生我的气,你看能不能找点时间我们再聊聊。不然,我今晚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射雕猛男冷却的心一下又燃烧了起来,便回复:“的确,这些天,我都快疯了,茶饭无味,睡眠不香,脑海里全是你的倩影,尽管我们未曾见面,但你总是像幽灵般出现在我的面前,真是太残酷了!”
    “亲爱的,我并不是要故意伤害你,那天我真的见到我丈夫在公园里,还东张西望,我当时我就慌了神,毕竟我以前从未经历这样的事,就像*贼似的,非常紧张,根本就没想到我们换个地方。”柔情似水说道:“后来我想,他也是不是也在与别的女人约会,我后悔当时不该匆匆离去,而是悄悄跟上去看个究竟。”
    牌友在催促,射雕猛男急忙回复:“我这会有事,以后再聊。拜拜!”然后回去向牌友告辞:“哎呀,真是对不起,我有点急事,失陪了!”说毕匆匆离去。但他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去茶楼找了个僻静之地陪柔情似水聊天。然后,急忙给柔情似水发了一个表情包(一个人坐在飞机上说:我来啦)。
    柔情似水向他回了一颗“跳动的心”,射雕猛男立即给她献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柔情似水回过来一张图片,是一个古装淑女子弯身道福,意思是感谢。接着又补充说道:“你又想让我失眠?”
    射雕猛男说道:“就是不想让你睡觉,将这段时间耽误的聊天补起来,我一直陪着你,陪你进入梦乡,陪你到天亮。” 
    “谁怕谁,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奉陪到底!”柔情似水回复道。然后,二人便探讨起了男女情感方面的事。她问道:“男人征服女人靠什么?”
    “地位或财富。”射雕猛男不假思索地回复。
    “错!那不是征服,而是俘获,俘获女人的身体,而并未获得女人的芳心。”
    “是吗?”
    “没错。你看那些被查的贪官,有几个没情人,有的还不止一个。她们真正爱他吗?非也!不然,他们怎么会栽在情人手里,被情人告发;你又看看那些商贾大亨,土豪劣绅,又有几个没有情人一大堆,她们对他都是真心实意吗?不一定吧。他们大多是一种交易,性欲与物欲的交易。一旦男人玩腻了,玩臭了,或女人嗨足了,捞够了,便分道扬镳!”
    “高见!”射雕猛男回复道:“那依你之见,男人真正拿什么才能彻底征服女人?获得她的芳心!” 
    “才能!”柔情似水回复两个字。
    “才能?”射雕猛男一头雾水,不解地回问道:“什么才能?”
    “‘才’即人才要英俊潇洒,包括长相和仪表,也就是长相要英俊,就是年轻妹儿们说‘长得帅’;潇洒指仪表要端庄,也就是穿戴得体。‘能’即体能和能力,也就是要有健壮的体魄,丰富的知识,既能说会写还要会*。这样的人,女人才会真心喜欢,倾心爱慕。” 
    “恐怕你这是理想主义,或者是别拉图式的爱情。世上哪有这样完美的男人和如此完美的爱情。”
    “大有人在,马克思和燕妮,孙中山与宋庆龄……他们完全抛*了物欲和性欲,是爱欲,是情欲。”
    射雕猛男为她点了个大大的“赞”,然后又问道:“那女人又是怎样征服男人?不会是靠色相吧!” 
“不排除色相,但更重要的是气质。不是说男人都好色吗,女人秀色可餐吗,说的就是女人的色相,也就是女人的姿色要漂亮。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但除了姿色外,更重要,也是更吸引男人的却是女人的气质和涵养,包括言谈举止,处世为人。”
    射雕猛男一时无语,完全被她折服,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她能将两性关系剖析得如此透切,估计她不是一般的女子,虽然未曾谋面,不知她姿色如何,至少她学识渊博,阅历丰富。
    柔情似水见他久未作答,便又发来一条:“怎么,打瞌睡了吧?”
    “没有,你刚才对男女情爱精妙绝伦的论述,我佩服之至,五体投地。在你这位才女面前,我彻底无语了。”
“哎呀,你别恭维啦,都深夜了,你还在与我聊,你不回去陪你老婆,她没意见,都不怀疑你吗?”
    “管她的哟,我们继续聊?还是该睡觉?”射雕猛男问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来日方长,该回去睡了,别熬夜太久弄坏了身体,明天还要上班。晚安。”柔情似水向他作最后道别。
    这番看是道别实为关心的话语,令射雕猛男很感动,很不情愿地祝福她:“晚安,*个好梦。”然后关闭微信,匆匆回家。
    尽管,射雕猛男与柔情似水未曾见面,但他两还是经常聊天,聊人生,谈感想,天南地北,海阔天空,无所不聊。聊得很投机,也很*心。但都未提及见面之事。
    半年后的一天下午,柔情似水却向他发起主动进攻:“我们都聊了这么久,对你的映像非常不错,几乎到了魂牵梦绕的境地。我对你许下的承诺也该兑现了。再说我也很想见见你,甚至幻想你时时刻刻都陪在我身边,软语缠绵,耳鬓厮磨……”
    “彼此彼此,一样心情!”
    “但我又很担心,我们这样下去,会不会彻底陷进去,陷入爱的泥潭,陷得很深很深,不能自拔。那到时候我们该怎么*?”
    这似乎是给射雕猛男出了一道难题,似乎又是在暗示他急流勇退,悬崖勒马。但他并不甘心就这样结束,而且有可能柔情似水是在试探他的胆量,便安慰道:“不要把问题想得如此严重,我们都是成年人,有自控能力,把持的住的。当前最关键的,也是最急迫的就是见一面你这位红颜知己,我都足矣。”
    “好吧,那就今天晚上如何?”
    “今天晚上”射雕猛男心里一惊,太突然了,梦寝以求的时刻,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但他仍然不露声色,显得很平静地回复道:“悉听尊便!”
    “地方呢,去哪?”柔情似水问道,这是乎要他*选择。因上次柔情似水提出去公园却不料遇到了意外而流产,这次是乎要他选择比较安全的地方。于是回复:“不夜城,那儿名特小吃很多,咖啡厅,KTV,酒吧,茶楼很具特色!”
    “地方虽好,但并非理想!”柔情似水回复否决。他正在绞尽脑汁地时候,柔情似水又说:“吃的问题就不用考虑。”言下之意就是找个地方见见面。于是,他回复道:“宾馆?”
    “不,太危险,宾馆都要*登记,且到处都有监控。”又被她*毙了。这儿也不理想,那儿又不安全,这可让射雕猛男有些为难了,是不是又在故意戏耍他。于是,便直接回复柔情似水:“总不会又去公园,*露水夫妻吧!”
    柔情似水直接回复他:“我来你家!”射雕猛男一看脑袋就大了,原来她绕来绕去就是想来我家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别说伍媚在家不方便,更重要的是还不知道她的底细,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约她到家里来,这是最最危险,也是最愚蠢的。她知道了我的住处或单位,也许会麻烦不断。于是,他委婉地回复道:“这本来是没问题,但问题是我老婆在家!”
    “好啦,不为难你了,那你就来我家吧!”柔情似水说道。
    “唉,你家?”射雕猛男惊讶道,然后又回问道:“那你老公呢?”
    “放心吧,我自有安排。晚上九点,静园路18号502房,我们不再*,免得打电话被别人听见。我把门虚掩着,你就直接进来。”
    太突然了,射雕猛男万万没想到的,见面就直接去她家里,而且是晚上,任何人都想得到会发生什么情况。看来不只是我心急火燎,她更是急不可耐。
    射雕猛男本来还是比较正统的,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在此之前虽在外有些灯晃,但从未越雷池半步。而今,夜闯龙潭,私会网友,真的是铤而走险,一旦玩过分,擦*走火,后果难料。因此,他又有些犹豫和害怕。但经过这半年聊天,真的有点花心动情,已经把持不住自己了,很想见识一下这个神秘的网络情人。因此,他还是壮着胆子赴约,502房门果真虚掩着,里面静悄悄的。他怕走错门,又再次抬头看了看门牌号,没错,502。他便轻轻地推*房门,但里面没*灯,凭借从窗户透进来外面路灯余光,依稀可见里面的客厅摆设。他斗着胆子悄悄进去,再轻轻关上房门。但里面仍然是悄无声息,他有些胆怯了,是不是柔情似水在耍弄他,或者故意让他钻进她精心设计的温柔陷阱,图财害命。
    “这屋,进来吧!”一个女人低声说道。射雕猛男那悬吊吊的心终于平息下来了。右边的卧室门敞*着的,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醉得他神魂颠倒,心旷神怡。他缩手缩脚地进去问道:“怎么不*灯呢?”
    “你懂噻!”一个娇柔的声音隐隐约约从床上发出来:“这才叫偷情!”
    卧室的窗户正对外面马路上的路灯,昏暗的灯光透过薄纱窗帘,犹如朦胧的月色,依稀可辨室内的布局及床上伊人的轮廓。
    声音好面熟,射雕猛男一惊,难道是认识的熟人,便迅速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但一时又想不起她到底是谁,只得应道:“是呀,这种事岂能光明正大。”
     “还愣着个啥,想亲热就上来,不愿意或不敢就走,我绝不强留。”那女人说道:“不过,我们就此了断,权当什么也没发生。”
    射雕猛男被她如此激将,打消了一切顾虑,既然来了,到手的鸭子怎能让它飞了,便一下走上前去,撩*被子,心里暗暗地“哇”了一声,只见那女人早已脱光了衣服,赤条条的仰靠在床上,长发散披,掩其真容。他三忙两爪地脱光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窝。那女人一下扭过身将他紧紧抱住,双腿就像两条蛇一样将他的大腿使使地缠住,紧接着两人就*始热身赛———阵狂吻抚摸之后,就*始激烈战斗,那真是干柴遇到烈火,一个像饿狼扑食般凶猛,一个似如鱼得水般欢畅……
    战斗结束后,虽然两人都很满足,但却深感疲惫。射雕猛男瘫软在床,那女人将头枕在他的胸膛上,喃喃地问道:“怎么样,舒服吗?”
    “你说呢?”射雕猛男说道:“真是梦想一生,销魂一刻呀。”
    “还想吗?”柔情似水问道。
    “你说呢?”射雕猛男迷迷糊糊道:“想,一辈子都想。”
    “你说的哟!”那女人扼了一下他的鼻子道:“不许反悔!”然后掀*被子,*启床头灯道:“起来吧,雄鹰,你不是想见我的庐山真面目吗?就让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哎!”欧阳雄鹰撅起身来,一看眼前的“柔情似水”惊呼道:“伍媚!”
     “没想到吧?”伍媚调侃道:“偷情偷到了自己的老婆,真是天下奇闻。”
    欧阳雄鹰并没责怪伍媚,而他自己倒像一个犯了错的*,傻乎乎的愣在那儿。伍媚倒宽慰他:“雄鹰,这不是你的错,别不好意思吗,你偷的是自己的老婆,我不会责怪你的。”她又一次紧紧抱住他粗壮结实的腰撒娇道:“倒是我让你难堪了。”
    “哎,我真没想到!”欧阳雄鹰感叹道,紧张而尴尬的心也放松了许多:“我一进门听到你的声音很熟悉,但怎么也没想到是你。”
    “这就叫潜意识差”伍梅说道:“当人在危急时刻或紧要关头,他的潜意识只会想到相关的人或事,而很难想到身边的人或事。”她又扼了一下他的鼻子说道:“因此,你当时就只想是熟人而根本就没想是我。”
    “的确!”欧阳雄鹰说道:“伍媚,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微信号的?”
    “这有何难!”伍媚说道:“你是用手机号*的,只要你手机里的*人或通讯录里的人*了微信,他们自然都会主动邀请你加为朋友。所以,你就接受我为朋友。”
    “大家都是用的昵称,你怎么知道射雕猛男就是我?”
    “*始我也并不知道你就是欧阳雄鹰。你问我姓啥名谁,哪里人氏,在哪儿干啥,我均没实言相告,确实是出于自我保护。”伍媚说道,然后又问道:“你微信圈里是不是有一个‘醉生梦死’的朋友?”
    “好像有这么个人,但我却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欧阳雄鹰解释道:“我与他没聊多久,感觉她很消沉,就没和他聊了。”
    “她就是我的闺蜜马海燕!”伍媚说道:“她离了婚,被她男人甩了,心情不好,当然很消沉。”
    “哦,原来如此!”欧阳雄鹰应道:“并且是她出*了我!” 
    “也算不上出*,此事纯属巧合。”伍媚说道:“有一次,她喊我去陪她,她特意告诉我要提高警惕,她将你与她的聊天记录给我看,我虽没发现有什么暧昧的话。但作为一个离婚女人来说特别敏感,因为,她的丈夫就是与别人聊天被聊上了床,最后被人聊走了。”
    “我用的是射雕猛男的昵称,她又怎么知道我就是你丈夫?”
    “你忘了吗,你聊天时,你总爱问对方的尊姓大名。”
    “这也是一种交往礼节及防范手段,现在推销商品的多,甚至骗子混杂其中。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免得上当受骗。”
    “但你却不知道,不是你的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他们一般是不会告诉你真名实姓的。你防范别人,别人也防范你。之所以才取一些稀奇古怪的昵称。”伍梅说道:“马海燕当时告诉你她叫‘韩香雪’就是一个假名。可是你倒如实告诉她你叫欧阳雄鹰。她是我的好友,自然知道你的大名,也知道你是我丈夫。”
    “如此说来,你是故意设局来试探我或抓我的把柄哦?”欧阳雄鹰问道。
    “并不是故意设局,只是想*一场游戏。人们都说男人是经不住美色勾引,女人经不住金钱诱惑。我就想以此证实一下这个观点。”伍媚说道:“所以,我才主动挑逗,看你的反应,这就带有试探的成份。后来,你约我见面,我确实看到你在南山公园风雨廊桥上徘徊,就证明你经不住诱惑而欣然与网友约会,当时我的确很生气,本想到此将你与我聊天见网友的事戳穿,但我又担心我们的感情也就会遭到伤害,婚姻也将面临危机。马海燕就是这样*的,她发现她丈夫与人聊天约会,她就秘密跟踪,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吵大闹,最终导致离婚。我不能走她的老路。因此,我就犹豫了。然后就给你打电话说我发现了我老公也在那儿。但你却没意识到这点,甚至还会认为我在骗你。”
    “那时,我们本可以到此为止,但后来你怎么又与我主动*?”
    “的确,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就没再*,本想终止这场游戏。”伍梅说道:“但后来我发现你那段时间一直闷闷不乐,魂不守舍,而且对我漠不关心,甚至对我的温情也是无动于衷,我知道你已经对柔情似水动了情。你如此下去会折磨坏身体。但我又不能将此事挑明,怕伤害你的自尊心和我们感情。男人具有很强的好奇心和占有欲,一旦分心走神,柔情似水不理你了,你还会去找别的女人。甚至变得更加疯狂,失去理智。这令我非常担心。因此,我又试探性的与你*,如果你不再搭理,说明你已回心转意。但你果真又上钩了,后来就决定将这场游戏继续下去。”
    “你怎么有两个手机号?”欧阳雄鹰又问道:“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这也是巧合,这个号是马海燕的,她一直都是两个号,她想把这个号注销,但里面还有300多块钱,她觉得可惜,就给我用完了再去注销。”伍媚说道:“我本来也觉得没用,但碍于情面,就*下了,谁知这次还派上了用场。你当时要我的手机号码,我差点就把我自己那个号码告诉你了。我也进入了角色,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但我很快反应过来了,就立即撤销,重新发了这个号给你。”
    “这房子又是谁的,不会真是你的家吧!”
    “当然不是!我还没有‘家外有家’的魅力和本事。”伍媚道:“这也是马海燕的家。他与丈夫离婚了,他丈夫知道是他的过错,啥也没要,净身出门,房子财产全部归马海燕。这段时间她还没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出国散心去了,把钥匙交给我要我帮她看管一下。”
     “结果你就把我带到这儿来。”欧阳雄鹰既气愤又无奈地说道:“亏你想得出来!”
    “嘿,嘿,满足你的好奇心呗!”伍媚望着他调侃道,然后又一本正经地说道:“怪不得时下有人热衷于交友偷情,你还别说,你与往常就还不一样。真是威猛无比,游刃有余,钢强有力,经久不衰。”
    “你也还不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欧阳雄鹰反讥道:“遍体留香,馨香四溢,勾人心魄,碧波荡漾,翻江倒海,欲罢不能。”然后也调侃道:“要不是我体能好,差点就遭淹死了!”
    “看来,这就是偷情的魔力,我们两个人没变,只是时间地点和场景发生了变化,就出现了与往不同的效果。”伍媚有感而发:“其实,偷情的吸引力在于新鲜感。怪不得过去乡下有句歇后语说:‘把自己的老婆带到阳沟里去──是心瘾问题;城里人说得含蓄些,叫‘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得到不如偷不到。’很明显,妻子没妾新鲜,妾不如情人新鲜,情人久了也不新鲜了。” 然后,她又意味深长地补充道:“不过,古人云,家花没有野花香,野花没有家花长。新鲜刺激是短暂的,平淡和谐才能持久。”
    “你真不愧是个出色的编导,把虚拟的故事编到了家!”欧阳雄鹰说道,然后感叹道:“哎,平湖说大不大,偷人竟然偷到了自己家;平湖説小不小,一个情人就难找!”然后,又问道:“伍梅,你平时都不喜欢涂脂抹粉,今天怎么就闻到你浓浓的香水味?而且这种香水味是我很少闻到过的!”
    “的确,我从来没用过这种香水,今天来这儿,去洗漱间冲澡不小心将梳妆台上的香水瓶弄掉打碎了,所以满屋浓香。我捡起碎瓶渣一看是法国的,觉得太可惜,便将残留在瓶底里香水涂抹在身上。殊不知产生了奇效,使你销魂摄魄。”伍梅说道,然后话锋一转,伤感地说道:“也怪我平时不注重打扮,不仅不喜欢浓妆艳抹,连穿戴也很随和,变成了十足的黄脸婆。所以,你就有点喜新厌旧!”
    “伍梅,别难过,这不全是你的错!”欧阳雄鹰用手轻轻地擦拭了她眼角的泪水安慰道:“也怪我一时糊涂,把持不住自己的感情。”
    “本来,我这也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在校时,我不是你曾引以为豪的校花吗,我如果再打扮得花枝招展,会招蜂引蝶,自然对我们的婚姻构成威胁。结果,威胁还是来了!”伍梅接着说道:“不过,这也是值得我认真反思的地方!除此之外,我过去一味地全身心的投入工作,长年累月都在工厂农村去体验生活,寻找素材,回来也是没日没夜地忙于写稿改稿或是去剧组指导拍摄,完全忽略了你的感受!”
    “伍梅,别自责了,这些我都理解!你放心,我对你的爱,我对你的情也不会变!”欧阳雄鹰信誓旦旦地说道:“香水有毒!情人是祸!”
    “我们不都是情人吗?!”伍媚说道:“你刚才承诺了的,一辈子哟。”
    “好!”欧阳雄鹰猛地翻过身来,将伍媚再次压在下面道:“我就让你一辈子*情人!”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水
下一篇:在这里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2  
    欢笑指数: 4.8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