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怪谈 > 荷花娘娘和一个穷小伙

荷花娘娘和一个穷小伙

作者:孙锋 发布时间:2019-08-28

  以前,在蒙山深处有一个小山村,在小山村的北面住着一家子姓李的人家。他们两口子到了四十多岁了才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狗剩。意思是就连狗都不稀罕了,阎王老爷就更不要了,好让*长命百岁。
  老两口老来得子,喜得他们就像捡到宝贝一样。他们对狗剩是放在头上怕吓着,放在嘴里怕化了,对儿子那是百般的疼爱。
  后来在狗剩十二岁的时候,老两口亲眼看着他们的这个宝贝儿子,还是放心不下地相继去世了。在庄里的叔叔大爷们的帮助下,算是把他爹娘安葬了。可是,狗剩为了安葬他的父母,把家里他们那赖以生存的二亩地也给*了。从此以后,狗剩除了他爹娘留给他的两间茅屋以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狗剩为了生活,只能拿上他爹生前用过的砍柴斧子,上山砍柴再挑到集市上换一点吃的勉强度日。再说他以前有父母照顾,什么也不用干,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除了砍柴之外他什么也不会*。
  狗剩每一次上山砍柴的时候都愁得他掉眼泪,他以前哪里受过这份罪。不是衣服被划破了,就是手脸被划破了。有时候下山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被石头绊倒了,会摔得他鼻青脸肿的。这个时候他就会十分伤心地坐在地上,伤心地哭上一场。
  就在狗剩每一次上山下山经过的地方,有一个一个山湾。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水潭。潭里碧绿的水深不见底,这里不论是旱天还是雨季,潭里的水总是这样不多也不少。狗剩每一次砍柴回来经过这里的时候,他都是在这里歇上一会,再喝上一些潭里的水。每当此时狗剩就会觉得浑身轻松了很多,心情也会好起来。
  有时候,狗剩心里难受了,有什么心事了他就对着水潭自言自语地说上一阵。就好像是一个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回到家里对爹娘撒娇一样,说完了心里也就舒服了。
  就这样,狗剩为了每一天能吃上饭,他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一年四季都得不停地上山砍柴。
  有一年,眼看着就快要到年关了,狗剩就想:我这几天得多砍一些柴,到过年的时候我也要歇上两天,和乡亲们一样过一个好年。可是,天却不随人愿,到了这个时候老天却又下起了大雪。到了大年三十的这一天,几天来下的大雪已经把山全封了。
  狗剩看着村里的乡亲们有的已经贴上春联准备过年了,他又看看自己家里冷锅冷灶的,就又伤心地掉起了眼泪。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今天再不上山砍柴,他就要在过春节的这几天真的要断顿了。没有*法,狗剩只能又拿上砍柴的斧子,冒着大雪又深一脚浅一脚地上山了。
  狗剩在山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砍了一捆柴,等到他背着砍来的柴来的水潭边上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此时他跺着冻僵的双脚,搓着麻木的双手,看着这清澈的潭水上面,飘着一缕缕热气。他就伤心地说道:“狗剩啊,狗剩,你的命为什么就这么苦呢。这个苦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唉。”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潭水的上面冒起了水泡,并且越冒越大。一霎就见在冒水泡的地方出现了一朵闪着金光的大荷花,在这个漫天大雪的天气了显得格外的鲜艳。狗剩惊奇地看着,就见在荷花的花心里站着一位漂亮的仙女。
  只见这个女人来到了狗剩的面前,亲切地对狗剩说道:“*,别难过了,你就到我家里去过年吧。”
  狗剩听见这个女人对他说话了才清醒过来,此时,他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娘一样的感觉。他赶忙说道:“谢谢您了姑姑。”
  这个女人听了看样子也很高兴,就随手递给了狗剩一个闪着金光的珠子,然后对狗剩说道:“你把这颗避水珠含在嘴里,和我一起走就行了。”
  狗剩接过避水珠放在嘴里,之后他就紧紧地握着这个女人的手一起跳进了水潭里。这时候就见潭里的水马上向两边分*了,就像一个山洞一样,他们在里面一会就到了潭底。
  水潭底下一点水也没有,明晃晃地就像白天一样。狗剩就感觉到这里一点也不冷了,就像春天里一样的感觉。就在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小巧玲珑的金碧辉煌的小宫殿。门口上方有一块金匾,上面有五个金色的大字‘荷花娘娘府’。
  原来这个漂亮的女人就是荷花娘娘,她之前经常看见狗剩砍柴从这里路过,并且还对着水潭诉说心事。那时候她就很同情这个苦命的*,她有几次想帮助他,又怕狗剩是一个见利忘义的人,所以,她就暗中观察着他,一直到现在她看看狗剩确实是走投无路了这才现身。
  狗剩跟着荷花娘娘来到了屋里,只见里面灯火辉煌就像是白天一样。整个屋子里到处弥漫着阵阵鲜花的香气,博古架上陈列着狗剩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各种玉器和瓷器,饭桌上已经摆满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荷花娘娘这时就招呼狗剩说:“*,你一定是饿了吧。你就把姑姑的家当成你自己的家一样,过来咱们娘俩就一起吃年夜饭吧。”
  狗剩那里见过这么好的饭菜,他一听荷花娘娘这么一说就放心地吃了起来。就这样,狗剩在这里天天吃着山珍海味,和荷花娘娘一起过了一个让他这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年。
  一直到了正月十六这一天,荷花娘娘就对狗剩说:“*,你也该回去过你自己的日子了,这里终究不是你们凡人常住的地方。”
  狗剩听了心想:我要是天天住在这里就好了,这一辈子也不愁吃不愁穿的。
  这时候就见荷花娘娘从里屋里拿出来了一个金色的小锣,对狗剩说道:“*,姑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你就把这个金锣拿回去吧。你缺钱花了就问金锣要,可是,你一定要记住了不要贪心,不要让外人见到它,更不要把金锣敲坏了。”
  狗剩听了心想:一个小锣会给我钱花吗?但是,他也没有敢多问,就满口的答应着说:“我记住了姑姑,你放心吧。”
  狗剩回到家里,拿出小金锣‘铛铛’地敲了两声,然后说道:“敲敲金锣,给我两块金子,两块银子吧。”他刚说完,就见两块金子,两块银子真的出现在他的那张破吃饭桌子上了。
  狗剩高兴地搂着金子银子掉下了眼泪,他想:这回我有小金锣了,我要盖上好房子大房子,*上几百亩地,以后我就不用再上山砍柴了。
  真的和他想的一样,他问小金锣又要了很多金子银子,*了砖,*了瓦盖了一座又大有漂亮的院子。*了几百亩地,雇了长工*了丫鬟,就这样狗剩一夜暴富真的成财主了。
  他有了钱以后,给他说媳妇的就多了起来。可是,狗剩就是一个也看不中,不是嫌人家胖就是嫌人家瘦。因为他见过荷花娘娘,他想:我现在是一个财主了,我得找一个像荷花娘娘一样漂亮的闺女当媳妇。
  后来,这事被镇上的刘员外知道了。原来他有一个闺女长得如花似玉的,就是脾气不好至今还没有找到婆家。他知道了狗剩一夜暴富,心想:狗剩一定是发了横财或者是捡到来了宝贝。只要是闺女嫁过去,以后狗剩的财产还不就是我的财产吗。
  他就找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媒婆,到狗剩家里去撮合这件事。狗剩一听是刘员外家的千金小姐,他早就听说过刘小姐长得貌似天仙,这回他们自己找上门来了,就爽快地答应了。
  狗剩和刘小姐结婚以后,两个人可真是弯刀对着瓢切菜。狗剩早已忘记了他以前吃苦受罪的时候了,又犯了他小时候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父母溺爱他时候的臭毛病,又加上这个刁钻古怪的千金小姐的媳妇,他可真成了一个耀武扬威的少爷了。他们是想着法子吃喝玩乐,佣人稍有不和他们的心意,他们是不打就骂。
  时间不长,小金锣的事情就让刘小姐知道了。她就回到了娘家把这个小金锣的事,告诉了刘员外的她的爹爹。
  刘员外听了以后,就一心想得到这个小金锣,心想:即使就用一天也行。后来他就想出来了一个鬼点子。对他闺女说道:“你回去以后就对狗剩说,我想见识见识那个小金锣。这样我就知道他的财产都是明道上来的,我以后也就放心闺女跟着他过日子了。”
  刘小姐回来见了狗剩,就把他爹说的话对他说了一遍。最后还对狗剩说:“我爹就是怕咱们家的钱来路不明,万一以后出个事,怕我跟着你吃亏。”
  狗剩听了以后心想:有心不往外拿小金锣吧,又怕岳父不放心。要是拿出来了,岳父见了要是不给我了,我可就吃大亏了。
  刘小姐也看出来了狗剩还是不放心,就对他说:“你放心,我爹说了他见了小金锣是真的以后,当天就给咱拿回来。”
  到了这个时候,狗剩还是不大情愿地把小金锣交给了老婆,并嘱咐她道:“你一定把小金锣拿回来,它可是咱们的命根子。”
  刘员外见闺女真的把小金锣拿来了,高兴地拿着小金锣来到了他早就准备好的库房里,就使劲地敲*了小金锣了。‘铛铛’嘴里喊道:“金子来,银子来!”
  他刚喊完,就见金子,银子落在了库房的地面上。刘员外一看真的有金子,银子出来,他就更兴奋了,就更使劲地敲小金锣。‘铛铛’“金子来,银子来!”,‘铛铛’“金子来,银子来!”
  一会的功夫库房里的金子,银子就成堆了,可是,刘员外还是不满足。还是,更加使劲地敲小金锣。眼看着金银都快把他埋上了,他还是嫌不够多,还是使劲地敲着小金锣。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小金锣一下子被刘员外敲了一个窟窿。只见从这金锣的窟窿里伸出来了一个金色的大龙头,张*大嘴一下子就把刘员外吃到肚子去了。
  这时候就听见库房里的那一大堆金子,银子‘哗啦’一声全变成了一堆黄石头和白石头。狗剩家里他的那座漂亮的大院子,又变回了他的原来的那两间破茅屋了。他家里的金银也都变成了黄石头和白石头了。
  他的媳妇刘小姐见他又成了一个穷光蛋,就把狗剩告到了县衙,说他害死了自己的亲爹。县官就把狗剩抓到大牢里去了,他的地也全部判给了刘小姐家里,算是给刘小姐的全部赔赏。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上一篇:狐仙
下一篇:高压花洒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7  
    欢笑指数: 2.3  
    新奇指数: 2.3  
    推荐指数: 2.3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