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励志 > *故事

*故事

作者:崔志安 发布时间:2019-03-05

  长发女郎
  崔志安
  女儿河上游有个叫江水月的姑娘,中专没考上,便来到城里自谋职业。江水月在市劳务市场登了记,等了五六天也没有找到工作。
  这天下午,水月来到新城小区,想看看在这给人当保姆的老同学金玲。江水月刚进楼区,忽然听见有人惊慌失措地喊:“快来人啊!救命啊!”水月寻着声音跑去,只见楼区外的一个小山坡上乱哄哄地围着许多人,水月一问才知道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掉进自然断裂的深沟里了,那道沟从坡顶一直断裂到坡下,窄得只能伸进两个拳头,黑洞洞的见不到底。
  小男孩吓得哇哇哭叫,好多人跑过来,可身子进不去,双手够不着。就在大伙等人拿绳子棍子,急得搓手跺脚的时候,水月喊了一嗓子,“我有*法!”说完放下小布兜子,解*了头发。
  哇!人们惊呆了,又喊又叫的人们一下子静得出奇。水月把盘在头上的辫子一圈一圈往下顺,一尺、二尺、三尺……水月的头发近两米长。
  小男孩的爸爸跪在沟边颤抖地喊:“肥肥,拽住姑姑的头发,…。。姑姑把你拽上来!”
  水月感觉肥肥拽住自己的头发了,便慢慢抬起头。人们激动的大气都不敢出。
  肥肥的爸爸心跳肉跳、小心翼翼地帮着水月往上提,一寸,三寸,半尺,一尺、二尺,肥肥终于被救上来了。
  肥肥的爸爸一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肥肥的妈妈听到信也赶来了,非要拉着水月回家取钱好好谢谢她,问这问那的激动得不得了。水月说出来这的目地后,肥肥妈妈兴奋极了:“我帮你找个工作吧,我们家正好想雇一位保姆,你要愿意就到我家来吧。”
  听了这话,水月的脸红的像桃花,她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说:“如果您不嫌弃,我就试试。”
  肥肥的爸爸也正愁怎么报答水月呢,自然高兴地连连说好。
  肥肥爸爸叫刘磊,今年31岁了,市纪委的干部。肥肥的妈妈叫白文淑,小刘磊三岁,是国营红星商场的营业员。他们待水月很好,水月也特别勤快能干。
  一晃一年过去了,水月变白了,变得更漂亮了,比城里姑娘还漂亮。
  刘磊一直把水月当恩人对待,这一年里给她*了好几件好衣服,还给她*了不少书,让她学打字,水月很感动,但不久就感觉这个保姆不能再*下去了。
  为啥呢?女主人白文淑*始对她不冷不热的了,有时还扔几句莫名其妙的话敲打她。
  这天晚上,水月刚躺下,白文淑和刘磊就吵了起来。白文淑尖刻地挖苦刘磊对水月好得有点过分了,喜新厌旧,被长头发迷住了,并逼迫他立刻辞退江水月。
  水月听得一清二楚,第二天找个机会把她想离*这的想法跟刘磊说了,刘磊有点过意不去,高底让水月再多住几天,直到半个月后在帽山县机械厂找了一份工作才把水月打发走了。
  时间如流水,水月一走就是小半年了,刘磊和白文淑的小家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这天中午,白文淑回家吃饭,正赶上邮递员送来一封信,信是寄给刘磊的,寄信人的地址只写了两个字“内详”。白文淑起疑心了,不管不顾地拆*了信,怪了,信纸上没有一个字,但有三根半尺长的头发。白文淑一看这又黑又壮的头发就明白了,这是水月的头发,肯定是藕断丝连的爱情信物啊,她气得一个电话就把刘磊叫回家来,抠根挖地让刘磊说出三根头发是啥意思?
  刘磊一听说信里包着三根半尺长的头发,急了,抓起*包就走,说水月相当危险,他要立即赶到帽山机械厂。
  白文淑气得脸都白了,不顾一切地拦住刘磊,大喊着,不说*就不许走。
  刘磊急火冒烟的,又无可奈何,只好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郑重地嘱咐白文淑千万不要往外讲。
  白文淑听完半信半疑,但她最后还是放他走了。
  晚上7点多钟,刘磊赶到了帽山机械厂,在单身宿舍找到了水月,刘磊这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原来,水月所在的机械厂厂长蔡洪林是个好色之徒,他见水月头发出奇的长,身材苗条、模样标志,就让她到秘书科当了文书,来了客人、领导,让水月陪着,上哪都带着她。
  蔡洪林用这一招儿,拉住了好多关系、好多客户。蔡洪林非常得意,时不时地以解决城市户口、厂籍、住房为诱饵老想占水月的便宜。水月知道刘磊是市纪委的干部,专门管这些不正之风,便写信给刘磊,希望他能帮她在挑换一下工作。
  这时,市纪委也接到帽山机械厂一些党员联名举报蔡洪林贪污受贿堕落腐败的信件,市纪委派刘磊到帽山机械厂明查暗访了解情况。刘磊在那蹲了几天,没抓到证据,刘磊突然想起水月对蔡洪林很反感,便让水月多注意点蔡洪林的举动,一旦掌握证据就来信来电话,并约定有紧急情况,信纸里就放三根半尺长的头发。帽山县离市里不过100里,水月这回遇到特殊情况,怕打电话不保险,就匆忙寄去三根头发。
  水月见刘磊及时赶到,像见了救星似的,让刘磊到帽山饭店403房间等她,她打个电话就去。
  刘磊来到帽山饭店403房间刚抽完一只烟水月就来了,她关上们后对刘磊说:“蔡洪林是个典型的两面派,在厂里,在会议室里,在工人干部面前是一个朴实能干一本正经的企业家,可到了人后,他就换了一个人,花公款吃喝,一次就接受建筑单位5万元的回扣,这个房间就是他长年包下与女人幽会的地方,今天他约我晚上9点钟到这里来我想就没有好事,我想这也是一个机会,微型录音机我都准备好了,所以才急着让你来。”
  刘磊激动得点点头,说:“好,你要我*?”水月凑到刘磊的耳根嘀咕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闯了进来,一声大喊:“好个刘磊,这回还有啥说的?骗子!流氓!”
  刘磊一惊,只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妻子白文淑!
  原来,白文淑前脚让刘磊走了,后脚就把肥肥送到姥姥家。越想越觉得丈夫有点不对劲,连忙坐火车赶到帽山县。她到水月的宿舍一打听,听说水月和一个男人到帽山饭店去了,就心急如火的赶来了。本来刘磊和水月是咬耳根子商量事,白文淑却以为两人在一起干坏事。
  要说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赶巧,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水月打*门,蔡洪林准时来了。
  白文淑听说来人是厂长,立刻像老母鸡似的扑了上去:“蔡厂长,你要好好管教你的工人,她勾引我的男人!”
  刘磊急得脸色紫红,头冒虚汗,生怕妻子会把他和水月调查蔡洪林的事捅出来。谁知水月突然冲过去拽住白文淑说:‘白姐,我是和刘磊好过,可这能怪我吗?要管得先关管你的臭男人!”
  蔡洪林没想到水月和刘磊还有这么一段风流史,不由一阵冷笑,“唉呀,这不是市纪委刘磊同志吗,堂堂的纪委干部居然也干这见不得人的事!听说你还想调查我,好,我现在告诉你,我是请人吃过饭,和女人幽会过,不过现在咱俩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你看用不用通知你们纪委的李书记啊!”
  刘磊这回可彻底傻了,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他使劲瞪了白文淑一眼。白文淑这是也清醒过来了,她本来就没有看清他们有什么非分之举,事情闹大了对自己的男人最不利。她连忙向蔡厂长求情,水月也哭哭啼啼地跟蔡厂长保证,再也不和刘磊来往了。
  蔡洪林见抓住了刘磊的把柄,今后就能利用他了,加上他今晚意在水月,就摆出宽宏大度的样子,放刘磊一马,让刘磊和白文淑走了。
  他们一走,蔡洪林便急不可待地露出了下流相。
  水月一边甜言蜜语和他周旋,一边寻找逃脱的*法,她拿起电话,通知总台把事先订好的酒菜送过来,然后和蔡厂长同桌共饮。
  蔡洪林本来就是酒肉之徒,见酒没命,今晚又有他企盼的佳人陪着,喜不自胜,一杯一杯地喝了起来。水月趁蔡厂长酒兴正浓套他的话,“厂长,你真的给我*楼房吗?你有钱吗?你是在骗我吧。”
  蔡厂长这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嘴上就没有把门的了:“钱,我有的是,只要你以后只跟我一个人好,我啥都给你*,我……。我的包里就有三万元,我不能白上你呀,嘿嘿…。。”说完就强行把水月往床上拉,水月奋力反抗着,挣扎着。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刘磊和帽山县纪委书记闯了进来。
  原来刘磊一出帽山饭店,不顾白文淑的阻拦,立即和帽山县纪委书记取得了*,然后等在饭店门口,纪委书记赶来以后,才冲进了403房间。
  蔡洪林被押走了,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后来,水月受到市里的表彰。
  刘磊夫妻重新和好,水月还常到刘磊家串门,和肥肥亲着呢。白文淑这回由衷地夸水月说:“女儿河来的妹子头发长,见识更长!”
  《故事报》总第113期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阿P的“俊”媳妇
下一篇:坚守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0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